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在一朵花里

    第十七章你在一朵花里

    “你,与众不同?”

    “有吗?我觉得没什么不同吧,我就一杀猪的,一不留神成天子了就,意外啊,纯属意外呵呵......”

    “你有点无赖相,不过你不让人讨厌,因为你的无赖是懒得正经,那是一点真......”

    “无赖?也许有吧呵呵,不过你不能指望一个杀猪的有多高素质不是?”

    “说点正经事吧......”

    “好的,拉莫是你把我移到这里来的?”

    “拉莫?嗯......是那么吧,你真逗......”

    “天妃见笑,纯属穷开心呵呵......”

    “不错,是我把你瞬移到这个空间的,我不想看你死。”

    “拉莫先谢过天妃救命之恩。我想知道,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

    “你在一朵花里。我喜欢花,特别是莲花,各色的莲花竞相开放,是诸天的最美。你所在的空间,是我用金色的据牟陀花炼制的宝器,这里的光雨,是金色香气形成的。”

    “一朵花?空间宝器?大爷哎,知道我有多穷了吧呜呜呵呵......”

    “杀猪的,你这也太......嘻嘻......”

    “我说天妃,哥儿们给你打工吧,就挣一朵花好不?”

    “你想有一件空间宝器?”

    “就一件,我这就豁出去了,得打多少年工吧,不过话说到前头,打工可以,得管饭,不然没力气干活呵呵......”

    “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空间?”

    “颜色......嗯,白色好一点点吧,就白色吧!”

    “那这朵奔荼利花送给你,这个空间是白色的,有纵广一由旬大小。”

    “这......婴儿拳头大的朵花,里面有纵广一由旬?不是,这花送给我的?”

    “送给你的,因为你对你的狗狗那么好,可以为了牠拼命......”

    “天妃你这......眼睛都红了,没必要嘛,狗狗是我mèi mèi,我不拼命谁拼命是吧?哎呀不好,天妃先谢谢你哈,你放我出去先,我家狗亲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得赶紧去看看,这都急死我了都......”

    “不要着急,你的狗亲不会有事的,只是真气反噬伤了内脏,我会给你药治好牠的。”

    “哎呀这感情好,救苦救难观世音大菩萨,给您行礼了我......”

    “这是牛头旃檀炼制的丹药,出去后给狗狗服下,三十息内就没事了。”

    “嗯咳.....这个天妃姐姐,叫你姐姐没意见吧?呵呵,叫娘娘总觉得不得劲,叫不出口。”

    “你愿意当我弟弟?”

    “哥儿们这呵呵......不说是玉树临风吧,起码也算是风流倜傥是吧?虽然做您弟弟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他有好处不是?呵呵”

    “好处?我有好处还是你有好处?你这帐怎么算的?”

    “呵呵,姐姐听我说,这个好处他是酱紫滴嗯咳,起码吧,弟弟我拿了你的东西,不用再打工了不是?呵呵,看看这脸皮,都不知道啥叫个汗颜了都呵呵......”

    “那姐姐我不是尽吃亏了?”

    “吃亏?谁敢给姐姐亏吃?嫩死他丫的.....”

    “唉,因陀罗给我亏吃,你也嫩死他?你就吹吧......”

    “这话怎么说的呢?天主好牛逼呀,嫩死他谁还跟我说个不行?丫的甭说欺负我姐姐,给个脸色都得和他说出个理来。咋地,不成咱还不和他过了呢,这年头,离婚那算个毛事啊真是......”

    “远了远了,你嫩死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他嫩死你的可能性为百分之百。有这份心就是了,至于离婚......你觉得可能吗?唉......”

    “目前姐姐,只是目前。弟弟我再世为人,要混出个人模狗样来还比较遥远,等弟弟我有了通天的大能,弟弟为你做主,这婚就离了,怎么地,不珍惜咱,咱还上赶着啊,天主咋了?咬我呀,还不信了就哼哼!”

    “弟弟.....你这话糙,可理不糙。姐姐我......就等你有大能的那天......”

    “啧......姐你别哭哈,你一哭我这扛不住,立马就想shā rén,呵呵,你要不想弟弟现在被人嫩死,就别哭哈......”

    妙匠天宝阁外,金牧兄弟和秦雷、首陀罗围着狗狗,焦急地不知道该怎么好。

    秦雷急道:“父亲大人,我大哥怎么不见了?是有人摄走了?不会有危险吧?”

    金牧沉吟一下:“那片光摄走了屠哲,那光景下,十有**是救他的。不过,那光的主人大有来历,还真不好说是福是祸,唉,恼人啊。”

    金祀望着依旧毫无声息的狗狗:“先不管屠哲,急也没用,说怎么救狗狗吧,我们这天王做的,连颗牛头旃檀丹都没有,要有的话,狗狗立马就好了,唉......”

    远处空中的胡卢只那一群人,看着地面的金牧一家,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尼玛,堂堂的八天子,想教训一下啧......就算是想杀死屠哲一家这些个可恶的人吧,居然就没用得逞?!不仅大鹏金翅鸟王出面阻拦大龙象王,而且摄走屠哲的那片光的主人,他可是太熟悉了。尽管天主老爸和牠在闹分居,但是,那也是他的小妈啊,三界第一měi nǚ的小妈,那是他敢得罪的吗?

    难道就这样灰不溜秋撤了?胡卢只那眼珠阴险地乱转,正想办法呢。忽然就见善见城善法堂天他老子住的那地方,云头大起,倏忽间,一天使在一群巡天药叉的簇拥下电掣而来。

    天使高高在上,口宣帝喻:

    传释迦提恒因陀罗天主口谕:帝天子胡卢只那及今日在场诸天子药叉;小天王金牧金祀,王天子屠哲、秦雷;妙匠天宝阁管事摩勒沙比,于三日后至善法堂天处,由戒律院审理今日纠纷一案,不得有误。钦此!

    口谕传完,天使一行风驰而去。

    胡卢只那狠狠地剜了金牧一家一眼,大手一挥,招呼众纨绔天子和大药叉部众驾云离开。

    围观天众议论大起,纷纷表示要怂恿自己的小天王老子或者大人三日后去看看热闹。

    金牧抱起狗狗:“走吧,屠哲命不该绝,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回来,我们回家吧。”

    于是几人也驾云离去,剩下摩勒沙比呆呆发愣。

    就在此时,一道风痕划过,停在摩勒沙比身前,显现一名高大威严的老者。

    摩勒沙比一见,赶紧跪倒,颤声道:“天宝阁管事摩勒沙比,给大师见礼......”

    妙匠天大师冷冷看了他一眼:“天宝阁我已经用结界封印,暂时你进不去了,等案子审理完后,封印自然打开。”

    摩勒沙比一听,脸色立时变得煞白。

    妙匠天又道:“三日后,我会去善法堂天,你,好自为之。”

    说完,一道风痕离去,大师已经不见。

    摩勒沙比软到在地,这尼玛,这是要老子的好看啊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