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剑指啸月岭

    “不过我如果能以八柄玄冥飞剑组成玄妙的剑阵,即便不用偷袭,似乎也能与雷鹰王一较长短。”

    盘膝坐在蒲团上,陈汐默默思索着今日的两场战斗,一丝丝体悟涌上心头。

    实战,乃是淬炼武道修为的最锋利的磨刀石。

    越是危险,潜力才能提升的越大,任何一位高手,都要经过无数次的生死历练,置之死地而后生,方才能快速成长起来。

    连续诛杀黑猿王和雷鹰王,让陈汐认清了自己的实力的同时,还发现了自己的不足,那就是修为太低,紫府一星境的修为,一旦遇到那些武道修为跟自己不相上下的修士,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了。

    而想要弥补这个缺陷,除了勤修苦练炼气功夫之外,掌握一些强大的攻击手段也是一种途径。

    “八柄玄冥飞剑个个都有黄阶jí pǐn的威力,看来有时间得琢磨一下符阵之道,若能参悟一些布置剑阵的杀敌技巧,我的实力应该能再提升一个阶段。”

    陈汐沉思许久,摇了摇头,摒弃脑海杂念,开始盘膝修炼。

    哗啦啦……八角宫瓶内的灵液倾泻而出。

    无尽的紫府虚无空间中。

    伴随着陈汐施展《冰鹤诀》,一股股晶莹如玄冰般的液态真元汩汩流入紫府湖泊中,而在湖泊之上,原本暗淡的真元星辰也逐渐地变得明亮起来,晶莹剔透,散发着幽幽寒芒,一呼一吸跟湖泊遥遥相应。

    进阶紫府境界之后,每提升一个阶段,便会在紫府内凝聚出一颗真元星辰,这些真元星辰与真元湖泊遥相呼应,越是明亮,也就喻示着真元愈发纯净凝练。凝聚出九颗之后,便会在紫府湖泊之上形成一个九星连珠的奇特景象,犹如搭建在湖泊上的拱桥一样,到那时就可以为冲击黄庭境界做准备了。

    并且,紫府境界的强弱,其实跟自身修炼的炼气功法也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

    顶尖的炼气功法则不一样,能够极大地扩展紫府之湖,紫府之湖越大,越深,真元就越加身后,所施展出的威力也就越恐怖。

    粗浅的炼气功法所炼化的真元并不纯净凝练,而且对扩大紫府之湖也是收效甚微。施展出的威力自是属于泛泛水准,尤为重要的是,这样修炼出来的真元在进阶更高的境界时,便会变得困难重重,极难破境。

    不过,修炼顶尖炼气功法却是极为耗费灵液,毕竟紫府之湖越大越深,真元星辰越明亮越凝练,所要炼化的真元就越多。

    陈汐修炼的《冰鹤诀》乃是季禺帮他挑拣的炼气功法,虽然只有紫府九重境界的法诀,但却是顶尖级别的功法,无论是真元质量和数量,都要超过一般的紫府修士。

    一天之后。

    陈汐从修炼中醒来,八角宫瓶内仅存的两千近灵液被他炼化一空,如今紫府空间内的那颗真元星辰已是明亮璀璨之极,仿似冰雕玉砌一样,散发着冰晶似的耀眼光泽。

    “灵液,灵液……修炼一道的确是离不开一个“财”字啊,那些大家族大门派的子弟,拥有着无尽资源可供修炼,修为自然是一路直上,远远把那些没身份没地位的普通散修甩在后边。看来我若想快速提升实力,也就必须得多搜集一些灵液了……”

    一天的时间就耗费两千斤灵液,而修为才只增长一丝,这让陈汐不由感慨之极,修炼一途,财、侣、法、地,寥寥四字,却是自古至今颠扑不破的至理。

    “木奎。”陈汐走出洞府。

    “前辈何事?”正在一株青松下打坐的木奎连忙爬起来,恭敬问道。

    “我要去一趟啸月岭,三天内我没回来,你就立刻离开,千万莫要停留。”陈汐沉吟说道。

    木奎心中一颤,愕然道:“前辈要去斩杀鲲鹏王?”

    陈汐摇头道:“救几个人罢了。”说罢,一个纵身来到了云巅中。

    “前辈稍等,这是黑猿王死后留下的宝贝,请您收下。”木奎似是想起什么,摸出一个储物袋,连忙叫道。

    “留给你了,若此行成功,我也要离开南蛮深山,那些宝物你留着防身用吧。”

    声音杳杳渺茫,陈汐的身影已是消失在天空尽头。

    “怎么会这样?就这么离开了吗?”

    木奎魂不守舍,喃喃自语道,他极为舍不得陈汐,在这些日子的接触中,他早已对陈汐心悦诚服,把陈汐当做了要一生服侍的主人看待。

    “不行,不能就这样算了,我要好好修炼,待进阶紫府境界,我就去寻找陈汐前辈,一定要他收下我!”

    木奎望着陈汐消失的地方,狠狠攥紧拳头,眼眸中尽是坚定不移之色。

    傍晚。

    啸月岭,那犹如远古凶兽盘踞一样的巍峨山脉,在夕阳余晖下涂抹上浓郁的血色,愈发显得苍凉、血腥、雄浑。

    嗖!

    在距离啸月岭十里之外,陈汐飞落地面,抬眼朝啸月岭望去,只见滚滚妖气犹如笔直的狼烟一样直插云霄,遮天蔽日,透着无尽的阴森肃杀之色。

    而在啸月岭中央,有着三道粗壮之极的妖气最为惹眼,凝而不散,矗立不动,附近飘渺如烟的妖气与之相比,就像米粒之珠和皓月星辉的差距。

    三个妖王?这下麻烦了!

    黑猿王和雷鹰王已经被自己杀死,玄睛老鼋王行踪不定,飘忽难寻,青丘狐王跟鲲鹏王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想必不会参与其中,那么只剩下月亮湖墨蛟王和落霞森林青蟒王了。

    墨蛟王和青蟒王实力仅次于雷鹰王,但是在黑猿王之上,这两者再加上鲲鹏王的话,自己的胜算已是寥寥无几。

    怎么办?

    陈汐思索片刻,最终还是决定悄悄地潜了过去,伺机行动。

    他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杜清溪三人落难,否则他心中的那一丝愧疚无法弥补,必然会化作心魔,侵蚀道心,干扰修行。

    “你真要去救他们?”季禺飘然现身,认真问道。

    陈汐一怔,似是没想到季禺会在这时候出现,不过他还是极为坚决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季禺继续问道:“你可知道,他们曾在你落难之际袖手旁观,充其量你们的关系也只是普通朋友罢了。”

    “我在剑仙洞府时,为了杀柴乐天引起的那张混战,令他们也陷入其中,此事令我感到有些愧疚,我想弥补一下。”陈汐缓缓答道。

    “万一你死了呢?”季禺继续问道。

    陈汐似是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愣了愣,沉吟道:“我觉得无论是天道,还是人道,无不直指人心,心若不宁,我以后恐怕会留下心魔祸根。所以哪怕死了,我也会这么做的。前辈您不是说过,修行一途上体天道,恪守本心吗?”

    季禺闻言,饱经沧桑的眼眸里涌出一抹极易察觉的欣赏。

    要知道,临危不乱,杀身大祸在前,还能够直面本心勇猛直前,这等心境修为,可是极为难得。季禺在这百万年间见了太多惊采绝艳之辈,神魔炼体流涅盘强者、绝世剑仙……哪个不是天赋与根骨俱佳?但若论心境之磐固坚韧,也只有寥寥几个能比得上陈汐。

    毕竟道心不固,道心不坚,任凭你天赋再高,也是无法走至大道终点!

    “有此心境,大道可成。”季禺留下寥寥八个字,便即消失不见。

    大道可成?能够从这龙潭虎穴中走出来再说吧……陈汐暗自嘀咕了一声,当即身子掠动,犹如一缕轻烟般朝十里外的啸月岭悄然靠近。

    片刻后。

    凭借妙用无比的神风化羽遁法,陈汐有惊无险地避开在山脚下巡逻的大妖小妖,沿着一条僻静小路,朝啸月岭上方快速奔去,当来到半山腰之际顿时周围景色大变,犹如从白昼突然走进黑夜,周围妖雾弥漫,只能隐约辨别出一些地形。

    呜呜呜……一阵阵尖利的风声响起,鬼哭狼嚎似的,声音中竟是带着一丝扰人心智的奇异力量。

    阵法!

    陈汐神魂念力早已达到极高水准,自是不惧那声音的干扰,环顾四周,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心中不由一沉。

    南蛮深山一个毫不起眼的山洞中。

    一个皱纹满布,青衣银发的耄耋老者盘膝而坐,在他的身前,还放着一枚残破的铜钱,晦涩、神秘、幽冷的气息从铜钱上一丝丝逸散。

    “拖于九渊方为龙……竟然是潜龙于渊之象!”

    兹兹……兹兹……盯着地上残破铜钱,老者皱纹密布的枯瘦脸颊上涌出一抹无法言喻的光彩,在头顶上,更是隐隐约约显现出了许多神秘景象,犹如丝丝缕缕的雷芒电弧,凝结成仙鹤、龙蛇、奔马等等有灵性的东西,神光流转,神秘幽邃。

    “老鼋,我刚得到消息,黑猿和雷鹰被杀了!”突然一道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传进了山洞内,然后一个长发披肩,容颜俊美,眼眸似桃花的男子倏然出现。

    “怪不得……怪不得啊!”老者一怔,眼眸依旧紧紧盯着地上的残破铜钱,神色中露出一抹恍然。

    “你已经知道了?”男子诧异问道。

    “青丘,天大的机缘已经来了,若你信得过我,速速跟我前往一个地方。”老者霍然起身,手执漆黑拐杖,朝外疾步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