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谁是兵主?谁是叛徒?

    第五章谁是兵主?谁是叛徒?

    屠哲一句:“不问神仙有多少,只问仇人在哪里!”惹得狗狗夜玛小星星乱飞之际,还没等他体会到装13的妙处,就被不远处轰然洞开的虚空中走出来的一人打断。

    来人一步踏出虚空裂口,只见他雄伟壮硕,脚踏炎火,一身雷晶铠甲,铠甲上雷火熊熊,电光明灭,面目与蚩尤有几分相像,不过没有八肱八足,也没有翅膀,纯粹的人形,但那焚山煮海,破灭大千的气势咄咄而来,压得屠哲几欲窒息

    来人看了一眼屠哲,一脸的不屑,冷声道:“蝼蚁而已,也敢大言不惭,弑神屠仙。”

    狗狗夜玛可不尿他,奶声叫道:“你才蝼蚁,你全家蝼蚁,老娘我一脚踩死你家前十八代,后十八代——”

    来人眼中危险的厉光一闪,立即化为闪电噼里啪啦破空袭向狗狗。

    蚩尤哈哈一笑,一臂伸出,大手迎着闪电一抓,闪电破灭。

    蚩尤讥讽道:“姜由,老二,越活越出息了啊,两个小毛孩你也好意思动手?”

    老二?屠哲三魂闪烁,极快地搜寻着前世为人时候读过的古籍。发现不得要领。

    被叫做姜由的冷哼一声,手背在身后,昂着头看着蚩尤:“懒得理他们。你,怎么说?还逃吗?今天你我就做个了断吧。”

    蚩尤目中冷焰灼灼,讥讽地道:“如你所愿。今日不逃,与你了断!”

    屠哲冷冷盯着姜由,姜由脸上的冷漠,残忍,阴险让他极度的不喜,他开口问道:“始祖,这个鸟人是谁?”

    蚩尤哈哈一笑:“小子,你知道始祖当年有七十一兄弟,锸血为盟,誓共生死。后来兵败逐鹿,兄弟们包括始祖我,都被分解。唯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就是你们眼中的这个人呵呵,我的老二。后来被轩辕封为兵主,替轩辕征伐蛮荒,又随黄帝成仙,现在了不得了呵呵,据说那轩辕成了神霄九宸大帝中的雷祖天尊,麾下有五方雷帝,我这老二啊,呵呵,就是那南方赤天火光震煞雷帝。不得了呦,都帝了哼哼......”

    屠哲眸光连闪,伸出一根中指冲着姜由:“老二是吧?你知道人间咱那块老二是啥不?**。尼玛你就是个**。”屠哲从蚩尤的话中眼睛知道姜由其实就是个叛徒。不由地火上脑门,不管不顾地开骂,根本不怕姜由再给他来个什么雷什么电。尼玛老子连枪子都挨了,还怕你什么**雷电?

    狗狗一听,撕扯着屠哲的嘴巴,磨着牙发狠:“liú máng哥你真恶心,连鸡那个啥都说的那么溜,你骂他鸡那个啥,你不是糟蹋鸡那个啥呢嘛,要我说呀,他根本配不上鸡那个啥,他顶多就是根鸡那个啥毛。对吧liú máng哥嘻嘻......”

    蚩尤哈哈大笑:“小子骂的痛快,蛮荒兵败之后,始祖我就没有这么胸臆大舒过。有种!”

    姜由脸上五色转换,压着怒气淡淡道:“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孤魂野鬼;一只不明来历的小母狗哼哼。至于老大你,不过是逃出来的一缕分魂,与当初比,神通百无其一。嘴巴尽管痛快,命都留下吧。”

    蚩尤道:“怎么?不灭了我这缕分魂睡不着觉是吧?不过我就奇怪了,轩辕不是封你当兵主了吗?手下就没有一兵一卒?难道你这什么南方雷帝只是一个人耍光棍?”

    屠哲冷笑道:“哼哼,搁红灯记里,他就是个王连举。轩辕不杀他就很便宜他了,还给他兵权?知道啥叫狡兔死走狗烹不?尼玛你不打酱油谁打酱油?”

    屠哲的话让姜由脸上的肌肉突突乱抖,显然被揭开了疮疤。姜由锉着牙狠声道:“可恶,竖子当挫骨扬灰。”

    屠哲戏谑道:“扬尼玛扬呵呵”

    狗狗挥着小爪子:“扬你奶奶扬嘻嘻.”

    姜由就忍不住想动手。但还是忍住了,冷哼一声,面向蚩尤:“做个交易。”

    蚩尤面无表情:“说。”

    姜由:“给我熔炼不灭魔身的神功**。你知道自己的**有多强悍,当初轩辕的女儿魃的千里魂火都奈何不了你。不是东海流波之山的夔牛皮为鼓,震伤了你的神魂。轩辕哪有那么容易肢解了你?”

    蚩尤:“还有吗?”

    姜由:“给我一滴你的魂血。”

    蚩尤眼中冷焰闪烁:“你要回蛮荒去熔炼我和其他七十兄弟的肉身?”

    姜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得到了一种神秘功法,可以不惧蘷鼓。”

    蚩尤:“呵呵,老二你其志不小啊,要和轩辕别别苗头?”

    姜由:“诸天神仙,我不知道谁能永生。无量岁月后,都要成为飞灰。”

    蚩尤:“那我有什么好处?”

    姜由:“这两个蝼蚁,我放过他们。”

    屠哲抱着狗狗夜玛一只在听蚩尤和姜由谈判。但就在刚才,从蚩尤身上传来一股神念,脑海中就响起了蚩尤的声音。

    “小子,听始祖说话,交代你一些事情。不要有表情,免得让那家伙发觉。”

    屠哲神念一动:“始祖您说。”

    “姜由此獠,人性最是险恶。始祖兵败,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他的背叛。这个就不说了,时间紧迫。始祖我被此獠追杀,一直不能休养生息,迟早为此獠所害。此獠野心勃勃,毫无人性,倘若我给了他不灭魔身的功法和唯一的一滴魂血,此獠必然毁诺杀你和狗狗。始祖我当然不会答应。一会始祖我虚与委蛇,趁他不备,撕开空间,你和狗狗赶紧逃跑。始祖的不灭魔身**现在就打入你识藏,日后勤加修炼,必然笑傲诸天。”

    屠哲就觉得灵魂中光芒一闪,一颗光点就蛰伏在灵魂某处。

    蚩尤又道:“另外,始祖及七十兄弟肉身被轩辕封印,地方你也知道,找到解除封印之法,破开禁制,将我等肉身吸收凝练,辅以不灭魔身**,神功必将大成。”

    屠哲有种不好的感觉,好像蚩尤在交待后事:“那始祖您怎么办?”

    蚩尤傲然道:“始祖现在虽然只是一缕分魂,但姜由此獠想要得到他想要的,也是痴心妄想。始祖我拼得自爆神魂,姜由不死也要重伤。始祖神魂自爆后,会产生大量灵魂风暴,那都是纯净的灵魂能量,对你壮大神识有莫大好处。始祖的灵魂风暴会挟裹你逃跑,并将融合到你灵魂中。你听明白没有?”

    尼玛始祖这是要神魂俱灭了?

    从此天上地下诸天万界再没有蚩尤这号人了?

    悲愤、狂怒、杀戮、怨恨、嗜血、黑暗、不甘等等负面情绪霎时滚滚如潮,澎湃在屠哲的灵魂中。

    不——

    屠哲的灵魂嚎叫着,就要跪下哀求蚩尤不要这样。

    蚩尤:“小子你挺住,不要让始祖失望——”蚩尤的声音炸响在屠哲的灵魂中,霎时平息了屠哲的情绪怒潮。

    屠哲冷静下来,冷厉地和蚩尤神念交流:“始祖我好了。我不会让始祖失望。姜由,轩辕,以及伤害过始祖及我先人的狗屁诸神诸仙,我一个一个杀来!”

    蚩尤在屠哲灵魂中大笑:“有种!世上有不平,男儿当shā rén。哈哈——我九黎就没有孬种。就这么办了!”

    蚩尤神念从屠哲灵魂中退出,冷笑着对姜由道:“你说的交易我答应了。不过老二,你什么德性自己知道,老大我信不过你啊呵呵。”

    姜由:“那你要怎样?”

    蚩尤冷笑:“这两个小家伙先走,不然玉石俱焚。”

    姜由哂笑:“两只蝼蚁,放不放过有什么区别?你让他们走,我还真没功夫搭理他们。”

    蚩尤面对屠哲,满含深意地道:“小子,始祖送你们走吧。”

    屠哲眸中寒光大起,盯着姜由冷声道:“来日脖子洗洗干净,等我来摘你的狗头!”

    狗狗掐屠哲脸,叫道:“不要侮辱狗,摘头也是猪头——”

    屠哲点头:“好,我继续杀猪。”

    姜由无所谓地撇撇嘴,懒得说话。

    蚩尤伸出一只拳头,猛地朝一处虚空捣去。

    只听得一声霹雳炸响,轰隆起处,虚空洞开,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通道赫然出现。漆黑如墨的虚空通道不知道破开了多少空间,不知道多少亿万里,深不可测。

    蚩尤一把抓住屠哲,连同他怀中的狗狗一起,扔进了洞开的虚空隧道。屠哲只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将他吸进,无数空间中的阴魔天魔炸碎,在黑暗中嚎叫着在他的四周湮灭。他能做到的只是将狗狗紧紧搂住,不让这飓风般的空间风暴将他俩分开。

    蚩尤猛地转身,面对姜由:“老二,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姜由疑惑地看着蚩尤,忽然一股危险的感觉袭上心来。只见蚩尤浑身光芒瞬间大亮,磅礴的身躯忽然收缩,像在积聚全身的力量。

    姜由大叫一声不好,就准备转身撕开虚空逃跑。

    但是一切都迟了。蚩尤收缩的身躯突然炸开,毁天灭地的灵魂风暴化作无数刀兵,瞬间就淹没了姜由。

    姜由在铺天盖地的灵魂风暴中无处躲藏,愤怒的咆哮和凄厉的惨叫从灵魂风暴中传出。

    灵魂风暴化作的刀兵在一刹那又化为一道飓风,席卷天地冲向虚空隧道中的屠哲,眨眼就将屠哲和狗狗包裹起来。身后的虚空通道口瞬间弥合。

    姜由踉跄着从蚩尤的灵魂风暴中跌出来,浑身铠甲破烂,鲜血四溅,神情灰败,显然受伤不轻。

    狂怒的姜由挥出无数煞雷,炸向屠哲逃跑的方向,虚空碎烂,世界破灭,但是就是看不到屠哲的影子。

    姜由咬牙切齿道:“好个蚩尤,你为了这小子居然不惜神魂俱灭。哼哼,一定是将我要的东西给了他。好吧,将来他一定会回到蛮荒世界去找你的肉身。到时我再计较......”

    姜由看看四周,忍痛道:“也该回雷城了,让轩辕那厮怀疑就不好了......”

    姜由大手一挥,撕开虚空,一步踏入,向着神霄雷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