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血蚺惊现(三更求收藏推荐)

    “好厉害!”林盈惊呼了一声,也跃跃欲试,刚拿起酒瓶便被魏然阻止了。

    “姐姐,你不行的,他从小就嗜酒如命,我喝酒是小时候就练会的,你要是一上来就这样会把嗓子烧坏的。”

    伏特加酒有多烈众人都知道,林盈和林薇直接放弃了,戴柔也不敢轻易尝试,唯独花芗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酒桌前,拿起酒瓶就饮了几口,咽下去说道:“我可以的,我爸会酿酒,我从小就喝粮食酒,那种高度一点就着的酒。”

    “啊~~”四女齐齐惊呼,尤其是戴柔,一把拉住了花芗,“mèi mèi,你知道你然然姐刚才在做什么吗?”

    “不是比喝酒吗?”花芗有些迷糊,她是第一次喝洋酒,烈酒对她无效,但是两瓶xo让她醉态可掬,说着便再次喝了两口伏特加,一下子跪在了曲风身前,一口*了虬龙。

    魏然刚才那一下是跟着苏烟学的,苏烟也是和曲风不断地磨合中琢磨出来的,冰火九重天和清爽炙龙吸都是苏烟经常用的招数,一旦曲风索求无度,苏烟便用这一招,彻底让曲风满足,魏然在那次曲风醉酒后学会的,但也只用过一次。

    还沉浸在彻底满足余韵中的曲风正闭着眼睛回味呢,突然相同的感觉再一次传来,伏特加强烈的刺激让他连一分钟也没支持到,便再一次缴枪了,花芗的小嘴吸力极强,加上烈酒的刺激,曲风又被找到了弱点,直接服软了。

    将鲜奶和烈酒咽下,花芗醉眼迷蒙地说道:“我就说我可以吧,我把哥哥也灌醉了。”说完之后,便一头栽倒了沙发上,这次是真醉了。

    “你们狠!”曲风到现在还不知道第二次是谁做的,睁眼看着魏然说道:“你想废了我啊?”

    “哦”,魏然倏然惊醒,急忙含了一口冰镇的矿泉水再次*了,好一会之后,才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魏然急忙扶着花芗坐好,林盈上前打开了房门,厉魂疾步走了进来,站在曲风面前小声说道:“老大,有情况!”

    缓过劲来的曲风一愣,旋即从沙发上站起,“你呆在屋内看好她们!”说完之后便冲了出去,暴熊紧紧跟上。

    冲到了楼下,一楼的音乐早就停了,在中心位置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深洞,“看到是什么东西没有?”

    “看清楚了。”章鱼沉声说道:“是一只粗如儿臂的血色东西,像是蚯蚓一般。”

    曲风沉思了一会,招手将经理叫了过来,附耳说了几句,经理便推门出去了,不多时,刑利便带着刑警到了,诧异地看了曲风一眼,刑利迅速让人在酒吧里开始搜查,不多时,一名刑警便拿着一包、约有两公斤重的毒品走了过来。

    “哪里找到的?”刑利开口问道。

    “在地下储藏室,还有个铁箱,我怀疑是放射性物品!”

    “带上那个铁盒,收队!”刑利脸色凝重,沉声喝道。

    刑利带人走后,曲风让经理找了根长长的线,拴上了一个铁块向下测去,大约五六米之后,铁块到底了,便开口问道:“地下储藏室距离一楼有多高?”

    “在建时带着人防工程的,大约六米多深。”经理答道。

    “嗯,知道了,找人把这里填平吧,别耽误晚上营业。”说完之后便将铁块拉出,上楼去了。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继续,之前的酒水全部免单,算是我们酒吧为诸位压惊了。”经理很大气地说道。

    “谢谢!”客人们齐齐道谢,音乐声再次响起,客人们也很配合地离开了大厅,方便酒吧工作。

    曲风回到了二楼包厢,做到沙发上后,一边品着伏特加,一边思索着,好一会才问道:“然然,你说血蚺会不会被人饲养驯化?”

    “根本不可能啊!”魏然惊然答道:“饲养也许有可能,但是驯化绝无可能,它们只是最低级的无脊椎物种,怎么可能被人驯化!”

    “这样吧,然然,你和你师祖回昆仑山一趟,把这事告诉你太师祖,顺便把我们的婚事也说一下。”曲风最后说道。

    “干嘛要我说?你自己不会说?”魏然的小脸涌现出一片红晕。

    “你不去怎么能让二师姐给你查体啊?你师祖的医术赶不上二师姐的。”曲风yòu huò说道。

    “好吧,我去。”魏然的小脸更红了。

    曲风见魏然答应了,这才对厉魂说道:“厉魂,你和暴熊把她们送回去,我在这里查看点事情。”说着看了看林薇,“你在这里陪着我吧。”

    魏然闻言抱起了花芗,带着戴柔和林盈走了,包厢中只剩下了曲风和林薇二人,至于留下来做什么,林薇也猜不到。

    “喝点酒吧。”曲风抱着林薇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为她倒了一杯红酒,“按照你知道的理论慢慢品就行。”

    “嗯。”林薇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更不会喝过如此jí pǐn的葡萄酒,平时过年过节也只是喝点饮料,但不代表她缺乏此方面的知识,老天爷就是这样,在让你失去一些东西的同时,也会赋予你一些东西,正应了舍得二字,林薇便是如此,老天让她失去了自由,却给了她更多的时间去看书,去学各种知识。

    动作优雅大方,气质超然,丝毫没有第一次品酒的做作和紧张,颇有大家闺秀风范,抿了一下樱唇,林薇俯身下去,小手拿出了虬龙,张口便*了,舌尖带着红酒的余味来回在光头上滑动,没有所谓的深喉,却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相比魏然的狂野和花芗的无知无畏,林薇的动作更加的轻柔,绵绵爱意通过灵巧的香舌表达出来,房间除了林薇的吞吃声外只有曲风的舒爽的嘶吼声。。。

    低低吼了一声,林薇的小嘴中灌满了鲜奶,分成数口咽下,林薇才笑着坐正了身体,轻柔说道:“嘴麻了!”

    “我发现你才是真正的小妖精!”曲风揽她入怀,亲吻着秀发,闻着那淡淡的发香,笑着说道。

    “是不是有人要来,你在等猎物出现?”林薇倚在曲风的肩膀上,柔声问道。

    “是的,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那人也该来了。”说着端起酒杯递给了林薇,两人碰了一下,喝干了。

    “为什么要我这个残疾人在这里,博取同情分吗?”林薇笑道。

    “因为你是我的第二个女人,所以我要你见见第一个。”曲风笑道,“同时我也要证实一件事,你心细如发,帮我看着点。”

    “你是在增强我的自信心!”林薇感激说道:“你能以少年之龄执掌一方天地,又以稚龄驯服了一群比你都大的精锐,我可不信你会疏漏什么。”

    “就你心思多!”曲风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只是也不完全是,毕竟女人更了解女人一些。”

    “那倒是,你不怕我给你丢人吗?”

    “傻话!”曲风笑道:“我曲风做事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谁敢取笑你我就抽她。”

    “老公,地阴血毒是不是血蚺?”

    “准确来说不是,是血蚺进化成的伪龙,要想解决掉你的病根,就必须找到这条咬你的伪龙,然后剥下它的皮,再加上一些中药材熬制成膏,敷在肚脐眼上七天方能祛除。”

    “好麻烦,能找到它吗?它又为什么叫伪龙呢?”

    “因为它最后进化成龙的模样,是迷你版的龙形状,但它的天性决定了它不能象龙那样和世间万物交配,龙性奇y,而它却是奇毒,专咬女子,使下身失去知觉,从而不能享受鱼水之欢,这也是伪字另一层含义,只是这东西千年不会出现一次,你也算是xìng yùn的了,竟然被这千年不出的家伙咬了。”

    “冥冥自有定数,也许它咬我就是让我碰到你。”林薇轻轻笑道。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经理走了进来,“老板,有位先生要见你,说是要收购我们酒吧,而且他说他知道下午出现的那个怪物是什么。”

    “叫他进来吧。”曲风淡淡说道。

    “是!”经理退了出去,不多时便引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这一男一女曲风也认识,虽然不是潘岳和柳黛儿,但在首都也是名人。

    “你就是老板?”男子倨傲问道。

    “没错!”曲风淡淡答了一句,端起酒杯又和林薇碰了一下,将一杯伏特加一饮而尽。

    “我想收购你的酒吧,价钱随便你开!”男子钱大气粗地说道,对于曲风和林薇的态度显得很是不屑和不耐。

    “三百亿!”曲风淡淡说着,“欧元或者英镑!”

    “你怎么不去抢?!”

    “买不起滚蛋,别在我面前装款爷!”曲风不屑地骂道,“什么时候狗腿子都这么硬气了?狗仗人势的东西!”

    “你。。。”男子闻言便要发难,却被女子拦住了。

    “这位老板,实话说了吧,我们是首都柳家之人,酒吧下午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了,作祟的是条血蚺,以你的能力根本无法逮到它,一旦让它成长起来,你这家酒吧将变成一片废墟,届时你一分钱都不会得到!”

    “我说了,三百亿欧元或者英镑,不买滚蛋,我管你是柳家还是杨家,就算是木家来了我也是这个价!”曲风不耐烦地叫道:“小鬼子都开到五百亿了,如果我不是华夏人,并且还有那么一点爱国热情的话,我早就卖了,哪还轮到你们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

    “你会后悔的!”女子冷冷说道。

    “柳家的旁支而已,不入流的东西靠着和自己的叔伯辈有了一腿而上位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三息之内,不走便给我留下物件,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有什么招尽管使,老子刚出狱,不想惹事。”曲风的声音更冷,“这酒吧是天狼的,你们敢动就来吧,我替天狼接下了!”

    “天。。。天狼!”男子惊恐地重复了一句,拉着同样惊骇失色的女子快速退出了包厢。

    “暴熊!”曲风喊了一声,暴熊闪身而入,“让章鱼给我盯着那两个人,看看他们去了哪里!”

    “是,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