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记忆被选择性剥离?

    第四十七章记忆被选择性剥离?

    魔波旬点头:“所以,那个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人的范围,就缩小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对不对?

    那么,在三界诸天中,有谁有这个能耐?

    欲界的其他天主能做到吗?

    sè jiè的十八个天主能做到吗?

    我想这是不可能滴,他们虽然生命形态和我们已经大大不同,但是神识却未必就强大过你我。

    我们做不到这个,他们也别想。

    拉莫,无sè jiè的四大天主?我们见过他们,可是,你确定见到的就是本人?

    化身亿万,存在的状态都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我们怎么肯定他们谁是谁啊?

    所以,我觉得,能够做到这点的,如果是在三界诸天,那肯定就是无sè jiè四大天主之一。

    问题是,这是为什么呀?对吧?

    他们想要把地狱怎么样,想要把耶摩天怎么样,还用得着这么费劲吗?直接拿下就得了是吧?

    所以,他们虽然有这个能耐,但是没有这个必要和动机对不对?

    拉莫——”

    魔波旬就以罕见的凝重之色沉声道:

    “有没有可能,这个存在来自于......域外?”

    牟修楼陀一时色变,呆了呆道:“这个假设......是不是大胆了一些?”

    魔波旬也点头:“大胆是大胆,但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个是没错的。

    或许,就是我们这个小千世界,也还隐藏有一些别有图谋的人是吧?我们现在得到的信息太少,任何推测都可以说是没有强力的佐证。”

    牟修楼陀忧郁地道:“那狗狗怎么办?”

    魔波旬目光穿越无数空间,深邃而悠远:“静观其变,我就不信了,谁还没事就剥离人的记忆玩耍,在狗狗的身上,将要发生什么?值得期待。”

    胡卢只那这两天快要郁闷死了。

    被关在一处地牢里面壁,那是天子过的日子么?

    虽然这所谓的面壁其实就是哄鬼的把戏,里面天宝器多多,天须陀味多多,天须陀酒多多,更有美丽xìng gǎn的数个天女被他疯狂发泄整得shēn yín不叫shēn yín那叫哭喊了。

    但是,那依旧是面壁不是?起码不能光明正大地在外面晃悠是吧?

    外面几个纨绔死党也是诸小天王的子弟,那是跟着八天子风光无限过的。现在八天子面壁了,他们一个个跟过来被差遣答应,屁颠颠的忙得够呛。

    也有很多跟班因为胡卢只那的倒霉被老子禁足了,或者感觉跟着八天子为所欲为的日子似乎已经到头了,所以就有意无意地和八天子拉开了距离。

    这让八天子出离了的愤怒。

    麻痹的一帮子墙头草,双头鸟,咋地?看老子我不行了?过气了?现在就墙倒众人推了?石头砖头的都下来了?麻痹的你们瞎了那两只狗眼。

    这须弥山是谁家的须弥山?天主是谁家的老子?麻烦你们搞搞清楚,老子是面壁啊,不是被杀了哈?过几天就出去了哈?,麻痹的你们怎么面对八天子的怒火?

    不行,这鬼地方我得出去,得想办法报复。这尼玛要再待下去,会憋出毛病来。

    那个谁谁,你来替我面壁,我出去找找我师傅,这口气不能这么咽下去。

    胡卢只那就穿了那谁谁的宝衣,直接一个闪身就走了,须臾来到大龙象王伊罗钵那的宫殿。

    伊罗钵那其实和狗狗的碰撞也没占多少便宜,虽然他是大帝的修为,可狗狗也是地狱之主啊,那神通可是不弱于他,只是莫名被剥离了部分记忆,导致神识受损,不然指不定谁伤得更厉害些呢。

    对于胡卢只那这个徒弟,伊罗钵那是既恨又爱。

    恨吧,就说这个小子不争气,一天的斗鸡遛狗,吃喝嫖赌,打架闹事,用在修炼上的时间实在有限。要不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逗留在斯陀含的境界迟迟不能进步。

    说实在的,这纨绔其实就是在糟蹋他所有的资源呢。有这样一个徒弟,你不恨啊?

    说到爱吧,这小子也不知道哪根筋顺了,死活看着这师傅得劲,要么不来,要来的话,溜须拍马,嘘寒问暖,挠得大龙象王浑身舒坦,自然对他的那股子怨气就没了。

    此时胡卢只那飞到伊罗钵那面前,噗通就跪下了,大哭道:“师傅啊啊啊啊......我不甘心呐我,屠哲那就是个杀猪的,他他他凭神马压我一头啊啊啊啊......师傅您得帮我宰了那小子啊......师傅啊,您可就我这一个徒弟啊啊啊啊......”

    伊罗钵那一个头就有了两个大。

    麻烦你看看清楚,认清形势好不好?那屠哲小子只是个杀猪的?

    那家伙有欲界界主魔波旬罩着呢,那只狗狗也来历不凡啊,那可是耶摩天主当年的宠物狗,现在的地狱之主啊,这几个,你能惹得起还是你爹能惹得起?

    伊罗钵那沉吟道:“你想报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我答应了耶摩神牟修楼陀一些事,否则你觉得你师傅能够或者会这样吗?所以我不能对屠哲出手。

    你呀,要报仇可以,但是,你不能老指着别人是吧?要报仇,你刻苦练功啊是吧?你要练到圣人甚至是大圣的境界,你还怕宰不了屠哲?”

    胡卢只那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师傅您这意思是不管我了?”

    伊罗钵那叹口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有十年后的欲界青年才俊文武大赛吗?到时候你境界大升,还怕不能名正言顺地宰了屠哲?你说是不是?”

    胡卢只那低头眼中厉芒一闪,嘴里却道:“我听师傅的,之后我怎么做?”

    伊罗钵那大喜,以为胡卢只那开窍了,就道:“我传你大龙象王印,你和你爹再要一些能加快修炼速度的天材地宝,闭关苦修,必有大成。”

    胡卢只那说好。

    伊罗钵那就把大龙象王手印的功法打入胡卢只那识海。

    胡卢只那告别了伊罗钵那,回到面壁处,一脚把几个软瘫在地的天女踹出去,呐喊着老子要苦修,你们也别闲着,派人到仞利天和耶摩天的天接壤处守着,一有那屠哲的消息就赶紧的来报信,听到没?

    那谁谁,就你吧,去告诉我老爹,说我在苦修呢,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加快修炼速度的好东西都给我送来,听着没有?赶紧的哈......”

    还没等跟班死党出去,胡卢只那脑海中就听着帝释天的声音响起:

    很好,有志气。这是一只须弥戒子,里面有很多于你修炼有用的东西,你要在十年内功力超过你的所有兄弟,能在文武大赛选拔赛上杀了屠哲,我立你为天主继承人。

    胡卢只那一听,跪下狂喜道:定不负老爹所望!

    此时,屠哲在莲花之心那座神池中,遇到了想象不到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