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百草殿

    苏娇一伙十三人和柴乐天等八人皆是紫府境修士,此刻同时各自施展自己擅长的手段,整个大殿一时间真元震荡轰鸣,恐怖的气流如同最锋利的刀子般扫荡四周,在地面墙壁上留下一个个触目心惊的裂痕。

    有巨大的血色长剑化作蛟龙,腾空咆哮撕咬。

    有上百把寒光森然的飞剑交织一起,钩织成一座杀气滔天的剑阵。

    有滚滚的黑色洪水从灵幡中奔涌而出,轰隆隆冲向敌人。

    各式各样的法宝,精妙绝伦的战斗手段,缤纷绚烂却充斥着恐怖气息的各种光芒……交织碰撞在一起所造成的破坏力仿似要把虚空都撕碎了。

    混战所在成的恐怖气流冲荡四周,瞬间把整个大殿的所有书架都轰到在地,摧毁得支离破碎。而那如同水银般滚落一地的玉简也都被碾碎齑粉,化作飞灰消失不见。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偏偏地,此刻却再没有谁去在乎大殿中的玉简了,一个个杀红了眼睛,施展浑身解数,呐喊着、咆哮着、恨不得令所有对手都惨死在自己手下,场景一时显得惨烈无比,宛如人间地狱。

    “呔!老狗,派人搜集了珍品玉简就想逃?给小爷站住!”

    苍滨一声暴喝,手中的红莲血灵剑飞舞而起,化作一抹巨大的血色匹练,当头朝傅恒斩去。

    妈的,老子也是被人坑了好吗?

    挥手祭出一尊宝光流转的琉璃羽盾挡下劈面而至的巨大血剑,傅恒已是气得枯瘦的miàn pí一阵哆嗦。

    他不认识陈汐,但陈汐刚才那句话中的凤霞派三字,却令他瞬间变成了过街老鼠,无论是苏娇一伙,还是柴乐天一伙,皆把他当做了窃取珍品玉简的卑鄙小人,下手那叫一个狠辣无情,逼得他差点就招架不住。

    当!当!当!

    红莲血灵剑犹如一把重锤,在苍滨的操纵下夹着狂暴凶狠的气息,连续砸在琉璃羽盾上,恐怖的力道砸得傅恒浑身颤抖不已,脸色刷白,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

    老子是无辜的……无辜的!

    傅恒在内心呐喊咆哮,对那个从未谋面,但却把自己一手送进坑里的陈汐已是恨到了骨子里。

    不仅是傅恒,跟随傅恒的一伙人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待遇,被苏娇一伙追杀,被柴乐天一伙追杀……而当他们准备杀上去时,却又发现苏娇一伙和柴乐天一伙战成了一团。这种混乱不堪的局面,差点让他们搞不清楚敌人究竟是谁!

    难道必须站着不动让他们打,自己才能还手吗?

    遭受无妄之灾的傅恒一伙,泪流满面。

    典藏大殿外。

    在喊出那句话之后,陈汐便毫不犹豫地从侧门奔出了典藏大殿,此刻,听着其内传出的一阵阵恐怖的打斗响声,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惭愧,觉得有些对不住杜清溪、端木泽和宋霖。

    从进入南蛮冥域直至进入赤炎山脉,三人对他颇有照顾,也把他当做了对等的朋友,而如今,却因为自己一句话,令他们陷入混战之中,令陈汐心中有点过意不去。

    无妄之灾啊!

    只希望他们都好好活下来,千万别出什么意外了……默默思索片刻,陈汐摇了摇头,收起思绪,纵身朝另一条通往百草殿的隐秘小径奔去。

    据他推断,典藏殿内的战斗肯定要持续一段时间,方才能分出胜负,趁着这三拨人混战分不开身的时间,完全可以把百草殿内扫荡一遍。

    不久之后,陈汐抬脚踏入百草殿。

    甫一踏入百草殿,空气中弥散的灵气竟是凝结成一片片袅娜的雾霭,吸入鼻中,那沛然纯厚的灵力涌散全身,令陈汐精神不由一振。

    好地方!

    这座洞府已存在万年之久,此地的灵气还如此浓郁,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在如此浓郁的灵力培育下,其内的天材地宝品阶肯定不凡!

    陈汐呼吸着空气中一丝丝透着草木清香的沛然灵力,眼睛明亮异常。

    没有犹豫,他开始搜寻整个百草大殿。

    整座百草大殿足足有千里范围,是珍宝殿和典藏殿的百倍之大,花费了近半刻钟,陈汐才找到灵田所在地,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这是一片足有上百亩大小的灵田,灵田上方飘散着一朵朵蒙蒙云霞,云霞丝丝如棉,泛着迷人的光泽,陈汐略一打量,赫然发现,这些云霞竟然全都是由灵气凝聚而成!

    然而当他的目光落在灵田上,却不由愣住了。

    黝黑乌亮的泥土里,光秃秃的一片,隐约能够看见一些灵木,也都是一些枯萎不知多少岁月的死物,远远一望,竟是没有见到一株成活的灵木。

    奇怪,此处灵气如此充沛,怎么这些灵木皆纷纷枯死了?

    陈汐眉头一皱,抬脚走进灵田,一路急掠,朝更深处快速奔去。

    哗啦啦……奔行了将近百里之遥,陈汐突然听到一声极其细微的水流之声,而此刻他也察觉,随着自己深入,附近的灵气愈发充沛起来。

    循着水声,陈汐又奔行了数十里地,便见一眼泉水汩汩朝外流淌,水质如同乳汁一样纯白无暇,散发着一股惊人的灵气。

    竟然是一眼灵泉!

    陈汐几乎一眼就认出那泉眼为何物,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附近难道还埋藏着一条jí pǐn灵脉?

    世间宗门大派,大多拥有自己的洞天福地,灵气蕴积,乃是绝佳的修炼场所。这些洞天福地之所以灵气充沛,便是因为有灵脉的存在。

    灵脉按照品相不同,也分做三六九等,不过只有在jí pǐn灵脉附近,才会出现灵泉这等令无数修士垂涎的存在!

    因为灵泉内流淌出的乃是由灵气化作的灵液,修士在进阶紫府境之后,元石、灵晶已对他们无用,必须以灵液来修炼。

    但对普通修士而言,想要获得灵液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除非成为大宗门大家族的弟子,否则想要拥有灵液,只有拿数目庞大的元石灵晶去购买,或者拿宝贝去兑换,这也正是灵液之所以珍贵的原因所在。

    深深吸了口气,陈汐才把目光艰难地从灵泉上挪移开,这才看清,在灵泉附近的灵田上,赫然生长着一株通体泛着蒙蒙金光的娇艳莲花,在浓郁的灵雾掩盖下,若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

    这株莲花并不高大,只有二尺高,莲茎灿然如金,上边纹路繁密,泛着金属般的光泽,娇艳的金色花瓣层层怒放,花蕊万千,丝丝如金针相扣,赏心悦目。整株莲花没有一丝突兀的地方,它每一处都是异常完美,让人不得不赞叹造物者的神奇。

    陈汐的目光被一枚金色的果实吸引,它被包裹在层层花瓣、丝丝花蕊的中心,只有鹅蛋大小,通体浑圆,表面一层金色气焰缭绕,其上涌散着一缕如同实质的锋锐气息,显得极为神异。

    这是……陈汐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株金莲究竟是何物,不过单从外表来看,陈汐已可断定,这东西必然是天材地宝级的灵木!

    “金灵神莲!”季禺凭空出现,望着眼前这株莲花,失声叫道。

    嗷呜……在季禺怀中的貔貅幼兽嗅了嗅鼻子,双眼刷地一下变得明亮之极,挣扎着便要朝那株莲花扑去,却被季禺的大手死死按住,气得小家伙呲牙咧嘴嘶吼不已。

    “前辈,金灵神莲是什么东西?”

    说话时,陈汐连忙挡在莲花前,警惕地望着貔貅幼崽,一想到珍宝殿的所有宝贝都被这小家伙吞食一空,他就肉疼不已。

    “此物乃是先天五行中孕育而出的金灵之宝,天生身具纯粹的金灵之体,即便是在荒古时期,也是极为罕见的珍宝。这株金神莲脱胎于先天金灵之中,看其品相,明显也到了成熟阶段。”

    季禺目光灼灼,神色中也禁不住流露出一丝艳羡惊诧之色,说道:“金灵神莲十年发芽,百年成株,千年花开,在经过五千年孕育,便会结出金灵莲果,而后每千年长大一圈,直至如同婴儿拳头大小,若不及时采撷便会坠地成灵,消失于三界五行中。”

    陈汐低头比划了一下,眼前的这株金灵神莲恰巧如同婴儿拳头大小,正是将要成熟之际!

    “这也太巧了吧?”陈汐惊奇得已不知该如何表达,很有一种被天上掉落的馅饼砸晕的幸福感。

    季禺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当看到怀中的貔貅,他心中一动,神色古怪道:“气运到了,想拦都拦不住的。”

    “谁说拦不住?”

    便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而后远处浓郁的灵雾中,陡然翻滚起来,隐隐有四五个人影朝此暴掠而来。

    “大意了,竟被一株金灵神莲勾住了所有心神,真是不应该啊。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只能告诉你,金灵莲果若被别人抢去,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季禺一怔,摇了摇头,朝陈汐吩咐一声,凭空消失不见。

    “陈汐,好久不见啊。”

    灵雾翻滚中,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出现在陈汐面前,他剑眉星目,长发披肩,看向陈汐的目光中透着无尽的恨意。

    李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