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主的震精

    第五十一章天主的震精

    终于,屠哲从莲花之心中走了出来。

    在里面呆了整整三万天,再出来已经脱胎换骨,明显地,人成熟了很多,但也更加惫懒了很多。没办法,天性如此,神通境界再高,德性却不会改变。

    狗狗尖叫一声扑上前来,飞到liú máng哥怀里,立时找到了主心骨,转头指着牟修楼陀的几个女儿可怜兮兮地奶声告状:“liú máng哥。她们几个硬说偶系她们滴mèi mèi,对偶上下其手,很不规矩,偶怀疑,她们系铝铜,还有喔,她们可能系拐卖狗口滴喔——”

    屠哲额头顿时黑线缭绕,头大的不行。自责道:“啧,你这哈,越来越像小太妹了,怨我啊,没有加强管理和教育,失职啊呵呵......”

    旁边几个小天女听着狗狗说她们是铝铜,又是什么拐卖狗口的,简直哭笑不得,同时也心酸不已。

    其中一个就哭倒在父亲牟修楼陀的怀里:“爹啊,狗狗mèi mèi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啊......”

    魔波旬直着眼睛看着听着,神识在他身上sǎo miáo来sǎo miáo去。突然抑制不住地大叫了一声:“啊——”

    把正抱着女儿安慰的牟修楼陀给吓了一跳。

    魔波旬围着屠哲转着:“三万天,将近一百年啊,变化这么大?来跟师傅说说,你都到了神马境界了?”

    屠哲发了一下愣怔,苦笑道:“师傅,这个......真不知道呵呵”

    魔波旬目光灼灼,追着话屁股道:“不知道?那我问你哈?天神魂晶炼化了木有?”

    “炼化了......”

    “嗯?真的炼化了?这尼玛得有多大运气?那你给我看看,咱老家自在天里有木有情况?”

    屠哲依言而行,只见他的两眉之间突然睁开一只竖眼,毫光万丈,直冲天际,遇到第三四层天之间的晶壁系,象撕破烂纸一样轻松而过,直接到了四五层天的晶壁系,又是直接撕开,在瞬间就已经把五六层天之间的晶壁系破开,到了他化自在天,神识毫光散开,瞬间sǎo miáo完毕,一下收了回来,竖眼消失。

    屠哲道:“师傅,咱那他看上去很河蟹的样子,木有神马异常情况......”

    魔波旬就奸笑道:“有木有看到měi nǚ?”

    屠哲揉了下鼻子:“这个那个,看是看到了,不过没好意思看个没完呵呵......”

    牟修楼陀摇头叹息:“不可思议啊,没想到,都修出天眼来了呵呵.....”

    魔波旬骄傲滴一背手:“那是啊,你不看看是谁的徒弟?小子你在告诉我,修出神识神兵木有?”

    屠哲:“末那识有了,其他的还木有......”

    狗狗就在旁边叫道:“偶要看liú máng哥的末那神兵,快快快,使出来让偶看看——”

    屠哲看到一圈人期待的神色,就放出末那刀来。

    只见他的眉间毫光一闪,一道带着奇异妄执和四大负面情绪的长刀祭在虚空,几乎占据了大殿全部的高度,一时间,诡异的哪里波动传出极大的威压和污秽的力量,使得在场的人个个大惊失色,踉跄后退,牟天主的几个女儿更是尖叫出来,捂着脑袋大叫受不了,屠哲只好将末那刀收回灵台。

    屠哲得瑟着装13,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大殿矮了点,放不出多长来,没让大家看全呵呵......”

    魔波旬瞪眼:“要放多长?你能放多长?”

    屠哲挠着头:“这个.....百八十个由旬?”

    牟修楼陀的几个女儿惊叫:“哇——”

    屠哲道:“好像说的少了点,拉莫有个......千八百个由旬?”

    哇哇——

    几个女孩子眼冒星星大叫。

    牟修楼陀也长大了嘴巴。

    狗狗则尖叫:“liú máng哥你好厉害耶——”

    屠哲想了想:“那个神马哈,似乎好像可能还是说的少了点哈呵呵”

    魔波旬气得上前一个披头巴掌:“你小子说话能不能不喘气?”

    屠哲正色道:“师傅,这回肯定不喘了。那个啥,他这把刀吧,砍出去个三二十万个由旬还是可以的哈呵呵.....”

    咕咚——

    咕咚,咕咚,咕咚——

    地上就连着倒了好几个。是牟修楼陀的女儿,都被吓晕了。

    牟修楼陀也被惊得一屁股坐歪了,跌坐在地面上。

    魔波旬嘴巴张到极致,一时反应不过来。

    只有狗狗不高兴了,叉着腰对着一圈人叫道:“怎么地了?怎么地了?偶liú máng哥的神通就是这么厉害了,还不信了啊你们......”

    魔波旬终于把嘴巴合拢,将信将疑的道:“小子,你这......没在统计局干过吧?咱说话可不带水分的哈......”

    屠哲郑重点头:“不掺任何水分地说,可以砍到将近四十万个由旬,但是在三十万由旬的范围内杀伤力最大。”

    牟修楼陀一拍脑门:“啧,这一把年纪,活猪身上了,看看人家,看看自家,真是......”

    魔波旬哈哈大笑:“真是啥?真是天河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哈哈,这小子,比你师傅的神识还厉害了,你师傅我也不过能砍个十几万由旬,牟前浪神识比我强点有限,至多二十万个由旬哈哈哈。来来来,告诉老子我,还修炼了神马能耐?”

    屠哲嘴巴动了几下,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他觉得自己其他的神通虽然也修炼了不短的时间,但是还没有大成,所以拿不准说好还是不说好。

    魔波旬见了,疑惑地道:“小子,你不会只是修炼个末那刀吧?”

    屠哲道:“那到不是,你教的几个法印练熟了;还有吧,就是,那个时间哈,他那个......有点不好说......”

    嗯?

    魔波旬和牟修楼陀就支起了耳朵。难道说已经涉及到了时间领域?不会这么逆天吧?

    屠哲咳嗽一声:“就是吧,那个时间他比较难掌握是吧?我吧嗯咳,也就是能把时间回流到过去一百年,那个时间跳跃吧,可以跳到未来一百年,再远那就不行了......”

    神马?

    牟修楼陀一下子脸色灰败,心情无比的怅惘。

    这尼玛是个神马人嘛,都在过去未来各一百年里随便溜达了,还再远不行了。你要再行,那老子还用活吗?老子现在也只能回朔时光十来年,未来还从来没去过呢,不是不想,是不敢呀,那一个跳的不好,直接跳到时光岔道里,就回不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