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战雷鹰王

    不过,这紫铜玄重峰只是个半成品,若是与陈汐战斗,雷鹰王只能全身心地操纵紫铜玄重峰,而无法分心去斩杀陈汐。

    也正因为如此,雷鹰王血羽才会令手下布成千鹰大阵,打算令他们对陈汐进行攻击。

    可是,这一切都按照计划准备好了,陈汐偏偏却不见了!

    “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可一眨眼便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啊,莫非他此刻藏匿在附近的其他地方?”

    想到这,雷鹰王血羽释放出念力,瞬息扫过附近,却是根本就没发现陈汐的丝毫气息。

    “不可能,老子的一腔心血怎能这样白流了?”

    刷!

    雷鹰王血羽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郁闷,振翅冲上云霄,立于高空之上放眼四望,身为鹰类妖兽,他的目光锐利异常,方圆百里内的一草一木都看得清清楚楚。

    “该死的家伙,逃的倒是比谁都快啊……”

    雷鹰王血羽愤愤然破口大骂,然而就在这时,一抹令他毛骨悚然的危险感倏然涌上心头。

    不好!

    他面色骤然一变,右手中蓦地多出一柄灵光逼人的三棱钢叉,纯粹下意识地挡在身前。

    咔嚓!

    一抹剑影倏忽出现,轻易砍断三棱钢叉,余势不减,朝雷鹰王血羽的脖子抹去。

    而此刻,陈汐的身影也是凭空出现在雷鹰王旁边三尺之地,右手庚金剑竹如风似电,凌厉无匹。

    这一幕直吓得雷鹰王亡魂大冒,双翼一振,就像一对合并起来的盾牌似的,于间不容发之际挡在胸前。

    哧啦!

    雷鹰王坚硬如铁的羽翼被破开一道巨大的伤口,血水呼啦迸涌,羽毛满空飞洒。

    “该死!竟然被这家伙偷袭得手了!”

    雷鹰王闷哼一声,身子趔趄,差点就掉落空中,他不敢再停留,羽翼受损严重影响了他的速度,他要回到千鹰大阵中,只有操控紫铜玄重峰,方才能扭转对自己不利的局面。

    刷!刷!刷!刷!刷!刷!

    陈汐以《敛息无踪决》藏匿半空,好不容易等到这个绝佳机会,岂容雷鹰王逃跑了?当下心中一动,八柄泛着森然冷光的飞剑凭空出现,犹如流光般倾泻而出,瞬间锁死雷鹰王的所有退路。

    这八柄飞剑乃是陈汐从南蛮冥域赤炎山脉的深渊中获得,之前被洞冥仙人用以维持化山聚煞阵,品阶在黄阶jí pǐn的行列,此时被陈汐操纵出来,一时间寒光****,灵气流转,锋锐的剑气轰然涌散整个天空。

    “该死,这家伙竟然还有入阶法宝?他明明刚进阶紫府境界不久,哪里来这么多宝贝?”

    雷鹰王面色骤然一变,他猛地发现,自己似乎从开始的时候就错了。

    庚金剑竹、道意境界的剑法和身法、藏匿无踪的神秘法诀、如今有多出八柄入阶法宝飞剑……这家伙怎么拥有如此多手段?难道是某个超级大宗门的亲传弟子不成?

    嗡!

    一声犹如龙吟鹤啸的剑声响起,八柄飞剑在陈汐强大的神魂念力操纵下,剑尖倒悬,朝中心的雷鹰王绞杀而去。

    与此同时,陈汐还不放心,手中庚金剑竹更是犹如一股飓风,纯粹的剑意夹着撕毁一切的毁灭气息,破空而至。

    大衍五行剑第六招——飓风碎虚!

    剑吟如潮。

    犹如死神的步伐一步步接近。

    感受着四面八方涌来的恐怖之极的毁灭力量,雷鹰王已是吓破了胆子,身子如浮光掠影,刷地一声,便要朝虚空下方逃去,不过在八柄玄冥飞剑的围拢下,他却是硬生生被逼回了原地,不由勃然色变,竭力大吼道:“你不能杀我!难道你不想知道你朋友的消息吗?”

    “死吧!”

    陈汐却是置若罔闻,手中庚金剑竹后发先至,无匹剑意仿似转动的磨盘,瞬间把雷鹰王绞碎成碎肉血浆,如同血雨一般纷纷扬扬洒下天空。

    至此,七大妖王中除了黑猿王之外,有一位妖王殒命在陈汐剑下!

    “能抓住他们的,只有你们这些妖王,我何必再问你他们的下落?”陈汐看着雷鹰王飘洒如雨的血肉碎屑,总算长长松了口气。

    斩杀黑猿王,又跋涉万里再灭雷鹰王,令陈汐的真元也是快要枯竭,心神更是消耗极大,毕竟是以弱对强的生死搏杀之战,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殒命当场,若非他的肉身极为强悍,恐怕已支撑不住了。

    “那人类少年杀了大王!”

    “大王竟然死了!怎么可能?”

    “咱们怎么办?要为大王报仇吗?”

    由于战斗结束的太快,那上千头金翎铁鹰直至此刻才如梦初醒一般,惊呼出声,声音中尽是惊恐惘然。

    “滚!”

    陈汐冷冷吐出一个字,眉宇凝煞,犹如一尊冷酷的杀神,只一个目光便已吓得那上千头扁毛畜生魂不守舍。当即再不敢停留,一个个展翅仓惶而逃,那模样倒像是恨不得爹妈多生……一对翅膀!

    呼……呼……直至确认附近再无一头妖类,陈汐这才从半空中落地,扶着手中庚金剑竹大口喘息起来。

    休息片刻,待体力稍稍恢复,他这才走至附近,在地上捡起一条储物腰带,粗粗一打量,陈汐心中略微有些失望。

    这储物腰带内足足有百丈空间,一半放置着黄金珠宝、翡翠玛瑙,都是一些俗世极为昂贵的东西,就像一座座金山银山似的堆积在那里。

    而另一半则堆积着各种各样的灵草灵木、矿石材料,一个个灵光逼人,缭绕着蒙蒙宝气。

    “这些材料品相不凡,起码得有上万种之多,用以兑换灵液的话,也不知能兑换多少?可惜的是,竟然没有一件成品法宝,这雷鹰王的家底也太寒碜了。”

    陈汐摇了摇头,目光不经意一瞥,不由一亮,却见旁边还遗落着一座一尺高的紫气潋滟的小山峰。

    “听那雷鹰王说,这小山峰名叫紫铜玄重峰,足有百万斤之重,以秘法炼制三千年之久,可大可小,乃是一件半成品的法宝,威力堪比地阶jí pǐn法宝,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些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陈汐当即伸手去拿地上的紫铜玄重峰,不料任凭他施展出全身力气,也是无法挪动其一丝一毫。

    “我的肉身力量已有先天圆满境界的修为,单手便可抓起上万斤的重物,却是没法抓起这小小的一尺山峰,看来这东西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宝贝啊!”

    陈汐非但没有气馁,反而愈发兴奋起来,当即不再犹豫掌间喷出一股真元,开始炼化这座一尺高的小山峰。

    雷鹰王已死,这小山峰也就成了无主之物,只需摸出上边的心神烙印,便即可以归陈汐所用。

    “好宝贝!”

    片刻后,陈汐猛地睁开眼睛,看着滴溜溜悬浮在掌心上的小山峰,眼眸涌出一抹惊叹。

    紫铜玄重峰是由一座近千丈高的紫铜山峰炼制,重达百万斤,这山峰通体蕴积着精纯的紫岚煞气,施展出来,能够形成一个巨大的重力场,人在其中仿若巨山压顶,压力陡增,实力稍差者,瞬间就会被挤压成一滩肉泥,厉害之极。

    “一件半成品法宝,就能够拥有地阶jí pǐn的威力,若是彻底把它炼制成功,又能达到何种品阶?”

    陈汐看着掌心滴溜溜旋转不休的一尺小山峰,爱不释手,“不过对我来说,这威力已经足够了,幸好只是一件半成品法宝,再厉害恐怕我也操控不得啊。”

    一般人为炼制的黄阶、玄阶、地阶、天阶等各个层次的法宝对真元都是有要求的。比如地阶法宝至少两仪金丹境界才能炼化,比如天阶法宝至少涅盘境大修士才能炼化。并不见得拥有一件品阶极高的法宝,就能令修士一举成为绝世高手。

    “嗯?那悬崖峭壁一侧的巨大宫殿,应该就是雷鹰王的老巢,里边说不定还有其他宝物呢。”

    把紫铜玄重山丢入储物戒指,陈汐抬眼一看,看到那座精致绝伦的宫殿,当即心中一动,纵身掠起,如弩箭穿云,片刻已来到那宫殿之前。

    “凌霄宝殿?这雷鹰王倒是好大的口气。”陈汐看了一眼宫殿正中悬着的一块鎏金大匾,摇了摇头,当即穿门而入。

    随着雷鹰王血羽陨落,他麾下的那些大妖小妖也都纷纷逃之夭夭,如今的宫殿中一片寂静,仿若帝王将相死后建立的奢华墓穴一般,死气沉沉。

    “奇怪,雷鹰王的宫殿如此奢华,怎会没有一点值钱的东西呢?”

    转过一道道曲折的亭台楼阁,又穿过一重重的假山流水,一路上陈汐的神魂念力一直在细细搜索,却是没发现一件令他心动的珍宝,不由很是疑惑。

    就在这时,一道低微细弱的声音突然响起,“外边的动静停止了,莫非那雷鹰王已经死了?”

    陈汐略一辨别,当即来到一处假山之后,在那青苔碧草遮掩下,赫然有一个可容一人进出的洞口,一个个台阶盘旋而下,似是通往了地下深处,而那道声音就是从里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