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酒吧前的骇人阵容(三更)

    “你好奇怪啊,为什么白天能看到女的,晚上看到男的呢?”坐在曲风大腿上吃着早餐的戴柔出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出去看了一下,男的看不穿,女的都能看清楚!”

    “哼,sè láng,这下遂你愿了!”戴柔剜了曲风一眼,伸手捏住曲风的脸蛋,“有没有比我的还好看的?”

    “没有,那些庸脂俗粉怎么能比得上你的呢。”曲风嬉笑着伸手进了裙内,摸着那片体毛,“晚上就要了它!”

    “不!”戴柔伸手拉出了曲风的大手,“你的好恐怖,我害怕,除非你让她姐妹俩陪着我,我可不敢单独面对你那东西,那么粗,那么狰狞,怎么一脸也不像你的脸这么英俊呢?长得也太丑了。”

    “你真会比喻!”曲风苦笑道,“越丑女人越喜欢!”

    “可我现在不是女人!”戴柔嘟囔了一句,叼住一块火腿喂进了曲风口中,柔柔说道:“你说我的事会怎么处理?”

    “管它呢,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们。”曲风不以为意,“只要你不受委屈就行。”

    “我不想做花瓶!”戴柔幸福一笑,柔声说道:“我要出去工作,有事业的女人才更有魅力!”

    “以后不许穿着那么xìng gǎn去做家教了,知道没有?否则我就休了你!”

    “切~~看你一脑子龌龊思想!”戴柔点了他一下额头说道:“那家是孤儿寡母,母亲才二十七岁,带着一个四岁的小女孩,丈夫也算是股市精英了,留下了一大笔财产后去世了,得肺癌死的,结婚前就查出来了,但那女的还是嫁给了他为他结婚生子,他用了两年时间就给母女两人赚到了上亿的财富。”

    “的确是个人物,也够男人。”曲风点了点头赞了一句,接着问道:“你是半教半陪她们吧?”

    “是的,那天如果不是我答应父母回家我就住那里不走了,那天是我母亲的生日,说好陪她过生日的。”

    “哦,快吃吧,吃完我们去酒吧拿车,你再回家去给父母报个平安,好几天了,估计你父母看不到你也不放心。”

    “你不能陪我去吗?”戴柔脸上带着一丝渴望之情。

    “去倒是可以,只是一点前必须赶回来的,薇薇一点要施针,此事不能耽误的。”

    “我们不吃午饭就是了,我爸妈看到你一定会为我高兴的。”戴柔兴奋地叫道。

    “那你就快吃了。”曲风笑着说道。

    “我吃饱了!”戴柔在曲风嘴上亲了一口,便兴奋地朝楼上跑去,不多时便穿戴整齐下来了,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在曲风面前转了一个圈,柔柔问道:“我这衣服好看吗?”

    “多此一问!”曲风坏笑道。

    “讨厌。”戴柔白了一眼,“收起你的特异功能,路上你开车,不许你四处乱看!”

    “呃~~这么狠?”曲风哀嚎一声。

    “哼~”戴柔上前挽住了曲风的胳膊,“走了,大sè láng!”

    曲风开车出了别墅,直奔酒吧,但是还未到酒吧,便在远处停下了车子,戴柔诧异地看了曲风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出了一声惊呼。

    只见酒吧门口站着两排人,每个人神情肃穆,站得笔直,脸色平淡,一对精光闪现的眼睛直视前方,没人说话,也没人走动。

    “这些是什么人啊?风,你怎么不走了?”戴柔诧异问道。

    “这王一鸣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给我整这么一出,至于嘛!”前方恨恨骂了一声,调转车头便朝公安分局驶去。

    拉着戴柔一脚踹开了局长办公室的房门,不待戴柔将门关紧,曲风便怒吼道:“王一鸣,你他吗的还让不让我做生意了,整一帮人去那里想做什么啊?”

    “首长,你消消气,现在酒吧不是还没营业嘛,再说了那些人也不是我派去的啊,我只是跑到狼窝说了一声,结果这几天就成这样子了,到了中午才会散去,但还是会有十来个人在那守着,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曲风怒斥了一句,一伸手,“拿来!”

    “我再玩几天呗~”王一鸣涎着脸笑道:“这东西好使的很,三天将这几年的沉案都办妥了,嘿嘿,再有几天我就能升职了~”

    “艹,你真能干,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曲风围着王一鸣转了一圈,突然在其腿弯踢了一脚,王一鸣的双腿只是稍微弯了一下便站直了,“还行,没废掉,看你还算努力的份上,再让你保管几天好了。”

    “看你说的,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兵!”王一鸣笑着为曲风点燃了一支烟,脱口说道:“没毛首长,这měi nǚ的事要不要留底?”

    “尼玛,嘴上有没有把门的?”曲风暴吼了一句,“你再喊一声试试!”

    “瞧我这张嘴!”王一鸣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有毛首长,你哪天有空,我请你和měi nǚ们吃顿饭。”

    “唉~~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兵呢?”曲风无语了,“三十三岁能当上正处级也是年轻有为了,真不知道你怎么爬上来的,你这张嘴啊~~”

    说到这里,曲风站了起来,沉声说道:“你拿着天狼令把那些人都给我赶回去,我已经在酒吧里安排好人了,别破坏我的计划。”

    “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想赚钱,我这就去办!”王一鸣此时恢复了神态,重重点了点头,打开房门出去了,不多时一名漂亮的警花便端着两杯茶走了进来。

    曲风歪头沉思,戴柔却扭着他的耳朵斥道:“都说了不能四处乱看了,你还看!”

    “我没看,我在想问题呢。”曲风反驳道。

    “哦。”戴柔松开了曲风的耳朵,将茶水递给了曲风,柔柔一笑,说道:“这女警怎么不穿内裤啊,这可是工作时间,还真时尚!”

    “穿了,黑色蕾丝。”曲风随口说道,紧接着便惊呼道:“我就看了一眼!”

    “哼,就知道你狗改不了吃屎!”戴柔怒哼了一声。

    不多时,王一鸣便满头大汗地走进了屋,苦声说道:“首长,不行啊,他们带队队长说我虽然拿着天狼令,但只有临时调动他们的权利,却没有下命令的权力,如果我再啰嗦就把我带走!”

    “你再去一趟。。。”

    “算了吧,我现在不是狼穴之人,就算拿着天狼令也命令不了他们,再说他们是龙卫,没你的命令根本不管用的,尤其是你随身携带的天狼令出现了,他们打着擦边球就是为了见你,你不出面估计不好收场啊。”

    “带队之人是谁?”

    “龙卫大队长战天!”

    “头疼!”曲风拍了拍脑门,“你开车,我跟你去一趟吧,越想低调,这帮脑筋不转弯的家伙越添乱!”

    王一鸣松了一口气,开车载着二人朝酒吧驶去,还未到酒吧呢,开车的王一鸣便惊呼道:“坏了,直属内卫来了!”

    “停车,我看看这帮家伙实力到了什么层次了。”曲风笑着说道。

    “啊~~真让他们打一架啊?”王一鸣吓了一哆嗦。

    曲风笑而不语,凝神看着酒吧门口,不到三分钟,两伙人便打了起来,守护酒吧的人只有三十来人,而内卫足足来了一个连,人数是一比三,结果不到五分钟,战斗便结束了,内卫全部倒在了地上,而虎卫的三十人却古井不波,再次排队站好,看都不看一眼倒在地上的内卫部门的战士。

    “不错,干净利索,下手知道轻重,过去吧。”曲风笑着说道。

    王一鸣的车驶到酒吧门口停下,还未下车,站在最边上的一个人便跑了过来,看着王一鸣沉声说道:“看在你也曾是狼穴之人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如果你再敢拿出天狼令下命令,我现在就带你回去,狼穴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战狼,越来越霸气了。”坐在后排座上的曲风玩味说道。

    “啊~~首长!”战狼横跨一步便到了后座车玻璃前,待曲风摇下玻璃后,立即立正敬礼,“首长好!”

    “我有别的安排,别打乱我的计划,带着你的人离开!”曲风淡淡说道。

    “是,首长!”战狼没有丝毫的犹豫,接到命令便欲离去。

    “回来!”曲风叫住了他,从衣兜里拿出一沓xiàn jīn,递给了战狼,给了战狼一个爆栗,“就说我请兄弟们喝酒了,去吧!”

    “谢谢首长!”战狼敬礼离开了,不到一分钟便带人离开了,只是每个人在路过车子时,都会驻足一下,向着车子敬礼后方才离去。

    “柔儿,你下车去取车子,到前面等我!”

    “好。”戴柔自始至终没问一句,她知道曲风如果想让自己知道一定会说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清楚的很。

    “首长,看着龙卫这帮家伙我都想回狼穴了,唉~~我当初干嘛要专业啊?真是脑子进水了。”王一鸣哀嚎了一声。

    “行了,别贫了,为了自己的心爱之人值得的,你和战狼不一样,他们的媳妇支持他们,和刑利也不一样,毕竟他是豪门大少,你能坐到现在的位置,我替你高兴,狼穴出来的人到哪都得是精英!”

    “我记住了,首长!”王一鸣坐在驾驶座上向曲风敬了一礼,曲风也还敬了一礼,王一鸣开车跟在戴柔车后向前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