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躺着也发财了?

    第三十四章躺着也发财了?

    牟修楼陀眉毛一挑:“你说这些究竟什么意思?”

    伊罗钵那淡淡地道:“两个选择。一是你只管出手,我自认不是你对手,就此了了这场恩怨也就是了,生死各安天命;二、我感应到三界诸天将有大事发生,这种预感使我常常毛骨悚然。今天知道狗狗夜玛的情况,我觉得,似乎应该是一个查探的突破口,你我的恩怨,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了结。”

    牟修楼陀眸光星闪:“你说!”

    伊罗钵那精神一振:“想必天主也应该想到,既然夜玛身上发生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真有危机,那么这个危机似乎已经蔓延开来,初现端倪。”

    牟修楼陀点头,等着伊罗钵那继续。

    伊罗钵那:“那么我想,我伊罗钵那三十三化身,七千二百龙象下属,探查一些事情,应该还是会有所得。探查信息,随时报知天主大人你知道。”

    牟修楼陀:“成交!”

    伊罗钵那道:“此事仅限你我知道,暗地采访探查,不能让有心人注意到。”

    牟修楼陀:“好!”

    伊罗钵那:“接下来,天主可以大力击伤我,打破这个空间,这场戏就结束了,另一场戏就开始了。”

    牟修楼陀点头:“嗯!”

    善法堂天诸天众正都仰起脸来望向两万由旬外的虚空。期待大龙象王胜的有之;希望牟修楼陀胜的有之;邪恶地希望俩人两败俱伤的有之。各种打酱油心态充分显示出即便是天人,也一样的世俗和恶俗。

    帝释天脸色冷峻,一言不发。

    魔波旬好整以暇,好像根本不在乎俩人战斗的结果。

    终于,天空中一声大响,如无数吨炸药同时炸开,空间破裂,空间碎片激射十方。巨大的爆炸声使得须弥山摇晃不已,如末日来临。

    大龙象王衣衫破裂,浑身是血地迭出空间,化为一道神光,摇摇晃晃飞回了大龙象王宫。

    同时激射的空间碎片中人影一闪,牟修楼陀已经背着手立在了魔波旬身旁。

    此时,帝释天叹息一声,挥挥手:“散了吧......”

    于是颛叱垣狈膏宣布,审判结束,诸天众各回其位。

    七阶七宝台连接的帝释天宫楼廊上,一个美丽的身影隐现在云雾中,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帝释天宫里,魔波旬、牟修楼陀和帝释天主分宾主坐下。

    屠哲被召唤进来,站立大殿上,在七宝的光明中,搂着有点惊慌的狗狗淡然望着三个高高在上的存在。

    魔波旬微笑道:“有个三千大千世界都著名的人物,托我送给你一件东西。”

    说着拿出大盗摩尼阿修的须弥戒子:“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我没好意思看到底有多大。里面的东西也是属于你个人的秘密。在这里我交给你,算是完成了该人的委托呵呵......”

    说罢戒子飞向屠哲,直接戴在他的手指上,戒子光芒一闪,就化为了一道隆起的肉痕,与屠哲的手指成为了一体。

    魔波旬道:“想要打开或者查看也很容易,直接用神念作用其上就可以了,你要看看嘛?可不要吓坏了哈呵呵”

    屠哲惊讶地伸出指头,试着神念一放,顿时大惊失色,倒吸一口凉气,险些把狗狗甩了出去。

    这尼玛,发财了?

    屠哲被和他的手指融合为一体的须弥戒子里的空间和宝物吓坏了。

    这个戒子当中的空间不知道要比姐们悦意天妃送给他的那个奔荼利花空间宝器大了多少倍,而且里面隐约有地火水风循环,似乎要生成一个世界的样子。

    天空水精琉璃所成,正渐渐次第演化出深远的虚空;大地是天金所成,坚牢稳固;山岳是金刚所成,天金为峰,天银为瀑,碧琉璃为山阿;河流水精所成,开始演化鱼虫之属。

    大野上已有稀疏妙树生长,有金树,金根金枝银叶华实;有银树,银根银枝金叶华实;有水精树,水精根枝琉璃花叶;有琉璃树,琉璃根枝水精花叶;有赤珠树,赤珠根枝玛瑙花叶;有玛瑙树,玛瑙根枝赤珠花叶;有砗磲树,砗磲根枝众宝花叶。

    整个空间纵广千余由旬,就算是波音747也得连续飞行个20小时,才可以这边飞到那边。

    屠哲似乎是牙疼般嘶嘶地吸着气。

    这尼玛,这一件须弥戒子,价值就无可估量。而且里面还有一座入云浮屠,金刚塔身,共有七层。高可五百由旬,广有三百由旬。

    不用说,哪里是放置宝物的地方。

    屠哲把神识放进浮屠第一层,就见里面七宝架子横排竖放,不知道有多少排,每个架子上都摆放着起码也有几十上百件天宝器。那些天宝器,大爷的,他一件都不认识。

    再往第二层放了下神识,神识却被一阵光芒轰了下来,就像一头撞在树上一样,性命是没有问题,可是满眼的星星还是闪烁了半天。

    这尼玛,目前还没资格进第二层。

    屠哲收回神识,呆呆地看着魔波旬,眼神发直,魂不守舍。

    “这......给我的?”

    魔波旬戏谑地看着他:“小鬼头,被吓着了?呵呵,你这也算一富翁了吧?大盗摩尼阿修的宝藏,就是点零头,在咱这三界也算是大款了呵呵。不错不错呵呵,目前你也算高富帅一个了,希望有个白富美做你媳妇哈哈......”

    狗狗在旁边一翻白眼:“我家liú máng哥才不稀罕神马白富美。要找媳妇,那也得是辩才天女那样的,美貌加智慧加知识加神通的四有měi nǚ,对不liú máng哥?”

    屠哲揉了下鼻子,干咳一声,不知道怎么说。

    大爷,前世古人说的好:木有白吃的午餐。又说就木有那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无功受禄,受之倒也不一定有愧。问题是,为什么呀这是?

    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为什么的解释,这尼玛睡的着吗?万一的半夜什么夜叉罗刹阿修罗的找来,说你的灵魂被卖给我了,你跟我走吧?这这......将会是一种神马状况?

    魔波旬笑道:“行了呵呵,大盗也不会把自己全部的家当给了你。至多给了你千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对于他来说,说不定连根毛都不算呵呵,不过呢?我倒是期待你那戒子里面是不是有其他小千世界甚至大千世界的宝贝。这个......我也不好意思看不是?”

    屠哲一听,毫不犹豫地将手指伸到魔波旬眼前:“要看就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魔波旬和牟修楼陀、帝释天主都惊讶地望着屠哲。

    这小子没病吧?

    人说财不露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就不怕魔波旬其了歹心?虽然能让他起歹心的歹心实在是不多了。但问题是,总还有吧?

    魔波旬就有点哭笑不得:“你这小子不是那个缺心眼吧呵呵,你这......逮谁让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