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奔跑在虚空中的狗狗

    第二章奔跑在虚空中的狗狗

    屠哲觉得自己肯定不是眼花,那肯定确定以及一定是一只狗狗。

    那只狗狗先是一个乳白色的移动的光点,刚开始屠哲还以为是一颗流星。但是这颗流星从远处微黑微蓝的虚空中逐渐显现,屠哲就看见了这奇异的一幕。屠哲随着看清了来的东西,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呃......没有眼睛,可是屠哲觉得就是看得见,而且看得清晰。

    灵魂也有眼睛?如果没有的话,那视觉是从那里来的?

    莫非是......神识?

    但是现在屠哲顾不上琢磨这些。他已经在虚空中流浪好久了,寂寞的快要发疯了,好不容易遇到个活的,哪怕他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女鬼,好吧,不过就是一只狗狗。

    然而那毕竟是一只狗狗啊。还是活的。活的尼玛你们知道吗?不做屠夫了,也不做shā rén犯了,现在做鬼了,还是一个不知道地狱在哪里,阎王在哪里的孤魂野鬼。尼玛你们知道啥叫个孤独吗?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独上层楼,却道天凉好个秋?

    那也叫个孤独?那不叫孤独,那叫装13.

    放你们到这无有边际,不知道上下左右,没有任何声音的虚空中呆上一会,尼玛你就知道,哪怕那声音只是一个屁,也是美妙如天音啊。

    屠哲激动的快要哭喊了,几乎使尽了所有的力气大吼:“来这里来这里我的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世音狗狗——”

    那是怎样的一只狗狗啊。

    牠从虚无中颠颠地跑来,整个黑蓝色的虚空为牠的幕布或者陪衬。四只小爪子在虚空中轻盈而优柔地律动着,不紧不慢,不疾不徐,灵动流畅,仿佛那虚空不是虚空,只是牠的舞台。牠在上面奔跑,媲美人间屠哲见过的所有各种族的模特。牠的四只小爪子踩在虚空,荡起一圈圈蓝色的波纹,如涟漪一样,牠就像行在水面上的神灵。

    屠哲读过《新旧约全书》,那《创世纪》里就有这样的描述:“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屠哲想,那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刹那间,屠哲的心中溢满了热切的急切的亲近、喜爱、喜欢等等情绪。他几乎是泪流满面地嚎叫着:“狗亲,来啊——”

    屠哲的魂是在飘荡,并不能自主。当他嚎叫时,那只狗狗停了下来,在屠哲十几丈外停下,屠哲终于看清了这只狗狗的形貌。

    这只狗狗居然穿着衣服?

    一只只有尺来长的狗狗居然穿着衣服。这狗狗难道还是有主的?

    屠哲觉得口里有点发干。

    这只狗狗身上裹着一件奇异的闪烁着银灰色宝光的衣服,银灰色的底子上,隐现着本色的类似花朵一样的符文,神秘而可爱。这奇异的衣服兜住了狗狗的屁股,一条苇花似盛开般的尾巴钻出来,曼妙地轻摇着。四条小爪子露出来,衣服只遮到四只小腿的根部。

    尼玛这叫热裤还是该叫热服?

    屠哲揉了下鼻子,虽然他不知道他的鼻子在哪。

    接下来,他被狗狗的脑袋和脖子吸引了。

    狗狗的脑袋和裸露的四肢上一样,生长着茂密细软而微曲的乳白色狗毛,光洁柔顺,荧光烁烁。在狗狗的脖子上,一圈和牠的热服一样质地的布条围了脖子一圈,在下颌处打了一个蝴蝶结,蝴蝶结下,一颗黑色的铃铛挂在上面,摇摇晃晃。黑得深邃的铃铛上,不时有黑雾隐现。

    狗狗有一张嫩得像早晨的露玫瑰一样的小巧的嘴巴,滋润娇俏,美艳不可方物......呃......

    不能说美艳。说美艳太liú máng。这狗狗不能用这个词形容。

    屠哲觉得自己不是liú máng,想到美艳这词,让他觉得自己亵渎了这只可爱的狗狗。他有点羞愧。

    那就美得不可方物吧,反正不能用艳字。那字忒俗忒对不起狗狗了。不能用。

    屠哲这么想着,就觉得好像有哈喇子要下来。不由地抬手抹了下唇角。尼玛杀猪的,你就是个liú máng,这么可爱的狗狗你也能流哈喇子。

    接下来他看到狗狗娇小湿润的瑶鼻......瑶鼻?这么想那只狗狗的鼻子合适吗?瑶鼻,那毕竟是形容měi nǚ的。

    不管了,měi nǚ美狗都是美。就瑶鼻了,老子就这么想了,麻痹的谁敢来咬我?

    于是他看向了狗狗那两只眼睛。

    看到狗狗的两只眼睛,屠哲就张大了嘴巴,身上有点冷,有点热,有点哆嗦,有点不由自主。

    眼睛,怎么可以有这样的眼睛?

    黑色的宝石?宝石有光泽,可宝石你看得到里面吗?不仅仅是透明,是清澈。海南三亚亚龙湾的水也很清澈。可是有狗狗的眼睛那么深邃吗?有狗狗的眼睛那么纯粹吗?尼玛谁见过纯粹的水?和狗狗的眼睛比,农夫山泉那水那就是洗脚水。

    透明、清澈、深邃、纯粹,没有一丝杂质,仿佛......没有仿佛。任何词汇都不能描述和形容其万一。

    谁见过能照耀灵魂的透明?谁见过能洞穿虚空的清澈?谁见过能穿越无数无量宇宙的深邃?谁见过能洗尽一切妄念俗念只想被牠吸引为牠献身为牠哭泣为牠怎么样都心甘情愿的纯粹?

    屠哲浑身颤栗,有无量感动,无尽升华的情感生发。他觉得为了这样的眼睛,万死其犹未悔也。

    “狗亲......”

    屠哲像被谁掐着脖子嘶声呢喃呼唤。

    狗狗望着屠哲,脚踩虚空的涟漪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上升,眼睛和他的眼睛齐平。嫩嫩的声音响起:

    “你叫我什么?”

    日,一只狗狗,还是一只会说话的狗狗。这狗日的世界有多么神奇?屠哲几乎兴奋得发抖。

    “呃......狗亲......”

    狗狗转了转眼珠,狡黠地笑着吐了下精致的小舌:

    “你的意思是觉得我可爱?还是真的想亲我?”

    尼玛这就不是一只狗,简直就是一只妖狗。

    “你很可爱......呃,也想亲亲你呵呵”

    狗狗抬起头,乜斜着眼睛,很人性化地眨了眨:“你真的想亲我?”

    屠哲掐了把鼻子。人的表情就丰富吗?麻痹的就没见过比这狗狗表情更丰富的人。

    于是屠哲很狗性化地道:“得狗一亲,夫复何求?”

    狗狗惊讶地张大了眼睛,说:“呀,你这话咋听着别扭捏?”

    捏?

    屠哲有点发懵。这......还是只网络狗狗?

    “狗狗你这是......还聊过qq?”

    狗狗一吐舌尖,觉得有点心虚,晃着小脑袋闪烁着晶晶眸子,环顾左右道:“还有本狗狗不会的语言吗?哼哼......”

    屠哲疑惑地看着狗狗:“意思是......yīng yǔ?德语?西班牙语?广东鸟语什么的?......都会?”

    狗狗有点不耐烦,也有点想要遮掩什么的样子:“说话别拐弯,说想亲我的事。你......真的想亲亲我?”一副烟视媚行的样子,小巧的鼻子都快顶到了屠哲虚幻的脸上。

    啧......谁不想谁是王八。心里这么想着,就突然见狗狗人立而起,一只小爪子叉在腰间,一只小爪子点指着屠哲的鼻尖,尖利地叫道:“就知道你是个liú máng鬼,想的够美的哈?老娘就让你亲亲我的小脚丫,呀——”

    狗狗一只后腿飞起,屠哲虚幻的魂影惨叫着在虚空中飞出去没有千里也有百里。

    屠哲的魂影翻滚着刚刚定神,就见眼前一花,狗狗笑眯眯地颠着一只前爪望着他道:

    “liú máng鬼,感觉怎么样?”

    屠哲觉得这一脚挨上,脑仁子都快破了。他苦笑着吐了口闷气。

    “你这......有点小太狗哈......”

    狗狗白了他一眼:“哼,人家才不是小太狗捏,人家很淑狗”

    哈哈哈——

    屠哲被狗狗逗得眼泪都快下来了,指着狗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出话来。

    狗狗羞恼了,跺着小爪子叫道:“liú máng鬼,不许笑!再笑把你拘到斫伽罗山去......唔......”

    狗狗一把捂住自己的小嘴,烁烁的眼睛有点自觉失言的样子。

    “嗯?斫伽罗山?什么斫伽罗山?斫伽罗山是什么地方?”

    狗狗哼哼着看向四周上下,就是不接触屠哲疑惑的目光。

    “我说斫伽罗山了吗?斫伽罗山是哪里?我说什么了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屠哲揉了揉鼻子,上下打量着狗狗:“我说狗亲啊,嘶......”

    狗狗没等他说完,扑上来就伸出小爪子挠着屠哲的脸:“liú máng鬼你再叫我狗亲——”

    屠哲躲闪着。这狗狗是什么狗狗啊,我这不是虚幻的灵魂状态吗?尼玛挠得还真疼!

    他忽然愣住了。爪子挠得灵魂疼?这是个什么概念?

    嘶——

    屠哲觉得狗狗不但可爱,而且神秘。他看着撅着嘴巴的狗狗:

    “狗亲......呃不是,那个狗狗,你确定没有说过斫伽罗山?”

    狗狗哼哼着看上看下:“我说过吗?我说什么了我?你耳朵有毛病吧?liú máng鬼哼哼......”一副无辜加无赖的样子。

    屠哲奸笑着低声道:“我耳朵没毛病,你心里有秘密呵呵”

    狗狗一抬脚,屠哲再次惨叫着飞出千百里,狗狗的尖叫如影随形:“本狗狗没有秘密,但是有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