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怀柔有术

    第五十八章怀柔有术

    屠哲站于老爹的椅子上,大手一挥,一堆小山一样的两色圣品下品梵晶出现在地上。

    屠哲正色道:“诸位夜叉兄弟,这是一万颗圣品下品梵晶,作为弟兄们日常修炼之用。”

    诸夜叉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是给我们日常修炼用的?一颗就含有一个小世界之力的圣品下品梵晶?一万颗?

    尼玛我这眼肿么花了?

    等到揉着眼睛再三肯定不是做梦时,诸夜叉欢声如雷,眼泪四溅。

    屠哲道:“我有三个要求。一是宣誓效忠我老爹和老叔;二是立刻脱离夜叉国,成为我家族的私人武装力量;三是实力提升,不断而快速地提升。”

    诸夜叉毫不犹豫地举起如林的手臂,大叫着:“誓死效忠!誓死脱离!誓死提升!誓死捍卫!”

    尼玛不对这样的主子......不不,是兄弟誓死,那还是夜叉吗?

    屠哲直接抛给首陀罗一只小须弥戒子:“首哥,这些梵晶你收起来,怎么用,你直接调度。”

    首陀罗大声一诺,大手一扫,地上梵晶进了戒子。

    屠哲手又一动,一堆小一点的梵晶山又出现在地面,三色宝光绽放,梵气氤氲如云。

    屠哲道:“这是五千颗中品圣品梵晶,用以提高诸位夜叉兄弟的境界之用。”说着有一枚戒子飞出:“首哥还是你收起来,根据诸位兄弟的情况,自由调度。”

    首陀罗依言收起。

    诸夜叉有是一番誓死的呐喊。

    最后,屠哲放出一千颗四色上品圣品梵晶,依旧让首陀罗收起。

    屠哲威严道:“这一千颗上品圣品梵晶,作为对于我家族立下重大贡献的夜叉兄弟的奖励,首哥,你能做到公正公平公开否?”

    首哥立即捶胸大喊:“如有异心,天诛地灭!”

    诸夜叉也跟着呐喊:

    “如有异心,天诛地灭——”

    屠哲点点头,正要说话,就听得一声叹息,一个人走到屠哲对面,也不跪下,弯腰行礼。

    众人一看,却是金祀小天王宫的保安队长。

    保安队长摘下头盔道:“夜叉惹野伽罗有告天子,身为卧底,天子三说而无视,请天子赐死!”

    然后平静地看着屠哲,一副有死而已,何惧之有的神态,淡然而潇洒。

    诸夜叉哗然。

    尼玛这还有一个呢,还是......领导?

    屠哲与惹野伽罗对视片刻,面无表情问道:

    “为什么现在才承认?”

    “因为惹野伽罗虽然贪财,但不习惯背叛。”

    “你现在算是背叛了吗?”

    惹野伽罗苦笑了一下:

    “不知道,只是小天子为人慷慨好义,惹野伽罗从未见过真心把夜叉当兄弟的雇主。感动而已......”

    屠哲冷笑道:“你和雇用你做卧底的人是什么关系?是主子和奴仆?还是雇佣和被雇佣?”

    “当然是后者。”

    “意思就是你可以拒绝被雇佣是吧?”

    “这个.....当然......”

    “你愿意拒绝吗?”

    “小天子的意思是......?”

    “拒绝雇佣,做我兄弟,你可愿意?”

    惹野伽罗猛地抬头:“小天子不杀我?”

    屠哲上前一拳打在惹野伽罗肩膀上:“麻痹的,有杀兄弟的屠哲吗?”

    惹野伽罗眼泪飞溅,一时说不出话来,捂着个嘴巴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诸夜叉终于松了口气。

    尼玛,这小天子做事总是这样出人意表。老子确定自己的心脏可以承受得住吗?

    屠哲宣布首陀罗为家将大统领,惹野伽罗为副统领,诸夜叉划分小组和职能,由首陀罗统一安排指挥。

    金氏兄弟看着这一切,心怀大慰。如此心智,如此手段,这小天王宫和须弥山是不是小了点?能放下这兔崽子吗?

    狗狗则是满眼的星星直闪,尖叫撕扯,崇拜的liú máng哥无以复加了都。而三魔女,则是眼神复杂心理更是复杂地望着屠哲,好像忘记了烟视媚行,蛊惑众生的本能似的。

    只有秦雷在旁边不动声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诸夜叉各自忙碌去后,屠哲望着自己的便宜老爹老叔,叹息一声。

    终于要离开了吗?

    金氏兄弟面对新生的屠哲,简直无话可说。

    这哪里是一个初生的天子,简直就是一个宿世的妖精。无论是智力还是魄力,都远远超过弟兄俩可以理解的水平。

    屠哲的这一番安排,固然是精心的布置,但也说明,屠哲的远行,肯定是迫在眉睫,而且要走的话,时间会很长。这使哥俩有点黯然。

    但是,黯然归黯然,又不能阻止。他们觉得遗憾和愧疚的是,这个孩子出生到现在,也不过就那么十来天,但是确实落地即是风雨,脚不沾地已经从耶摩天跑了一个来回。而作为老爹老叔,好像连尿布都没给准备过,虽然屠哲并不需要尿布。

    所以在亲切的同时,他们对屠哲又感觉到陌生。他们甚至不敢对他表示太多的亲热,更不用说其他了。

    此时,屠哲微笑着看着他们,眼里有真挚,也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他们甚至猜得出来屠哲对于他们的认同感仅仅是因为他的出生是在金牧的膝盖。除此之外,无论是情感还是思想,和金牧就没有了太多的关系。

    屠哲就说,您二老有什么吩咐没有?比如我要去三垣,肯定要去看看爷爷。

    说到屠哲的爷爷,金氏兄弟就眼泪巴叉的了。多少年了,他们没有见过父亲了,也不知道他在平盖山上寂寞与否。

    金牧就给屠哲讲了一些该知道的东西。

    原来金氏兄弟并不姓金。他们的老爹是娄宿三星之中的娄宿二娄金狗,虽然位列二十八宿,但是也是个微末小神,本姓竺,名远来。管理着北极三垣诸天用以祭祀的众畜,说到底就是个牧羊圈猪的。

    屠哲听了就想笑。这尼玛,爷爷是养猪放牧的,老子前世是杀猪的,都和畜生打交道了,这......就是缘分?

    至于为什么不姓竺而姓了金。金牧说那还不是为了方便?怕别人老是提起圈猪放羊,就是那种瘌痢头怕人说亮一样,其实就是一种严重的自卑。好在还没忘本,知道自己是娄金狗的儿子,属金,姓金也不算数典忘祖。

    金牧就嘱咐屠哲道了北极一定要去看看爷爷,一定要捎带个好字,别说咱以前那些受屈的事,免得老人家伤感。

    屠哲一一记下。

    等金牧絮絮叨叨说完,屠哲就取出两颗八色神品梵晶,说老爹老叔,我这一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起码的,不去十年也得个七八年吧。您二老在我离开期间,尽量不要去管外界的事情,加紧修炼,争取早日突破阶级,晋升到大圣巅峰甚至大帝境界。自己实力提高了,才不怕别人惦记。落后就要挨打,因为落后,挨了打也是白挨。所以切记切记。

    金氏兄弟唯唯答应。

    最后,屠哲把目光看向小雷雷。微笑道:“兄弟你是什么打算?”

    小雷雷话语简洁的要命:“大哥去哪我去哪!”

    这......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