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抢夺尸身

    第八十章抢夺尸身

    所以,随着屠哲神识的壮大,他对世界法则的感觉就更敏感,感悟的速度就越快,感悟的程度就越深刻。

    此时,他用神识搬运较小的覆障**,布置在自己碳化的躯壳之外,使得他看上去没有一点生气,就算灵魂的波动,都被遮掩的干干净净。给外面的人造成了一个假象,就是他真的死了。

    这个假象当然主要是给提头赖吒大妖龙王看的,迷惑而已。同时也是给自己感悟的时间,哪怕这时间只有短短的几息,几十息。

    他从识海中找到《唯识神藏》这部功法来,飞速地阅读和感悟着,刹那间,阿赖耶识空间符箓凭空生出,闪耀如灿烂星光,或者犹如活跃在夜空的萤火,斑斑点点,明明灭灭,构成一幅奇异的图画。

    这些符箓闪烁着,一颗颗落进地面,或者融入天空,化为道道法则,使得大地坚固,天空辽阔深远。

    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识有四分,法分五位;.....

    夫五位百法者,心法、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无为法......

    说起来很慢,其实从屠哲化为一段焦炭到屠哲开始阅读和感悟《唯识神藏》,外界也只不过过了不到十几息而已。

    提头赖吒大妖龙王静静地站在涛头看着沉浮在空中的屠哲,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很想把屠哲一把抓碎,但是,能抓碎吗?

    当然可以。但是不能。

    纳迦一族冒着惹怒魔波旬、老罗睺、牟修楼陀等大能的危险,起全族精英截杀屠哲,那是为了什么?

    那还用说吗?龙为财死,鸟为食亡。天众熙熙,皆为利来;天众攘攘,皆为利往。

    有句糙话说的好:无利不起早!

    尼玛以为纳迦一族闲得蛋疼?非要找麻烦不可?

    是帝释天给出的yòu huò。

    帝释天不仅把屠哲得到大盗摩尼阿修须弥戒子的事情透漏给提头赖吒,还为了证明他的话的可靠性,说屠哲一家以及诸夜叉集体提升境界那一定是因为身怀诸多逆天的宝物,估计逆天宝物是咱们这个三界诸天根本就听也没有听说过的,甚至可以猜想,有其他中千世界甚至是其他大千世界的宝物在屠哲戒子里。

    于是,提头赖吒大妖龙王动心了。

    虽然他现在可以把已经变成一段焦炭的屠哲一把抓为飞灰,但是,那也得等把大盗的须弥戒子拿过来再说是吧?

    玉石俱焚的事情,那是很恶心的。

    提头赖吒现在之所以不动手。是因为他知道,成为一段焦炭的屠哲并不会让他轻易地攫到手中。

    因为,还有魔波旬。还有老罗睺。还有牟修楼陀。

    他要看看这几个大能的反应。

    当然,要他一个人对付这三个,那等于是在找死。

    问题不是还有帝释天吗?

    欲界诸天的寂静终于被一声怒吼打破。

    首先怒吼的,居然是帝释天!

    此时,帝释天浑身衣袍猎猎,束发金冠炸开,一头数丈长的头发如龙蛇乱舞,气势攀升到极点,一手挥出,就有一只巨大如天穹的手掌贯穿四天王天,直接电射大咸水海上,要把屠哲攫于手中。

    帝释天在怒吼什么?

    他是要灭杀屠哲吗?好像不是。

    他的那声怒吼已经表明了他出手的理由:

    谁敢伤我小天子——

    这个意思分明就是要将屠哲的尸身抢回,欲界诸天的大能有理由阻拦吗?

    真的没有。

    帝释天是谁?

    那是仞利天的天主;还是屠哲的便宜姐夫。而屠哲更是他仞利天的一员。那么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帝释天都有理由将屠哲的尸身取回。

    这有问题吗?

    好像没有。要有就是出在提头赖吒大妖龙王身上。

    按道理说,帝释天大手攫取屠哲的尸身,最不愿意的应该就是提头赖吒了。

    但是,好像提头赖吒并没有很好地配合帝释天。他就站在涛头,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这电光石火之间显现出的怪异,哪里能瞒得了老而成贼的罗睺和魔波旬以及牟修楼陀?

    几乎也就在同时,老罗睺一个覆障术施放,顿时,屠哲身周云雾大起,云雾三翻两滚,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更奇特的变化,屠哲依旧沉浮在空中,如一段焦炭。

    魔波旬眉间竖眼一开,一束毫光以超过光速的速度打破与乐华天、兜率天和耶摩天之间的晶壁系,以比帝释天的手更快的速度射到大咸水海上,直接与帝释天的大手撞击在一起。

    应该说,帝释天除了难言的一些隐秘让他不得不隐藏一些神奇的神通外,他被欲界诸天所熟悉的境界还只是大帝巅峰。

    这样的境界要和魔波旬争锋,那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应当说,魔波旬要灭帝释天这样的,就算是同时来上个几十上百个,都不够他一巴掌扇的。

    但是,魔波旬也只是直接把帝释天的大手撞开,并没有击伤他。

    帝释天脸色大变,回身仰首看向头顶诸天,冷哼一声:

    “界主大人,这是何意?”

    魔波旬冷肃的声音响起:

    “没有何意,屠哲是我的徒弟,你该让我收尸,你有意见?”

    帝释天的肺子都快被气炸了,抗声道:

    “屠哲是我仞利天众,还是我的小舅子,难道我不该给他收尸?”

    魔波旬冷笑一声:“噢,我倒是忘记了还有这个茬口,你还是屠哲的便宜姐夫呵呵......”

    此时,牟修楼陀的声音响起:

    “谁想动屠哲的尸身,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至于该不该我来插一手,你们知道夜魔罗玛,我不再解释。”

    帝释天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动用他最大的底牌。想来想去,还是忍了下来。

    谁能预料到屠哲的战力如此强大呢?本来是要让提头赖吒截杀后自己和他坐地分赃的。看来,好像事情有点失控了。

    这尼玛麻子不叫麻子,那叫坑人呢!

    就在此时,一直未动的提头赖吒忽然龙爪一现,直接抓向云雾中沉浮的屠哲,就算魔波旬和牟修楼陀都来不及救援,毕竟他们离这里太远了,而提头赖吒的境界比之帝释天也差不了多少。

    刹那间,在魔波旬和牟修楼陀的怒喝以及亿万天众的惊呼声中,成为一段焦炭的屠哲被提头赖吒牢牢地握在了龙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