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牢屋之战

    “你敢动我一根指头,我现在就施展秘术自杀掉!”杜清溪侧头避开,清眸中尽是愤怒仇恨的火焰。

    秘术?自杀?

    青蟒王怔了怔,笑叹道:“你们这些人类还真是古怪,好像皆修炼了自杀所用的秘术,难道早就准备着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吗?”

    话虽如此说,青蟒王却是不敢擅自妄动了,毕竟炼制血灵造化丹,需要生机活泼的血液和魂魄,若杜清溪自杀死了,他也是会极为肉疼的。

    “何苦挣扎呢?若你从了我,我保证好好满足你,让你飘飘欲仙,让你欲罢不能,然后彻底爱上本王。”

    青蟒王目光肆无忌惮地在杜清溪全身上下逡巡,目光淫邪,话中尽是肮脏龌龊之事,令杜清溪气得俏脸刷白,紧紧咬着嘴唇,浑身颤抖不已。

    “卑鄙!青蟒王,有什么你冲我来,欺负一个女人丢人不丢人?”一旁的端木泽愤怒咆哮道。

    “在本王说话的时候,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青蟒王一声冷哼,纵声来到端木泽身前,探手一巴掌已重重抽在他脸上,那张英俊的脸蛋上瞬间出现五个红肿指印。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端木泽状若疯狂,拼命挣扎着想要撑开铁柱的束缚,却是徒劳无力,耳光是最能羞辱人的方式,一个响亮清脆的耳光,配合着不屑与高傲的态度,就会像一把剜在心口的尖刀一样,激起人内心最为愤怒和疯狂的情绪。

    端木泽自幼生于端木氏,天之骄子般的人物,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何曾受过如此欺辱,shā rén不过头点地,这耳光……实在太伤人了!

    “愤怒吗?绝望吗?”

    青蟒王像一个残忍的恶魔,笑吟吟说道:“是不是想杀了我?可惜,你永远办不到了。虽说有个叫陈汐的少年前来救你们,但他如今已被困在千幻迷踪阵中,唔,算起来的话他此时恐怕已死在了墨蛟的手中。”

    “陈汐!”端木泽身体一颤,随即猛地嘶声竭力大吼道:“陈汐,赶紧逃!这里有三头妖王,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在端木泽旁边,杜清溪也是身体一僵,喃喃道:“陈汐?他,他怎么来了?找不是送死吗?真傻啊……”

    话虽如此说,她心头却是涌上一抹浓浓的暖流和感动,被抓进这山腹牢狱中这么多天过去,她早已绝望,只希望死的时候可以痛快一些,而不会遭受羞辱与折磨,然而此刻听到陈汐正在来救自己的途中,她如何能不激动?

    “该死!他这不是找死吗?滚!赶紧滚,老子才不让你救,滚啊……”宋霖抬起头咬牙切齿地咆哮着,眼眶却已是湿润起来。

    他们被抓在这,虽没有遭受肉身的伤害,但却时时刻刻遭受到各种大妖小妖的羞辱与唾骂,这一切都让他们觉得,这里简直就是令人生不如死的地狱!魔窟!

    “哈哈哈……看来你们还没听清楚啊,那陈汐差不多已经死了,再费力气去呼喊又有什么用?”

    青蟒王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大笑,笑声中透着说不出的得意与自信,“放弃吧,你们永远等不到他了,永远!”

    “可惜,让你失望了。”

    突然,一道冰冷漠然的声音倏然响起,几乎在声音刚出现的那一刹那,一抹清冽的剑光,仿似电芒,撕裂,朝青蟒王的喉咙抹去。

    剑芒如梭,寒光乍现,玄冰似的剑意纯粹凝练,仿似什么都可以击碎,洞穿,甫一出现,那凌厉刺眼的剑光已是照亮整个牢屋,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找死!”

    青蟒王的反应也是极快,心中一动,手中已多出一把青光缭绕的大锤,朝迎面而来的剑光狠狠砸去。

    这柄大锤名为青琉,乃是一件黄阶中品法宝,由天青纹钢炼制,又被青蟒王放在体内孕养千年,灵性十足,一锤挥出,狂猛的青罡之气爆绽而出,劲风呼啸,声势骇人之极。

    然而那剑光似有灵性一样,方向一变,沿着青琉大锤侧面,再次奔袭而至,逼得青蟒王狼狈后退不已,失去先机。

    刷!刷!刷!

    又是数到剑影生起,疾风掠影一般的剑光夹着风雷之声,其上有隐隐逸散出玄冰似的寒芒。

    《大衍五行剑》的疾风之快、庚金剑竹的奔雷之猛、《冰鹤诀》的玄冰之寒,三种力量糅合一起,剑意滔滔,宛如晴空贯虹,气象森然之极。

    能够施展出此等剑法的,自然是陈汐无疑。

    在青蟒王进入牢屋的时候,他便已悄然潜入,然后施展敛息无踪决藏匿旁边,把牢屋内的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尤其当听到杜清溪三人得知自己到来而声嘶力竭地呼喊时,他心中没来由一松,仿似卸掉了一个包袱一样,道心通明,念头豁达,同时愈发坚定了救人的决心。

    不过,由于牢屋房间内狭窄逼仄,在里边战斗很容易就伤到杜清溪等人,所以在决定出手那一刻,陈汐便已施展出全力,步步抢攻,务求在短时间内斩杀青蟒王。

    铛!铛!铛!

    剑光如电,剑尖凝聚的恐怖力量逼得青蟒王连连后退闪避,狼狈之极,手中的青琉大锤也是灵光剧颤,表面留下一道道触目心惊的剑痕。

    陈汐得势不饶人,《大衍五行剑》被他施展至极致,已是忘了剑招,点、刺、削、斩、拨、划,每一剑击出无不蕴含着一丝风之道意,奇快如电,原本逼仄狭窄的牢房内,尽是那如电似风的万千剑意,凌厉无匹的剑势仿似要把虚空都要绞碎。

    “陈汐!”

    “他竟然杀了进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此刻,牢狱中的八人也都是认出了陈汐,原本萎靡颓然的神情,骤然变得激动起来,眼眸中更是带着一丝炽热的希望。

    “道之意境界!玄冰属性的真元!紫府境修为!”

    连续三声惊呼蓦地响起,若陈汐回头的话,一定可以发现,惊呼的是苍滨,那个一直伴随在苏娇身旁的苍氏家族年轻一代领军人物!

    惊呼出声,苍滨似乎察觉不妥,猛地闭嘴不言,神色变幻不定。

    他跟陈汐的关系绝对谈不上好,若非因为苏娇,他甚至就不会记得陈汐是谁,哪怕直到刚才,他也只是把陈汐当做一个可笑可怜的蝼蚁看待,听青蟒王说陈汐闯入啸月岭欲要来救助自己等人时,他只感觉很荒谬,一个只会制符,只会厨艺的破落家族子弟,能在大妖小妖的攻击下活下来吗?能抵挡得住三位妖王的攻击吗?

    然而此刻,看着陈汐只凭一把剑便把青帮王逼得连连后退,毫无还手余地,苍滨这才猛地意识到,自己一直当做蝼蚁看待的家伙,如今已远远的把自己抛在身后……这种强烈的对比落差,甚至令他不愿相信这是事实,甚至恨不得陈汐现在就败在青蟒王手中!

    这便是苍滨的心态,永远也不愿看到比自己弱小无数倍的蝼蚁,突然之间成了自己只能仰望的庞然大物。

    嫉妒?扭曲?不甘?太复杂了!

    没有人注意到苍滨神色的不正常,但却都被他刚才连续的三声惊呼吸引了注意力,仔细望去,也同样发现,陈汐的实力竟是有了天翻地覆般的惊人变化,那道之意境界的武道修为更是令他们感到震惊之极。

    因为,他们虽都是龙渊城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但却无一人的武道修为达到如斯地步!

    “这家伙难道有着什么大机遇吗?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端木泽喃喃自语,又是震惊,又是欣喜。

    “或许,在进入南蛮冥域时,他就一直在隐藏着实力。”宋霖若有所思道。

    “不管如何,陈汐奋不顾身地来救助咱们,已经是把咱们当做朋友看待,然而咱们却……”

    杜清溪说了一句,神色旋即变得暗淡,“咱们却一直从不曾考虑过他的感受,上次在南蛮冥域中,陈汐被柴乐天偷袭,坠入深渊之中,咱们顾忌于柴乐天的背景,袖手旁观,无动于衷,恐怕已经伤透了他的心吧?”

    杜清溪的一席话,令端木泽和宋霖都是神色一怔,惭愧地低下头颅。

    哧啦!

    一声如撕破布的声音响起,一道狭长的伤痕从青蟒王左肩划下,撕裂衣服,撕裂皮肉,鲜血横流。

    砰!

    又是一个巨响,仿似金戈碎裂的声音,青蟒王手中的青琉大锤轰然碎裂,化作碎屑飞洒一地。

    “我……我竟然受伤了?”青蟒王身子紧贴牢屋墙壁,神色恍惚,似乎被这连续的变化打懵了脑袋。

    陈汐怎可能放过如此绝佳的机会,手中庚金剑竹发出一声尖锐的啸音,径直朝青蟒王喉咙急刺而去!

    便在这时——轰隆一声,墙壁轰然倒塌,一个枯瘦黑袍人倏然出现,随手抓起青蟒王,瞬间暴退出十几张外,速度之快,竟是比陈汐的剑法还要快上一丝!

    黑袍男子面容枯瘦苍白,身材颀长,紫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眼眸碧油油仿似燃烧着火焰,好像有魔力似的,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