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shā rén的功德

    第二十五章shā rén的功德

    接下来,颛叱垣狈膏也再没兴趣宣布什么三四五条的纪律了。直接宣布进入审判庭审理程序。带纠纷冲突双方的人进场。

    屠哲抱着狗狗,对胡卢只那射来的仇恨的目光视而不见,洒脱淡然,清净如莲。相对于惴惴不安的金氏兄弟和冷着脸的秦雷,股战的首陀罗,屠哲的风姿,那叫一个出尘,那叫一个潇洒,看的诸天天子一腔嫉妒;看的云雾中的天女低声尖叫。

    狗狗在屠哲的怀中伸直了娇小的身躯,小脑袋不停地悠然四顾,那意思说你们知道吧,我是liú máng哥的狗妹耶!

    这时候,魔波旬看着牟修楼陀道:“我说牟老弟,你看这只小狗狗很有那么点意思哈......”

    牟修楼陀神情复杂地看了狗狗一眼,道:“很可爱.....”

    魔波旬就道:“可爱的狗狗,来让本界主抱一抱?”

    狗狗一梗脖子:“哼!谁稀罕——”

    魔波旬哈哈大笑。帝释天就皱起了眉头。心说尼玛你能正经点不?你觉得老子的审判庭是遛狗场是不?

    颛叱垣狈膏一拍惊堂木:“本案件为公诉案件,没有原被告之分。下面,原被告上场接受讯问,并注意审判庭纪律。”

    于是冲突双方鱼贯而入。

    颛叱垣狈膏依照程序开始讯问。这讯问一开始就充满了诡异的味道。先是对八天子讯问,简单直接,没几分钟就结束。而转向讯问屠哲时,却明显地看出了刁难的意思。

    “嫌犯屠哲,报上你的出身、前世,不得有所隐瞒。”

    屠哲盯着颛叱垣狈膏:“我记得刚才主审律官在讯问纠纷另一方时,使用的是敬辞八天子对吗?怎么到了我这里,就成嫌犯了?主审律官未审先判,已经有了结论吗?您肯定我是犯吗?”

    颛叱垣狈膏目中狠戾之光一闪:“请注意,本审判官使用的是嫌犯,嫌之一字,你不理解什么意思吗?”

    屠哲针锋相对:“当然,您可以使用嫌犯二字称呼我,但是为什么对对方的称呼就是八天子呢?拉莫,偶可不可以这样认为,您在称谓上使用了双重标准?这个双重标准的本质可不可以理解为歧视?”

    喔——

    狗狗的眼里又开始冒小星星了。秦雷在旁边听得简直佩服死了。首陀罗攥紧拳头一声:“耶——”,这毛病都是跟狗狗学的,狗狗呢?是和liú máng哥学的呵呵。

    周遭围观的天众一时噪杂。是啊,都是天子,怎么一个称呼敬辞?一个就是贬词呢?这个小天子不一般呐,看着吧,今天有好戏看了。

    魔波旬微笑着望着屠哲,那眼神里就有一些遐思,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

    金牧兄弟则挺起了胸膛,尼玛这腰得直起来,不能给孩子丢脸。

    颛叱垣狈膏被噎得不轻:“这个.....好吧,屠哲天子,你能报上你的出身和前世吗?”

    屠哲灿烂笑道:“当然!我乃离险岸天主之子,前世是阎浮提洲中国的一个屠夫,意思就是一个杀猪的——”

    诸天众爆发大笑,当然有的善意,有的恶意。

    颛叱垣狈膏斜着眼道:“那你除了杀生外,还有过什么功德?那个使你居然可以往生为天子的功德,可以说嘛?”

    屠哲懒懒笑道:“有神马不可以?我就是杀了几个人而已!”

    我日——

    shā rén的功德?

    众皆哗然!

    杀了几个人?还而已?

    众皆哗然。

    《汉莫勒比》律典《比丘部》五百余条中,第一条就是不杀生。这屠哲天子不仅杀了人,还往生在须弥山为天子,这也不是个说法不是?今世的果,便是前世的因。如果杀了人还可以做天子,这天道还有善恶赏罚吗?

    这屠哲天子的来路似乎.....那个不正?

    颛叱垣狈膏真心地开心地笑了。

    他几乎是温柔地道:“既然如此,你是怎么投身到须弥山的?”

    屠哲悠悠道:“您怎么来的,我就是怎么来的。难道说,主审律官不是积了功德往生须弥?”

    颛叱垣狈膏冷笑一声:“本座的功德,岂是你所能置喙的?说你吧,按照《汉莫勒比》律典,新生天子需要说清前世功德,否则视为诸魔外道,轻则驱逐,重则打杀。”

    屠哲哂笑道:”据我所知,须弥山诸天有巡察四大部洲众生善恶的职能,又说一个月中,要有半个月执行巡察的任务。我有所问,请审判官有以教我。”

    颛叱垣狈膏冷声道:“这和你的来历功德有关系吗?”

    屠哲正色:“我自不会无的放矢。”

    颛叱垣狈膏还想将屠哲的话堵回去,但是旁边魔波旬呵呵笑道:“审判官大人,要让众生说话嘛,言论自由也是民主的一种极为重要的标志。话不说不明,理不辩不清,三界诸天,一向标榜众生皆有话语权,这话语权是要给的嘛是不?呵呵”

    颛叱垣狈膏嗓子里象扎了根骨刺,翻了下白眼,只好说:“那你说......”

    屠哲道:“一问审判官,巡察四大部洲之事由谁负责?”

    “由戒律院巡察院主负责。”

    “巡察院主依照规定要带多少部众去巡察?”

    “四大部洲各有十亿天众巡察采访。”

    屠哲笑了,满含深意地望着颛叱垣狈膏:“拉莫,请审判官告诉我,四大部洲每半月之中,可有四十亿人众转世投胎或者往生?”

    嘎......

    颛叱垣狈膏被问得张口结舌,鼓着一双蛤蟆眼吞了半天口水才道:“这个,应该没有吧......”

    屠哲:“应该没有?我可以理解为审判官作为戒律院主,对属下的工作并不是很清楚吗?”

    颛叱垣狈膏哪会让屠哲逮住话把子?

    眼珠一转道:“没有四十亿那么多!”

    屠哲微笑:“那是多少?”

    颛叱垣狈膏简直有点抓狂了,这尼玛你查户口呢?问这么仔细你啥意思?

    他冷眼看向屠哲:“戒律院事务繁杂,各有分工,要叫来巡察院主给你问吗?”

    心说,尼玛小子你脸大的不行了是吧?知道自己姓神马不?

    屠哲微笑:“我的一问完了。”

    旁边狗狗不乐意了,奶声叫道:“四大部洲半月转世投胎或者往生的人众数字偶知道,大约是一千万上下,出入不会很大。”

    颛叱垣狈膏就瞪着眼看着狗狗,说尼玛你是只神马狗,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屠哲点点头,忽然吭声道:“四十亿天众巡察采访,一千万人众转世投胎。审判官大人,我想我不需要解释为什么前世shā rén是我的功德。您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