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暗流汹涌

    第十八章暗流汹涌

    须弥山上的三十三天王宫殿城,纵广八万由旬(拉莫难以想象整个须弥山究竟有多么辽阔),帝释天主所在的善见城就占地六万由旬,可见其霸道和奢侈。围绕着善见城,有三十二小天王宫殿,叫做三十二小天王苑,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分苑。

    这四个小天王苑,东面的叫波娄沙,纵广一千由旬(也是一万一千多公里宽广了);南面的叫杂色车,纵广也一千由旬;西面的叫杂乱,北面的叫欢喜,纵广都是一千由旬。都是金银颇梨琉璃赤珠砗磲玛瑙这七宝合成的,里面各各有诸多奇异的花树池塘好鸟美石,满足诸天王天子的各种**。

    就算是金牧兄弟的宫殿,也是七宝所成,面积小了点,质量次了点,可毕竟那是七宝啊。前世有个天上人间,据说巨**,和这里一比,那也算个**?简直就是个寒碜。人家随便一颗天琉璃,把你美国卖了都换不起。啥叫个天上人间?没见过表瞎牛逼,你知道高富帅有多么浅薄吗?

    金牧兄弟一行回到离险岸天金牧的住处,首陀罗安排诸夜叉严防死守,犄角旮旯都安排了哨位,没办法,心里没底呀,谁知道那胡卢只那会不会发疯直接就打倒这里来?

    狗狗已然昏迷不醒。大家虽然都着急屠哲的安危,但是对于这等于救了大家一命的狗狗,也一样大为感激。设若不是狗狗,有谁能在大龙象王元气巨手的碾压下保得小命?

    可是,金氏兄弟不是穷了点吗?比如明知道牛头旃檀丹可以治好狗狗的内伤,问题是,他们得有啊?

    金祀一咬牙,对金牧说:“大哥,我去你隔壁波利耶多天王那里去借一颗来,能救得狗狗,这张老脸就不要了。”

    金牧叹息一声,说我看你去也白去,波利耶多天王和大龙象王关系不错,他就是有心借给你,也得看看大龙象王的脸色不是?

    金祀就火了,说“大哥我就见不得你这个窝囊样,一天的怕这个怕那个,今天巴结这个,明天巴结那个,你倒是掏光养废了,人家谁给过你一只河蟹?还不是该打脸打脸,不该打脸也踹你尻子?照我当初那暴脾气,直接就和我侄儿一样,管他爸爸是李刚还是双江,啧......这尼玛这俩到底是谁呀?很有名吗?”

    金牧苦笑了一下,心说你那暴脾气,也就是敢怒不敢言的境界,不怕笑话你兄弟,你那点胆色,跟我儿子比?你差了七八十万由旬去了你。

    秦雷看着俩老天王在哪里唧唧歪歪,半天也没个准主意,就哀叹,这可怜之人呐,必有可恨之处。得,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

    秦雷低声招呼了下首陀罗,嘀咕几句,俩人就退出了宫殿。

    来到天王殿外,四顾茫然,这要上哪里去搞丹药?

    秦雷眼中电光直闪,说:“首哥你告诉我谁家有旃檀丹吧,我去搞他。”

    首陀罗升级为俩天子的哥,一时热血沸腾,咬牙道:“隔壁是不能去,波利耶多天王家丢了东西,一下就猜着是我们干的,这样,咱去那个波娄沙天王苑,那里谁家都有,都是和帝释天主交好的,不偷他们家偷谁们家?你放风,我溜门,就这么地了,搞他!”

    首哥憋屈了好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出出气了。搞他,尼玛这话多带劲。首哥攥着拳头使劲顶着。

    此时,在悦意天妃的优钵罗花金色空间里,悦意教会了屠哲怎么开启奔荼利花空间,屠哲开启了几次,自己出来进去的也很溜了,就对悦意道:“姐你还有啥吩咐的?”

    悦意一笑百花惭:“有啊,这奔荼利花空间,是我亲自炼制的,上面刻有我的元气烙印,和我神魂相通,你要有事,就直接对着花喊我,我就知道了。”

    屠哲翻了几下白眼:“这么厉害啊,不过估计我也不能到你家去,我就觉得吧,帝释天那家伙,我已经和他儿子铆上了,十有**,我在这须弥山上也自在不了,去你家是给你找麻烦,咱俩这姐弟关系,我看还得先瞒着,要不那帝释天知道了还不跟你急啊。现在兄弟我没有神通,他想捏死我那是分分钟的事,小不忍则乱大谋。等有一天呵呵,姐你懂得......”

    悦意笑笑:“好了,你也该回去了,本来我还想给你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来着,直接就让你身体成长充足,这也是作为天子应该得到的福报。不过呢,你接下来还要沐浴功德水,天香熏体,衣树下着衣,璎珞树下庄严其身,鬘树下着诸花头饰,器树下得天命宝器,音乐树下得种种乐器,还要见过无量天女,最后你就忘记了前世,模糊了来世,眼里就只有měi nǚ了......”

    悦意戏谑地看着屠哲:“你不会一见到那么多měi nǚ就把姐姐给忘了吧?”

    屠哲发愣:“怎么个意思?见了měi nǚ就忘记了前世?是我自己忘的?还是谁强迫的?”

    悦意道:“没人强迫,这是规律或者说规矩。天子诞生,每一个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

    屠哲冷笑:“意思还是有个东西在主宰是吧?兄弟我本来就不知道来世什么样,但是前世,想让我忘记,那是谁也休想。前世......那是我千百世的痛......”

    屠哲眼中深邃的哀伤和怨愤刺伤了悦意。她有一种想把屠哲搂到怀里的冲动。我这弟弟,他的前世该有多大的痛苦,让他如此忧伤悲哀?

    屠哲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想中。

    地球。中国。故土。爸爸妈妈。盾牌。妈妈的血。

    不知觉中,屠哲挥泪硬是切断了回忆,因为他知道,狗狗还在等着他去救治。

    “姐,我跟你说哈,我是不会让谁剥夺我的记忆的,哪怕他是神。所以,我也永远不会忘了姐。天女很美吗?美得就让我忘了什么?姐你最美了吧,那也没让我忘了前世吧?呵呵其他天女,她们真不行呵呵......”

    悦意笑得花开花落:“淘气鬼就是说你呢,快回去吧,狗狗等着你救呢。”

    善见城帝释天主宫殿,天主因陀罗(帝释天主名的简称)高踞七宝座上,周身宝衣宝光闪烁,宝光中诸龙诸金翅鸟诸神兽虚影飞天环绕。

    八天子胡卢只那跪在地上,其余九个兄弟站在他身后,大气不敢出。

    因陀罗道:“起来吧,我也没有责罚你的意思,应该说,你所做的,就是我所想的。”

    八天子大喜,但是天主老子的话他还是理解不了。怎么着?不但不追究,意思还有功了?

    二天子瞿波迦就有点腻歪,这老子当的哈,偏心眼子也不是这么个偏法吧?就眼睛望着天,一副我不服的神情。

    因陀罗看了老二一眼:“瞿波迦,你有什么说的吗?”

    瞿波迦不甘地低头:“不敢有说的。”

    帝释天哼了一声:“是不敢,不是没有。因陀罗迦,你是老大,你来说说我为什么说老八没错?”

    因陀罗迦做憨厚状:“父亲大人,您的胸中山川丘壑纵横,哪里是我这笨人揣度得了的?不过,我想,父亲大人既然这么说,那应该是在借事说物,由彼及他。”

    瞿波迦低首斜着眼睛瞄着因陀罗迦,心说老大看把个你能得,还借事说物,由彼及他。你以为我不知道老头子那点坏水?大不了就是想借着这点事,撩拨一下心怀不满的那些人,看看谁还不服。而已嘛。问题是,火太大了就别玩,当心没烧着别人,先烧了自己个的手。

    因陀罗点点头,对因陀罗迦的回答很满意。就教训诸儿子:“说话办事要有点脑子,你们以为你们老子我当这个天主很过瘾是吧?不怕笑话你们,除了老大,你们其他的几个还真没那福分。你老子我想啥你们知道不?你们真不知道。算了,你们几个也别站在这碍眼了,一个个的去给我到三十小天王那里转一转,捎带传句话,说我说了,三天后到善法堂天旁听审案,不许夹带私货。哼哼,以为私下录了影像我不知道吗?看看哪个敢不交出来。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们搞不清楚这个,就没资格争你老子这个宝座。哼,这个宝座很大吗?分明小了一点嘛。哼,你们一个个那点小心眼子,当我不知道吗?也就这点出息。都给老子忙去吧。”

    十天子被骂的屁滚尿流地滚出了帝释天宫。

    三界诸天中,欲界六天。四天王天和仞利天为地居,住在大陆上;其他四天居住在虚空中。

    仞利天往上八万四千由旬,欲界第三天耶摩天,也叫夜摩天,时分天。诸天魔居住其上。耶摩天主即是耶摩神。

    耶摩神殿里,耶摩神微笑着关闭了暗中打开的虚空虫洞,虫洞中帝释天主的声音消失了。

    耶摩神自语道:“要收回毁灭证据?有意思呵呵,三天后我得去拜访一下这个不安分的因陀罗了。”

    耶摩神说完,又冲着某处虚空笑道:“魔波旬王兄,偷听这个习惯真的不好呵呵。”

    虚空中一个声音大笑:“老小子,被你发现了,三日后我也去凑凑热闹哈哈哈——”

    耶摩神抑郁道:“你是欲界之主,我们五个都受你领导,你要去,谁能拦得住?呵呵”

    欲界六天,第六天他化自在天,天主魔波旬,四大天魔之一,诸天万界名声赫赫,为欲界六大天主之首。

    此时,金牧和金祀才发现,秦雷和首陀罗不见了,俩人一寻思,八成惹祸去了。金牧摇头叹息:“该死那啥朝天,爱咋咋地吧......”

    忽然殿中光芒大盛,就见屠哲拎着三尖两刃刀从金色光芒中走出。

    金祀拍拍脑门:“果然没死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