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虚无风剑

    阴冥河水奔涌滔滔,犹如横亘贯穿天空的一条黑色怒龙,咆哮着,汹涌着,仿似要把一切都冲垮、粉碎、湮灭。

    而在众人眼中,陈汐就像黑色大河中的一根稻草,一叶浮萍,飘曳无定,随手都有被潮浪打翻覆灭的可能。

    处境岌岌可危!

    “大王果然厉害,这等手段,简直是搬山煮海之威力,那小子必死无疑。”

    “那是当然,大王雄踞啸月岭无数年来,你可见过哪个家伙能够伤到大王的一根毫毛?这小子刚一现身我就知道,他这次肯定也是难逃死劫!”

    方圆百里内,一众大妖小妖望着天空中的战斗惊叹不已,愈发确信,在鲲鹏王那潮汐道意下,那个人类少年已是再无翻盘的可能。

    议论喧哗声同样传入了山腹中。

    杜清溪等人的神色都变得焦急无比,若非为了救助自己,陈汐岂会落到如此地步?

    他,不该死的!

    “这家伙竟然要输了?真是太气人了,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来的好,给人希望,结果却又让人失望,难道所有男人都喜欢逞强乱搞吗?”慕容薇尖叫不已,秀美的脸颊上已是一片扭曲。

    “的确令人失望啊,我还以为他能力挽狂澜呢,谁知还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唉。”苍滨在一旁附和,叹息不已。

    “你说什么!你他妈的再说一遍!”端木泽愤怒咆哮,他实在想不到,这世上竟会有如此无耻之人。

    “别和他们费力气了,和这种寡廉鲜耻的家伙生气,有什么意义?”宋霖缓缓说道。

    杜清溪没有开口,但是在内心中,她却是对慕容薇和苍滨鄙夷到了极致,已懒得与他们计较。

    “咦!”

    “有变化!”

    在众多目光注视下,远处天空中,四面八方都被黑色潮浪包围的陈汐突然停下了手中动作,竟是不再抵抗了!

    “这小子在做什么?”青丘狐王眉头一皱,以他的眼力自是能够看到,陈汐非但放弃抵抗,还闭上了眼睛。

    旁边的玄睛老鼋王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死死锁定在陈汐身上,皱纹密布的枯瘦脸颊上,竟是隐隐有着一丝激动,似是期待,似是紧张。

    刷!

    黑色浪潮中,一袭黑袍的鲲鹏王蓦地出现,望着快要被自己的潮汐道意吞噬的陈汐,他碧油油的眼眸中没有即将胜利的欣喜,反而有着一丝疑惑。

    “不该这样啊,这小子战意纯粹坚定,性子更是坚韧不屈,怎会放弃了抵抗?”

    鲲鹏王心中疑窦丛生,暗自摇头不已:“难道自己之前走眼了?这小子其实一直都是在虚张声势?”

    砰!

    一个百丈高的巨大潮浪打来,陈汐犹如不起眼的蝼蚁一般,被打飞出几十丈外,披头散发,五官鲜血流溢。

    砰!砰!砰!

    还未等陈汐的身体落下,又是数重潮浪打来,打得他浑身肌肤伤痕累累,鲜血如同泉涌,染尽衣衫,远远望去,犹如一个血人一般,模样甚是凄惨。

    但是,他的目光依旧紧闭,神情竟是说不出的平静,看起来诡异之极。

    “不对,这家伙有些古怪。”

    青丘狐王惊讶出声,在他眼中,陈汐可谓是险象环生,濒临于死亡边缘,随时可能覆灭。现在看得分明之后,他才讶然发现,在陈汐的身体四周,仿佛有着一股无形的黏力,任凭四面八方的潮浪拍打,都会被股黏力化解去大半的力量,打在他身上的,还不到两成威力!

    古怪!

    青丘狐王那邪魅的桃花眼中涌出一丝浓浓的好奇。

    天资绝伦的年轻修士他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是像陈汐这样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而且,对方的修炼时间似乎极为短暂,年龄也是极为年轻,这样一个小家伙,却能在鲲鹏王的潮汐道意中坚持到现在,简直就是个怪胎。

    “你也发现了?”老鼋王目光灼灼,声音中透着一丝高深莫测的味道,蓦地伸手一指远处苍穹,大喝道:“快看!”

    模模糊糊中,陈汐梦到了一片星空。

    湛然的夜色里,亿万星辰悬挂于高空,璀璨夺目,溢散着清冽的银辉,它们沿着玄妙的轨迹在蹁跹,在飞舞,空旷的绿草地上清风拂过,纤细柔韧的草叶像海浪一样,在风中低吟飞扬。

    那时,他心神纯净,干净剔透。

    那时,他的眼眸中只有那亿万星辰,好像看到一只大手,以天地为符纸,以星辰为符笔,泼洒出神秘而又深邃的星辰轨迹。

    此刻,他又看到了那缀满苍穹的点点星辰,耳畔又仿似响起那古老浩瀚的叹息。

    过往的无数画面,过往的蹉跎、艰辛、苦闷、不甘、冷眼嘲笑……皆化作飞灰湮灭,在面对那亿万星辰,那些纷繁复杂的世俗怨恨,让他感觉悲愤不甘的往事,都仿佛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

    心神,彻底趋于安宁,像历经万年风雨而岿然无所动摇的磐石。

    目光,重新恢复平静,如不起涟漪的浩瀚湖泊。

    “我之一生,悲愤坎坷,如风,有急,有缓;如星,有明,有灭。世上的事,有顺,有逆,人生的情,有喜,有悲。无论怎样,都要走下去,无论如何,都要坦然面对,像风一样,追寻本心的自由!”

    “而我的自由,就是……”

    脑海中,再次闪现一幅幅画面,爷爷饱含期许的目光,母亲左丘雪的殷勤叮嘱,弟弟稚嫩脸颊上的敬慕,杜清溪三人真挚坚定的劝阻,“你们,才是我的自由啊!”

    这一刻,一股无法言喻的玄妙气息涌入全身,识海神魂更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提升,在狂飙!

    犹如破壳重生。

    轰!整个魂魄中一声巨响,就仿佛混沌初开,方圆千里的惊色清晰无比地倒映在心中,藏匿在山穴中的大妖小妖,滚滚奔涌的阴冥河,山腹中杜清溪三人焦灼不安的神情……甚至是地上一块石头的形状、一片叶子的纹理,一只蝼蚁的触角,都是纤毫毕露清晰可见。还有……那无处不在自由的风!

    陈汐睁开眼睛,目光清澈,没有一丝杂质。神色不悲不喜,犹如远古佛陀得证因果的枯寂,道心尘埃不染。

    便在这时——“陈汐,你太让我失望了,既然如此,就给我死吧!”

    伴随着鲲鹏王尖细如啸的暴喝,半空中的阴冥河蓦地滚荡起来,犹如一头睡醒的黑龙,摇动绵延如同山岭的庞大身躯,发出闷雷般的咆哮,朝渺小犹如蝼蚁般的陈汐吞噬而去。

    如龙吟,似龙形,天地都仿似在颤抖,虚空都像要被撕裂成碎片,灵气乱流如刀子似的轰然逸散,方圆百里之内的岩石、草木、河流无不被粉碎,那些距离较近的大妖小妖更是被扫飞出百丈之外,倒地吐血不止。

    一时之间天昏地暗,仿若陷入末日般的夜色中。

    鲲鹏王要下shā shǒu了!

    在场所有人脑海中,齐齐闪过同一个念头,陈汐恐怕就要在这一击中殒命,“风起!”

    就在此时,一声平静淡漠的声音响起,声音由低到高,穿过那滚滚的黑色潮浪时,已如同黄钟大吕一般,响彻在天地之间。

    寥寥两个字,却仿佛有着神奇的魔力,悠悠飘扬,听在耳朵中,像听到一缕轻柔的风在耳畔低声呢喃。

    嗯?

    还没死吗?

    在场诸多大妖小妖齐齐一怔。

    便在这时,他们才猛地看到,天空中那滔滔的阴冥河形成的黑龙,犹如被人施展了定身术,停留在半空中,没了惊涛骇浪,没了滚滚潮水声,没了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甚至连一丝动静都没有了!

    静止!

    仿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又好像被冷厉的风雪冻结,画面诡异之极。

    轰隆隆!

    犹如天地在咆哮,方圆万里之内,狂风肆虐,犹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滚滚朝此汇聚,那狂暴的声音,仿似欲要震碎耳膜一般,骇人之极。

    甚至有那实力稍差的妖类,径直被这声音震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是这样?

    而在远处,玄睛老鼋王蓦地无声地笑了,眼眸深处涌现出一抹恍然,嘴中激动的喃喃自语:“拖于九渊方为龙……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啊。”

    “剑落!”

    淡漠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众人就看到,浑身鲜血淋漓,披头散发的陈汐踩着静止的阴冥河,临空而起,手中庚金剑竹一斩而下。

    一副注定要永远烙印在每个妖类心中的画面出现了。

    伴随着陈汐的一剑斩下,天地之间的飓风倏然化作一柄足足有万丈长的虚无风剑,在一阵清吟般的嗡嗡声中,虚空被摩擦的强烈震荡,泛起一圈圈涟漪,扩散而去,仿似天地在为之共鸣。而那虚无风剑则在这共鸣之中,突然消失不见,好像瞬移一般。

    咔嚓嚓!

    蜿蜒犹如山岭起伏的阴冥河被一斩为二,随即像支离破碎的琉璃一样,化作亿万细碎的水沫,水沫还未曾落地,便即在那虚空的震荡中瞬间蒸发一空。

    轰!

    虚无风剑余势不减,斩落地面,留下一条近万丈长的巨大沟壑,深不见底,触目心惊。而在这其中的山岳、河流、岩石、采木……齐齐被绞碎成粉末。

    一剑之威,凌厉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