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灭魔身?坑爹啊!

    第二十一章不灭魔身?坑爹啊!

    战神蚩尤的那缕分魂,在自爆前,将不灭魔身的修炼方法打入了屠哲的识海。

    自从投生到金牧膝盖中到出生这两天中,屠哲就没有一刻消停过,现在终于有了时间打开那缕意识仔细阅读蚩尤留给他的修炼信息了。

    前世的那个世界好多古籍记载了蚩尤及其七十一兄弟身体的神奇。

    《归藏.启筮》上说:“蚩尤八肱八足,登九淖以伐空桑,黄帝杀之于青丘。”这八条腿八条胳膊的形象,屠哲在做鬼时已经看到了,的确不是瞎掰。问题是,他怎么能有那么多的腿和胳膊?

    难道说,和他修炼的功法有关?或者这就是不灭魔身的最终形态?

    问题来了。

    既然是不灭魔身的最终形态,那么,蚩尤以及他的兄弟怎么会被黄帝杀死并把**分解的呢?这和不灭魔身的不灭俩字有相当地差距啊。

    一定要找出蚩尤**被分解的原因。

    可能有些什么原因呢?

    一种是蚩尤的不灭魔身功法并不是最好的,凝练**可以达到相当坚硬的程度,类似于刀枪不入,不过这岂不是和前世的金钟罩铁布衫有点类似?如果就是这个功法,那叫做不灭魔身就有点夸大其词。这功法就算厉害,不练也罢。

    问题是,尼玛这功法叫不灭魔身啊,那是叛徒姜由追得蚩尤分魂上天入地都想得到的功法啊,怎么可能如此之水呢?

    那么,就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说这不灭魔身的功法,是一种非常出色,天上少有的功法,但是......既然如此,蚩尤的**怎么可能被分解呢?

    再看看其他记载吧,线索总是会有的吧。

    《龙鱼河图》和《太平御览》记载:“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

    这尼玛正统的御览之流的可信度还真是不高,蚩尤分魂明明说是七十二兄弟嘛。忘记了哪本书上说的,蚩尤兄弟的食物是铁石沙子。

    等等等等,有货。

    忘记哪本书上说的了,说蚩尤吃的不是砂石子,是“铁石沙子”。

    铁石沙子?

    有吃这个的吗?要知道蚩尤又叫大由,由又是农的意思,就是说,蚩尤那可是种庄稼的把好手啊,有粮食不吃,吃铁石沙子?

    有病?

    显然木有。

    那为什么要吃铁石沙子呢?问题的关窍好像要出现了。

    蚩尤不仅是农耕文明的继承和发扬者,还是冶炼术和冷兵器时代的开创者。

    《管子·地数篇》说:“葛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二十”。

    看出来木有?那是划时代的冶炼术啊!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会种庄稼的蚩尤,会冶炼术的蚩尤,不吃粮食,吃铁石沙子。

    麻痹的难道说他的胃是熔炉?那铁石沙子进去就化成铁水出来了?这尼玛这玩笑开的哈。

    等等——

    未必是开玩笑啊。

    吃铁石沙子,怎么消化?那就是个铁胃,也不见的能够消化得了吧?

    问题是蚩尤兄弟可是铜头铁额啊,那意思分明就是说,他们可以消化的了啊?!

    铁石沙子是什么?那分明就是金属矿石啊。

    消化了金属矿石,然后把金属熔炼道身体里?让身体变得像钢铁一样?

    大概可能十有**一定确定以及肯定就是如此这般了。

    熔化?消化?

    还是先看看蚩尤分魂留给自己的不灭魔身**怎么说的吧。

    屠哲钻进蚩尤分魂留下的记忆,开始阅读。

    “夫人有三魂,复具七魄。三魂者,天魂、地魂、命魂。七魄者,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吞贼,炼食化精,炼精化气,人以为生。何谓炼耶?存想吞贼为炉,火麒麟生火,乃以石中火,木中火,虚空火相合,谓之三昧真火。”

    这尼玛,和红孩儿修炼的真火一样样的?吞贼,那就是个胃嘛。把整个胃当做烘炉,炼化铁石沙子,得金精神液,淬炼骨骼**,那能不强大?

    看上去很强大啊,但是,为什么会被肢解呢?不是说不灭魔身吗?既然不灭,那应该是杀不死的啊。

    铜头铁额!!!

    问题出在这里了。

    为什么只是铜头铁额?而不是整个身体坚如金刚?

    功法应该是木有问题呀?那就是说,可能蚩尤及其兄弟修炼的程度刚刚才达到铜头铁额的初级阶段?

    如果说全身都变成了钢铁般坚硬,黄帝应该说分解不了蚩尤的身体啊?!

    屠哲就觉得自己的分析还是比较缜密的。

    接下来继续看蚩尤的记忆;

    “存想火麒麟于吞贼之中,三昧火大成远矣。若得火神麒麟,土神火灵,木神火心,虚空火晶纳养于中,则三昧火指日可成,其吞贼大成为造化神炉,则无金不熔,无金不化。不灭魔身可成,成则无敌。”

    尼玛,无敌好啊。问题是上哪里找火神去?火神好像是祝融吧?即便找到了祝融,那火麒麟也是神兽,那火神又不是我生的,他会给我呀,不削我就不错了。

    还有那土神,好像叫后土,那和黄帝穿一条裤子,他能给我火灵才怪。

    木神句芒?鬼才知道这家伙在哪呢。即便找着了,那怎么开口?问题开口有用吗?

    虚空火晶?老子就不知道那是个神马玩意,你让我到神马地方找去?

    屠哲笑了,狗狗就在旁边就撕扯他的脸:“liú máng哥你笑得像个淫荡的怨妇......”

    继续看吧,屠哲神识就又钻进蚩尤的记忆中。

    “所谓不灭者,其身不可斫,可斫不可破,可破不可磨,可磨不可碎,可碎不可灭。至于碎如齑粉,亦可瞬息恢复,再碎再复,谓之不灭。”

    你大爷的,厉害呀!

    这身体强的哈,刀枪不入,即便有神兵劈砍,打破了,磨碎了,就是成了齑粉,都可以在一瞬间恢复。不灭啊这叫。

    “然,欲成不灭之身,还须狄山视肉炼化,熔融于体,为不灭之力。”

    你大爷!

    屠哲倒是记得《山海经.海外南经》有记载说:“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嚳葬于阴。爰有熊、羆、文虎、蜼、豹、离朱、视肉。”郭璞注:“聚肉形如牛肝,有两目也。食之无尽,寻復更生如故。”

    视肉这怪兽,牛肝一样,只长两只眼睛,割多少肉下来,眨眼就长回去了。这就一地道的肉库。炼化了这家伙能具有不死之力,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问题是,狄山在哪里呀狄山在哪里?

    狗亲啊,郁闷就是说哥我捏呵呵......

    还有?

    “得造化神炉,合不灭之力,尚需天金铸其骨,天银充其髓,大罗金精凝其七魄,七彩琉璃金为颅舍,金神之金灵熔炼其三魂,那檀金重铸七魄,水金为脉肉肌肤,九铸九坏,九坏九成,以水神玄冥黑海水精九蘸九淬,始得大成。”

    嗷呜——

    “liú máng哥你咋地啦?”

    “咋地啦?不咋地,就是我那始祖蚩尤吧,他就不是一般地坑爹呵呵......”

    “你是说修炼不灭魔身的难度很大是吧?”

    “难度很大?那不是很大,他大爷的那就叫难度大的几乎不可能练成。你说说看,金木水火土,五大神都让他给琢磨上了吧?琢磨木问题啊,问题是你要人家的宝贝练你自己的神通,谁也没生下我是不?”

    “死liú máng哥,天下就没有白吃的午餐,看你这点出息,我掐死你我......”

    “嘶——其实吧,我也不是怕困难,问题是,视肉在哪里?这金这银的在哪里?还大罗金精,你有吗?你有哥给你磕头,大爷的,纯粹坑我捏嘛......”

    “死liú máng哥,没出息的臭liú máng哥,没有你不会想办法吗?你就这样放弃啦?那可是天上地下数不清的鬼仙地仙人仙天仙真仙金仙包括这疙瘩滴八部天龙罗汉金刚天王天子哈喇子能流成河的功法耶......”

    “有这么厉害?呵呵狗亲你还不知道你哥我这德性?慢慢来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要遇上liú máng哥,办法总比困难多是吧?哈哈”

    就在此时,秦雷和首陀罗领取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回来了。

    天须陀味和酒各自盛放在一只有空间之力的宝器中。

    金牧兄弟过来一看,惊讶道:“他们真给你们白净天须陀了啊,啧,这酒也是白色的,还是最上等的那种,这太阳半夜出来了?”

    屠哲淡淡道:“想必就是如此,妙香天哺园的管事又不是不知道昨天妙匠天宝阁的事,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搞鬼,那就不是一般笨的蛋了......”

    这语言哈,秦雷看着便宜大哥,就觉得这家伙那自然的无赖和惫懒,总是带着一股天然的洒脱。这一看就不是从政府机关里出来的,就像我,多少岁月板着一张棺材板一样的脸,都不知道神马是笑了。

    神马是神马意思个词?咋这么有意思呢?

    金牧道:“你们哥俩赶紧的吃喝吧,估计肚子都饿扁了,吃下去,把身体长充足圆满了,好去参加庭审。”

    金祀道:“提醒你们,吃喝的时候要放出真身来,不然消化吸收不快。”

    屠哲眼睛就看向秦雷。秦雷点点头。

    于是哥俩神念一动,身体立马长高到了半由旬,顶天立地的,好不威武。

    屠哲道:“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