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大盗的馈赠

    第三十一章大盗的馈赠

    说话间,三界大盗摩尼阿修撕开空间壁障直接降临在众rén miàn前。

    帝释天一见,脸色大变,冷声道:“大胆盗贼,敢来我仞利天闹事?须知今日还有欲界界主魔波旬大人在此,容不得你撒野——”

    摩尼阿修向帝释天挤挤眼睛,戏谑道:“你也知道魔波旬在此啊,是不是他不在你其实也不敢吭气?呵呵,一个小小的天主,本事不咋地,脑瓜子转的挺快哈。老子等会和你计较。”

    摩尼阿修转身和魔波旬互相见了个礼:“老小子,好长时间没见了吧哈哈......”

    魔波旬点头:“是啊,大概有几千年没见了。不过我想你那些偷来抢来的东西,比想你要多一些呵呵......”

    摩尼阿修仰天哈哈:“这个啊,不是我说你,你好赖的也是一界主,想要什么好东西,直接变化就得了,也不辱没你他化自在天的名声,我就一个大盗,富有的话我会去偷去抢?”

    魔波旬点头:“说的也是,你偷别处可以,在我一亩三分地里,好歹的给个面子,把从妙匠天宝阁里抢去的东西还回来吧,如何?”

    摩尼阿修戏谑地看着帝释天:“我说因陀罗,你说我是还会去?还是不还回去呢?”

    帝释天那脸已经成了茄子。自己的分身栽赃摩尼阿修抢了自己天宝阁的天宝器,如今背黑锅的不愿意了,来这里找说法来了。

    帝释天沉声道:“依你的意思,待要怎样?”

    摩尼阿修畅快大笑:“怎样?你听说过三界大盗抢了东西还还回去的事情吗?不是不给魔波旬老小子你面子,是给了你面子,老子我就没面子了。是不?因陀罗,是不是这个道理?”

    帝释天咬牙道:“不错,就依你的意思。”

    我敢说不依你吗?尼玛直接搞死我都不带商量的。虽然目前你也未必就一定搞得死我,但是老子目前不是在掏光养贿吗?实力不能暴漏。

    摩尼阿修就大手一招,从虚无中就出现了河流一样的天宝器,一个不落地全进入了他手指上的一只须弥戒里。

    摩尼阿修脱下那个戒子,斜着眼看着帝释天:“归我了?”

    “归你了!”

    “不通缉我?”

    “通缉你有用吗?”

    摩尼阿修哈哈大笑:“这个锅不小啊。背了就背了吧。既然归我了,那我这个怎么处置你们有意见没有?”

    帝释天快要爆炸了:“随便你,与我无关!”

    在场诸人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不好明说罢了。都在看戏。其实不看又能咋地?你还咬大盗一口啊?实力啊,差距太大了。先一边恐惧着吧。

    摩尼阿修就看着魔波旬道:“那个叫做屠哲的小鬼头,老子我看着顺眼,等庭审完了,你把这个送给他,也是一场缘分。请老小子你代劳一下吧!”

    魔波旬手一招,戒子落进手里,顺手打一道神念在上面:“定不辱命。这个戒子我已打了神念,谁想打主意,本界主立马知道。”

    打脸呢这是。直接打得帝释天脸咣咣地响。

    意思你别找屠哲的麻烦,你找他麻烦,老子找你的麻烦。

    “行了,就这么着了,老子还要去其他大千世界转一转,等哪天想起来,说不定回来瞧瞧。老小子回见了哈?”

    话没说完,摩尼阿修身子虚化,一瞬就不见了。

    魔波旬叹息道:“脚在哪里,世界就在哪里。这老盗贼的神通越发不得了了啊......”

    背了口大锅的三界大盗摩尼阿修走了。摩尼阿修托魔波旬把背锅的收益——全部的妙匠天宝阁的库藏送给屠哲,那么再继续查点妙匠天宝阁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难道要把这些库藏拿出来,再和账目核对一下?如果对不上呢?难道还要让摩勒沙比供出胡卢只那全拿走了?或者胡卢只那说出其实我拿的东西基本上让我老子享受了?

    这是不可能的。

    好赖的,也要给帝释天个台阶下吧?不然这仞利天的天主真要换人了。

    魔波旬的意思其实也是狠狠的敲打一下帝释天,逼急了,帝释天也说不定有什么逆天的手段使出来,那就不好了是吧?

    于是就简单了。

    大家一致同意时间顺流,直接回到庭审现场。

    诸天众只是觉得直接一下子就回到了正常的时间里。在时光回流期间他们被定神定身,以及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们一概不知。

    回到了庭审现场,那些没有及时作证的天众就一个个面如土色,知道这下无论如何是跑不了了,就开始集体筛糠。

    胡卢只那和他的随从扈从,也一个个低头耷脑地在那里等待裁判,摩勒沙比就知道自己活不了了,软成一堆,哭成一摊。

    颛叱垣狈膏一拍惊堂木:“庭审继续。鉴于大家都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责任分明,可以结案。故**质证辩论陈述等环节一概从略。

    经本案审判庭成员与审判委员会诸长老合议,裁判如下:

    妙匠天宝阁管事摩勒沙比,无礼轻慢、自称大人、威胁作证天众,贪没离岸天主金牧、谷崖岸天主金祀天宝器,根据《汉莫勒比》律典《天奴部》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三款、第九十六条第八款、第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七款的规定,分别判处摩勒沙比掌箍二十;枷锁其身,曝晒十日;绞刑,并不得转世,魂魄永堕地狱。以上处罚,合并执行绞刑,魂魄永堕地狱,立即执行。”

    第一个判决作出,诸天众哗然。

    摩勒沙比是谁呀?那是八天子胡卢只那的贴身棉袄,须弥山上上下下谁不给几分面子?这说处死就处死了?

    处死他其实无所谓,问题是,八天子的脸面往哪搁?

    八天子啊,那脸就直接被踩了?审判官就这么铁面无私?帝释天主就如此大义灭亲?

    这个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啊?!

    屠哲淡然地站在当地,狗狗挥着一只小爪子耶耶地叫着,很是兴奋。秦雷看着他大哥,激动得脸都成了猪肝色。首陀罗直接就擂着胸脯表示狂喜了。金牧金祀对望一眼,感慨万千。如果没有屠哲这个儿子,他们被欺辱被打压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呢?

    颛叱垣狈膏又一拍惊堂木:

    “二、帝释天宫神卫胡卢只那,袒护原有部属、挑起争斗、藐视律典,指使友人及部众围殴他人,致伤两人。根据《汉莫勒比》律典《天子部》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分别判处胡卢只那抄写律典百遍;面壁十年;鞭刑百记,并处补偿被围殴致伤两人天宝器各一件,牛头旃檀丹十枚。以上处罚分别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