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邂逅(三更)

    从苏烟的宿舍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了,细细嘱咐了一番后,曲风回到了魏家,将审讯结果diàn huà通知了魏明峰,坐在客厅里沉思了一阵,曲风这才回到卧室穿戴整齐,提着自己的小包出了家门,走到了一间车库之前。

    打开了车库,一辆形似怪物的越野车出现在曲风面前,奔驰乌尼莫克,越野车之王,尤其是这一辆,全球仅此一辆,是梅赛德斯的老板特意为曲风量身定做的,光是底盘就重达二十吨,车上更是一个小型军火库,在车顶的夹层内放满了各种枪械和wǔ qì,包括轻狙和重狙、冲锋枪、突击步枪、手雷、闪光弹、烟雾弹、以及各种弹夹,就差安装一枚dǎo dàn了。

    发动了车子,曲风兴奋地大叫一声,便开着出了仓库,再次感受着座驾的性能,曲风兴奋地大叫道:“老梅头就是够意思,救了他一命送给我这么一辆宝贝!”拉风的车型行驶在大街上,惹得路人纷纷侧目,有两辆车子甚至只顾着欣赏zhuī wěi了。

    曲风在市公安局大门前停下,曲风直接下车进了办公楼,径直来到了魏明峰的办公室,看到穿戴整齐的曲风,魏明峰开口问道:“现在就走?”

    “嗯,走之前先去办点事,我替然然请假了啊。”说完之后转身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魏然的办公室内。

    “你怎么来了?”魏然惊愕问道。

    “找你有事!”曲风笑着说道:“我要走了。”

    “我知道了,我不会拦你的,也不会跟着耽误你的,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魏然转过了身,强忍着眼窝中的泪水不致流出来,强作镇静说道。

    “跟我出去一下!”曲风站起来从后面搂住了魏然,“我们去登记,先把你骗到手再走。”

    “又逗我!”魏然转身捶了曲风胸膛一拳,最后趴进了曲风怀中轻声啜泣。

    “是真的了。”曲风抱着她左右轻轻摇摆着,“你要是不和我登记我怕我会忘记你的。”

    “那你忘了好了。”魏然气的挣脱了曲风的怀抱,幽幽说道:“你走吧,登记不登记只是形式而已,等你允许让我跟着你时再去登记,我可不想被你栓住,也许我会和柳黛儿一样,有我的真命天子在今后出现呢。”

    “哦。”曲风脸色微微一变,喟然叹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走了。”说完之后真的拉开了办公室门离开了。

    “笨蛋!”魏然恨恨骂了一句,打开房门追了出去,只是她的速度有些慢了,等她冲出办公室时,曲风已经到了一楼大厅,等她来到门口时,曲风的车子已经驶远了。

    东海市离着首都有一千多公里,乌尼莫克上了高速之后,平均速度都在200脉以上,优越的qì chē性能加上曲风的驾驶技术,在天黑前曲风便到了首都。

    缓缓驶在首都的大街上,三年未回,首都除了一些重要地方,变化还是很大的,只是再变还是那座让他熟悉无比的大都市,在一处四合院前将车停下打开了厚重的柞木大门,将车开进了院中。

    “我曲风又回来了。”曲风感慨了一声,旋即推开一间房门走了进去。

    “大师兄,我让你做的事做的怎么样了?”曲风进门后便大声叫道。

    “查好了,艺术学院旁边的一间小酒吧,已经帮你盘下来了,花了三百万,真够费劲的。”随着话音,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从里间走了出来,扔给曲风一把钥匙,“去看看吧,一些不靠谱的人都帮你辞了,今天晚上照常营业!”

    “谢谢大师兄!”曲风难得说出了一句客气话。

    “师傅让你回去一趟,要传位给你。”老者淡淡说道。

    “不回!”曲风头摇得如同拨浪鼓,“我还是那句话,除非你死了我才会接掌,否则门都没有。”

    “你是在咒我早死?”老者怒哼道。

    “随你怎么想!”曲风笑了笑,“我没徒弟也没后人,万一嗝屁了就断了传承了,师傅明白这个道理的,再说了我年纪轻轻的肯定在师门之中呆不住的,还是大师兄坐镇为好。”

    “你不接掌掌教之位怎么娶我那个徒孙?”老者怒斥道。

    “切~~别倚老卖老,不回就是不回。”

    “小师弟,我知道你为了师兄才如此,可是师命难违,你不接掌掌教之位,你的身世就不会告诉你,难道你。。。”

    “师兄,你先帮我暂代,等我忙完了,再找个传人什么的,你再还给我好了。”说完之后,曲风一扬手中的钥匙,“我去当我的老板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赶紧回山吧,三年不回,估计你那些花花草草都得枯死了!”

    不顾老者的阻止,曲风闪身出了四合院,打车直奔首都艺术学院,在属于自己的酒吧前下车,由于天色将黑,没注意旁边,打开车门便欲下车,却听到一声咣当声响,紧接着便是一声痛呼,曲风心中一紧,急忙下车查看,出租车司机也随即下车。

    只见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已经被撞在地,一辆电动车歪在了旁边,女孩白皙的小腿已经被磕出了鲜血,女孩皱着眉连连向流血的伤口处吹着凉气,显然摔得不轻。

    出租车车门也被碰了一个小坑,被划了几道,曲风歉意地说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你看像没事的吗?”女孩没好气地喝道:“要不你磕一下试试?”

    “呃~~”曲风被堵得无话可说,急忙掏出十几张xiàn jīn递给了出租车师傅,“师傅,这些钱够你修车的吗?”

    “够了,够了!”出租车接过xiàn jīn,数了数,又退给了曲风几张,说道:“我只收成本和二百元的误工费,你还是先带这位měi nǚ去医院看看吧,我送你们去。”

    “师傅,我不要紧,看他的样子也是外地人,你都不好意思多要钱,我这点小伤擦点红药水也就没事了,五毛钱的创可贴就搞定了。”女孩冲着出租车师傅说道:“师傅你去拉活吧,这里没你事了。”

    “那我先走了。”出租车看了看女孩其他部位没伤,这才松了口气,说了一句便欲离开。

    “师傅,能把你diàn huà给我吗?”曲风叫住了出租车师傅问道。

    “好。”师傅递给了曲风一张名片,笑着点点头开车离开了。

    曲风这才上前扶起了女孩,扶着她在路边坐下,又扶起了电动车推到了一边,看着这名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开口问道:“我去带你包扎一下吧。”

    “算了,一会就好了,你帮我拿张纸巾来,我包里有。”

    曲风急忙从电动车筐里拿过了一个一眼就能出是在地摊上买的女士挎包,从里面翻找出来一包纸巾递给了女孩,女孩擦了擦血迹,发现只蹭破了一层皮,这才说道:“没事了,你走吧。”说着便欲站起。

    “你急着上班吗”曲风问道。

    “不是,我刚下班,急着回去给孩子做饭!”女孩不以为意地说道。

    “孩子?!”曲风一怔。

    “是啊,怎么?不行吗?”女孩的彪悍劲又上来了。

    “行行行。”曲风讪讪答道。

    女孩见曲风服软,这才像是胜利般得意一笑,便欲骑车离去,突然腿一软,又是痛哼了一声,身体站立不稳便向一旁歪去,电动车也跟着砸了下来。

    曲风眼疾手快,一只手抱住了女孩,一只手扶住了电动车,先扶着女孩坐好,将电动车停好之后再一次蹲下了身子,说道:“忍一下我看看是不是伤了骨头。”说着便在伤口周围按了几下,女孩呼痛,条件反射般摆动了一下双腿,裙摆撑开,群内风光尽收眼底。

    “sè láng!”女孩俏脸微微红了一下,小声骂道。

    “你的骨头估计有些开裂,不宜剧烈huó dòng,需要休息!”曲风没有接茬,也没有出言调戏,而是正色说道:“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行,孩子没人照顾!”女孩倔强地还要起身,却被曲风按住了。

    “你这样不行的,孩子不是还有他爹吗?”曲风一本正经地说着,“你这伤耽误不得,我把你撞倒了就该负责!”

    “我看你就想揩油!”女孩怒道:“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好吧,那你就当我是揩油吃豆腐了,我现在就背你去医院。”曲风像是赌气般便转过身蹲在了女孩身前。

    “liú máng!”女孩穿着短靴的那只没受伤的腿便踹在了曲风屁股上,曲风没防备,差点摔个狗啃屎,幸好反应快,双手支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