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别拿界主不当干部

    第二十九章别拿界主不当干部

    屠哲对魔波旬行了个大礼,道:

    “摩诃界主大人(摩诃:伟大),欲界的繁荣和稳定,河蟹与强大是您的荣光。您的荣光所至,黑暗退却,光明永恒,照耀弱小和卑微,使得他们永享您的慈悲。”

    魔波旬笑眯眯地望着屠哲。不错啊小子,不但有做神棍的潜质,还话里话外的挤兑老子嗯......不过我喜欢呵呵。

    魔波旬就对颛叱垣狈膏道:“那个专吃原被告大人,本来呢,你们这个案件的审理,是你们仞利天须弥山的内部事务,啊呵呵.....”

    颛叱垣狈膏暗里不齿,你也知道这是我们内部事务啊,也知道捞过界了啊,尼玛你个老棒子就不是只好鸟。

    魔波旬话锋一转:“但是,欲界六天是一家嘛,对不对?都是一个佛照耀,都是一个佛领导,对不对?一般地,我是不愿意行使这个界主的权力滴,但是啊,今天这个情形,那属于二般情况啊呵呵,说不得,本界主要建议仞利天主老弟,我们这个啊,虽然说,四大天王天、兜率天、化乐天的天主不在场,但是也有帝释天主、牟修楼陀天主和本界主在嘛,完全可以组成一个临时的案件审理指导小组嘛,对不对?这个帝释天主老弟,你有神马不同意见吗?”

    帝释天笑颜展开,心里却把魔波旬祖宗八代都咒了一遍。尼玛你已经强势介入了,我说不行管用吗?

    帝释天:“界主大人说的不错。如果能提交足够的证据,审判还是应该继续。本天主附议界主大人有关组成案件审理临时指导小组的提议。”

    牟修楼陀点头:“我也附议。”

    魔波旬挺直了伟岸的身躯,一时间正色道:“既然如此,本界主再次提醒旁听诸位天众,有看到过事件经过的,赶紧的出来作证,莫要自误,言尽于此,可以继续开庭。”

    颛叱垣狈膏惊堂木一拍:“下面庭审继续。有事发当日在场的天众,有义务向本庭tí gòng证人证言,下面有关天众自动上来作证。”

    诸天众一时毛了,这可怎么办?

    作证,那是一定要得罪八天子,更加得罪帝释天主;不作证,得罪了界主还好说,毕竟不是直接领导。但问题是,真要有证据证明老子当时在场,那不是要入罪下狱?

    胡卢只那见诸天众惶惶不定,还怕事情失控,就冷笑道:“诸天众看见的,就上去作证嘛,难不成还担心有人会事后报复?”

    尼玛你们有胆子就上去作证,老子事后不一个个打出你们屎尿来我就不是胡卢只那。

    啧——

    这就是红果果的恐吓了。作证可以,但要承受被报复的后果。

    这尼玛前不得,后不得,进退维谷,里外难做人啊。我尼玛这不是贱嘛,兴冲冲的来看这个**热闹干神马呀我。

    冷场是必然的。但是冷了界主魔波旬的场那就是不给面子,就是拿界主不当干部。

    于是魔波旬界主要耍一回当干部的威风:

    “好,既然诸天众没有人出来作证,那个意思就是说在场的天众当时不在场......”

    魔波旬转头对帝释天道:“老弟呀,我担心你须弥山的大狱放不下这老多人啊呵呵。”

    然后也不等帝释天有所反应,就声如天雷滚滚道:“牟修楼陀天主,本界主希望看到你施展时光回朔的手段,操纵时间,回到事发当日的妙匠天宝阁外,本天主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当事人外,就没有一个旁观的鸟人——”

    魔波旬声如天雷,使得虚空颤抖,大地起伏,天众神魂如遭锤击。

    一时间,诸天众脸色发白,浑身战栗,如末日来临般绝望。

    这尼玛,操纵时间,让时光回朔,这是逆了大天的手段啊。

    只是听说耶摩天以莲花开合为昼夜,所以耶摩天也叫时分天、善时分天、善时天、善分天、妙时分天。没有听说还能把时间逆流回去啊。

    坑爹啊这是——

    于是天空一片哀嚎。

    胡卢只那面如土色,狞厉的目光逡巡诸天众。但是,面对时光回朔的大神通,他的压制和警告的眼神有用吗?

    帝释天也没有想到,牟修楼陀居然修成了操纵时间的神通。

    在欲界,可以操纵空间的大能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操纵或大或小的空间,还不算惊世骇俗。但是要说操纵时间,那是一个都没有。那可是时间啊那是。

    万万年来,有几个神佛可以掌握时间法则?能够使得时间停顿几息,那已经是滔天的手段了,比如定身法神马的,那就是在让时间暂停呢。

    问题尼玛现在这牟修楼陀他不是暂停,是回流,要回到以前,要让消逝的重现。尼玛你还有神马神通藏着掖着是老子不知道的?

    帝释天的神情异常凝重。不仅仅是因为牟修楼陀回流时间的神通很可能让他今天的算计落空,这其实不是主要的。

    最主要和关键的,是他心底的大秘密和大计划,他所要达成的大愿望,在这一刻,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案件审理将对胡卢只那不利,很严重吗?很严重。但是对于帝释天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不能接受的,是他的计划受到外来因素的意外干扰。

    三十世啊,为了这个计划,他转世投胎三十世,默默地实施着,默默地忍受着。难道,三界诸天给他的惊喜和意外,还要继续让他忍耐下去?转世下去?

    但是,不忍耐又能怎么样?

    真的不知道这三界诸天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存在。

    此时,屠哲目光灼灼地盯着牟修楼陀,心里骇浪滔天。

    尼玛,我就受不了这刺激。

    前世的枉死,那是因为什么?因为他面对强大的暴力机器,可以对抗的只有他脆弱的**。妈妈的被削因为什么?因为她老人家的儿子我不是足够的强大。

    来了须弥山四天了,在虚空中以灵魂的状态和狗狗游荡流浪也好多日子了,前世的世界已经物是人非,妈妈和所有的亲人早已经不再了,已经过去了几百年或者几千年了吧。

    过去了,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的疼?

    因为思念,因为那割不断的前世的亲情和血脉相连的温柔。

    从来没有想到过,时间可以回流,过去可以再现。那么,是不是说,我要是具有了这样的神通,就可以操控时间回到过去回到地球回到父母的身边?

    啊——

    我热血沸腾,我情不自禁,我魂不守舍,我渴望变得强大渴望再次亲吻父母的皱纹。

    屠哲几乎激动得快要把狗狗的腰勒折了。他热泪横流,让狗狗都不忍叫疼,不忍撕扯他的嘴巴,只是默默地龇牙。

    此时,牟修楼陀站起来,双手结印,然后指轮飞转,就见金光在指轮上大起。

    他食指一弹,口中真言吐出:“迦呿伽暅迦——”

    只见食指上五个金色符文飞出,定于虚空,明灭闪烁。

    随着他食指飞弹,真言迭出:

    “遮车阇社若——

    吒他荼祖拏多他陀弹那——

    波颇婆滼摩——

    野啰啰奢沙娑哥——

    于是空中就有三十三个金色符文组成了一个奇异的轮布大印,就那么悬浮在空中。

    此时,似乎在耳边,似乎在灵魂的深处,一道长河奔腾的呼啸响起,由远而近,闪烁七彩的浪花掠过头顶,“哗——”地一声冲进了

    虚空中悬浮的金色轮布大印。

    众人就看到,轮布大印金光四射,光雨澎湃而下,笼罩了整个世界。

    只是一瞬,轮布大印如轮旋转,形成金色的漩涡。

    时光回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