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时间领悟

    第四十八章时间领悟

    屠哲自走进莲花之心宝池,就发现在迷雾般的血红之光中,虽然有诸种清净莲藕之香弥漫在身体周遭,但是,氤氲的血光在自己的视觉和神识中怪异地扭曲着,似乎如风中之烟,又似乎如风中的水面,总有怪异的力量把血色的光芒和自己的感觉扭曲。

    这,就是时间的力量吗?

    上下十方为宇,过去未来为宙。

    宇宙的神秘,除了五行之力,光暗风雷之力之外,最神秘的就是时间和空间之力了。

    拉莫,力是什么?

    物理学上指物体之间相互作用,引起运动加速或形变?

    力的种类有多少?

    摩擦力、斥力、引力、合力、冲力、压力、阻力、推力、拉力等等力?

    那这扭曲变形的力又是什么力?

    物理学、力学那基本上就是扯淡呢!

    屠哲确定自己没有冤枉前世的科学。一个问题就问倒所有的物理学家和天体力学家了。

    老子问你:这力那力的你们知道的不少是吧?那麻烦你们告诉我,这宇宙最初的力来自于哪里?

    宇宙大爆炸?

    也许吧。

    那再问你个问题哈。

    那大爆炸的力来自哪里?是神马力和神马力作用使得宇宙产生了大爆炸?

    不知道?回答不上来?你们有假说?

    尼玛还不快去玩尿泥?

    屠哲就觉得前世世界的科学真的很稚嫩很不靠谱。

    就像俩小儿辩日,你说他俩谁说的对?

    屠哲一边腹诽着前世的科学,一边观察着莲花之心的深处。

    在血色光芒最盛的地方,他站住了,凝神聆听那莲花之心的律动。

    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开始修炼了。

    他跌坐于地,就觉得地面柔软温暖细腻如绒,这就说的加旃邻提衣的感觉吧?

    嗯,**的感觉真好呵呵。

    莲花之心的律动与他的灵魂体魄产生了奇妙的共振。在这个共振产生的刹那,屠哲就觉得自己趟入了一条河流。

    这条河流自在永恒,如意婉转,随心流动,可顺可朔。

    这简直颠覆了屠哲对于时间的所有认识。

    江河可以倒流?可以分叉?可以拐弯?可以在某个时间的大泽中储存停留?

    尼玛谁说时间是一条直线?

    子在川上曰过感叹过:逝者如斯夫?!

    麻痹的,你这是疑问呢还是肯定呢?

    疑问你就是个智者;肯定那你就是个锤子!

    那说时间是一条直线的,一定没有见过真正的河流,你见过河流是笔直的吗?连曲线都不是,它就是一根不规则的线。

    河流平缓还是湍急,地势所限,到了平川就缓了,到了峡谷就急了,下个大暴雨还会海水倒灌。

    时间呐,哪有你们以为的那么简单?

    你说未来在今天的明天?好啊,那时间一个不高兴给你来个龙回首,未来的龙头就直接撞进今天来了,你会不会吓死?

    麻痹的时间有那么好理解好掌握的吗?

    老子还是好好体会吧。

    在莲花之心的律动中,屠哲渐渐地和那种律动产生的共振一起共鸣,有一刻,屠哲就以为自己变成了时间,如一条河流般穿梭往复在空间中。

    那一刻,不同的空间在他的神识中闪烁而过,一些亘古蛮荒的画面倏忽闪过,一些异世界的场景纷纷划过,更有一些奇异的未来画面回流,有一些画面他是熟悉的,那是前世世界的一些场景。

    他看到蛮荒中的古龙,原始的深林,奇异的巫术和神话般的种族;

    他看到一些银光闪闪的飞行器穿梭在宇宙中,那是科技的文明:

    他看到怪异的种族在一些液体中诞生,一些古老的种族消失;

    他看到一些空间的生灭和世界的成住坏空。

    看到许多奇异的辉煌和恐怖的灾劫。

    诞生或者毁灭;凝成或者弥散;地火水风吹来又吹去,世界闪闪烁烁成成灭灭不断循环往复。

    那是一个个的圆?

    那圆看不见,却无所不包。

    无数的圆交织互切,形成一个个巨大的球的轨迹。

    那就是大仪轨吗?

    那大仪轨上

    是什么代表了时间?

    又是什么代表了空间?

    是时间划定了空间?

    还是空间固锁了时间?

    时间和空间难道是互为表里纠缠不清的吗?

    如果是,麻痹的它们是谁qiáng jiān了谁?

    在莲花之心中,屠哲就这样经过着,体悟着。

    时间象流水一样从他身边溜走。

    在里面,他已经体悟时间整整一万天了。

    在此期间,为了防备自己饥饿和疲倦打扰修炼,屠哲直接把一颗神品之王梵晶吞入胃中,让他自行吸收和炼化。

    在不知不觉中,神品之王的能量被他渐渐的吸收了不少,但也只是这颗梵晶能量的百万分之一甚至是千万分之一,对于神品之王来说,消耗几等于无。

    但是,就是这点能量,就比之一般天人数十万年吸收的能量还多。因为,那可是含有一百二十个小世界之力的神品之王啊!

    就是这点神品之王根本不在乎的能量,已经把屠哲的血脉肌体骨骼滋润得血有宝辉,脉如江河,肌有张力,体若柔金,骨骼如金铁,血髓如水金,就连灵台里面的神识空间弥漫的混沌雾气,也渐渐的有了淡淡的金色,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但是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在他的体外,莲花之心中弥漫的血光,带着奇异的时间之力,不断地渗入他的肌肤,钻进他的毛孔,在他的身体中随着轰然有声的血流,里外浸润,让他在不自觉中有了一股时间之神的威严,尽管这点威严微不足道,但是也很是骇人。

    因为,时间,那是神的领域啊,一般的大能,哪怕是圣人、大圣甚至一般的大帝、天尊,那也是对时间无可奈何的啊。

    拥有时间的伟力,操控时间的手段,那是三界诸天所有的大能的心愿,屠哲现在的情况如果让这些大能看到,羡慕嫉妒恨?不杀了他不足以平羡慕嫉妒恨之心。

    就算是已经掌握一定时间法则的牟修楼陀天主,也没想到屠哲在里面竟然得到了时间之神如此的眷顾,对时间法则的理解和领悟已经达到了他所不能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