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雷霆手段

    第五十七章雷霆手段

    诸夜叉的震惊那是当然的。

    作为每一个小天王的护卫团队,忠诚于所护卫的小天王及其眷属家人那是第一位的。

    夜叉是一种特殊的有情生物,据说和罗刹一样都是大梵天所生。因为都是出自于大梵天的脚拇指,所以天生对立,互相反感,夜叉亲近人类,罗刹就反其道而行之,去了地狱,亲近了阎摩罗王。

    夜叉中有体健貌美者,也有类似侏儒的。他们天生勇健、轻捷,善于战斗,所以诸天特别是欲界诸天都喜欢请夜叉来做保安。

    夜叉作为天生出色的守护者,在诸天大受欢迎,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行业,这种行业就必然地被商业化了。类似于地球的安保公司,我tí gòng安保fú wù,你给咱点钱。

    当然,在须弥山,这个行业也必然地被帝释天主所暗中掌握。

    因为按照律典的规定,帝释天主有权对各小天王的护卫队进行人数的确定和分配。那么三十二个小天王或者其他的多金贵族想要额外的护卫,那好吧,去跟我的dài lǐ人联系,他会就人数、价格、实力、期限等等和你达成协议。

    帝释天的dài lǐ人,在诸天谁都知道是位于四天王天中,北方多闻天王下辖伽婆钵帝城的一个组织,公开的称号是:大夜叉国驻诸天联络处。

    但是谁不知道这个联络处实际上是帝释天和大夜叉国的权贵合伙开办的夜叉护卫输出组织?

    四天王天虽然是三十三诸天的第一层天,但是谁不知道四大天王是帝释天的走狗?包括和四天王天处在同一高度,绕着须弥山腰不停转的日天子和月天子,哪个不是帝释天放个屁都要极尽赞美之能事?

    尽管诸天都明白这大夜叉国驻诸天联络处是帝释天敛财的重要工具,但是,《汉莫勒比》律典又没有规定领导干部及其家属和亲友不许经商的条款。况且,谁见过我的家属亲友在联络处任职领薪水了?

    暗股!干股!

    尼玛当诸天都是傻子?

    诸天是在装傻是真的。

    我管你挣多少钱呢,只要你tí gòng优质的安保fú wù就可以了。那谁谁谁说的对啊,谁家没点见不了光的事情呢对吧?

    如此,客观上就造成了一个谁也难以撼动的局面,谁家的护卫队中被安插那么一个几个的眼线暗桩卧底什么的,你明明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大,很可能每一个tí gòngfú wù的某方护卫中都有这样的存在。

    但是你能怎么样?谁会承认?对吧?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不负责任的言论是要引起商业纠纷甚至是外交误会的。

    所以基本上,在须弥山所有的可以请得起夜叉护卫的权贵,对于帝释天来说,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秘密。

    恶心人是吧?但是只要你不反对天主的领导,不图谋对天主不利,你就算是抢男霸女了,奢侈**了,卖官鬻爵了,这......算多大点事?

    所以,屠哲在离开须弥山之前,要做一件事,就是清理卧底,纯洁其队伍,振奋其精神,提高其实力,能让他安心地离开,不需要太多的担心和挂念。

    明朝有东西两厂锦衣卫,天朝有......嗯咳咳有关部门,这点花花肠子对于饱读史书,看尽炎凉的屠户天子来说,那还算个智慧?

    所以,他就这么说出来了,卧底你自己站出来吧,不用老子揪你吧?

    站出来是态度问题,揪出来可是立场问题。

    后果......你们懂得。

    诸夜叉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咋地。

    此时首陀罗就直接站了出来,大拳头一擂胸脯,咚咚山响,用吼道:“跟大家伙说哈,小天子是咱的恩公,试想咱夜叉出来混的,哪个不是被人当狗的使唤?”

    狗狗尖叫:“不要侮辱狗——”

    首陀罗歉意地看了狗狗一眼,继续吼道:“夜叉也是有情众生,谁对咱好,谁对咱孬,谁也不是傻子。

    小天子拿出圣品帝品梵晶给大家修炼,把大家伙一个个提升到牛逼的不行了,那大家伙问问自个的良心,你当卧底也是得了好处是吧?你的好处能让你提升到斯陀含阿那含吗?没有小天子的梵晶,你主子舍得给你这宝贝不?

    现在站出来,神马都好说,等被检举出来,或者被搜魂搜出来,尼玛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立即,就有三个夜叉出来,跪在地面说小天子,大领导,咱们原先是卧底来着,这回还是卧底,卧给帝释天和胡卢只那看。

    首陀罗就哈哈大笑说,这就对了嘛。小天子当咱们是兄弟,咱不能不是人......呃那个夜叉对吧?

    屠哲笑着让几个卧底起来,说你们还是兄弟,没的说的兄弟。以后有什么消息,当然是假消息呵呵,你们还传过去,坑不死他也恶心死他哈哈——

    首陀罗就对着一帮夜叉大叫,还有没有?机会是给活着的留着的哈,死了的不需要机会。

    就看夜叉一个个腆胸迭肚,气昂昂地直视着领导。

    屠哲手一动,一颗帝品梵晶在手上闪耀着七色宝光氤氲梵气,淡淡地看着诸夜叉道:

    “最后一个机会,是卧底的站出来,这颗上品帝品梵晶就是你的......”

    诸夜叉眼珠突出,喉结蠕动,神情就有些呆滞了。

    这尼玛,帝品上品梵晶,那可是蕴含三十个小世界之力的宝贝啊,别说咱了,就是咱大夜叉国的国王都未必有几颗。

    可是问题是,麻痹的咱不是卧底啊!

    此时,就有一个刚才还正气凛然的夜叉站出来,跪下道:“小天子,我......我是卧底......”

    屠哲笑眯眯地走到这夜叉身边蹲下:

    “你真是卧底?那刚才怎么不站出来?”

    夜叉一脸瀑布汗,颤声道:“小人......小人是有点犹豫来着,小人罪该万死......”

    屠哲笑道:“你这才胡说呢,哪有那么多该死的理由?要说有吧,那也只有两条而已,这......多吗?”

    屠哲站起来,一脸的冷厉杀伐之色:

    “这个夜叉有两个该死的理由。一个是面对大是大非没有决断;二是过于贪婪。”

    他看着面如土色的夜叉:“你确定有资格得到这颗帝品梵晶?”

    夜叉磕头如捣蒜,说不出话来。

    屠哲眉间毫光射出,直接射入夜叉识海,夜叉大叫一声,识海崩溃,死于非命。

    诸夜叉看着屠哲,心中无不凛然。

    这尼玛,这小天子有仁有义,同时又杀伐果断,是个做大事的人啊。以后说话办事要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