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天主的排场和不速之客

    第二十三章天主的排场和不速之客

    今日注定是须弥山上最令人关注的日子。

    今天要开庭审理妙匠天宝阁天子胡卢只那和天子屠哲纠纷打斗一案。这是几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须弥山上,不论诸小天王还是诸天子天人或者修炼有成的诸龙诸象诸金翅鸟以及诸夜叉和自愿常驻须弥山的大小阿修罗等等,都急急地从各个方向朝善见城中央的善法堂天赶去。当然,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是没有资格站在善法堂天细腻柔软的青琉璃宝地面上的。但是,他们可以站在稍远一点的虚空中观看聆听不是?现场直播,值得期待啊。

    当然,这种场合不适合天妃天女出现,那样显得不严肃是吧。但不等于天妃天女对此事不感兴趣。正经是一群群一伙伙的拥挤在各自小天王行宫的楼廊台阁上,神通一展,淡雾迷蒙,就隐在其中翘首观瞧,叽叽喳喳一轮不休。诸小天王的行宫离善法堂天都不远,众天妃天女仄棱起耳朵什么听不见?眯起一双天眼什么看不见?于是淡雾中莺声燕语、环佩叮当、彩袖隐现、鬘影绰约,好不热闹。

    屠哲抱着狗狗,和秦雷、首陀罗簇拥着金氏小天王兄弟,从离险岸天出发,一路飞行,赶往善法堂天。

    路上自然遇到了不少同样是赶往善法堂天的诸多天众,他们一行就不免被一路的议论追随。

    “大哥你看那不是金小天王的儿子吗?这哥俩真不含糊哈,敢跟八天子做对......”

    “嗯哼,人没多大,胆子挺肥,不知死活,一个外来户的儿子,说是天子,其实就那么叫着,谁还真当他是棵水葱儿?”

    “也不难这么说吧,起码你我就没那胆子,不管他这官司打输打赢,咱是佩服人家呀,民工一怒,血流五步,何况那好赖的也是一天子是不?”

    “怒个鸡毛,他以为他老子是李刚啊,切——”

    “嗯?大哥你说的那李刚是谁啊?很牛逼吗?”

    “李刚你都不知道啊?你可以去死了......”

    ......

    屠哲云淡风轻,才不理会一路追随的各种议论。他放眼望去,只见善见城辽阔无比,雄壮巍峨,纵广正等六万由旬啊,那是神马概念?

    前世的地球直径才一万两千多公里,周长才四万公里。长宽各六万由旬,一由旬相当于11-12公里,那就是六七十万公里。偶滴神啊,只是一座城中城就比地球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这还让人活不?

    还有那城墙,高四百由旬,厚五十由旬,就这城墙,原子弹轰上来,那也是苍蝇叮了口大象吧。

    啧——

    这城墙里外里还七重,还有七重栏楯,七重网铃,最外面还围绕七重多罗行树。多罗行树啊大爷!那可是传说中的七宝妙树啊!就那么栽在路两边做行道树了?

    还有那城门,那也叫城门吗?丫谁见过这么高大的城门?高三十由旬,宽十由旬。高三百多公里,宽一百多公里的门丫见过吗?

    没见过吧,老土了吧。尼玛老子也是老土,当初进了回紫禁城还激动的啥似的,现在看来,哥们就一刘姥姥啊。

    问题是,这样的门它不是一扇,那是十一道这样的大门。据说须弥山城有一千道这样的大门,这善见城也就一内城,也有足足十一道巨门。各门均有五百夜叉军容严整,阵列于门的左右,旌旗招展,刀枪曜日,虽不至于刀裹雪光三百里,旗开云影一千重,但也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丫谁要觉得自己个不含糊,,只管洗干净脖子上不含糊一下。

    十一诸门,各有楼橹却敌台阁水池花树,种种奇树,奇树各有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果香弥漫,让人流连。屠哲就想,尼玛这果树也不知道有什么奇异,比那西王母的蟠桃,镇元子的人参果效果如何,也是闻一下百病不生?吃一口几近长生?

    在种种鸟唱中,屠哲一行进了善见城,须臾就看见了善法堂天。

    屠哲看的眼睛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什么七重多罗行树,什么七重栏楯、七重网铃以及种种七宝杂色所炼制的宝贝,看都不带看的了,总之四个字就:穷奢极欲

    前世那些贪官,能叫**吗?那不过也是苦哈哈一群蝼蚁啊。

    尼玛,老子曾经连蝼蚁都不如。

    一抬头,就看见帝释天宫的楼廊上,孤独地站着一个看风景人。

    那人鬘影绰约,璎珞满头,青丝如瀑,宝衣波动,身材高挑,玲珑浮凸,望穿空间的美目,暗含愁怨。

    屠哲的文人情结就又有点骚动。尼玛那是咱姐姐啊,三界第一měi nǚ啊,不赞美两句说不过去哈。

    就拿出悦意送给他的奔荼利花空间宝器,对着神痕隐现的花朵悄悄道:“姐你干哈捏?”

    悦意似乎一震,忽然就笑了,笑得万花绽放,百鸟失魂。轻轻软软的声音就响起在屠哲耳边:

    “弟弟我看见你了,你自己小心,今天的案子,不会很顺利,姐会一只关注的......”

    “姐你别担心,我觉得吧,还应付得来。看见姐你看风景,忽然响起两句诗来,给姐听听。”

    “诗?你还有这兴致?”

    “呵呵,逗姐开心,听着哈嗯咳......

    你站在楼上看风景

    风景里的人看你

    .....”

    悦意天妃的身体在刹那就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心中的柔软处象被什么担心触动了一下,人就有点失神。

    你站在楼上看风景

    风景里的人看你

    ......

    悦意反复在心中吟诵着这两句诗,两只眼睛开始空洞,魂儿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此际,善法堂天说法广场上已经排好了座次,安置了戒律堂审案的桌椅。

    广场中央有一根巨柱,七宝所成,高有二十由旬,上面镂刻有诸种天、龙、龙象、天鹏、孔雀、夜叉、阿修罗以及诸多花鸟鱼虫圣禽神兽。其中百种光明陆离绽放,照耀诸天,宝光俨然。

    宝柱下,安置有帝释天主的专座,高一由旬,阔半由旬,乃是金银颇梨琉璃赤珠砗磲玛瑙等七宝所成,杂色可观,宝光致致。这宝座虽然是七宝所成,但是触手却是柔软细腻,如加旃邻提衣。这加旃邻提据说是一种神奇的鸟,羽毛蓬松细软,最适合做衣服穿,其实他就是于前世典籍中古人说的羽衣霓裳。

    帝释天主座位两旁,各安放了十六张略低一些的座位,是三十二天诸小天王的专座。同样是七宝所成,同样是触之如加旃邻提衣。不再赘述。

    诸天主座位对面约三十由旬,安置长一由旬,高与宽各半由旬的七宝长案。

    案后中央一张高靠背椅,高与诸小天王座等。两旁又有略低的椅子各六张。案上摆放贝叶宝券,威严逼人,神光凛然。那是仞利天界的最高宪法《汉莫勒比》律典。

    此时,来听审理案件的诸多天众已经驻足于虚空的各个方位,百万巡天夜叉排列虚空,将观审的数千万天众隔离在外,不许跨入善法堂天上空的范围之内。

    此时,天鼓轰然七记。便有大云飘来,上立百丈紧那罗族天使,口宣主旨:

    “奉天承运帝释天主谕曰:本日由戒律院十大长老组成审判委员会,由戒律院司律院主颛叱垣狈膏为主审律官;戒律院执律院主巢伽眜祝、戒律院监律院主莂梵吾首组成审判庭,公开审理天子胡卢只那与屠哲等几人于妙匠天宝阁外打斗纠纷一案。现在请十大长老并审判庭成员入座。”

    于是一行十三人鱼贯而入,各自安坐。其中以鹰视狼顾者,坐到了中央最高的座位上,显然就是那司律院主,这次审理案件的主审律官——颛叱垣狈膏。

    紧那罗族天使又大声道:“现在请帝释天主及诸小天王入座,作为本次案件审理的陪审团。陪审团将不对此次案件审理的程序与过程做任何性质的指示和发言。完全尊重审判庭与审判委员会做出的公正裁决。”

    于是,漫天花瓣盛开又落,落了又开,诸种天音梵唱起处,以真身显现的帝释天主为首,十几个小天王跟随,依仗威严,璎珞垂然,各自安坐。

    帝释天主手持金刚杵,神情威严而安详。

    这一下出场,就引起了轰然议论。怎么会只有十几个小天王啊?其他小天王呢?

    于是种种猜测的神念乱飞,场面一时混乱。

    就听鼓声再响,天使又道:

    “有十几位小天主因感冒未到,故而座位空缺。”

    这尼玛——

    你能找个更不可信的理由不?

    古往今来,亿万年间,有老死的天王,有打死的天王,神马时候还听说过病死的天王?

    天人还会感冒?你丫天须陀酒喝多了吧!

    有那知道点内情的就低语:“别**叽歪,看不出来呀,就你这脑子,还天人,就没见过比你更笨的蛋了就。你以为小天王会无缘无故感冒啊,告诉你,是......是如此这般来着,你滴明白?”

    “啊?还真是......感冒恐怖啊,这这......”

    “这这这,我蜇你个眼神不好我,悄着点吧,让人听见,你给你家老子惹祸知道不?”

    ......

    主审律官颛叱垣狈膏大人敲了一记惊堂木,威严地道:

    “现在宣布开庭纪律:一、此次公开审理,旁听诸天众不得进入庭审现场五十由旬内;不得大声喧哗;不得出声议论;不得向审判庭审判律官吹口哨、扔鞋子、果皮等,违者当场处死。

    ......”

    颛叱垣狈膏刚宣布到这里,就听见万里虚空外两声大笑传来:

    “仞利天有如此盛事,耶摩天主耶摩神与大化自在天主魔波旬也来凑个热闹,仞利天主,不会怪我二人做这不速之客吧哈哈——”

    声在万里外,倏忽间,人已到了善法堂天。

    帝释天霍然起立,神色迥然,大声道: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二位大驾光临,恕罪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