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各方汇聚

    闻言,其他人也从那股愤怒中清醒过来,明白苏娇所说的确是当前最为紧要的,当下一个个揣着满腔的憋屈,便在苏娇的带领下,朝其他大殿奔去。

    他们拼命地催动真元,沿途根本不做停留。

    等着吧,小子,小爷的东西岂是好拿的?

    妈的,逮到这小子非一寸寸活剐了他不可!

    这家伙太独了!也不知是男是女,若是男的,本xiǎo jiě以后找道侣若敢跟他一个德性,挥手就拍死他!

    一刻钟后。

    苏娇带着众人神色阴沉地从一处大殿走出来。

    “什么狗屁武道殿,就几块破石头,连我青阳门的练武场都不如……”有人再也忍不住愤然出声。

    “闭嘴!”苏娇再也忍不住喝斥出声。

    此时此刻,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去珍宝殿,珍宝殿被人捷足先登洗劫一空。来到这武道殿,却只有几块修炼剑法所用的破石头,白跑了一趟不说,还浪费了大把的时间,一想到其他人有可能正在瓜分其他大殿的宝贝,她哪里还忍得住心中怒火?

    “走!去其他大殿,哪怕宝贝都被别人得到了,咱们抢也得抢过来!”苏娇的声音中杀气腾腾,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其他人见此,个个也是目露凶光,跟在苏娇身后,狂奔而去。这些人本来就实力相当出色,再加上胸中怒火丛生,只片刻的功夫,便已来到另一座大殿前。

    “典藏殿?该死,有人先进去了!”苏娇眼眸一亮,不过当看到那一半开着一半遮掩的大门时,不由神色一寒,一字一顿道:“看来还真的要动手了。”

    “妈的,早就想shā rén了!”

    “就等这句话呢,小爷我都快憋屈死了。”

    “走!”

    满腔憋屈的众人,几乎不用招呼,个个迫不及待杀气腾腾地冲进大殿,那模样倒像是恨不得shā rén劫货的土匪似的。

    典藏大殿。

    跟珍宝殿的布局不同,这里并没有一座座的密室,甫一进入大殿,便是一处足有千丈范围的巨大空间。

    一排排高有十丈的书架遍布四周,层层叠叠占据着整个大殿的每个空间。若从高处往下看,这一排排一行行的书架从内到外形成一个个八宫形,像一层层绽放的花蕾一般,井然有序。

    行走在其中,仿若走入了曲折环绕的迷宫,目光所及皆是密密麻麻堆满玉简的书架,分不清东西南北。

    此刻,陈汐便驻足在一处书架前,他已沿着大殿把所有书架都逡巡了一遍。

    “制符、傀儡、豢兽、种植、神通、法诀……这处典藏殿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用啊!”陈汐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叹。

    旁边,季禺放下手中的一枚玉简,摇头道:“数目众多可不代表珍贵罕见,据我看来,其中十之**的玉简都是一些普通货色。”

    陈汐却是并不赞同,他知道季禺的眼光极为挑剔,看不上这些玉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对他而言,这些玉简可是宝贵之极。

    他自幼贫穷,那次去松烟城玲珑阁购买炼体所需的基础武技,硬是被人家女侍者嘲笑了一把,若非将军府小公主秦红棉出面,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地灰溜溜离开。

    所以,此刻面对这近乎浩如烟海的玉简,他已暗下决心,哪怕自己不修炼,也要全部拿走,兑换成元石,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突然在大殿门外响起。

    这么快就有人来了!

    陈汐心中一凛,此刻再大张旗鼓地搜刮这些玉简已经不可能,可是让他就这么错过如此多的玉简,又极为不甘心。

    怎么办?

    去珍宝殿自己空手而归,难道这次在典藏殿也要重蹈覆辙?

    “剑法、神通、身法……我都帮你挑好,你看看还差些什么?”说话时,季禺探手在虚空中连续划动,只见一枚枚玉简像长了翅膀一样飞了过来。

    陈汐一愣,问道:“能不能都带走?”

    季禺脸色一沉,却是停止了手中动作。

    陈汐暗叫一声糟糕,跟季禺相处日久,他极为了解季禺的性格,在修炼上他可以悉心指点自己,但若让他帮着自己干一些他不愿的事情,那绝对是万万不行的。

    按照季禺的说法,也只有自己通过天峰所有试炼之地,成为洞府主人的亲传弟子,方才能使唤得动他。

    此刻见季禺不悦,陈汐当即歉然道:“季禺前辈莫怪,是晚辈太过贪心了,若是能选择的话,我希望得到一些制符一类的玉简。”

    陈汐知道,只要谈及制符一类的事情,季禺必然会极为开心,因为他的主人伏羲前辈,便是观河图而推演天机循环之奥义,方才顿悟大道,登临道之极致。

    而自己也正是因为对符道有所感悟,方才能从那星辰秘境中走出,得到季禺的认可。

    果然,听到陈汐对制符之道也是念念不忘,季禺的神色瞬间缓和许多,冷哼了一声,伸手在虚空一划,十几枚玉简再次飞射而来。

    “十三枚制符玉简,加上涉及剑法、身法、神通的玉简,我已拥有二十枚玉简,虽说只是典藏大殿的沧海一粟,不过能被季禺前辈挑中的,应该都是一些珍品。”

    陈汐随手把玉简都装进储物戒指,便即跟在季禺身后,朝来路奔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隐隐夹杂着噪杂的人声,陈汐如今孤身一人,而能够进入大殿的无不是紫府境修士,并且是结伴而来,实力和人数的巨大差距,令他不敢再多逗留,并且为了防止被发现踪迹,他甚至都没动身旁书架上的诸多玉简,唯恐被人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出什么。

    跟其他人从大殿正门进入不同,陈汐是从主殿的一条隐秘小路进来,若非仔细探寻,极难发现这条通道,所以一路返回倒是没有碰到一个修士。

    “哈哈哈,典藏殿!洞冥仙人留下的典藏殿!”一声沙哑尖利的笑声猛地响彻在大殿之内,“这一排排书架上的玉简只怕不下数万个,尘封万年,如今倒是便宜了我等,真是莫大的机缘啊。”

    这家伙倒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啊,极远处的一处暗门前,陈汐听到这道声音后不禁摇了摇头,正待踏入暗门离开这里,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令他霍然止步。

    “凤霞派的各位道友,是不是高兴的有点早了?”声音爽朗温和,但听到陈汐耳中,却令他心头杀机涌动。

    柴乐天!

    就是化作灰,陈汐也认得这道声音的主人。

    想起在赤炎山脉被这家伙从背后偷袭,令自己跌入那万丈深渊,陈汐心头的恨意就不受控制地涌上心头,神色已是变得冰冷之极。

    “季禺前辈,我决定留下来。”陈汐深吸一口气,沉声传音道。

    季禺看了看陈汐,淡然道:“你自己的仇人自己解决,哪怕你被敌人杀死,我也不会帮你。”

    陈汐点点头,对于敌人,只有自己亲手杀掉,方才能倾泻心中的滚滚仇恨。

    刷!

    陈汐看了看四周,而后身子一弓,脚尖轻点地面,像一只无声的狸猫一样,灵巧地窜上角落上方的石梁上,这处石梁宽有一丈,跟其他几十根石梁纵横交错,犹如大网一样贯穿整个大殿的上空,躲藏在上边根本不用担心被下边的人发现。

    并且在这个位置,还能够看到整个大殿的景象,据陈汐揣测,那些凤霞谷的修士,和柴乐天等人为了争夺典藏殿内的玉简,必然会发起战斗,如此一来,他完全可以藏匿在这里,挑拣最佳的时机,对柴乐天进行偷袭!

    紫府境修士已具备念力,并且六识敏锐,对周围的感知极为灵敏,陈汐不敢动用念力,收敛全身气息,趴伏在石梁上,犹如一抹黑影一般,同时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朝大殿前下方小心望去。

    此刻的典藏大殿中,已聚拢了两拨修士。

    一拨是柴乐天为首的一群人,杜清溪、端木泽、宋霖……都是陈汐熟识的。

    而在对面,则是**个衣衫各异,有老有少的陌生修士,为首那四人很显眼,一个枯瘦老者、一个魁梧中年、一对青年男女,他们四人穿着同样的绛紫长袍,长袍上绣着火凤飞舞,云霞缭绕的精美图案,赫然便是陈汐在喋血城时见到的那些来自凤霞谷的修士。

    此刻,两拨人皆已取出自己的法宝wǔ qì,在书架中间的空地上对峙,气氛剑拔弩张。

    “哼,虽说你们皆是来自龙渊城各大势力的子弟,身份非凡,但是抱歉,为了这里的玉简,想让我们离开根本不可能,不仅我傅恒不会答应,我身后的诸位道友,也是决不会答应!”凤霞派的枯瘦老者冷然说道。

    “对,我们决不答应。”

    “想让我们主动撤离?没门!”

    枯瘦老者傅恒背后的其他修士也纷纷附和,不过神色却并无轻松之色,显然,柴乐天等人带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

    “何苦呢?得罪我等,你们这些小门小派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柴乐天慢条斯理说道:“难道你们就不担心,你们背后所代表的门派宗族被连根拔起,覆灭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