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耶摩神要为谁疯狂?

    第三十二章耶摩神要为谁疯狂?

    旁听天众轰然议论。

    这尼玛是来真的了。八天子被处罚了。

    执行什么样的处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丫的被处罚了。

    那意思就是说,八天子没面子了,脸彻底的被人踩了。

    帝释天主的爱子又怎么样?犯了事照样处罚。以后还得瑟不?还跋扈不?还怎么好意思踩得须弥山直晃悠?

    处罚那就是个屁。那点赔偿对于胡卢只那来说连跟毛都不算。问题是,它这个象征意义大过实际处罚是不?

    胡卢只那脸色煞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中仇恨之火毫不掩饰。

    唉,这人呐,不说自己长的不好看,老嫌旁人不待见。

    不过呢?屠哲这小子胜了这官司了,问题是你以后在须弥山的时间长着呢,你就不怕八天子的怒火和报复?

    八天子已经被处罚了,那些没有作证的人多了,那处罚跑得了吗?你这遍地仇人,想要过的顺溜点,丫不容易呀......

    接下来,颛叱垣狈膏对于跟随胡卢只那围殴金家多人的所有扈从给予了号枷、鞭刑和赔偿丹药的处罚。

    最后,就轮到那些不上来作证的诸多天众了。

    颛叱垣狈膏刚说到这些人,屠哲就上前一步,恭敬地道:“审判官大人,我有一个请求,希望允准。”

    颛叱垣狈膏已经没心气和他斗气了。三界大盗看上的,还送了偌大的好处给他;魔波旬界主明显袒护着他。这主我惹不起。就说:“你说吧,我会慎重考虑。”

    屠哲道:“诸天众不敢作证,也是摄于某些人的淫威,怕之后报复,并不是没有是非之辈。所以恳请诸位审判官大人念诸天众非出本心,况且也法不责众,真要处罚,会浪费须弥山极大的资源,故而,希望对诸天众网开一面,免于处罚。”

    正在集体筛糠的诸天众听了,又集体狂喜。这屠哲小天子够仁义哈。不但不记仇,还替咱们开脱,难得难得哈。这情分记下了。

    胡卢只那不愿意了,上前怒道:“我有异议,律典面前,人人平等,该处罚的不处罚,律典尊严何在?”

    他二哥瞿波迦一听,直接扭脸闭眼。

    啧,你就是个锤子。人家收买人心,你却得罪众人。你还能更弱智一点吗?

    诸天众一时都冷眼看着胡卢只那,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问候了一遍。

    帝释天主见了,叹息一声,看起来,我是亲的有点瞎眼了。这老八......他就是只扶不上墙的赖狗啊......

    帝释天主道:“我看屠哲小天子的建议不错嘛,大家消极作证是有的,包庇什么的就严重了,免于处罚也是势所必然。不过,在这里我要强调,之后凡我天众,都要自觉维护律典的尊严,不要因为犯事的是我的儿子,大家就都不吱声。这是不对滴。是对犯罪的纵容。王子犯律,与诸天人同罪。我们就是要提倡一种精神:敢于直面,勇于斗争。仞利天是我们大家的仞利天;须弥山是我们大家的须弥山,不是某个天子太子的就可以胡作非为。以后,只要有案件发生,不管涉及到谁,一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掌声雷动,欢呼大起。不明真相的天众对帝释天的敬爱达到了巅峰。

    谁说天主袒护儿子?

    谁说天主不痛恨**?

    谁说天主没有仁爱之心?

    谁说天主不会大义灭亲?

    天主天主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胡卢只那也意识到自己当了一回傻13,汗流满面退下。颛叱垣狈膏宣布对没有及时作证的诸天众免于处罚。

    魔波旬也呵呵笑着鼓掌。等掌声欢呼声歇息,魔波旬站立起来,高堪入云的身姿立时迎来又一阵欢呼。

    魔波旬微笑道:“今天,本界主高兴地看到,我们欲界的律典,被赋予了神圣的光环。我也高兴地看到,我们的审判官以及审判委员会长老,能够秉公执律,既体现了律典的严肃性,又体现了审判者的人情味。值得嘉许,值得表扬,值得欲界诸天借鉴,值得三界诸天推广。

    特别应该提出的是,帝释天主在其爱子触犯律典之后,不袒护,不包庇,正气凛然,大义灭亲,给那些无法无天的王二代、富二代敲响了警钟。

    世界是我们滴,更是你们滴。希望诸天众紧密地团结在以帝释天主为核心的诸小天王周围,把须弥山建设成为无罪世界,极乐净土!”

    掌声那叫个热烈啊。天花闻之乱坠;天音随之轰响。

    屠哲就以为又回到了前世的某个报告会上。他就怪异地看着魔波旬。

    这尼玛,你这当领导的水平赶超欧美,赛过英德,比肩所有前世的乡镇以上干部。

    你这......知道无耻俩字怎么写不?

    不过,想归想,他可觉得魔波旬比帝释天可爱多了真诚多了。那怪异的讲话,与其说是打官腔,做官面文章,倒不如说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最后,魔波旬宣布了两件事。

    一是欲界将在十年后举办“欲界青年文武才艺大赛”,以推动欲界的界防建设,应付可能出现的外道魔道的侵扰;也推动欲界的文化与精神文明建设向着更高的层次迈进。大赛采出众者,将派往sè jiè光音天留学,作为大辩才天女的弟子在那里学习一年;武艺出众者将集体进入欲界第四天兜率天的内院小净土中参悟修炼,直接体悟弥勒的道痕法音。

    这个消息简直如石投大池,激动的诸天众特别是活了才三两百年之下的青年都疯狂了。

    大辩才天女,那是谁啊?那是几乎所有的文学青年都仰望的知识与智慧女神啊,能做牠的弟子,还具有着漂亮不输三界第一měi nǚ悦意天妃的容貌,还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事情吗?

    弥勒净土,天啊,那可是弥勒净土啊。平常连一般天主都进不去的地方啊。据说那里和欲界一点都不一样,和真正的极乐净土非常接近。在里面悟道一日,胜过自己修炼千年啊。

    议论之声轰然,人rén miàn带振奋。

    二是欲界六天在此十年当中,要选拔出自己的青年才俊,以备参赛。这也就是说,这十年当中,欲界六天想平静都不行了。疯狂的读书和修炼将成为大多数人的生活主题。

    屠哲听得也是心潮动荡。十年后,我要变得强大。

    就在审判即将结束的时候,一直保持平静的耶摩天主牟修楼陀站了起来,对颛叱垣狈膏道:

    “审判官大人,审判庭的审判一直都没有提及一个当事人,那就是打伤狗狗夜玛的伊罗钵那大龙象王。既然如此,本天主希望律庭作出一个裁决,就是把对伊罗钵那大龙象王的处罚,改为与本天主对抗一掌,生死不论!”

    牟修楼陀目射冷电,气势如虹,一时惊得诸天众大哗。

    这尼玛,怎么回事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