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风云变

    “去哪里?”被称作青丘的中年人眼睛微微一眯,这些年来,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头老鼋如此激动,心中不由地泛起了一阵惊诧。

    “抱月山。”老者的声音飘飘渺渺传来,人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抱月山?

    难道是去找那个人类少年?

    在思索的时候,青丘身影一闪,如光似电,刷的一下就已是消失不见了。

    抱月山。

    跟以往的冷清有些不同,今日的抱月山一片热闹,附近千里的大妖小妖齐齐聚集一起,携带着美酒、灵果、奇珍、佳肴,在山腰青松林中席地而坐,彼此交谈,言笑晏晏。

    “听说陈汐前辈在一日内斩杀了崆水洞黑猿王和紫铜山雷鹰王,这等实力真是令人惊叹啊。”

    “的确是,陈汐前辈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紫府修士,才进阶紫府境界不到半年,实力就能达到如此地步,简直就是逆天般的天才!”

    “哈哈,我当日可是亲眼目睹了陈汐前辈和黑猿王的战斗,那玄奥莫测的剑法,无与伦比的速度……啧啧,没法形容,没法形容啊。”

    木奎听着周围一众大妖小妖对陈汐前辈的讨论,听着他们言辞间毫不掩饰的赞叹奉承,心中却是平静之极。

    他知道这些家伙来做什么的,黑猿王一死,附近万里的地盘就失去了主人,这些家伙显然已把陈汐前辈当做了这片领土的“王”,所以才纷纷上山来示好了。

    想到这,木奎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作恶的念头,脱口说道:“今日你们是见不到陈汐前辈了,他已前往啸月岭,似乎要与鲲鹏王一较长短。”

    “啊!”

    “鲲鹏王?”

    “老天!不要命了吗?”

    喧哗声、欢笑声、阿谀奉承声……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而后被一道道惊呼代替,声音中透着惊愕,不敢置信。

    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鲲鹏大王可是七大妖王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唔,木奎兄弟,老哥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呃,我这才想起来,今日我家孩儿要冲关先天境界,我得回去帮他护法。”

    编织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大妖小妖们一个个神色阴郁地匆匆告辞。

    木奎没有挽留,端着酒杯慢条斯理地喝酒,神色平静,对这些闻风而动,望风而逃的墙头草,他已经**愤怒的心思。

    便在这时——刷!刷!

    两道流光倏然出现在抱月山半空中,一个青衣银发的耄耋老者,一个长发披肩眼瞳如桃花的俊美中年。

    “玄睛老鼋王!”

    “冷星山青丘狐王!”

    那些已走至山下的大妖小妖,抬头一望,不由戛然止步,脸上已是一片骇然之色,这两位妖王,一个行踪飘渺,实力神秘深不可测,一个盘踞冷星山,深居浅出,实力据说也跟鲲鹏王不相上下,他们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何事?

    难道是为了缉拿那个人类少年陈汐?

    “你就是那个小狼妖?我且问你,那个人类少年可在山上?”青衣银发的老鼋王目光一扫,已把目光落在木奎身上,因为整个半山腰,也只剩下他一个。

    果然如此,这下那个人类少年死定了!

    山脚下,一众大妖小妖暗自庆幸不已。

    木奎自也认得两位神通广大的妖王,闻言,不由一阵心惊胆颤,难道他们是来为黑猿王和雷鹰王报仇的?

    “无须担忧,我来并非寻隙生事,而是为了拜访一下这位人类道友,有事相求于他。”老鼋王一眼就看穿木奎心思,当即温声说道。

    相求?

    闻言,不禁木奎一愣,山脚下的那些大妖小妖,甚至老鼋王身边的青丘狐王,也都感到一丝愕然。

    “怎么,你还不相信我的话吗?”老鼋王摇头叹息了一声。

    “我家主人他……他去啸月岭了。”木奎结结巴巴答道,老鼋王的口碑极好,起码在南蛮深山中就没听谁说过他反复无常,木奎自是信得过。

    “啸月岭?”老鼋王一怔。

    “对,我家主人的朋友被鲲鹏王抓了,主人他已前去营救。”木奎咬牙说道。

    “嗯?我听说鲲鹏他们前些日子曾抓了不少人类修士,如今鲲鹏和墨蛟、青蟒三人正在啸月岭闭关,似是欲要炼制一炉血灵造化丹,莫非其中就有那个人类少年?”青丘狐王眉头一皱,缓缓说道。

    “真是自找死路!”老鼋王闻言,眸中涌出一抹不可抑制的怒火,“青丘,要不要一起去一趟啸月岭?”

    青丘狐王摸了摸鼻子,叹息道:“老不死你都开口了,我能不去吗?嗯,也是时候跟鲲鹏分出个高下了。”说着,他那桃花眼眸中滑过一抹睥睨自信之色。

    嗖!嗖!

    遁光破空,玄睛老鼋王和青丘狐王已是消失不见。

    “太好了!才过去半天的时间,希望陈汐前辈能坚持住,有着两位妖王相助,必然可以安然无忧的!”木奎愣愣看着远处天空,许久后猛地惊喜大叫出声。

    怎么会这样?

    山脚下,大妖小妖们一个个呆若木鸡,心中后悔不跌。

    “竟然能是一座大型迷阵……”

    啸月岭,半山腰,陈汐看着周围滚滚涌荡的灰色浓雾,神色机警,不敢轻举妄动,脑海中却是在疯狂地思索着破阵之法。

    山腹内。

    一个约有千丈范围的密封石室内,在石室中央位置,有着一个通体血红的大鼎,大鼎下正燃烧着绿森森的火焰,而在大鼎上方,正有九个血色光团在剧烈涌动,一股股浑厚的药力弥散开来。

    此刻,正有三个样貌各异的男子盘膝坐在蒲团上。

    “这九百九十六种珍贵的灵草灵木,马上就要被血炼之法彻底炼化,九个人类修士却仍旧缺少一个,若三日之内抓不到,这一炉丹药就彻底废掉了。”一个穿着宽大黑袍,面容阴冷,眼睛泛着幽幽血光的男子皱眉说道。

    “鲲鹏大哥所说不错,这的确是一件麻烦事,也不知黑猿和雷鹰那两个家伙在做什么,都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还没有抓到人吗?”一个光头阔口、额头有着一个独角的壮汉沉声道,声音嗡嗡,透着一股不满。

    “嗯?”

    在独角壮汉旁边,一个面白无须、眸光妖异的无眉男子似是察觉什么,伸手一抓,手中已多出一枚传讯玉简。

    “大王,不好了,黑猿王和雷鹰王被一个叫陈汐的人类少年诛杀了……”看罢传讯玉简上的内容,无眉男子面色一变,失声叫道:“鲲鹏大哥,墨蛟大哥,黑猿和雷鹰王竟然被人给杀了!”

    “什么?”

    黑袍男子也就是鲲鹏王,一把抢过玉简,略一查看,神色愈发阴冷,声音尖细道:“这两个蠢物!罢了,既然如此,咱们就先炼制这一炉丹药吧。”

    “不错,少了他们两个,这一炉血灵造化丹只需炼制出八颗已经足够了。”光头独角的墨蛟王沉吟道。

    “嗯,如此也好,待咱们炼制出丹药,再去帮黑猿和雷鹰报仇。”miàn pí白净没有眉毛的青蟒王笑嘻嘻点头答应。

    “先把这些材料彻底炼化吧,待会再去收割那八名修士的血液灵魄。”鲲鹏王吩咐了一声。

    当即,三个妖王分作血色大鼎四周,掐动手指,一道道晦涩、隐秘的法诀打了上去。

    便在这时——“大王,一个人类少年闯入了千幻迷踪阵中!”密封的石屋外,一道恭敬之极的声音传了进来。

    “莫非是斩杀黑猿和雷鹰的那个叫陈汐的小家伙?”青蟒王怔然开口。

    “该死,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炼化材料的关键时刻出现。”鲲鹏王碧油油的瞳孔里涌出一抹无奈。

    “青蟒你帮大哥护法,我去会一会那人类少年。”墨蛟王站起魁梧异常的身子,脚步如雷,轰隆隆朝密室外走去。

    “墨蛟你要小心,那小子能够杀死黑猿和雷鹰,可绝对不是个善茬。”鲲鹏嘱咐道。

    “哈哈哈……大哥就放心吧,我墨蛟可不是那两个蠢物,竟敢闯进大哥的地盘,真是太不礼貌了。”墨蛟王哈哈一声大笑,浑身上下粗壮的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人已是踏步走出了密室。

    迷雾重重,仿似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陈汐的神魂念力仅能覆盖十丈范围,超过十丈便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回来了,这令他愈加小心。

    阵法,简单点说就是由一个个镌刻着繁密符纹的符,以遥相呼应的方式组成“阵”,这种阵与天地融为一体,而具备了“法”的威力。

    换句话说,有符才有阵,那充满玄妙奥义的繁密符纹,才是一座阵法的核心。

    陈汐制符多年,于符箓一道上浸淫极深,悟性也极其之高,但寻常所制作的符箓无不都是一些基础符箓,面对眼前这座千幻迷踪阵,也是束手无策。

    不过,虽然眼前的阵法他无法轻易破除,可是还是能够辨别出,用来镇压这座阵法阵基的法宝,应该皆是入阶法宝。

    而入阶法宝,只有紫府修士才能炼化操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