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林盈的同事来了(三更)

    第二天清晨,曲风早早醒来,先是上楼看了看林盈,发现她还在熟睡便回到了楼下,进入了林薇的房间,此时的林薇在曲风进屋时便醒了,夏季的太阳升起的很早,林薇想要自己穿衣,下半身虽然只有恢复了一丝知觉,但还是多有不便,曲风微笑着帮她穿上了衣服,在为她穿内内时从床头柜中拿出了一片卫生巾垫上了。

    “感觉到腥臭味便换下来。”看到林薇诧异之色,曲风轻声解释了一下,帮着林薇穿上了衣服,抱起她出了卧室,坐到了院中的藤椅上。

    在她沐浴在晨光之中时,曲风回到屋内开始做起了早餐,做好早餐后,才将林薇抱进了屋内,上楼去叫林盈起床,蹑手蹑脚走进了卧室,发现林盈还在熟睡,正欲离去,却发现林盈头下的枕头上竟然湿了一片。

    “敢装睡?”曲风心中惊呼了一声,二话不说,抱起林盈便出了卧室,连衣服都没替她换,抱到客厅后,才去洗浴间为二人准备好牙膏端着水走了出来,二女洗漱完毕后,又是一一端上了早餐,只是在此期间,又恢复了哑巴之态。

    吃完早餐后,曲风抱着林盈回到了卧室,找出为她新买的衣服放在了床上便走出去了,十分钟后才进入卧室,抱着她去了一次厕所,这才抱着她坐到了客厅中,为她们打开了电视,拿来了平板电脑和笔记本,自己则叼着一根烟出去了。

    等曲风拎着大包小包回来后,却发现客厅里多了几个人,有男有女,有一个长得还算帅气的男子正陪着林盈说笑,样子还算亲密,林盈也是有说有笑的,看到更加帅气的曲风进屋,不禁问道:“盈盈,这位先生是。。。”

    “管家!”曲风笑着答了一句,便拎着东西进了厨房,不多时便端着一盘西瓜走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笑着问道:“请问都在这里吃午饭吗?”

    林盈正欲开口,那名男子抢着说道:“对对对,管家啊,你随便弄几个菜就行了。”

    “好的。”曲风并不以为意,转身走向了厨房。

    客厅中男子的声音传进了曲风的耳中,带着一股惊喜之意,“盈盈,你还说你家条件差呢,不但有着豪华车和别墅,连管家都有了,你是不是一直在担心我看上的是你家的钱啊?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可以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会真心对你和你姐姐的。”

    其他几名同事也纷纷开口劝道:“是啊,林盈,小许对你一直很倾心的,之前他有顾虑也是人之常情,其实你俩很般配的,我看你不如答应了他吧。”

    “这一切都是我租的。”林盈指了指厨房说道:“他才是这里的主人,我只是付了高额的租金,就是为了给姐姐治病,为此我将以前的房子都卖了,我不想拖累任何人,只求姐姐能好起来,谁要是娶我,就必须带上我姐姐,照顾她一辈子,否则我谁也不嫁!”

    帅气男子,也是那个小许不相信似的跑到厨房,大声问道:“管家,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我不是难道你是?”曲风淡淡回了一句,“我只是觉得一个人闷得发慌,所以才对外出租的,他们姐妹一年付五万房租,我便jiān zhí做个管家,怎么了?和你有关系吗?”

    “原来是这样。”小许低声说了一句,脸上失望之色尽显,心不在焉地回到了客厅,也没有了刚才的兴奋,对林盈也冷淡了许多,和其他同事聊得多了些。

    曲风心中冷笑了一声,继续忙碌着,到了十一点多点,一桌菜肴便整饬好了,推着林薇走到了饭厅,接着又抱着林盈坐到了餐桌前,小许见到此景,神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看着正欲坐下的曲风,阴阳怪气的说道:“管家,虽然你是这里的主人,却已经受雇于人,哪有和雇主一个桌上吃饭的道理,难道你没学礼仪就敢要这么高的房租吗?”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曲风却是淡淡一笑,“你说的有理,你们慢用!”说完之后便离开了桌子,走进了厨房,不多时便端着一盘菜肴和一瓶啤酒走到了客厅,就要坐在沙发上吃喝,却又被那个小许喝止了。

    “管家,你是被雇佣的,雇主吃饭,你要在旁伺候着,来,帮我倒杯茶!”那神态语气甚是得意,“我现在年薪五十万,以我的能力,五年后也能买得起这种别墅和豪车,到那时候我雇个专业的管家。”

    曲风依旧没有反对,为小许倒了一杯茶,林薇此时早已怒气冲冲了,而林盈却未发一言,只是眼神有些呆滞,愣愣地看着曲风为那个小许fú wù。

    待众人吃完,曲风看了看表,先将碗筷收拾完,便欲推着林薇进卧室施针,却不料那个小许又开口了,“管家,去洗点水果来啊,我们是客人,你怎么如此没眼力价啊?”

    再一再二不再三,饶是曲风脾气再好,此时也怒了,只是林薇却抢先开口说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在别人家大呼小叫的,也是为客之道?你又有什么礼貌,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这里不欢迎你,滚~”

    小许被林薇抢白,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突然站起来指着林薇骂道:“你这个残废,如果不是你拖累,盈盈早就答应我的追求了,以我的能力一定能让她过得很幸福,可都是因为你这个累赘,让盈盈爱不能爱,始终不接受我,天天要照顾你这个残废,你还敢指责我?你这个不能自理的废物,先是把你爸妈累死了,现在又要拖累盈盈,你怎么不去死啊?”

    这些话一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林薇被气得脸色煞白,突然掩面而泣。

    “住口!”

    “闭嘴!”

    前一声是林盈怒喝出来的,后一句是曲风的声音,但语气上曲风的更加严厉一些,但是随着曲风的怒喝声,他的身影便到了小许身前,“啪啪啪”就是来回四个耳光,一脚将其踹在了地上,破口骂道:“他吗的老子三番五次地听你使唤,无非是看在你是林盈的同事份上,你倒他吗的给你脸不要脸,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在老子面前指手画脚的,滚~~”

    “你敢打我?!”小许气急败坏地叫道:“我是公司的副总,你惹急我我便将林盈开除,没有现在的工作,她根本无法支付给你的租金,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你等着,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在我面前充老大!”

    “我艹你吗啊!”曲风怒骂一声,脚尖一挑小许,将他的身躯挑了起来,紧接着一脚便愤怒踢出,小许的身体便向一只足球般飞出了客厅,飞出了足有三十米才重重摔落在地。

    这一手将众人震住了,小许不算胖,但一百六七十斤是有了,但曲风却将其踹出如此之远,看那样子还没用出全力。

    “尼玛的,还敢威胁我,你小子给我等着,我一天去你公司揍你三顿,早中晚各一顿,将你吃的全都吐出来,我说到做到,麻痹的,不知道谁能养出你这样的傻比来!”

    吼到这里,曲风冷眼看了其他人一眼,怒吼道:“滚~~再他吗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便将你们的腿全部打断!”

    众人闻言齐齐显出了惊悸之色,急忙奔出了客厅,抬起被踹晕的小许狼狈离开了别墅。

    此时曲风才恢复了以前的风轻云淡,拉开林薇的双手说道:“好了,不哭了,放心好了,你一天被扎三次,我就揍那小子三顿为你出气,直到你自己能站起来,走了,我为你施针去。”

    “谢谢你!”林薇低低说道。

    “又来这套!”曲风笑着推着林薇进入了卧室,在施针前抱着林盈去了一次厕所后,才进入卧室为林薇施针。

    中午这次比晚上流出来的腌臜之物还要多,当曲风拿着散发着腥臭的卫生纸出来后,就连林盈也不禁捂住了鼻子,曲风拿到了卫生间点燃扔进了马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