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老帝的阴茅

    第六十七章老帝的阴茅

    要说也不是不可能哈,牟天主的时光回朔虽然碍于成就和威力不足,只可以回流有限的时光,可是,那无疑是用事实证明,老子的假设其实是科学和理性的?

    时光回朔?老子也可以回朔个百十来年的了吧?

    拉莫,老子是不是可以小小的得瑟一下疯狂一下?

    哈哈——

    老罗睺就在惊愕中看着屠哲脸上的表情从严肃变到开心,从开心变得诡异和猥琐,最后直接睁开眼睛扑上来,吧唧一口亲在罗睺的老脸上。

    尼玛,走火入魔鸟?

    就是今天,帝释天主率领一干小天王乐呵呵地来到金牧的小天王宫道贺。

    说你家屠哲成了我小舅子了哈哈,咱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于是整个须弥山沸腾。天花乱坠,天音袅袅,天女和紧那罗的音乐家、舞蹈家欢聚一堂,载歌载舞,不亦乐乎。

    观看表演期间,帝释天主就不经意地道,说老金啊,不是我不明白,世界变化快呀呵呵。一转眼,咱俩从兄弟变成两辈人了哈?我得称呼你神马呢?

    金牧哪里敢应承?大汗淋漓地道,咱各交各的吧,您是老金我永远的天主。

    帝释天哈哈大笑,似乎很高兴,眼中的一抹阴冷一闪而过。

    胡卢只那正在面壁处揪着几个天女发泄呢,他二哥瞿波迦来了。胡卢只那就和二哥喝酒。

    瞿波迦就说,你看看哈,跟个屠哲过不去吧,人家现在成咱便宜老舅了呵呵

    胡卢只那就不乐意,瞪着眼吼,说二哥你别提这茬,提这茬我闹心。尼玛,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瞿波迦看着胡卢只那,说老八啊,认清形势,放开思路,这世界上有永远的敌人吗?

    胡卢只那愣了半天,二哥你意思让我交好那小兔崽子?

    瞿波迦风轻云淡地站起来,边朝外走边道:

    “为什么不行呢?你说为什么你就不行呢?呵呵.....”

    瞿波迦没影了,胡卢只那还在那里发愣。

    是啊,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胡卢只那忽然诡异地笑了。

    第二天,胡卢只那就携带着大量的礼物去金牧小天王宫去拜见,说我老舅还没回来呢?回来我等着给他磕头呢。那态度之恭谨,微笑之至诚,把个金牧搞得都不知道怎么接待他了。

    但是,总归是shàng mén不打笑脸人,接待就接待吧,宾主似乎尽欢。

    第三天,帝释天着人将一个类似于护照似的东西送到摩婆帝城,交给屠哲。

    屠哲打开一看,上面罗列了屠哲的诸种身份。

    大意是,我仞利天主帝释天内弟、欲界之主魔波旬弟子、罗睺大阿修罗王义子、须弥山小天王金牧之子,小天子屠哲旅行万界诸天,我仞利天主帝释天要求相关诸天诸世界之相关人员,给予该天子通行便利及在需要时tí gòng合理的帮助与保护。云云。

    屠哲就笑了。心说咱策反了的那夜叉卧底还是比较尽心的哈,稍微透漏一下,这帝释天老小子就来这一套示好。

    问题是,老子去北极,帝释天会出什么阴招捏?

    帝释天这回着人送来个这东西,意味有点不太寻常。

    大概有那么几点意思。

    一是说,屠哲你小子别看你耍了老子一道,你想搞什么照样瞒不过老子的耳目。所以老子要算计你机会一大把。这个意思就是红果果地在警告呢,其实照屠哲看来,不过就是找回点面子而已。

    二是说,那个你不是成了老子的小舅子了吗?老子不管真愿意假愿意就认了这回事了。老子要不要算计你,得看老子高兴不高兴。你不是耍老子吗?老子恶心恶心你不为过吧?

    三个意思就是在说了,小舅子你不是要周游诸世界吗?那好啊,老子巴不得你到处瞎转悠呢。这亿万时空,到处绝境,有危险那是必然的是吧?再说了,我是给你咋呼了一通,到时候别的世界的人尿不尿你,这个呵呵,那谁能说的准呢?保不准拿你当大爷,也说不定就拿你当一坨屎,不小心就踩了是吧?

    屠哲就笑了。心说尼玛你不去找我老爹他们的麻烦最好。否则老子现在就给你点厉害尝尝。

    人啊,其实就是有点贱。你要是团泥巴,他就老惦记着捏吧你;你要是根刺,他捏吧你的时候就得琢磨一下是不是会扎了手。

    所以,这次屠哲去北极的话,还真是要给帝释天点颜色瞧瞧。你按照规矩出牌那还罢了;你要是乱出牌,不讲究方式方法。那老子不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老子那北大不是白上了?

    现在的关键在于,帝释天并不知道自己底牌的全部。只是清楚狗狗是神王初阶,秦雷刚到大圣巅峰境界,就是自己的底细,那透漏出去的也只是自己综合实力到神王境界了,至于怎么个到法,倒了什么程度,外界真是没人知道。

    至于三魔女的身份和实力,自打从耶摩天回到须弥山,就一直内部严格保密,外界只认为那是魔波旬或者牟修楼陀送给屠哲的三个侍女,至多也就是床上功夫厉害点,其他神通?好像没看出来。

    说到自己,屠哲就得瑟着细细攒点:

    末那刀更加凝实,威力比刚刚凝成的时候大了数倍,这个估计一般的神王受不了这个,就算是大帝,冷不防之下,也得大受其创,属于shā shǒu锏之类的手段;

    阿赖耶神识领域,这个初见规模,但是放出体外能有多大威力,暂时还不好说,因此其战力不好估计;

    三昧耶印、暗夜神印之类真言法印,有的属于防御,有点属于攻击,这个在莲花之心中演练纯熟了,应当说,威力还是可观的;大召请印还不是很熟练,有机会得练熟了。

    时光回朔这个神通,已经可以回朔个百十来年了,最厉害的是,那咒语和轮布印不用象牟天主那样唧唧歪歪半天才可以做到,老子可以瞬发这个神通了。

    瞬发知道不?尼玛老子打得过就朝死里打,打不过直接就跑到过去或者溜到未来,尼玛再厉害,上哪找哥儿们去?哈哈哈,简直是天下第一逃命手段,想阴老子的人就直接死心了吧。老子一个不高兴,直接的把你扔到过去未来某个时段的某个空间游荡。

    想回来?你得回得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