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潮汐道意

    “我如今的全力一击足以在瞬间绞杀黑猿王,怎会如此轻易地就被抵消掉?那黑色的滚滚河流又是什么级别个功法?”

    陈汐紧紧盯着鲲鹏王双掌之间呼啸奔腾的黑色大河,河流虽只有两尺长,但却给人以浩浩荡荡绵延无尽的感觉,不可思议之极。

    “死!”

    陈汐不信邪,再次挥剑而上,疾风掠影、细雨斜风、烈风如晦、狂风如潮、长风破浪、飓风碎空,《大衍风行剑》的六大剑招被他施展至极致,他自信这样的攻击,就是面对面斩杀雷鹰王也是绰绰有余。

    然而——还是无功而返!

    那黑色的大河犹如能够溶解万物的无底洞,任凭陈汐的剑意如何凌厉恐怖,只要被河水冲刷一下,所有的力量都自消散无踪。

    “不行,这么下去,哪怕鲲鹏王不主动攻击,我也会被这黑色大河彻底拖垮!”陈汐心念转动,不再朝前。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鲲鹏王好整以暇地笑了笑,旋即枯瘦的脸上涌出一抹睥睨之色,“你领悟的只是一丝风之道意,而我历经万年的参悟,领悟的则是潮汐道意,完整的潮汐道意!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潮汐道意?完整的?

    陈汐眼眸一凝,他知道其中利害。

    任何技艺,皆分作基础、知微、天人合一,达到此境地,已能够与天地冥合,一招一式无不能引动天地之力为己用。

    天人合一之上,就是道意境界。

    至此境界,便需感悟天地,领悟道之玄妙。只要资质不差,领悟力足够,皆可以从山川、河流、大地、花木、风、火、雷、电等所有自然之物中,领悟到属于自己的道意。像陈汐于风中领悟的风之道意,像鲲鹏王于潮汐中领悟的潮汐之道意,便都是道意的一种。

    然而道意也是不尽相同的,领悟到一丝道意,只能算作初窥门槛,登堂入室。若能够参透道意的所有玄妙,方才算作掌握一条完整的道意!

    陈汐的风之道意,只能算是初窥门径。

    鲲鹏王的潮汐道意,则已经是掌握一条完整的道意。

    两者虽都是道意境的武道修为,但却天差地别,判若云泥!

    “我在五千年前领悟潮汐道意,又历经五千年体悟琢磨,反复完善,方才完全掌握了属于自己的一条完整的潮汐道意,我手中这条阴冥河,便是我以潮汐道意炼化的水行精华,能够令我发挥出潮汐道意的所有威力,威力之强,不亚于地阶法宝,就是遇到黄庭境修士,我也有信心击杀于他,更何况是你?”

    鲲鹏王侃侃而谈,浑身霸气肆虐,“陈汐,莫要再挣扎,束手就擒吧!”

    “想让我束手就擒?先打败我再说!”

    陈汐冷哼一声,周身旋转飞舞的八柄玄冥飞剑蓦地发出一阵长吟,化作八道炫亮剑光,纵横交错着朝对面的鲲鹏王绞杀而去。

    “真是倔强的小家伙啊,那就先打败你再说吧!”幽幽的叹息声中,鲲鹏王双掌蓦地朝前虚抓,而后猛地一推,像要推翻一座大山。

    轰隆隆!

    黑色的河流突然化作滚滚浊浪,瞬间把方圆百里内的虚空都淹没,远远望去,犹如在苍穹之下悬挂了一条浩浩荡荡的漆黑大河,一眨眼,就从百丈外到了陈汐身前。

    “嗯?”

    陈汐面色微变,随着阴冥河的出现,鲲鹏王竟然如同凭空蒸发,消失不见了!陈汐心中一凛,召回八柄玄冥飞剑。

    呜呜呜……凛冽如刀的风声乍起,飓风汹涌,每一丝风都像锋利如剑,一时之间万千剑刃朝迎面而至的河流切割而去,蕴含着风之道意的飓风,威力极为可怖,奔涌而来的黑色浪涛,都直接被切割成细碎的水沫,而后化为雾气消失不见。

    然而,一浪刚平,远处又奔涌来一股恐怖黑色河流,浪涛重重,比之前更为声势浩大。

    “杀!”

    陈汐毫不犹豫,操控着飓风,八柄玄冥飞剑犹如八条呼啸狂舞的风龙,迎头而上。

    风之剑意,凌厉无双,变化万千,是撕碎枷锁,是挣开束缚,是自由!

    杀!

    碾碎身前的阻碍。

    杀!

    齑粉道途上的魑魅魍魉。

    杀!

    只为自由。

    阴冥河水滔滔滚滚,宛如潮汐,无穷无尽,一浪比一浪的威力强大,恐怖,而陈汐则凭借八柄玄冥飞剑,凭借风之剑意大肆屠戮,像崖岸坚硬的碣石,任凭潮浪滚滚,我自以万剑破之!

    嗤嗤嗤……飓风如剑,令潮水绞碎成万千水珠,却再也无法彻底抹除它们了。

    “靠八柄玄冥飞剑是不够了。”陈汐眸中冷静如冰雪,厉芒一闪,右手庚金剑竹卷起亿万雷芒闪烁,玄冰凝结的匹练剑光,疯狂地绞杀那些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黑色浪潮,气势节节暴涨!

    啸月岭十里外的一处小山丘上,青衣白发的玄睛老鼋王,头发披散眸若桃花的青丘狐王赫然立在上边。

    两人的目光,皆望着远处苍穹下的那条黑色河流,以及那个被河流浪潮包围在中心的少年。

    “可惜!”老鼋王叹了口气。

    “可惜什么?”青丘狐王一怔,疑惑道。

    “你不懂。”老鼋王感慨道:“且不说其他,你看这小家伙,他的神魂极为强大,操纵起八柄黄阶jí pǐn飞剑也是游刃有余,他的领悟力也极为惊人,武道修为已拥有道之意的境界,并且是最为难以领悟到的风之道意。但是他还没有明白,潮汐道意的可怕之处。”

    “那潮汐彼伏此起,威力一重比一重厉害,威力最大时能够轻易齑粉一座巍峨大山,只凭借他如今的实力,处境只会越来越危险。”

    “如果……再给他一段时间,凭借他的领悟力,完全可以掌握一条完整的风之道意,虽说修为比不得鲲鹏浑厚,但也能处于不败之地了,可惜,可惜啊。”

    老鼋王摇头叹息不已。

    “可惜什么,大不了在他快死的时候,咱们出手相助他一把。你不是找他有事吗?咱们救了他,他还不感恩图报?”青丘狐王却是神态轻松,轻笑不已。

    “你不懂。”老鼋王再次摇头,心中却暗道:“拖于九渊方为龙,若出手相助,还谈什么化龙般的蜕变?”

    杀!

    八柄玄冥飞剑纵横捭阖,陈汐手持庚金剑竹,步步上前,一道道黑色巨浪被他绞碎成沫,消失不见。

    “力量越来越强了,而自己也更加吃力了。”陈汐心中焦急不已,“而且自己的真元正在一点一滴地消耗下去,再如此下去,恐怕处境会变得极为糟糕。”

    哗啦啦!

    又一波黑色的潮浪汹涌而来,比之前的潮浪的气息更加强大,也更加凶厉,其中更隐隐带着金戈般的锋利气息。

    砰!砰!砰!

    陈汐以庚金剑竹绞碎一波潮浪之后,见无法令其消亡,当即左手握拳,一记记大崩拳破空而去。

    拳芒如同实质,蕴含着陈汐先天圆满境的肉身力量,和一丝若有若无的神秘巫力,呼啸着彻底把那些化作水珠的潮浪炸得粉碎,消散一空。

    杀!

    被四面八方的阴冥河潮浪包围,陈汐只能拼尽一切地杀着。

    “要输了。”青丘狐王悠悠说道:“连才只先天圆满境的炼体修为都用上了,无疑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要不要救他?”

    老鼋王摇头道:“还差一些,再等等,他还能坚持一些时间。”

    “还要等?”青丘狐王诧异道:“再等的话,即便能救下他,恐怕也得遭受极大的重创,变成一个废人一辈子就彻底完了。”

    “等等吧。”老鼋王兀自坚持到,望着陈汐的眼眸里,似是隐隐期待着什么。

    啪!

    又是盏茶的时间过去,在陈汐竭力而战的时候,一股黑色潮浪如同巨锤轰下,狠狠砸在他的身体上,径直抛飞出几十丈外,嘴中已是一出一丝殷红的鲜血。

    “杀!”

    陈汐披头散发,不理会唇角汩汩流淌的血水,身子甫一跌落,他便即窜身而起,手中庚金剑竹径直朝一道再次袭击而来的黑色潮浪绞杀而去。

    杀!杀!杀!

    身体已是疲乏之极,真元更是几乎要消耗一空,然而在陈汐的眼眸中,却燃烧着一团汹涌的火焰,那是不屈、桀骜、和执着!

    又是盏茶时间过去。

    陈汐的神色已是一片呆滞,好似陷入到魔怔中,目光木然,若非那八柄玄冥飞剑在飞舞,手中的庚金剑竹在刺出,他此刻的模样简直就像个丢了魂魄的木偶!

    无数画面,在陈汐脑海中滑过,浮光掠影,却又是如此清晰。

    年幼时贫苦的生活,母亲不见,父亲出走,婚约被撕毁,无休无止的羞辱和嘲讽,爷爷悲愤颓然的眼神……无数画面交融在一起,化作一只大手,紧紧扼住喉咙。

    他觉得喘不过气,强烈的窒息感充斥全身,就像被蛛网罩住的小虫子,挣扎也挣扎不得,只能等死。

    为什么?

    为什么?

    他声嘶力竭的呐喊,愤怒不甘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