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假公济私(三更)

    刑利闻言惊立而起,惊呼道:“老大,你怀疑。。。”

    “我也只是推测,秘密调查就行,对方布的这场局很大,在没有婉婉的确切消息之前我不想发难,以后你们在明我在暗,双管齐下!”

    “你这张脸稍微有点地位的人都认识,你怎么在暗啊?”刑利揶揄道。

    “李澜姐,你走动一下关系,将这几个人放了,送到我这里来,或者让他们来我这里服刑!”曲风拿过一张纸,刷刷在纸上写下了几个人的名字递给了李澜。

    “你到哪都不忘把握机会,看来那句名言说的没错,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之人的。”李澜叹了一声,“我会安排的。”

    “好,你们聊着,我去为你们做饭,你两个嫂子都是病号,得伺候好她们,否则不让上床啊。”曲风笑着站起,走进了厨房。

    “你莫非就是李家的长女?”林薇瞪着眼睛看着李澜出声问道,一指厨房,“我老。。。曲风到底是什么人?”

    刑利闻言嘿嘿一笑,“你对我们的身份了如指掌,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肯定不是普通市民,既然你知道我们,也该知道首都有个让所有官二代富二代甚至三代闻风丧胆的名字,这个名字就是天狼,一些纨绔大少听到这个名字腿肚子都转筋,而你的男人就是天狼!”

    看着林家姐妹惊异之色,刑利笑道:“嫂子,你是如何得知我们身份的,你好像。。。”

    “网上的小道消息并不少,我在家无聊只能上网看书,所以知道你们。。。”林薇解释道。

    “原来如此。”刑利恍然大悟道:“看来嫂子通晓各国语言了。”

    “足不出户,只能靠此打发时间。”林薇笑着说道。

    “厉害!”刑利伸出了大拇指,“老大通晓十几种语言,你俩可以在床上那个。。。各种语言,哈哈。。。。”

    李澜却自己走到了一边,拿着shǒu jī打起了diàn huà,不多时才长吁了一口气,一脸轻松地坐回了沙发,冲着厨房喊道:“弟弟,今天办手续,明天到行吗?”

    “行”曲风在厨房内笑道:“你这效率还真高,放心,我会管好他们的。”

    十一点左右,酒菜上桌,刑利从自己车内拿出了一箱特供酒和一箱二锅头,看着手雷形状的二锅头,曲风愕然说道:“我靠,这么早的酒你还有啊?”

    “当然了,认识你十年了,当年你十四,我十八,喝的就是这种酒,所以我就偷偷到厂里买了一百箱放在了爷爷的酒窖之中,这次知道你在这才拿出了一箱,管够,尽情喝!”

    曲风笑了笑,指了指特供酒说道:“给我多弄点过来,牢里的那几个可没喝过这种酒。”

    “老大,那些都是什么人?”

    “都是年轻时练过武,身手了得却爱惹事之人,能力丝毫不逊于虎卫,给我这里看家护院足够了吧?”

    “晕,监狱里还有这种人?”刑利惊然问道。

    “你太坐井观天了,有句俗话叫高手在民间,说的文雅点就是大隐于朝,中隐于市,小隐于野,这些人也算是小隐了,但背后的师门厉害,懂了吧?”

    “一石二鸟?”

    “错,是一石数鸟!”曲风笑道:“第一他们重获自由,第二我和他们背后的师门能拉上关系,第三,我身边之人能得到保护,第四,他们能暗中帮我查探消息,第五,必要时可以替我顶缸再回去,便于我隐藏行踪,第六,这些人都是血性之辈,可以成为左右手。”

    “你这是假公济私!”李澜叫道。

    “是你的公又不是我的公。”曲风看了看表,对刑利说道:“现在去吧,回来再喝,我一会还要为你嫂子施针。”

    “没问题!”刑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也不管什么酒驾醉驾了,开车便走了。

    “盈盈,你陪着李澜姐喝点酒,我先去为薇薇施针。”说完之后,抱起林薇便走进了卧室,由于有客人在家,林薇不敢痛快的欢叫,只好*了虬龙堵住了自己的小嘴,尽管如此,还是有些许shēn yín之声传到了客厅之中。

    李澜脸色红了一下,啐道:“曲风怎么这么胡闹,不知道我在这里吗?”

    “不是啊,姐姐,他为我姐姐施针必须这样,我姐姐瘫痪了二十年了,腰部以下一直没有知觉,直到遇到曲风才慢慢改变了。”

    “遇到他是你们的福气。”李澜笑了笑,端起了酒杯,“祝你们幸福!”

    “谢谢姐姐,我也敬姐姐幸福!”林盈和李澜对饮了一杯。

    卧室内,林薇吞咽着一大口奶状液体,微微笑道:“怪不得盈盈爱吃呢,就像牛奶一样啊。”

    曲风却斥道:“你赶紧咽下去吧,我看着怎么不舒服呢?你们爱吃我可不爱看。”说着便开始收拾残局。

    林薇娇笑着悉数吞下,娇羞道:“你吃我们的怎么不觉得恶心呢?”

    “俺滴娘啊,现在角色互换了啊,现在是你们调戏我了。”曲风将卫生纸放进了一个塑料袋内封好扔进了垃圾篓中,抱着林薇进了浴室清洗了一下,帮她穿好衣服又回到了饭厅。

    “坏了坏了!”刑利此时跑进了饭厅,“老大,我没收住手,把那小子打吐血了,回来的路上,潘家的大少爷给我打diàn huà了,让我给他们一个交代。”

    “不入流之人理他作甚?”曲风不以为意。

    “可他提到了柳家,我回去非挨尅不可!”

    “尼玛,不就是想让我给你当挡箭牌吗?”曲风骂道:“说吧说吧,老爷子自己知道就行!”

    “得嘞,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刑利哈哈大笑,自饮了一杯,“晚上我直接去医院!”

    刑利夫妇二人走后,两女一脸苦相,打赌输了,只能认罚,两女的欢叫声就没停过,这个刚停下,那个接着响起,一样的**,一样让人血脉偾张,曲风尽享齐人之福,对二女也是爱不释手,四只丰满尽落魔掌!

    第二天,曲风也没出门,院门紧闭,客厅门也被锁死,三人一丝不挂赖在了卧室中,直到二女求饶,曲风这才罢战。

    过了中午,为林薇施针之后,三人简单吃了一点午餐,二女睡熟之后,曲风一人坐在了客厅中,忽听院门外qì chē喇叭声,起身打开了院门,一辆中巴车上陆续走下了十二人,穿着一身运动装,不像是犯人,却像一支篮球队!

    “老大~”十二人齐齐低吼了一声,这十二人最大的三十一二岁,最小的也就二十二三岁,却同时称呼曲风为老大。

    “都进屋吧。”曲风笑了笑,冲着送这些人而来的警官点了点头,那人便开车离去了。

    分别落座后,看着十二人眼中蕴含的泪水,曲风笑道:“一群老爷们还这么矫情,丢人不丢人啊?”

    “老大,你知道我被判了死缓,可你出来没十天便将我弄出来了,我。。。”

    “就是啊,老大,我是无期,还没熬到十四年的有期呢。。。”

    “我下个月就该被执行死刑了。。。”

    曲风闻言喝道:“都闭嘴,老子把你们弄出来不是让你们诉说罪状的!”

    众人闻言齐齐闭嘴,那整齐划一的一幕不逊于军人。

    “分开不到十天,我难道不知道你们的情况吗?还用你们再说一遍?”曲风说着一人扔了一根烟,然后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抱着一捆xiàn jīn走了出来,往茶几上一放,“一人两沓,去买几身衣服,不许惹事,更不许!”

    说到这里,曲风翘起了二郎腿,“泡měi nǚ是可以的,艺术学院旁边的嚎叫酒吧就是我们的,一会我给经理打个diàn huà,你们谁有本事谁泡,但谁敢花钱找女人,回来我就把你们阉了!”

    “哈哈。。”众人大笑,也没客气,一人拿了两沓,招呼了一声便离开了,曲风拿起diàn huà给经理说了一声,接着按了一组无序的号码,“我需要一批枪,军用的,交给刑利,他知道我的住处。”

    “老大,我亲自去!”diàn huà那端急急喊道。

    “滚~~我现在不想见你们!”曲风笑骂道:“给我好好训练,等我忙完这阵子再去看你们。”

    “你说话可要算数啊?”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靠!”曲风爆了句cū kǒu挂断了diàn hu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