第51章 珍宝殿

    “想不到这条“称”字通道内竟充满了各种机关,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此次若非有苍兄的四灵玄武盾防御在四周,恐怕这次我等就被困在其中了。”

    另一条通道中,苏娇看着远处的出口,暗自松了口气,朝身旁的苍滨嫣然笑道。

    “哈哈,苏姑娘过誉了。”苍滨本在肉疼被毁去大半灵性的四灵玄武盾,闻言不由强颜欢笑道。

    “此次若能获得剑仙洞府的秘藏,必定要先让苍兄挑拣一件,以报苍兄的救命之恩,大家没有意见吧?”

    苏娇似是看穿苍滨心思,笑吟吟建议道。

    “那是自然。”“这的确是苍道友应该得到的。”其他人七嘴八舌地纷纷点头同意。

    苍滨的心情顿时大好,看向苏娇的目光火热中透着一丝敬服。

    “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出发吧,莫要被那些人抢占了先机。”苏娇微微一笑,便即转身朝通道外行去。

    刷!

    陈汐睁开眼睛时,便已置身在一处空阔房间中。

    一张玉床、一方案牍、一个蒲团,除了这三件事物,房间中再无他物。

    这里难道就是剑仙洞府?也未免太简陋了一点,好像什么都没有啊……陈汐疑惑不已。

    “咦?”案牍前,季禺似是发现什么,惊咦出声。

    陈汐连忙凑过去,便看见,在案牍桌面上,赫然有着一张泛黄纸笺,其上写着满满的字迹。

    这些字迹肆意泼洒,纵横捭阖,一撇一捺皆如凌厉无匹的剑势,陈汐甫一观望,如潮剑意带着森然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顿时浑身一僵,额头冷汗涔涔,急忙转头闭目,深呼吸一口气,才又睁眼继续看去。

    “与淮崖子论剑,顿悟人生四顺四逆之理,斩尘缘,破樊笼,自觉窥得剑道真谛,然偏执于剑,终成心魔,正所谓成也剑道,败也剑道……”

    只读了寥寥几行字,陈汐只觉一股厌憎烦躁的情绪冲荡胸腹,道心动摇起伏,忍受不住,再次闭眼不看。

    “这张纸笺乃是一个悟了剑之大道的剑仙所书,你境界不到,强自去看轻则神魂损伤,重则道心失守,还是莫要再看。”

    季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掀起陈汐心头一阵惊涛骇浪,只是留下的一张纸笺,便能令观看者道心失守?

    “能够踏足剑之大道,这个道号洞冥的家伙的确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剑仙啊。”季禺拿起纸笺观摩片刻,便即摇头叹息道:“可惜,天劫九重只度过了八重,只差一步便可登临天仙行列。细算下来,这个洞冥也只能算是一个厉害的散剑仙。”

    散仙?

    陈汐暗自咂舌不已,哪怕是散仙,也是他现在难以企及的恐怖存在。

    嗤啦!

    季禺手上,以血红朱砂写就的泛黄纸笺突然燃烧,化作飞灰飘洒一空。

    “干吗毁了它?”陈汐愕然道,这张纸笺上的字迹个个剑意森然浩荡,拿来观摩体悟,对修炼剑法大有补益。

    “连天劫都无法抵抗的剑道,不学也罢。”季禺负手于背,淡然说道。

    陈汐还是觉得肉疼,怔怔道:“可是,我可以取长补短,博采众长啊。”

    “你要记住,剑修之路最重要的就是拥有一颗纯净无暇且坚定坚韧的剑心,此纸笺乃是他偏执于心魔时留下,气息暴躁凌乱,其上剑道也是斑驳纷杂,用来观摩修习,只会毁了你的剑道之路。”

    季禺慨然道:“有朝一日,若你能闯过天峰第十三重试炼之地,见到那位绝世剑仙闯关时留下的无匹剑意,你就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剑修之路。”

    “他再厉害,不也死在了那里吗?”

    在初次见到季禺时,陈汐曾听他提及过,为了得到其主人留下的传承,百万年来,无数强横的修士曾对天峰试炼之地发起挑战,而在其中,最为厉害的便是数十万年前的一位绝世剑仙,但也仅仅闯进天峰第十三重试炼之地,便即陨落身死。

    季禺摇了摇头,叹息道:“不一样,不一样的。”

    纸笺已经化作飞灰,再多说也是无用,陈汐很快便把注意力落在四周,看着空荡荡的一切,不由问道:“季禺前辈,这里真的是剑仙洞府吗?”

    “若我推测不错,这里便应该是那个洞冥仙人所居住的主殿。”季禺目光在四下一扫,突然伸手一指玉床:“坐上去,运转真元。”

    闻言,陈汐脑海灵光一闪,说道:“这座玉床该不会就是整座剑仙洞府的中枢之地吧?”

    “不错,不过以你如今的实力,还无法炼化这座洞府,只能借助它,观察到整座洞府的全貌。”

    身为存活了百万年的洞府之灵,季禺显然对这一切了若指掌,随口答道:“若你想获得一些珍宝秘藏,还是赶紧把这座洞府的分布搞清楚,快速行动吧,毕竟你比那些人已晚到了三天。”

    陈汐自是不敢怠慢,甫一坐上玉床,只觉一股清凉的气流弥漫全身,令心神也不由一阵清宁恬静,显然,这座玉床对修炼也有着神妙的功效。

    嗡!

    甫一运转真元,陈汐只觉脑袋一鸣,眼前猛地多出一副栩栩如生的画面,上边标有典藏殿、珍宝阁等字样,赫然便是这座洞府的布局图!

    陈汐一一观看过去,不由惊叹不已。

    原来这座剑仙洞府极其庞大,足足占据了千里之地,外围是八条曲折回绕的狭长通道,分别命名为利、衰、毁、誉、称、讥、苦、乐,恰暗含人生四顺四逆之理。

    “利”字通道内埋藏着一座恐怖的三转金虹剑阵;“衰”字通道内游走着无数的妖魂邪魅;“毁”字通道则流淌着一片犹如大河般的地心黑火熔浆……无论哪条通道,无不埋藏着恐怖杀机!

    陈汐看得一阵心惊肉跳,暗道:“若是从这八条通道进入洞府,以自己的修为,恐怕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八条通道的尽头,也就是洞府的核心之地,又分作四个区域,分别是典藏殿、珍宝殿、百草殿和武道殿。在四个大殿核心,便是陈汐所在的主殿,也正是整座洞府的中枢核心之地。

    在这四个分殿内,则又分布着诸多的密室,密密麻麻,犹如蚁穴一般,也不知其内又存放着何种宝贝。

    不过令陈汐兴奋的是,自己所在的主殿,东南西北方向恰可以直接通往这四座分殿,并且沿途所过,并无机关埋伏。

    “季禺前辈,你说我先去珍宝殿,还是先去典藏殿?”

    陈汐有些犹豫,顾名思义,珍宝殿内必然存放着洞冥仙人留下的诸多法宝wǔ qì,而典藏殿内自然也就是各种功法秘籍,对于修士而言,这两大类东西显然具备着同样大的yòu huò。

    至于培养天材地宝的百草殿,yòu huò同样大,但对陈汐而言,还远远及不上珍宝殿和典藏殿的吸引力。

    而武道殿……想必是洞冥仙人修习武技时的场所,对陈汐的吸引力反而不大。

    “嗯?”

    然而还不等季禺开口,陈汐猛地发现,在地图上赫然有十几个白色光晕在移动,已经离开了“称”字通道。

    “白色光晕应该代表着闯入洞府的修士,以便令洞冥仙人身在此处,便可掌控到一切局面。”

    陈汐暗暗思量片刻,猛地心头一凛,意识到一丝不妙,“柴乐天他们只有八人,那么这些白色光晕应该是苏娇那些人,而看其方向,正在朝珍宝殿接近……不行,决不能便宜了他们!”

    刷!

    陈汐站起身子,毫不犹豫地朝外冲去。

    “发现了什么?”季禺飘然跟上,他没有看到地图,不过却看出陈汐神色有点不对劲。

    “有人快要进入珍宝殿了。”陈汐一边发足狂奔,一边答道。

    “是那个姓苏的女娃娃?”

    “嗯。”

    “唔,咱们把珍宝殿彻底扫荡一遍,令其一件宝贝也得不到,倒也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陈汐,我支持你这么做。”

    “……”陈汐一怔,想不到季禺前辈如此淡然的一个人物,也有着一腔嫉恶如仇的豪情啊。

    很快,两人便沿着侧门,一路冲进了珍宝殿。

    “这么多密室?”

    甫一进入珍宝殿,望着曲曲折折的走廊上遍布的一件件密室,陈汐不由大感头疼,若是一间间搜寻下去,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找到真正的藏宝之地。

    “跟我来!”

    季禺目光扫视四周,静默半响,当即沿着走廊,飘然朝极深处走去。

    看来自己空操心一场,有季禺前辈在,何愁觅不到那些宝贝?陈汐心中振奋不已,抬脚跟了上去。

    轰隆隆!

    就在陈汐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深处不就,珍宝殿尘封万年的正门也被人打开。

    “这里便是珍宝殿吗?”

    感受着空气中涌动的纯厚灵力,望着那密密麻麻延伸到深处的一座座密室,苏娇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眼眸里已是火热一片。

    “哈哈,我们的运道着实太好了!”苍滨在一旁放声大笑,神色欢愉之极,“我听闻一些仙人洞府中,无不分作各种各样的大殿,但若论最珍贵的,无疑是这藏着诸多珍宝秘藏的珍宝殿。”

    “各位,事不宜迟,既然这里存在这么多的密室,咱们只有分头行动了,至于能否寻到宝贝,就看各自缘法了。”苏娇语气亢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