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宝器与天须陀?不争你就没有

    第十章宝器与天须陀?不争你就没有

    屠哲腹中雷鸣刚起,旁边闪电小子秦雷的肚子也开始叫唤了。

    饿了当然要吃东西啊,旁边就听狗狗大叫:“宝器来宝器来,不是说你们须弥山的宝器自然生成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吗?拿来拿来,我家liú máng哥和雷死人不偿命小雷雷弟弟要填肚子了......”

    金牧和金祀系的俩一时杵在哪里,说不出话来,神情要多苦涩有多苦涩,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夜叉头头首陀罗就把个丑陋的脸面直接转到了脑后,给了狗狗一个后脑勺,意思说跟我木有一毛钱关系。

    狗狗一看:“你们这是......怎么个意思?宝器地木有?天须陀地......木有?”

    金牧干咳一声,苦笑着给狗狗、屠哲、秦雷说起了原委。

    原来在这须弥山上,诸天众吃饭与众不同。分为粗段和细微食两种。粗段食是入口的,有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细微食是往身上涂抹一些神奇的脂膏让皮肤和毛孔吸收能量的。

    天须陀食有两种生成的办法。一种是配给诸天王天子天女的宝器,如紫金钵盂,琉璃盏等,这些宝器自然生成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诸天王天子天女及其眷属可以随时享用。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些个宝器上。

    这些宝器出自妙匠天宝阁。按照规定,帝释天主,三十二诸小天王,以及天子天女所用的宝器,应该是出自妙匠天宝阁炼器大师妙匠天之手。但是,这也只是应该,不是应当。金牧兄弟作为两大小天王,本来是可以拥有妙匠天大师的宝器的,但谁让这哥俩是外来户来着?妙匠天宝阁的管事就分给了他们最底层的弟子炼制失败的宝器,结果自然就是什么都生不出来。哥俩也不敢吭气,要吃的喝的涂抹的,那只好到妙香天哺园去领取。

    妙香天哺园制作的天须陀,也分成色。

    按照《汉莫勒比》律典规定,这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也分好中下三种:第一种色白,三千块天须陀味或三千盏天须陀酒,都可以tí gòng一龙之力,这样的饮食当然轮不着亿万天众,依照《汉莫勒比》的说法:“有胜业者,其须陀味,最为白净”,那是福德胜者吃喝的;

    第二种色赤,《汉莫勒比》又说:“果报中者,其须陀味,色则稍赤”,一万块天须陀味或者一万盏天须陀酒菜可以增加一龙之力;

    第三种色黑,《汉莫勒比》说:“彼天子中,福德下者,其须陀味,色则稍黑”,一万五千块天须陀味或者一万五千盏天须陀酒才可以增加一象之力。

    色白的天须陀味和酒,主要是帝释天及其眷属和诸小天王饮食的补充,比如有客人要请,宝器自然生成的速度不够,或者眷属人多了,宝器忙不过来,就需要妙香天哺园及时gòng yīng;色赤的天须陀味和酒,基本上就是天子天女和一些受到高层宠信,权势滔天的天奴的食物和饮料;色黑的,那就是亿万天众的食物和饮料了。

    按说,金牧和金祀作为小天王,天须陀味和酒那是当然的白色。但是就没有当然那一说。不但配给的宝器无法生成天须陀味和酒,就连到妙香天哺园中领取,那也得看管事的高兴不高兴,比如昨天没睡好,今天你来想要赤色的?对不起,没有,黑色的要不要?不要赶紧的,这还都快没了呢。

    金牧简单叙说了一番,就摊着手苦笑:“俩儿子,事情就是这么档子事,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闪电小子秦雷听着听着,那脸就红得快滋处血来了,鼻孔中喷着气龙,俩眼珠子深处电闪明灭,一脸怕人的样子。

    狗狗则在一旁挥着小爪子奶声大叫:“暴力!唯有暴力才是实现公平公正的唯一途径——”

    屠哲却低着头想什么想的入神,索性一屁股盘腿坐在地上,手托着腮帮子眯起了眼睛。

    金牧一看,这儿子似乎有点不平常,问他话也好像没听见似的,就静静地待在一边,看着狗狗张牙舞爪的样子,才想起这狗狗是个胎里带,天生的拖油瓶,买一赠一那种,神秘的不得了。就低头悄悄问道:“我说这个.....雷雷他狗姐姐,你这是,从那里来?你家是......”

    狗狗夜玛白他一眼道:“要你管,你以为你是谁呀?米国吗?哼哼哼......”

    金牧闹了个大红脸,虽然被冒犯了,但是你不能跟一只狗狗计较是不是?况且,什么事情都是习惯就好。

    金祀在旁边气哼哼的,但是他也只有气哼哼而已,他能把妙香天哺园的管事怎么样?或者吧妙匠天宝阁的管事怎么样?

    首陀罗则在旁边暗自嘀咕,这大天子的宠物狗狗看来不是个善茬,以后得有点眼色,得罪了可吃罪不起。不过,这大天子坐地上发愣,那是怎么个情况?

    其实众人都在看着屠哲。就见他眼睛一会儿眯成一条线,一会儿眉毛飞挑几下,表情变幻不定。

    终于,屠哲抬起头来,放下拖着下巴的手,淡淡地看着金牧:“老爹大人,你说这里有部律典叫《汉莫勒比》?是不是讲在须弥山上各色神等人等必须遵守的各种规矩的?这个......哪里可以看到?”

    金祀一听,手一挥,一道金光飞出,直接打入屠哲眉心道:“这缕神识里就包含了《汉莫勒比》律典的所有内容,你体会一下。”

    屠哲就觉得脑中一下多了许多信息,一瞬间就了解了个七七八八。不禁想起前世考大学时的苦读。这尼玛这接受知识的速度,地球人不能比啊,一比那叫个巨大的杯具啊。

    屠哲展颜站起来,环视众人一眼,微笑道:“看我干什么?妙匠天宝阁在哪里?首陀罗兄,你拿上我老爹的那个破琉璃盏,跟我找他们说道说道去。”

    首陀罗听了差点吓得一跤跌翻:“小主人这可不敢,您是主,我是奴,这个礼可废不得啊......”

    屠哲上前拍了拍首陀罗的肩膀:“以后就叫你首哥吧,你们为我老爹守卫小天王宫,辛苦了。至于首哥你说的那个什么礼数,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呵呵,有道是,众生平等,那可不是我说的,走吧,前面带路......”

    说完转身就朝殿门外走去。

    首陀罗愣怔半天,浑身哆嗦,眼泪花子冒出来,尼玛这小主人把咱当哥们了都,这日天子宫不在绕着半山腰了,爬上来照耀着咱哥们儿了都。尼玛泼了命也要找那些个狗日的们讲个理去。这就走了。首哥三步两步直接冲到殿门外,在前领路:“小主人老弟,这边走......”

    狗狗在屠哲怀里,眼里冒着小星星,伸出小爪子握成小拳头:“耶,liú máng哥最上镜了......”

    秦雷眸中电光连闪,大步跟着便宜老哥走了出去。

    金牧金祀俩兄弟一看,这他奶奶的要出事。金牧刚想拦着。金祀冷眼道:“怕死你就别去!”然后狰狞着一张脸追了出去。

    金牧牙疼地嘶嘶了半天,心一横,左右是个没面子,难道自己的儿子出去为他出头,自己反而要做缩头乌龟吗?说不得也气昂昂地疾步追了上去。

    首陀罗一边走一边回头道:“少主,我们还是驾云去吧,这妙匠天宝阁虽说不远,但也有个千把由旬(一万一千多公里,那叫个不远)。”

    屠哲没什么说的,问题是我也能飞吗?

    首陀罗就告诉他,这是天人的天赋神通,就和四大洲的人会走路一样,稀松平常。

    屠哲心里有点小遗憾,也有点小兴奋。尼玛谁也会啊,不过飞起来的感觉肯定不错吧?

    一时间,几人驾起大云,飞在空中。屠哲就说,慢点吧,要不人看不着呵呵,首陀罗就说,看来这少主唯恐事闹得不够大呀,心里就激动得不行。

    一路上,飞过三十二天王苑,从诸小天王殿门前呼啦而过,自然引起了诸小天王的关注。各殿门前诸多夜叉守卫惊讶地看着屠哲一行杀气腾腾地向妙匠天宝阁的方向一路行去,都窃窃私语。

    “我说前面那不是首陀罗吗?后面那俩似乎是天子啊,没见过啊......”

    “你眼睛有毛病吧,后面那俩是谁?娄宿二子,小天王哥俩啊,难道......?”

    “你说的没错,刚才不是金大天王殿里宝光大起,异象纷呈吗?那前头的小哥俩,莫非是刚出生的天子?”

    “我看是,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一群要干什么去,看上去神色不善呐.....”

    “金氏兄弟有那胆量找点什么事?都这么多年了,低调做王,也没听说什么时候硬气过啊?难道说人有了儿子,这脾气也见长?”

    “怕是要找点事出来,那个啥,兄弟今日你替哥哥我值日,改天我还回来成不?哥哥我去打打酱油去,拜托拜托了哈......”

    屠哲后面跟着的人就越来越多,先是夜叉,后是一些闲得蛋疼的天子,再后来就是天女门天妃们也倚着栏楯楼橹台阁叽叽喳喳议论着。再后来,一些混的也不是很如意的诸小天王打听到这事,也忽忽悠悠地向妙匠天宝阁而去。

    兴奋呐,寂寞的日子都能淡出鸟来。

    屠哲一边飞一边轻声问怀中的狗狗:“狗亲,你说我这......刚有了肉身,还不知道有什么神通,哥哥我看你好像无所不知,你先给哥哥说道说道?”

    狗狗得瑟着道:“本狗狗当然无所不知,就说liú máng哥你吧,说神通那也不是木有。起码吧,神镜通的一些神通还是胎里带来的,比方说可以飞行来去无碍啦,可以随意变化身体大小啦,随意改变皮肤颜色啦,木有屎尿鼻涕唾沫啦,大概也许可能目前也就这些能耐了......

    可以飞行这个好!屠哲心中刚一喜欢,就觉着什么不对:“我说狗亲啊,就没有什么有攻击力的天赋神通?”

    狗狗白了他一眼:“liú máng哥,你才出生一个时辰耶,要学那也得来得及不是?”

    屠哲悻悻道:“看来还得是前世自创的‘庖丁解猪法’先顶上了,狗亲我和你说哈,这事一完你得找几门厉害功法给哥哥,听到木有?”

    狗狗小脑袋一扬:“问题啦.....”

    妙匠天宝阁里,管事的摩勒沙比正在和一群采女做交易。摩勒沙比为采女长期tí gòng白净的天须陀味和酒,采女们为摩勒沙比tí gòng长期的特殊fú wù。

    摩勒沙比得意啊,宝器只要在我手里停一日,就有无数纯净美味的天须陀饮食出来,采女们,那可是只有三十三诸天王和诸天子们才可以摸得的啊。现在被我沙比大人......嗯,比个真正的大人还牛逼,谁说做奴才没有出头之日?

    摩勒沙比正感受着一采女坐在大腿上扭来扭去的ròu gǎn,忽听宝阁外面一声大喝:“摩勒沙比,你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