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地狱平等女王

    第三十三章地狱平等女王

    诸天众听到耶摩天主牟修楼陀叫板伊罗钵那大龙象王,各各兴奋不已。

    直到现在他们也才发现还真的是有落下没处理的,比如妙香天哺园的管事,就提也没提;出手伤了狗狗的大龙象王也是好像没人注意。

    这群过惯了舒坦日子的天众,刚才只顾得害怕和欢呼了。现在才觉出来,有个大佬不仅没有露面,而且没有收到任何处罚。

    这群家伙其实比屠哲前世所在的国家那些打酱油的还专业。看热闹嘛。还能看出个毛来?况且,就是看出个毛来,也不是咱的酱油不是?

    唯有屠哲冷笑,知道这里面的说法有些是自己不好揣测的。

    这次颛叱垣狈膏没有吃惊,好像早料到有这么一出似的。原来,帝释天早看出牟修楼陀和狗狗之间有一些瓜葛,大龙象王想避开,那是不可能的。索性就神念吩咐颛叱垣狈膏,不提伊罗钵那大龙象王,看牟修楼陀怎么出招。

    颛叱垣狈膏就道:“耶摩天主大人,您个人和大龙象王有些恩怨?”

    牟修楼陀皱了下眉毛:“个人恩怨?那没有。”

    颛叱垣狈膏做惊奇状:“那为什么天主大人要和大龙象王对掌,而且要......生死不论呢?”

    牟修楼陀淡然道:“只是看他不顺眼而已,审判官大人,你这个意思是不允许了?”

    颛叱垣狈膏为难道:“如果没有特殊的理由,这个要求似乎......有点那个......”

    牟修楼陀目光扫了一下帝释天:“你需要一个理由,是吧?”

    帝释天淡然地道:“没有理由的争斗,似乎与礼不合,请耶摩天主见谅。”

    尼玛,界主在这里耀武扬威老子忍了,谁让人家是界主来着?问题是,尼玛和老子一样的天主,在老子的一亩三分地上也想咋地就咋地?

    牟修楼陀转眼看着狗狗,眼里一片慈祥,也有无尽心痛。

    他几乎是呢喃着说道:“牠跟了我很多年了,后来和牠哥哥在一起。牠远离我已经很久了......”

    诸天众闻言,都大惊失色。

    耶摩神的宠物狗?难道是......?

    屠哲茫然地搂着狗狗,似乎在一瞬间感觉到了什么人会把狗狗给领走,这使他觉得恐惧和凄凉。

    不——

    不不!

    谁也别想把狗狗从我身边领走。牠是我的mèi mèi,是我的亲人,谁动牠我跟谁拼了!

    狗狗觉察出屠哲的恐惧,伸出小爪子攥住屠哲的一缕头发,悄悄的道:“liú máng哥你别怕,那个什么天主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谁呀这是,还我跟了他很久什么的,有病吧他......”

    牟修楼陀听到了狗狗的说话,脸上一丝痛苦闪过,面对颛叱垣狈膏道:“牠现在已经忘记我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牠一直就象是......我的女儿一样......”

    颛叱垣狈膏惊得跳了起来,就连帝释天也凝重地直起了身体。

    牟修楼陀道:“审判官大人,这个理由够吗?”

    帝释天大步来到牟修楼陀面前:“耶摩天主,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狗狗是斫伽罗山地狱之主?平等王中的女王?”

    牟修楼陀点头:“牠的哥哥就是阎魔天子阎魔罗奢,牠是夜魔罗玛。哥哥管男鬼,牠管女鬼,兄妹二人并称平等王。但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牠居然出现在这里,居然不认识我了......”

    帝释天大袖一甩,气闷异常。

    这尼玛,又来个大个的,伊罗钵那大龙象王这下恐怕扛不住了。

    牟修楼陀的话一出,诸天众大哗。

    天啊,那是斫伽罗山大地狱的女王啊。怪不得呢,这下大龙象王要糟糕了。

    屠哲叉着狗狗的胳肢窝把狗狗举起来,放在眼前左看右看。

    疑惑地道:“我说狗亲,你真的是那个啥啥女王?”

    狗狗可怜地摇着头:“偶不知道喔,偶只记得一些地方好像很熟悉,比如斫伽罗山啊,大黑绳,黑云沙啊什么的,这和地狱有关系吗?”

    屠哲就知道是了。只是在狗狗身上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使得牠的记忆有了问题。

    此时,牟修楼陀温柔的看过来,惊得狗狗一下钻入屠哲怀里尖叫:“啊——偶不认识你,不要看偶呀——”

    牟修楼陀目光黯然,但是,在黯然的深处,渐渐升腾起冷厉的火焰,他呢喃着:“不管是谁,不管他打得什么主意,此人,我必杀之!”

    颛叱垣狈膏张大嘴巴,眼珠凝滞,不知如何是好。

    牟修楼陀看着帝释天主:“因陀罗,伊罗钵那伤了夜魔罗玛,我要讨回来,你......要阻止吗?”

    帝释天快要哭了,尼玛,我一个仞利天,对上你们一个耶摩天,再对上一个斫伽罗山大地狱,我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还是咋地?

    伊罗钵那,不是我不向着你,实在是这个......希望你懂得。

    此时,伊罗钵那大龙象王的声音在很远处响起:

    “耶摩天主,伊罗钵那在须弥山以上两万由旬处等你来了结恩怨——”

    牟修楼陀大笑一声:“好,你等我来——”

    说着大步一迈,踏入虚空,随手一撕,空间如纸开裂,闪身而入,空间瞬间闭合。

    诸天众仰望天空,都在看着看不到的地方。

    一万由旬的高度,俩人进去再一封锁空间,谁能看得见个毛?

    天上地下一时静得落针可闻。

    狗狗小脑袋从屠哲怀里钻出来,悄声问:“liú máng哥,拉锅古怪天主走鸟?”

    屠哲无言地注视着狗狗,咬着牙像是对狗狗,又像是自己跟自己来劲:“尼玛谁也别想......”

    看着狗狗纯净如天宝石的眼睛,屠哲心里叹息:狗亲啊,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但是不管是谁,哥哥我一定把事情的真相找出来。如果有人想害你。对不住,人若犯我,我必shā rén!

    在离此两万由旬的空间中,大龙象王和牟修楼陀对峙着。

    伊罗钵那此时化为人形,是一个高大威猛光头男子。

    伊罗钵那对着冷眼看着他的牟修楼陀行了个礼,道:

    “亿万年前的迦叶佛时代,我犯了一次错,拽了一把佛的香叶草,成了几乎不死的大龙象王,生生世世要为佛法的守护神帝释天当坐骑。活得太长了,难免寂寞。胡卢只那虽然顽劣,但是对我很好,我收他做了弟子。他受了委屈,我出了手。即便是错误,这个错误对于我也是不可避免的。”

    牟修楼陀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错了,但是错的有理是吧?”

    伊罗钵那摇摇头,神情有些伤感:“天主会错了意。我不是要开脱自己。我只是很理解你对于夜魔罗玛的感情,就像我对胡卢只那一样。我们无论做的对错,都是别无选择。缘分这个东西,成全人,也会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