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战神的一缕分魂

    第四章战神的一缕分魂

    屠哲灵魂外玉露凝成的实质外壳被突如其来的一片血光的轰鸣炸得蛛纹遍体,差点伤着了灵魂。

    狗狗夜玛从踉跄着的屠哲怀中蹦下来,冲着快要消失的血光处叉腰大叫,让伤人者滚出来。

    血光渐隐,那片虚空突然有一处咔嚓一声裂开,从里面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屠哲惊得刚叫了声麻痹的这是什么东东的手,嘴巴就再也合不拢了。

    因为他又看见一只同样巨大如屋的手掌戳破了虚空,咔嚓一声伸出来,两只巨手往外一划拉,虚空就像破布一样洞开了一个约莫有篮球场大小的漆黑的空洞,呼啦一下,两只大手后面又霍然探出六只大手,八只巨柱一般的大腿和一条庞然的躯干。八只大脚从虚空中踏出,踩得虚空轰轰震颤,仿佛随时都会分解。

    屠哲看向那八只大脚,嘶嘶吸了几口冷气。

    那是脚吗?那分明是八只牛蹄。这麻痹的是什么怪物?

    屠哲仰起脑袋,就看见这怪物长着一颗两层楼大小的头颅,头顶两只粗如巨椽,弯如玄月,锋如神兵的牛角,晃动间虚空微裂,电光闪烁。两只灯笼大的牛眼,顾盼生威,里面冷焰灼灼。一只牛鼻中伸缩喷吐着两道蓝色的火焰,烧得虚空噼里啪啦乱响。一张巨口大如门户,一股鲜血从唇角垂落。两只巨大的尖耳后面直至颈背处,张开两只百丈长的巨翼,忽扇处,虚空崩裂。

    巨人裂空而出,磅礴之气直冲九霄,那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躯干四肢,仿佛只要他愿意,就会毁灭崩坏一切。

    巨人的躯体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焰,似乎受伤不轻,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量。

    不过就算是如此,那巨人破空而出的气势依旧扑面而来,压得屠哲灵魂剧痛,如受碾磨。

    屠哲一把将狗狗夜玛捞起来,扔到自己背上。

    狗狗蹭蹭爬上屠哲肩膀,两只后爪人立,依旧叉腰叫嚣。那嫩嫩的尖叫没有多少威慑力,倒显得娇蛮可爱。

    狗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夜玛还没有对面巨人手指甲盖大,但是一样不含糊。什么叫虽千万人哪怕是巨人也照样吾往矣?!

    狗狗胆气如虹,冲着巨人奶声叫嚣:“伤我liú máng哥,你死定了,死定了知道不?这里没人救得了你,祈祷吧大个子——”

    哈哈哈哈哈——

    巨人大笑,虚空鼓荡,如要破碎,震得屠哲如皮球般上下弹跳,身不由己。

    巨人止住了笑声,感慨地叹息一声,低沉道:“多少年了,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叫嚣。小狗狗你很好,本帝喜欢......”

    巨人眼中的冷焰变得温暖,伸出一只长臂巨手隔空就欲抚摸狗狗的脑袋。

    狗狗大怒,抬脚一弹,一股黑风狂吹,变幻如蟒大绳,扑向巨手,要把巨手缠绕捆锁。

    巨人巨手虚空一抹,大绳寸寸断裂,如烟消弭。惊得狗狗口成圆圈,似乎不相信巨人有诺大神通。

    “小狗狗不要冲动,本帝没有恶意。”

    狗狗忽闪着大眼睛,又低头扫视了一遍屠哲龟裂的魂体外壳。

    “没有恶意你伤我liú máng哥干嘛?才不信你,哼哼,不要以为你破了本狗狗的大黑绳法术,本狗狗就拿你没办法。本狗狗的神通不是你可以扛得住的,今天不给我liú máng哥一个交待,或者是大大的补偿,本狗狗神通尽出,打得你形神俱灭魂飞魄散屁滚尿流闻风散胆不信你就试试!嗯嗯不是交待,是补偿!”狗狗很确定很郑重地不断点头,补偿俩字咬得尤其清晰。

    巨人戏谑地眯着巨大的牛眼,看了看正在低头沉思的屠哲道:“这就是你的liú máng哥?”

    狗狗叉腰做刁蛮状:“怎么地?你看着不像啊,他虽然很liú máng,呃......是有点liú máng,但他是我的liú máng哥耶,哥你知道吧?就是我一定要罩着他,比如补偿什么的,liú máng哥不好意思开口,那我开口好吧。”

    巨人巨首后仰做开心大笑状,声音明显不高,似乎是看到刚才屠哲不堪自己的笑声,刻意压制了声音。

    巨人道:“小狗狗,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狗狗的眼珠滴溜溜乱转,小爪子挠着唇角想了半天道:“其实也不要多少喽,天露来个百十来瓶也就算了,记住要大大的瓶喔,就是一瓶能用个八千一万年那种哈;嗯......还有万年玉髓一万颗,要紫色的哈,其他颜色的成色不够;还有就是建木神渌三千滴,呸呸呸不是滴是瓶,记住喽哈是瓶不是滴;菩提树王心一百颗;大罗金精、阎浮檀金、天金天银多多益善;般茶甘婆石、天青琉璃、龙珠各来千八百个;乾坤袋、须弥戒、金刚纳空镯等等你就看着办喽,有那么三五个、七八个的也就算了。我这不算难为你吧?嗯嗯,就这样。”

    狗狗你能更贪婪点不?你怎么不去抢?

    屠哲一脑门子黑线,一把把狗狗从肩膀上拽下来搂到怀里,看向正裂开巨口压抑着大笑的巨人。

    屠哲开口了:“我知道你是谁!”

    嗯?

    巨人的笑嘎然止住,巨目中冷焰一闪,杀气凛然。

    屠哲迎着巨人的目光道:“你来自地球上古的蛮荒,不知道有没有说错?”

    巨人皱了下眉头:“蛮荒是没错,不过地球?”

    狗狗抢着道:“就是阎浮提好不好,文化哼哼......”

    屠哲捂住话痨狗狗的嘴巴。款款道:“狗狗说的阎浮提就是地球,后来也叫南赡部洲,不同的叫法,你可以认为那就是蛮荒世界。大约五千年上下,发生过轩辕氏和蚩尤部落的大战......”

    巨人突然仰天长啸,吼塌虚空,一股磅礴怒气勃发,几乎将屠哲震飞出去,亏得狗狗小爪子乱抓,抓破了滚滚声波,才稳住身形。狗狗大叫:“大个子你要死啊你——”

    巨人眼中冷焰燃烧,头顶血气冲天,如瀑如旗。

    屠哲暗暗点头,知道自己猜测不错。多少有点激动。

    巨人长吁之后盯着屠哲,低沉道:“五千年,有那么久了吗?”

    狗狗不屑道:“阎浮提的五千年才多长点时间,也就我们过了五十来天,睡了五十来觉而已......”

    巨人点头:“夲帝在虚空逃命,从未歇息,觉得也就过了几十天,没琢磨过蛮荒和这虚空的时间差别这么大。”

    逃命?

    屠哲凝眉思索,不得要领,道:“有书记载,蚩尤被轩辕氏打败,在叫做青丘的地方把他的身体分解,头颅葬于东平,肩髀葬于巨野,血流入安邑盐湖。”

    巨人八臂乱舞,捶胸捣足,张口无声呐喊,头顶血气又冲。

    屠哲几乎肯定这个巨人就是蚩尤了。

    “有老百姓在每年的十月祭祀蚩尤,镇压他头颅的七丈塔便有血气冲天,百姓知道蚩尤不甘,怨气化作血气,犹如旗帜,叫做蚩尤旗;蚩尤被杀,血入盐湖,盐湖都成了红色,百姓叫做蚩尤血。”

    巨人一甩巨颅,眼中冷焰与泪水飞出,冷焰烧塌虚空,眼泪滴穿星宿。

    “不错,夲帝就是蚩尤......”

    屠哲目光灼灼地望着蚩尤,魂影胸膛起伏,显然心中波涛汹涌:“蚩尤死后,他的族人,善良的被迁移到一个叫做邹屠的地方;不善的发配到苦寒的有北之地,由他们自生自灭......”

    蚩尤八只巨手攥得青筋暴裸,怒声道:“苦寒之地,自生自灭,好个轩辕,怎不直接灭了我族?”

    屠哲眼睛发红,声音有点暗哑哽咽:“在邹屠之地的族人,有的姓了邹,有的姓了屠......”

    蚩尤愣怔了一下:“意思是我族没有灭绝?”

    屠哲点头:“没有,不过现在大家基本上不知道自己的先祖是谁了,都叫做炎黄子孙。”

    屠哲满眼的悲伤和濡慕之情,声音嘶哑地道:“我姓屠......”

    嗯?

    正低头凝眉沉思的蚩尤猛地抬头:“你姓屠?你是夲帝的后裔?”

    屠哲哭倒在地,口呼始祖,泣不成声。

    蚩尤楞在哪里,神情巨变,似哭似笑,状若癫狂。

    狗狗夜玛掐着屠哲的脖子想把他拽起来:“死liú máng哥,你这下害惨我了,补偿都不好意思要了,起来起来嘛,始祖怎么可以乱认?”

    蚩尤伸出手臂,一掌将屠哲连带狗狗一起拉到眼前。狗狗觉得都快被蚩尤眼中的火焰点燃了。

    狗狗挣扎着尖叫:“你不要这么热情好不好,受不了你啦,啊啊啊啊啊——”

    蚩尤:“你,屠什么?”

    “屠哲......”

    蚩尤无声大笑,松开屠哲:“我的后裔,我蚩尤的后裔,屠哲,哈哈哈——”

    蚩尤在虚空中站立很久,冷静下来。

    狗狗悄悄地附在屠哲耳边道:“liú máng哥,这大个子真是你的始祖?”

    屠哲搂着狗狗紧了紧,表示肯定。

    蚩尤面向屠哲:“始祖我当年叱咤蛮荒,所向无敌,轩辕氏与我战,九战九不胜,被我打得他姥姥都快不认识他了哈哈。只是后来轩辕氏有神相助,我不敌。如果没有神助,他哪里是我的对手?始祖我兵败被杀,七十一兄弟各各分解,死无全尸,虽死,不服!”

    屠哲握了握拳头,目中冷光凛凛,沉声道:“那神是谁?九天玄女吗?”

    蚩尤望着屠哲,不掩欣赏之色:“小子你怎么说?要杀神?”

    屠哲目中杀气滔天:“神杀得我始祖,我杀不得神?”

    狗狗也被屠哲感染,握着小爪子顶着:“几个神而已,杀了就是!”

    蚩尤道:“那些神很多,神通都很大,你,不怕?”

    屠哲冷酷道:“不问神仙有多少,只问仇人在哪里!”

    狗狗望着屠哲,满眼的小星星,奶声道:“liú máng哥你好酷好帅耶,你知道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人滴。”

    狗狗声音未落,千丈外虚空突然碎裂,其中抬脚走出一人,冷笑道:“他不仅会害死人,还会害死这里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