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洗劫大阿修罗王

    第六十五章洗劫大阿修罗王

    说着屠哲就直接把修炼不灭魔身的法门打入厉害的识海。

    老罗睺只是大概浏览了一下,就惊得直跳,说厉害厉害,老子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把这门**修炼成功。

    小子,障日**给你了。

    那个什么你是悦意的干弟弟是吧?老子算你的干爹是吧?咱一家人了这是哈?那就不说二话。你赶紧的给干爹磕头,老子我有好处给你。

    屠哲立即磕头认爹。

    罗睺狂笑不已,受了屠哲的大礼。然后就直接把障日**的修炼功法打入屠哲识海。

    说儿子,你这神识老爹我感觉的出来,不得了,比老爹我还厉害点点,那什么你先在这里修炼一下,我估摸着不用半天你就会个大概齐了,有神品梵晶,你这修炼速度快赶得上光速了。那个什么,老爹我先出去一下哈。

    说着老罗睺就不见了。屠哲也不管他,直接跌坐,开始参悟障日**。

    老罗睺意气风发地出现在王宫大殿里,见一群人正你看我我看你发愣呢,就直接吩咐五大亲随,别愣着了,直接给我传讯诸天,就说老子收了个干儿子,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麻痹的,帝释天那王八羔子不是不乐意我闺女认个弟弟吗?老子认成儿子了还,你咬我呀?

    五大亲随就都懵了。这......转变的有点快哈?刚才还准备难为呢,这下就干儿子了?

    得,不管那么多,估计大王也是得了了不得的好处了。咱还是先传讯去吧。

    悦意激动的就有点哆嗦,老爹认下弟弟了。这可真是一家人了啊。

    狗狗就眨巴了半天眼睛,突然冒出一句:“悦意姐姐,这下liú máng哥真不能泡你了,泡就是**是吧?”

    罗睺也不计较狗狗的话,什么**不**的,闺女要真愿意和那小子上床,谁还能拦得住了?

    狗狗就直接上前对着老罗睺伸出小爪子,那个什么老猴啊,我liú máng哥成你干儿子了,偶觉得有点点吃亏喔,你是不是补偿一下偶捏?

    我补偿你个肺!你这就是我闺女和干儿子之间的一堵墙,迟早得闹出点事来。

    不过,好像这地狱之主也蛮可爱的哈,还是屠哲的mèi mèi,给点就给点吧,好赖咱也是长辈是吧?

    问题是,给啥呢?

    人家也是一界之主,好东西也不缺,也不稀罕老子啥啥的。

    嗯,得,出点血吧。

    老子当年偷喝的不死甘露还有一些。也就这个拿得出手了。

    啧,肉疼啊我。

    老罗睺手一甩,一个小玉瓶就到了狗狗手里。狗狗疑惑说老猴你不会随便给点不值钱的东西糊弄偶吧?

    老罗睺几乎哭了。

    随便?那你随便给我点吧,求求你了,给我随便来点不死甘露吧。你这小东西还什么话都敢说。你见过不死甘露没?

    啊?

    哇!

    哇呀呀!

    一地鸡毛一地的哈喇子。

    不死甘露啊那是。

    就这么地给了狗狗啦?这叫大方吗?这叫犯罪!

    于是,小雷雷冷着脸上前,伸出手道:“我是秦雷。屠哲的亲弟弟。我觉得我也需要补偿。”

    老罗睺哆嗦着嘴唇咬牙又扔出去一瓶。小子你是我爷爷,你快消失了吧,我受不了你了我。

    什么?

    真给补偿?

    那还客气什么?咱们姐妹可是屠哲的保镖耶,您这不想您干儿子出点神马意外是吧?那你是不是看着给点......或者最好是瓶不死甘露补偿补偿?

    何况,咱姐妹兴许不知道神马时候就和您儿子地上床上的哈,您懂得是吧?所以那个补偿它完全是必须和必要的对吧?

    老罗睺嘴角快撕裂了,直接扔出一瓶不死甘露,扯着哭声吼道:“你们分去吧,老子没有了哈呜呜——”

    老罗睺直接就瞬移到屠哲所在的密室,呼哧呼哧喘着气。

    尼玛,遇上这帮孙子木有道理可讲啊。

    不死甘露啊,那是诸天万界,三千大世界几乎所有的大能都会因为它而抢夺shā rén的东西啊。

    这就被讹诈了?就被洗劫了?

    但是,那帮强盗才没有那个觉悟,直接就咕嘟嘟喝进了肚子,一个个跌坐于地,开始炼化和吸收不死之力。

    悦意当然是早喝过不少不死甘露,现在也不羡慕这几个强盗。

    她现在正磨着牙对着闭眼跌坐的三魔女使劲呢。

    你们敢地上床上的和我弟弟?

    老娘我拿金刚金磨成大针治你们。

    老娘我缝衣服可是把好手。

    老娘我缝了你们那少儿不宜之处我.......

    这都气死我了这都......

    此时,胡卢只那正在给要说法的“执魅垣”shā shǒu赔笑脸。

    shā shǒu说你们的情报不准确,误导我们的人在大咸海水上干等了三天,你需要给出一个正确的态度hé píng息我们怒火的说法。否则,你知道你懂得。

    shā shǒu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胡卢只那大出血打发走了“执魅垣”的shā shǒu。还没等喘口气,就得到消息,说大阿修罗王传讯三界诸天,他收了屠哲做义子,请诸天多多关照。

    胡卢只那怒了。差点没把自己的大腿拍折了。

    这尼玛,还成了我四娘的干弟弟了?

    我这还得叫他......小舅?

    设计了人家半天,最后却矮了人家一辈。这个打击可真够大的。

    胡卢只那一口鲜血喷出,吼道:“老子不要——”

    同样郁闷的还有帝释天。

    他也接到了老丈人的传讯,知道屠哲成了悦意名正言顺的干弟弟。

    我捡了个便宜小舅子?

    我没杀了这便宜小舅子,还被玩了个不亦乐乎?

    嗯,我得以什么方式祝贺一下老丈人呢?

    老罗睺一边喝着天须陀酒,一边等着屠哲参悟完毕。

    直到天黑下来,屠哲睁开眼睛,眼里星辰沉浮,道痕密布。

    罗睺道:“怎么样?悟透了没有?”

    屠哲点点头,说干爹我已经吃透这个东西了,现在使用也就是差个熟练程度了。

    罗睺肯首,然后直接扔给屠哲一大葫芦的不死天露,说你喝下去吧,这个空间葫芦里有大概几十吨的不死天露,你喝个半吨一吨的也就够了,喝多了也是浪费,剩下的就给你了,随便你怎么用。

    屠哲喝下去,又吸收了半个时辰,就睁开了眼睛。他炼化东西的速度那不是一般的快,连老罗睺都有点惊讶了。

    老罗睺看这个干儿子,那是越来越顺眼。就说,儿子啊,你知道老子的障日**除了能遮蔽天机外,还有什么能耐没有?

    屠哲说,您是不是说您的龙尾化成的彗星和流星可以扰乱天罡,逆乱星辰轨迹那种神通?

    罗睺点头,说你准备去北极,你老子我的那些个彗星啊流星啊,都在诸天万界乱窜呢,北极也有不老少,关键时刻可以帮到你。

    屠哲发愣,说我怎么可能调动得了它们?

    罗睺伸出食指,运功将一滴心头精血逼了出来,射到屠哲眉间,倏然就隐没不见。

    罗睺说:“从此你可以完全调动所有的彗星和流星为你所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