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熊罴

    崆水洞黑猿王?

    陈汐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荒谬,那可是七大妖王之一,这熊罴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陈汐前辈,今日多谢款待,我等这就先行告辞。”

    “是啊,我等身有要事,来日再来叨扰前辈。”

    “告辞!”

    不仅是陈汐,其他大妖听到熊罴的话,皆是变色变幻不已,当即便一一向陈汐告辞离去,就像是躲避瘟疫似的,自始至终都不再看熊罴一眼。

    木奎在一旁看得也不由大急,飞快传音道:“前辈,那黑猿王统辖附近数万里,拥有着紫府境界的恐怖修为,哪个大妖小妖敢不听他的?庚金剑竹虽然珍贵,但这熊罴明显是害您,您可万万不能答应。”

    陈汐闻言,不置可否,只是把目光望向熊罴。

    如今的陈汐,臻至紫府境界之后,周身气息看似淡然,却带着一丝与天地融合的强大威压。

    熊罴才只先天圆满境界,很快就在陈汐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叹息摇头道:“罢了,既然前辈不愿,就当此事我老熊没提起过。”

    说着,这个高大魁梧的熊妖罕见地露出一丝无奈悲恸,转身大步离去。

    “能不能告诉我原因?”陈汐问道。

    “我的弟弟惨死在黑猿王手中,我这做哥哥的敢不为他报仇吗?”熊罴停顿脚步,许久才一字一顿说道,声音中尽是悲伤愤恨之色。

    弟弟?

    陈汐猛地想起了自己的弟弟陈昊,想起在松烟城外看到弟弟右手被废的情景,想起自己当时那痛不欲生的心情,一时之间竟是怔住了。

    如今已过去三个多月,也不知小昊是否进入了流云剑宗,有蒙空教习相伴,他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确定我能杀了黑猿王,我想知道原因。”陈汐沉吟道。

    熊罴霍然转身,愣愣道:“前辈愿意帮我?”

    “老熊,你觉得陈汐前辈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会答应你吗?”木奎在一旁皱眉说道。

    熊罴深吸一口气,仿似要抑制内心的激动,缓缓说道:“那黑猿王在七大妖王中是实力最弱的,虽早已进阶紫府境界,但至今也不过修炼到紫府四星阶段。”

    木奎气极而笑:“陈汐前辈才刚突破紫府境界,你就让他去杀紫府四星境的黑猿王?”

    熊罴却是神色不变,继续说道:“这些消息的确无法帮到前辈,但是我觉得前辈迟早会跟黑猿王一战,一山难容二虎,这个道理想必前辈比我更清楚。”

    “而我已得到消息,厉虎是死在前辈手中,那厉虎乃是黑猿王的心腹耳目,一直帮黑猿王巡弋地盘,监察大妖,如今厉虎一死,黑猿王必不会善罢甘休。”熊罴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厉虎是黑猿王的心腹?不可能,我怎么会不知道?”

    木奎惊叫道,满脸不可置信。若真如熊罴所说的话,那他的处境也就变得岌岌可危起来,毕竟厉虎是死在了抱月山,而众所周知,他木奎又跟陈汐关系最为亲密,“若你知道,厉虎还如何做黑猿王的耳目?”熊罴反问道。

    木奎这下终于慌了,把目光看向陈汐,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他毕竟是一个先天境大妖,在黑猿王地盘上活了上千年,怎可能不知道黑猿王的厉害?

    “这么说,我无论帮不帮你,都会遭到黑猿王的报复了?”陈汐冷冷问道。

    熊罴没有说话,但态度已说明一切。

    “好,我收下你的庚金剑竹,不过我是不会主动出手的,除非黑猿王主动寻shàng mén来。”陈汐这么说,也是担心这熊罴诓骗自己。

    “多谢前辈,无论成功与否,我老熊这辈子决不会忘了前辈大恩大德的!”熊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砰磕头三下,抬起头时已是泪水横流。

    这个直性子的魁梧大汉,得到陈汐的承诺,似是放下了心中背负多年的包袱,哭得无声,哭得悲痛,哭得畅快!

    “袁通道友,请速速前来啸月岭,有事商议——落款:展锋”

    崆水洞,绿袍白发青年怔怔看着手中传书,喃喃道:“鲲鹏老妖也不知要做什么,口吻如此紧急,恐怕这家伙邀请的不止我一个,莫非有大事要发生?”

    便在这时——蓬!

    一只白羽灵鸟飞了进来,化作一名美貌女妖,焦急喊道:“大王,大事不好了!”

    绿袍白发青年正是崆水洞的主人,七大妖王之一的黑猿王袁通,他不满地瞪了美貌女妖一眼,问道:“小茹我说你多少遍了,每逢大事有静气,慌乱又有什么用?赶紧说,发生了何事?”

    美貌女妖也就是小茹,深吸一口气,飞快道:“大王让我去找厉虎,却不料这头虎妖早已死掉了!”

    “什么?”袁通一愣。

    “不仅如此,我路过抱月山,不仅在山巅发现了厉虎的尸体,在半山腰处还发现许多大妖聚集在一起,似是在为一名人类修士贺喜。”

    袁通又是一愣:“人类修士?”

    “是啊,那些大妖都称呼他为陈汐,据我观察那人似是刚进阶紫府境界,才会引来这些大妖一起朝拜的。”

    “怪不得,原来前些日是这个人类修士进阶紫府境界啊。”

    袁通总算彻底明白过来,白净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哼,在我的地盘上,非但不来拜见我,反而杀害了我的心腹厉虎,真是找死!”

    “大王,那人的确该死之极,不过最为可恶的却是那灵鸠山熊罴,他竟拿着一根三尺长的庚金剑竹献贡给那人类修士……”

    “什么!庚金剑竹?还是三尺长?”还不等小茹说完,袁通便即神色激动起来,大声咆哮道:“这头该死的熊妖,这等珍宝他竟敢不献给我?真是该死啊!”

    “大王,这熊罴献出庚金剑竹也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那人类修士必须答应,杀死……杀死……”小茹吞吞吐吐道。

    “杀死谁?”袁通已是气得面色狰狞,浑身妖气肆虐,神态异常可怖。

    “杀死……”

    “赶紧说!”

    “杀死大王您。”

    砰!

    袁通一巴掌打在旁边案牍上,案牍瞬息化作一堆粉末。

    “该死!该死!统统都该死!”

    袁通本就是性情残忍凶暴的黑猿蜕化而成,此刻暴怒之下,白净的脸上瞬间涌出一片片黑如钢针的鬃毛,嘴巴一张,两排锋利的獠牙瞬息长成两尺长,暴露在空气中。

    嗥……袁通仰天长啸,滚滚声音夹着滔天戾气冲出崆水洞,激荡在方圆千里内,吓得在周围潜修的大妖小妖匍匐在地,瑟瑟发抖不已。

    许久之后。

    剧烈的喘息声响起,似是在压抑心中的怒火。

    “可恶!鲲鹏老妖的事情我不能不去,罢了,等我从啸月岭回来,再好好虐杀这些该死的东西!”

    袁通低沉残暴的声音在崆水洞内激荡不已。

    三天过去。

    木奎却觉得像过了三年之久,每一秒钟都令他寝食难安,魂不守舍。

    难道那熊罴是骗人的?黑猿王根本就没打算找陈汐前辈的麻烦?

    木奎想不明白,正是因为想不明白,他这些天过的实在是太痛苦了,感觉就像一只在等待死亡的蝼蚁,偏偏还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发生……想到这,木奎不禁朝远处望去,只见在那崖岸云海中,一道峻拔瘦削的身影正在修炼剑术,衣袂翩翩,剑势如风,神情认真专注,姿态轻灵飘逸。

    陈汐前辈的心性还真是坚如磐石!

    木奎已不知赞叹了多少次,这三天每当他心思燥乱难安的时候,他就会前来这里,只要看到陈汐的身影,他就觉得心里踏实许多,仿似天塌下来也不觉得害怕。

    其实陈汐的压力比木奎差不了多少。

    他也没想到自己才刚刚进阶紫府境,就因为杀了厉虎而得罪了崆水洞黑猿王,不过既然已躲无可躲,他反而把所有心思和压力都花在修炼上。

    紫府境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是一个质的蜕变,想要发挥出全部实力,游刃有余地掌握这种力量,必须要勤修苦练才行。

    此刻,他修炼的便是《大衍风行剑》,手中握着的赫然便是那截三尺长的庚金剑竹。

    刷!刷!刷!

    剑光舞动,犹如疾风呼啸,闪电般快速,在虚空中撕裂出一道道残余的剑痕。

    《大衍风行剑》第一招——疾风掠影!

    据说练到极致,也就是达到天人合一境界时,可以在一次挥剑之间,将一片落叶斩为整齐均匀的上千细丝,迅捷无比。

    并且令陈汐欣喜的是,由于庚金剑竹锋锐异常,其内还蕴积着恐怖之极的雷霆罡气,施展起疾风掠影,不仅奇快如电,且平添一股凛然的毁灭性力量,威力之强大出他的意料。

    “我之前已把剑法掌握至“知微”地步,若是能够在短时间内突破天人合一境界,对战黑猿王的时候,应该能够多一份把握。”

    时间点滴流逝。

    崖岸云海之畔,剑光纵横犹如亿万匹练,忽生忽灭,陈汐就像一个不知疲惫的木偶,沉浸在无穷玄妙的剑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