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梵气巨手

    第十五章梵气巨手

    屠哲摆摆手,环视一圈跟随胡卢只那的一帮纨绔天子:“胡卢只那胆敢指使你们抓捕两位天主,你们是不是一个个的都猪油蒙了心?知道对天主动手是什么罪不?打小就没读过《汉莫勒比》?尼玛的要贬为天众知道不?你们也是天主的儿子,哪天这头蠢猪要抓你们家老子,你们也一样的动手?我就没见过比你们更操蛋的213了......”

    一群纨绔天子眨巴着眼睛琢磨啥叫个213,浑没有在意律典的处罚规定。那律典管得着八天子吗?不能是吧,那也一样管不着我们不是?

    狗狗挥着小爪子叫道:“就是就是,一群切诺基213,就这智商,他能213成个虾米程度?”

    就在此时,善见城伊罗钵那大龙象王宫殿上空突然飞起一只元梵气大手,阔有万丈,千由旬之隔,瞬息而到。

    空中围观的诸天子有人就恐惧地叫嚷:“不好,是大龙象王出手了......”

    “啊啊啊,是诸天万界都要尊崇几分的大龙象王啊,那可是八天子的师傅啊......”

    “这下不得了了,大龙象王出手,毁天灭地,屠哲他们要完了,和八天子对阵,怎么死得都不知道啊......”

    “哈哈哈哈,大龙象王的梵气大手,看你们还怎么抵挡,八天子,那是你们惹得起的人吗?”

    “哈哈哈哈哈,我师傅来了,统统都给老子死吧哈哈哈——”

    金牧金祀兄弟脸色凝重,知道事情大条了。他们深深看了屠哲和秦雷一眼,眼中已有死志。

    兄弟俩大喝一声,如同天狗咆哮,霎时就见空中大日暗淡,飓风乱卷,两只千丈巨犬虚影直接出现在大日旁边,巨口箕张,向着大龙象王的梵气巨手吞噬而去。

    但是,相对于万丈巨手,两只天犬实在太单薄了。梵气大手碰上天犬,如摧枯拉朽一般,就被磨灭。梵气大手一刻不停,向屠哲一家压来,就要直接磨灭他们。

    金牧金祀在天犬被磨灭的一瞬,被反噬得大口吐血,重伤倒地,被首陀罗扶起,战战地立在哪里,绝望而仇恨地望着天空中碾压而下的巨手。

    屠哲凝重如山,对狗狗道:“狗亲,你怎么说?”

    狗狗也没有了轻松的样子,望着巨手道:“这是圣人级别的神通,不过我还接得下......”

    屠哲面无表情,声如钢铁:“狗,你有不测,我不独活!”

    狗狗眼睛眨呀眨的看着屠哲,有雾气弥漫在眼眶。

    大龙象王的元气巨手轰隆隆碾压而下,虚空如被撕裂,细碎的黑洞出现,从中可以看到更深的漆黑宇宙。

    围观的天众大呼小叫地向更远处逃避,生怕一步小心被扯入巨手边缘形成的空间裂缝而灰飞烟灭。

    胡卢只那和他的一帮纨绔天子帮闲以及大药叉部众已经躲到了千里之外,大笑咒骂着,要看好戏。

    此时狗狗挣开屠哲怀抱,升起在虚空,迎着梵气巨手,双掌一合,倏然一拳收回腰间为慧手,一手高举为定手,奶声尖叫:

    “暗夜神印——”

    狗狗在空中手捏暗夜神印,同时低头看了一眼满眼担忧的屠哲,一道神念连同一些信息和画面打入他脑中:liú máng哥,这是摩勒沙比tān wū的宝器所在,还有两百年来他主持天宝阁后妙匠天大师所炼制的宝器数量名称以及谁领取的账本。

    屠哲略一运转脑域,就知道了所有秘密。但是,狗狗在此际给他这个秘密,却让他无比沉重和心悸。

    难道说,狗狗没有把握扛得住伊罗钵那大龙象王的梵气巨手?

    屠哲的心就象失足在高空一样,一直跌落。

    他的眼睛瞬间充满了血红,一股大悲大怨大愤大怒直冲百汇。身上一股滔天煞气迸射,让在他周围站立的首陀罗、秦雷和金氏兄弟立时感觉到了异样。

    那是一股几乎可以称为场域的忽而如烘炉般炎热,忽而如冰川般冷彻的古怪的场域。让在他周围的家人极度地感觉不舒服。

    屠哲眼睛紧追着狗狗,伸出一只手来,声音平静地道:“谁给我一把刀来......”

    金牧感觉得出儿子平静外表之下内心中的滔天巨澜,知道不是问他什么的时候,直接掣出一把冷光四射的三尖两刃刀,给了屠哲。

    屠哲掂了掂,声音暗哑地道:“很好,和二郎神的家伙有的一拼......”

    此时,伊罗钵那大龙象王的梵气巨手已经临近天宝阁上方的虚空,意思根本就不顾及天宝阁会不会在大手下毁灭坍塌。但是,天宝阁忽然神光大起,一道防御禁制大开,护住了天宝阁。

    狗狗的神诀已经掐完,随着牠一声:“暗夜神印——”的尖叫,忽然就见牠指向虚空的指尖凭空生出一个黑点,这个黑点迅速涨大并且飞速旋转,一个漆黑的空间黑洞刹那间形成,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扩张,在半息之间扩张到万里,使得须弥山顶一片黑暗,大日也同时被遮蔽,同时强大的旋转产生无量吸力,要将元气巨手吸进黑洞,绞成齑粉。

    大龙象王的巨手毫不迟疑地迎向狗狗的黑洞,一声怒哼从大龙象王宫那边传来,如雷滚过苍穹,震得虚空颤抖,人心恐惧,一些法力低微的天众直接被这一声怒哼震得眼耳出血,更有直接被震晕了的,从空中跌落尘埃,死于非命的。

    随着大龙象王的怒哼,梵气巨手更加凝实,猛然扩张到十数万丈,巨大的碰撞就在此际。

    万众瞩目之下,梵气巨手和暗夜神印形成的黑洞终于碰撞在一起。

    只见梵气巨手和黑洞的边缘撞击在一起,高速旋转的黑洞将梵气巨手摩擦切割的火花激射,梵气碎片四散飞出,而同时,黑洞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也不断的被元气巨手磨灭。虚空因为这巨大的力量迅速龟裂,好像随时会崩溃。

    在万众的惊呼声中,梵气巨手不断磨灭黑洞,黑洞也不断切割巨手,几乎就在几息之间,黑洞和大手同时崩溃弥散,巨手和黑暗渐渐散去,大日重又出现。

    狗狗在空中一动不动,保持暗夜神印的姿势,好像雕塑一样。停留了那么几息,狗狗就像失去了骨头一样,失足般从空中坠落。

    “狗亲——”

    屠哲凄厉大叫一声,手握三尖两刃刀一步跨入虚空,向坠落的狗狗扑去。

    他接住了狗狗,将牠搂在怀里,轻轻的如怀抱一件瓷器。

    狗狗闭着眼睛,一丝声息没有。温软的象失去了骨骼般的小身体任由屠哲拥抱,娇嫩的嘴角一股股鲜血流了出来。

    屠哲落地,盘腿坐在地上,兵器搁在旁边。

    “狗亲,你能醒醒不?liú máng哥还有很多搞笑的网络语言教给你说.......”

    “狗亲......你不要吓哥,哥胆小,不禁吓,要尿裤子的......”

    “狗亲......睁开眼睛啊狗亲,你看看哥好不好,哥在这鬼地方就你一个亲人了......狗亲......”

    屠哲流着眼泪轻轻抚摸着狗狗的毛发,用衣袖擦着牠嘴角流出的鲜血。那副哀伤欲死的样子,人人看了心酸落泪。

    金牧兄弟过来,蹲下身体,无言地看着屠哲。秦雷也过来,神情复杂地握住屠哲的一只胳膊。首陀罗望着屠哲,心里念叨,少主,你能为一只狗伤心成这样。

    此时,只听大龙象王宫那里又传来一声冷哼,一只比上次略小一点的元气大手再此出现,依旧向屠哲他们碾压过来。

    胡卢只那见了,发出残忍的叫嚣:“杀死他们,把这些外来户碾成粉末,你们给老子死——”

    哀伤欲绝的屠哲抬起头来,一手抹干了眼泪,将狗狗交给金牧,沙哑着声音道:“老爹,拜托你照顾下狗妹......”

    金牧无言地接过狗狗,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他知道屠哲要干什么,但是他能阻止吗?我的儿子,要去鸡蛋碰石头,不管是愚蠢也好,勇敢也好,我都将失去他。苍天呐,难道你刚刚给了他生命就马上要收回去了吗?你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你算是什么天啊你——

    屠哲站起来,手执三尖两刃刀,一时间长发飘舞,衣声猎猎,气势滔天。

    虽然没有一个法术。

    虽然没有超过天人的一点其他神通。

    但是尼玛的,敢伤我狗狗,老子就是一只鸡蛋,也要涂你一石头蛋黄;老子就是一坨屎,也要把你恶心得连小时候吃的奶也吐出来。

    屠哲一步跨入空中,手持三尖两刃刀,一步步向着元气大手走去。

    什么叫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什么叫虽千万人吾往矣!

    什么叫世上有不平,男儿当shā rén?

    什么叫不问敌人多厉害,只问敌人在哪里?

    一往无前,虽九死而犹未悔。

    屠哲踩着虚空决然走向大龙象王巨手的风姿,迷倒了远处天空中所有隐藏在云雾里的天王妃子和一众天女。她们各各手捂檀口,眼生雾气。

    这样的男儿,这样的无所畏惧,这样的风采千古。为了一只狗去拼命,那为了他爱的人呢?

    她们的心疼得碎了。

    而那些天子天人,看到此时的屠哲,惊得张口结舌,不能自己。有谁面对大龙象王的神威而全然蔑视?有谁敢迎着大龙象王的梵气巨手昂然而去?

    固然愚不可及。

    固然自不量力。

    然而,谁敢说,自己有屠哲一样的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