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单挑一群圣者

    第七十四章单挑一群圣者

    亿万天众见了,轰然狂吼:

    卑鄙卑鄙卑鄙卑鄙——

    藕叶!

    老魔头魔波旬又开始解说和感慨。

    诸位天众,我们伤心地和无奈地看到,一个卑鄙的场面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我们眼前上演。这使我对大圣的节操和信誉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一个巅峰境界的大圣,竟然不顾承诺和约定,在见到与己不利的情形下,悍然不顾脸面大打出手。

    诸位天众,事实告诉我们,境界与节操无关,承诺和约定不如狗屎。这也充分地提醒我们,永远不要相信一些所谓高人圣人的忽悠,他们的所作所为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亿万天众山呼海啸:

    无耻无耻无耻无耻——

    藕叶!大家看到了吗?

    乐欲魔神、贪欲魔神在救助爱欲魔神。

    虽然我们的爱欲魔神被卑鄙的龙一所伤,但是我们骄傲滴看到,我们的爱欲魔神,以一己之力,团灭了所有的千万纳迦军队;重伤了若干圣人,这是力量悬殊的一场战斗,这场战斗让我们看到,虽然龙一与特里希那两败俱伤,但是她今天的战绩,堪称摩诃——

    摩诃摩诃摩诃摩诃——

    虽然说狗狗死看不上特里希那三魔女的烟视媚行,时刻警惕着liú máng哥被勾引被推倒。但是,毕竟特里希那是自己一伙的,现在受了伤,狗狗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蹭一下窜到屠哲的肩膀上,叉腰点指,大骂龙一。

    “小爬虫你个不要脸的,有你这样的么?哈?你老大一个巅峰大圣,把约定当猪屎,把信誉当抹布,你这名声就是靠无耻换来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得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龙一变回人身,冷眼看着狗狗:“不想死就闭上你的狗嘴!”

    狗狗跳脚,挥舞着小爪子尖叫:“你恐吓我,你威胁我,但是,威胁和恐吓绝不是战斗——”

    魔波旬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

    诸位,让我们感到新奇的是,作为地狱之主的狗狗夜魔罗玛居然被一只爬虫给威胁和恐吓了呵呵。

    嗯,是的,一只爬虫,从他毁约出手的那一刻,他已不配再称为圣人,爬虫呵呵,真是恰如其分的称呼啊......

    龙一眼中一抹危险的冷光闪过,转向屠哲:

    “你要让一只狗的叫嚣代替战斗吗?”

    小雷雷在一旁早看这家伙不顺眼,直接跨出一步,大喝一声:“我来与你一战!”

    说着浑身电光大起,雷声隆隆,就要出手。

    狗狗叫嚣着扑出去,小雷雷你敢抢姐姐的饭碗,你给我死回来。

    不仅是小雷雷死回来了,狗狗也直接死回来了。

    屠哲不愿意看到自己一方再有人受伤,那与他震慑老帝,警告宵小的计划有悖。

    所以他直接出手把小雷雷和狗狗一把捞了回来。

    屠哲把自己一行人一个瞬移,推到远离战场的地方,告诉他们只许看,不许搀和。

    屠哲负手而立,运**力把声音传遍诸天:

    龙一,你,包括你所有的大圣、圣人,我,接下了,请——

    哇哇哇哇哇哇哇——

    亿万天众轰然。

    这是多么嚣张和霸气的宣言啊。

    一个人,就将纳迦一族二十四个大圣,七八百个圣人一起接下了?

    天啊,这不是说笑吧?就算是一尊大帝,也不敢直接接下这么多的大圣和圣人吧?虽然说三界诸天大圣到处走,圣人多如狗。但是,那毕竟是一大群的强者啊,大帝不出,谁与大圣争锋?

    而三界诸天,才有几个大帝境界的大能啊?千八百个到头了吧?

    大圣,圣人,就这样被一个出生才一个多月的小天子给蔑视了?

    这些大圣和圣人,战斗力何止比刚才被团灭的千万纳迦军团强大了百倍千倍?

    你一个小天子,神马境界?就敢单挑一群大圣圣人?

    这简直就不是惊讶,是掉牙!

    龙一和一群大圣、圣人简直被屠哲的话给气笑了。

    尼玛你以为自己是释尊啊,就是三大龙王、四大天王、三十三诸天的天主,都不敢这样嚣张和狂妄吧?

    你,凭神马?

    此时,在摩婆帝城还没有回须弥山的悦意天妃捂着心口,弟弟啊,你怎么如此胆大妄为呀,你这不是找死吗?就算是我老爹也不敢这样做啊。

    老罗睺在旁边喝着屠哲孝敬他的天宝器中生出的天须陀酒,看着身旁一干小天王,见他们各各皱着眉头,一副屠哲小王爷怎么会这样不知进退的神情。

    老罗睺瞄了闺女一眼,呵呵笑道:

    “这小兔崽子打得过打不过我不知道,但是那一群大圣圣人要想打伤他,那是想都别想,你们记得小兔崽子喝过不死甘露吧?就算打不过,伤了身体,神魂也是不死的。况且,这小子有好多底牌,连老子我也看不透,你们就瞧好吧呵呵哈哈——

    须弥山善法堂天,老帝冷笑着,心说见过狂妄的,没见过狂妄到一个人要殴一群大圣圣人的。小子,我先替你祷告着呵呵。

    胡卢只那现在双目放光,一下下挥着拳头,低吼着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

    瞿波迦则皱着眉头低语:“是铁胆雄心?还是无知狂妄?”

    亿万天众都屏住了呼吸,一时欲界诸天鸦雀无声。

    此时,魔波旬也是心里没底,心说小子你发什么疯?这是一群大圣和圣人啊。不过也没关系,关键时刻老子搭把手就是了,许你们无耻,就不许老子护短?

    想到这里,老魔头又来了精神,解说的**丝毫不减。

    藕叶——

    我们听到了什么?

    一个出生几十天的小天子,单挑一群大圣和圣人。

    这是什么?是压倒一切,粉碎一切的王八之气。

    试问天下英雄,谁敢如此?谁能如此?如此泼天之胆,如此盖世之姿,即便不敌,但是有谁能说,他真的不敌?

    无敌无敌无敌无敌——

    亿万天众真的疯狂了。这尼玛,给了咱那是屁滚尿流的主,看看人家屠哲,瞧瞧人家天子,同样是天人差距咋就那么大捏?

    此时,屠哲看着一时反应不过来的龙一等纳迦强者,突然气势飙升,大喝如雷:

    回答我,我一人战你全部,你等,敢是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