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莲花神器

    第四十六章莲花神器

    牟修楼陀看着屠哲道:“我还要给你一场造化,能得到多少好处,就看你自己努力和运气了。”

    狗狗激动地尖叫:“咿呀还有,快说快说还有啥捏?”

    牟修楼陀指着大殿的穹顶问道:“你知道我这大殿是怎么来的吗?”

    啧,就没你这么卖关子的,想说不想说?不想说攒点财宝去了哈?魔波旬就见不得这娘的腻腻歪歪。

    牟修楼陀才不理他,对屠哲道:“为什么我这层天叫善时天或者时分天?

    那是因为,我这宫殿是一朵莲花所化。

    莲花开合之间,昼夜更替。就是说,这朵莲花它就是一件蕴含时间法则的神器。

    我能掌握一定的时间法则和时光回朔这样的**,全依赖于在这朵莲花里修炼体悟。

    现在我给你天神魂晶,让你在莲花里炼化修炼,我操控莲花把时间加速到现在的一万倍,你在里面修炼三天,也就是三万天,看看会有什么造化。”

    尼玛,外面三天,莲花里面三万天。

    这麻痹的是个神马概念?

    屠哲就揉着鼻子不知道说啥好了。

    魔波旬听了,几乎是含着热泪握着牟修楼陀的手道:“牟老弟,我先替徒弟谢过您老的大恩,不过大恩不言谢哈?您这让孩子怎么报答你捏?”

    牟修楼陀一甩手:“死远点,和你有啥关系?他给我那三颗神品之王,还抵不上我一颗天神魂晶了?”

    魔波旬立马背起了手:“那倒是,那可是三百六十个小天界梵气的总和啊,算来还是有点吃亏哈呵呵......”

    牟修楼陀把炼化天神魂晶的功法打入屠哲识海,然后道:“我把你送进莲花之心中,你好好修炼,我们期待你给大家带来惊喜。”

    屠哲也不矫情,直接对牟修楼陀一礼:“那就有劳长辈了。”

    所谓莲花之心,就在宫殿最深处的一个氤氲着古怪力量的宝池中。

    这个宝池纵广各八由旬,里面红光成雾,涨缩有律,仿佛就是一颗心脏在激越有力地跳动着。

    不是在耳边,而是在神识海中,响起咚——咚——咚——的心跳声,让人产生灵魂要随之律动,身体要随着节奏舞蹈的感觉。

    牟修楼陀道:“直接走进去,坐在中间,跌坐炼化魂晶,同时体悟时间法则。我能给你的就是这些了......”

    屠哲亲了下狗狗,狗狗有点不舍,liú máng哥要离开他三天啊,那可是三天啊,这也太长了吧?

    屠哲迈步进入莲花之心,一会就消失在红色的迷雾中。

    牟修楼陀逆转了时间,就和魔波旬、狗狗一起回到了正殿。俩天主才有时间聊点关于狗狗的事情。

    牟修楼陀一个神念发出,就见大殿中光芒一闪,出现了几个天仙少女,她们一见狗狗,立马眼射欣喜之光,大呼小叫的扑上来,一个个叫着妹子,你扯我夺,差点就要把狗狗给分裂开了。

    牟修楼陀一声冷哼,让你们带狗狗去玩,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扯坏了仔细你们的皮哈——”

    几个姑娘一吐舌头,叫着老爹我们没怎么怎么地呀嘻嘻,边说边就把狗狗抬手把脚的架起来,风一样出了大殿。

    狗狗则挣扎大叫:“liú máng哥的师傅,绑架呀,shā rén啦,救命啊——”

    俩人笑眯眯地看着几个姑娘出去了,这才脸色一整。

    魔波旬道:“怎么样?狗狗的状况,看出什么来没有?”

    狗狗被牟修楼陀的几个女儿带走,是为了方便和魔波旬讨论狗狗的问题,以免在说到一些尖锐的问题时刺激到狗狗。

    牟修楼陀道:“一天多来的暗中神识探查,我发现狗狗的一些记忆莫名消失了。”

    魔波旬道:“一些是个神马概念?这个马虎不得。”

    牟修楼陀皱着眉毛道:“我仔细地查探过,是一些关于牠在耶摩天生活的记忆,全部没有了,导致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回到这里,对牠以前熟悉的一切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魔波旬道:“你确定一定是消失?这部分记忆不是被封印?”

    牟修楼陀点点头:“很确定,记忆被封印,只要仔细查探,总能找到封印的痕迹和封印的异能量波动。但是我没有发现。所以我肯定是消失,不是被封印。”

    魔波旬:“只是这部分记忆消失了吗?还有没有其他的也一起消失了?”

    牟修楼陀凝重地道:“有,关于她自己的身世,包括牠的哥哥阎魔罗奢,这些记忆也消失了。

    意思就是说,牠知道他的哥哥是地狱之主,但不知道是牠的哥哥。牠也知道自己是地狱的平等王之一,也知道地狱的一切情形。但是牠和他哥哥闹翻了,自己跑出来,至于要到哪里去,牠自己也不知道。”

    魔波旬点头:“嗯,于是牠遇到了屠哲。那么也就是说,有关于牠的身世和亲人的一切信息都莫名消失了对不对?”

    牟修楼陀点头道:“是这样的。就是说,狗狗的失去记忆是一种选择性失忆。这个又意味着什么呢?”

    魔波旬一挥手:“绝对不是神识紊乱,绝对有问题。”

    牟修楼陀目光冷厉的道:“界主想到了什么?”

    魔波旬就开始在地上转着圈滔滔不绝地分析。

    你看哈老弟。神识紊乱,那是有可能练功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了,既影响到牠的记忆,形成记忆错乱,这个记得,那个记不得,时而记得这个,时而又记错那个,连带身体一些功能也会出现紊乱。但是你发现没有,牠身体一点毛病没有是吧?

    而牠的记忆也丝毫不紊乱对不对?只不过是关于耶摩天和牠哥哥的记忆没有了。其他的一切正常对吧?

    这说明一个神马问题捏?

    说明有一个神秘的存在在牠丝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将牠的这部分记忆给剥离了。

    嗯是剥离,不是屏蔽、遮掩或者封印。

    那么,问题就来了。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把狗狗搞成这个样子?我行吗?你行吗?起码我知道帝释天是不行。

    其实,就是你我,想要在狗狗不知道的情形下剥离他的部分记忆,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还是选择性的剥离。

    这个选择性就决定了这个存在要在横跨耶摩天和斫伽罗山地狱两大空间,纵越长达几百上千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跨度内,选择性地剥离了断断续续的有关狗狗自己出身和亲人的记忆。

    牟老弟,就算是狗狗让我们光明正大地剥离,你剥离得了吗?”

    牟修楼陀毫不犹豫地摇头:“绝对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