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乃敢与君绝(三更)

    “没啥特别的嘛。”戴柔憋得喘不过气来,嘴唇与曲风分开,舔了舔香唇,幽幽说着,俏脸早就羞红一片了。

    “是没啥特别的,女人年龄大了就是不如小女孩的感觉好。”曲风很无耻地说道:“要是换个小女孩被我这么一吻,早就自己宽衣解带求我爱抚了。”

    “你。。。啪~~”戴柔先是给了一巴掌,紧接着一双柔荑撕扯着曲风的脸蛋,“你说谁老了?”

    “你怎么这么喜欢打人脸啊?你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曲风浑不在意地捏着极富弹性的翘臀,“你再打我我就把你正法了!”

    “y贼!”戴柔怒骂了一句,转过身去不理曲风了,下一刻,又红着脸转了过来,“你老实点,否则我把你阉了!”语气恶狠狠地,伸手拨开了顶在小腹之下的那根东西。

    “良辰美景虚设啊!”曲风哀叹了一声,“可惜了这大好天气,竟然不能遂了我的心愿,我在雨中漫步许久,才碰到机会,可惜还是没机会,不过能一亲芳泽也不错了。”

    “什么?!”戴柔尖叫道:“你是故意在雨天寻找目标的?”

    “对啊,我们玩玩吧。”曲风戏谑道。

    “滚~~”戴柔突然感到了一阵羞辱,张开小嘴再一次咬在了曲风的脖子上,仿佛使上了全身的力气。

    曲风心中一突,急忙运气将戴柔的小嘴顶住了,让她的贝齿不再深入,苦笑道:“měi nǚ,开个玩笑还真当真啊?”

    “不咬你一口,难消我心头之恨,我的初吻没了,咬你一口算是赔偿!”戴柔看着被自己咬出血迹的伤痕恨声说道。

    “这么说我们两清了?”曲风笑着问道。

    “是!”戴柔很干脆的答道。

    “好吧,你赢了!”曲风悻悻说了一句,指着车子说道:“车子修好了,你可以走了,拜拜!”

    说完之后,曲风便松开了戴柔,自顾自向前走去,戴柔看着曲风的背影,恨恨一跺脚,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试着一点火,车子真的发动了,惊咦了一声,便松开手刹朝曲风追去。

    “跑得这么快,到底是人是鬼?”戴柔惊异地看着路边,却没有看到曲风的身影,怅然若失地在路边停了一会,这才发动车子离开了。

    曲风回到了别墅,一进小院就看到客厅里的灯亮着,进了客厅后便发现林盈正缩在沙发一角看着一本书,不禁好奇问道:“怎么还没睡?”

    “等你回来陪我睡觉!”林盈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又低头看书。

    “是吗?这感情好,只是你腿有伤,不敢睡你!”曲风坏笑着说道。

    “滚~~”林盈啐骂了一句,头也没抬,“你干什么去了?”

    “泡妞!”曲风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卧室,将jun1 cì从腿上拿下,换了一身干的汗衫短裤再次来到了客厅,看了看表,才十点多点,便一屁股坐在了林盈身边,歪头向林盈手中的书看去。

    “哟,还看乐府诗集啊。”曲风笑着问了一句,便挪到了一边。

    “你的酒吧还雇人吗?”林盈随口问道。

    “干什么?”

    “那个姓许的被你打了,肯定会给我小鞋穿,这次说不定就找个借口把我开了,我要养活姐姐必须得工作赚钱,所以我想去你的酒吧上班!”

    “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什么人都有。”曲风皱眉说道。

    “可。。。。”

    “没什么可是那是的,你俩就安心在这里住着,等你姐的病好了后你再去找工作好了。”曲风淡淡说道。

    “我不想欠你什么,你帮姐姐治病早就超过赔偿了,难道你真想大奔换成自行车?”

    “那你就以身相许吧。”曲风坏笑道:“měi nǚ对我来说是多多益善。”

    “你会养着我姐姐吗?”林盈突然放下了手中的书,“只要你不嫌弃我姐姐,我现在就给你!”

    “那要是你姐姐也喜欢我呢?”

    “啊~~”林盈轻轻叫了一声,接着重新缩回了沙发内,“那你把姐姐治好要了她吧。”

    “那你呢?”

    “我。。。”林盈喃喃自语了一句,突然尖声叫道:“你以为除了你本姑娘就没男人要了吗?”

    “肯定有人要啊,只是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啊。”曲风涎着脸坐到了林盈身边,抱起她搂在了怀中,坏笑道:“因为我对你姐妹好,所以你对我有好感,但也知道姐姐喜欢我,便自己偷偷抹泪,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你已经不能自拔了,所以白天才大为失态,任由那个姓许的对我指手画脚,对不对?”

    “自恋!你都知道,那你准备怎么办?”林盈所在曲风怀中犹如一只温驯的小猫,轻轻问道。

    “我把你俩都收了好不好?”

    “真的吗?”林盈突然哭了,“从十九岁就单独照顾姐姐,有时感到很累很累,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对待过我们,他们更多的是言语,却没有实际行动,我防备着所有人,不想让姐姐受到一丝伤害,如果不是遇到你,姐姐根本不会笑,她已经好几年没这么开心过了。”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曲风柔声说道:“其实我很坏的,我蹲过三年大牢,放出来还没一个星期,遇到你时是第五天,加上今天正好一周,你愿意跟着我啊?”

    “我不管这些,我只想知道你有多少女人!”林盈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曲风愕然问道。

    “我和姐姐是同卵双胞胎,是极阴之时出生,也因为这一点,我俩都是内媚之骨,会将男人榨干的,而一般男人也根本经受不住我们的yòu huò,可你见到我们的身体之后还能忍住,说明你根本不是普通人,你的大师兄也证明了这点,像你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的。”

    “我也不知道会有几个女人,我需要女人来提升我的实力,但绝不是采阴补阳的下三滥邪术。”曲风实话实说。

    “我知道,你要是的话,我和姐姐早就被你玩了。”林盈柔声说着,“要了我,只有这样我才踏实点,否则你就像天上的云彩,随时会被风吹走。”

    “小傻瓜,你的伤还没好呢,等你好了我再要了你。”曲风哈哈一笑,指着胸前的一对丰满问道:“我摸摸行不?”

    “讨厌,洗澡时不是早就摸过了吗?现在又装象!”林盈白了他一眼,抓起他的大手伸进了睡裙之内。

    “出去泡到měi nǚ没有?”林盈的呼吸有些重了。

    “泡到了,结果挨了两个耳光!”曲风笑道。

    “活该!”林盈啐骂道:“你这张嘴就欠抽!”

    “呃~~”曲风无语了。

    “我刚才在看上邪。。。”

    “就是那首我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吗?”

    “嗯。”林盈轻轻说道:“你走后我和姐姐聊了很久,我们商量好了,我们做你的女人,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们了,我们就一块去找爸妈,除了你,再也不会有人对我们姐妹这么好了,与其生活在相思和哀痛之中,不如一了百了。”

    “胡说八道。”曲风厉喝了一声,将林盈搂得更紧,“我自己心中有数,不管有多少女人,不会让你俩受任何委屈的。”

    “嗯。”林盈趴在曲风怀中嘤嘤失声。

    “睡会吧,一会看我帮你姐姐施针。”曲风搂着林盈轻轻摇晃着,安全的怀抱让林盈不一会就睡着了,睡得很香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