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天狼引发的地震(一更求收藏推荐))

    暴熊走后,曲风看了看表,这才说道:“我们回家吧,该和你天地交泰了。”

    “你还有力气啊?一下午都三次了,会不会对身体不好?要不你给我施针吧。”林薇娇羞说道。

    曲风看着包厢,忽然坏坏一笑,附在林薇耳边低语了几句,林薇愕然一惊,啐道:“你太坏了,这种地方亏你想得出来!”

    “也许更加刺激一点呢。”曲风坏笑着。

    “只要你想,我都随你!”林薇咬着嘴唇小声说道。

    曲风呵呵一笑,抱起了林薇,“知道你疼我,但我可不想你身上有一丝臭味,我倒是想在这里,可没地方洗澡。”

    “呵呵~”林薇也笑了,咬着曲风的耳垂嬉笑道:“你是看我没穿裙子,脱起来不方便,你就是个大sè láng!”

    “你真成精了,这都知道。”曲风抱着林薇出了包厢,开车回到了别墅。

    四女早就睡着了,别看魏然当时很彪悍,其实酒量不算大,之所以被曲风叫做酒鬼,是因为这丫头擅长喝急酒,一气喝个四五斤烈酒不成问题,但是一停下来就不行了,林薇更是极少喝酒,哪怕是经常去酒吧玩的戴柔也顶多一斤的量,所以此时都睡着了。

    欢叫声在客厅中响起,窗帘尽数拉死,灯光也很暗,一进门被林薇撩拨起情趣的曲风便急不可待地将林薇剥光了,似乎忘记了还有个不相关的女孩子,曲风抱着林薇从客厅做到浴室,林薇也是被刺激的尖叫连连,每次都会流出大量的腥臭之物,次数多了,林薇也知道是什么了,有了经验之后,便让曲风抱着自己排在便桶中,清洗干净后继续疯狂,四次之后,曲风才第一次排在了她的体内!

    “没想到排在体内竟然是这种感觉,好舒爽啊。”林薇娇喘着说道。

    “还要吗?”曲风笑着问道。

    “不要了。”林薇摇了摇头,“洗澡澡睡觉!”

    曲风为林薇洗干净后抱着她回到了卧室,惊然发现林盈正倚在床头看书,见到二人进来,这才幽幽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在闹地震呢,那么疯狂,哪像医生和病人啊,整一对jian夫y妇!”

    说着将书放到了一边,待曲风放下林薇后,双腿一分,“我也要闹地震!”

    一个小时后,“说得很彪悍,可惜你不行啊。”曲风坏笑着说道。

    “我。。。”林盈不由语结,突然骂道:“滚~~找你的大老婆去。”

    “嘿嘿。”曲风坏笑着上了二楼,发现三女竟然睡在了一张床上,只好又退了出来,躺在了沙发上。

    “血蚺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事件,就算有放射性物质的吸引,血蚺也不可能找偏方向,而且放射性物质是被密封的,不可能泄漏,可血蚺又不能驯化,这中间肯定有猫腻隐情,柳家已经尊贵到了极点,他们还想要什么呢?”

    曲风在推理这一切,而天狼这个名字却在首都的豪门中秘密传开了。

    “天狼回来了,还在艺术学院那里盘下了一个小酒吧,没想到当时叱咤首都的一代天骄竟然安心做起了小老板,改天我们去捧捧场,不管怎么说,天狼没招惹过我们。。。”这些是没被曲风整过的豪门大少,也代表了他们的人品还过得去。

    一家夜总会中,两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一人搂着一个陪酒xiǎo jiě,其中一人说道:“知道吗,天狼现身首都了,这是潘家人传出来的消息,在艺术学院的那个嚎叫酒吧,天狼的代表现身了。”

    “改天见见吧,我想把我家的那小子送进去,没他点头不行啊。”另一人苦笑着和其碰了一下,“不进去镀层金难以真正融进上流圈子,你也该打算一下了。”

    “我和他不熟,其实你也没见过天狼的真面目吧?”

    “嗯,天狼很神秘,很多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就算面对面你也不会认出来的。”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他的年龄不大,最多不超过三十。”

    “要不我们现在去嚎叫酒吧看看吧。”

    “走吧!”拍在桌上一沓xiàn jīn便一块离开了。

    消息就像风一样快速传播着,这条消息在权势和金钱圈子里迅速传开,刑利也同样接到了消息,挂断diàn huà后不禁骂道:“艹,就算你们见到老大也认不出来,除了狼穴之人,见过老大真面目的不到五个,你们就等着吧,哈哈~~”

    陈家,那名四十多岁的上将和陈副市长以及两名年轻人坐在了一起,其中一人赫然是陈少杰,陈副市长对另一名年轻人说道:“少雄啊,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不过你不许告诉少兰!”

    “大伯,你说吧,我不会告诉mèi mèi的。”陈少雄眨了几下眼,眉头先是一皱,紧接着抓住了自己大伯的胳膊,“大伯,是不是老大有消息了?他在哪?”

    “具体位置我们也不知道,只不过我知道他目前在首都,虽然没和我们见面,但是和我们通过diàn huà了,这是他的diàn huà,你去和他联系一下吧,不过你暂且不要说你的事,知道吗?”那名上将开口答道:“等过段时间再提。”

    “我明白,何叔!”陈少雄重重点点头,激动得便要站起,却又颓然坐下了,陈少杰见状急忙上前抱起了他,放到了轮椅上,悲戚道:“大哥,这仇我们不能不报,我现在就去找曲家那家伙去!”

    “少杰,你又想惹事,刚挨了二十棍还这么冲动,大哥这仇会报的,但不是现在,凭你也不是曲家三少的对手,跟着你爸好好练练你的飞行技术,咱这副团长要名符其实才行!”陈少雄沉声喝道。

    “我知道了,大哥。”

    “你赔何叔和大伯喝酒吧,我去打diàn huà。”陈少雄自己推着轮椅走了。

    “老何,首都要地震了!”陈副市长一口将杯中酒喝干,将酒杯重重摔在了地上,“一号等这天等了很久了!”

    “天狼令都出来了,首长会很快便现身了,狼穴虎牢龙谷的人唯天狼令是从,那些觊觎权势之人嚣张不了多久了。”黑狼哈哈大笑着,也将杯中酒喝干了。

    “大伯,你们的首长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你们对他那么尊敬,还有就是大哥口中的老大好像就是你们的首长,我很好奇啊,首都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你不知道天狼是谁?”黑狼问道。

    “天狼!”陈少杰一震,“我当然知道了,只是听说没见过!”

    “兔崽子,你已经见过了!”陈副市长怒骂道:“那么好的机会你都没把握住,你这辈子也就这个样了,好好当你的兵吧,你大哥的仇就不用你管了。”

    “我见过?!”陈少杰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一处幽静的小院中,一名七十多岁的老者狠狠将茶盏摔在了地上,旁边站着三四个年近五十的中年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你们这几个废物,当年我费尽心思迫使一号将天狼关进大牢,就是为了让你们趁他不在的时候找到首都的龙脉节点,为我们柳家的兴盛创造条件,可你们只知道大肆收取钱财,沉湎于权势之争,真是鼠目寸光,现在好了,天狼出现了,你们就等着挨枪子吧!”

    “爸,我们现在和曲家已有联合之势,协议也达成了,加上潘家的财势,只要我们暗中小心,狼穴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你为什么如此忌惮这个天狼!”

    “白痴!”柳老爷子怒骂了一声,“你以为天狼只有一个狼穴吗?你以为他手中只有虎卫龙卫吗?这些都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天狼卫!”

    “爸,这天狼到底是谁?”

    “我也没见过!”柳老爷子哀声叹道:“真正见过他真面目的只有婉婉,可你们却把。。。唉~~”说到这里,柳老爷子突然问道:“黛儿呢?她不是遇到一个人自称叫曲风吗?难道她也不确定是不是天狼?”

    “黛儿说了,这个曲风的脾气很怪异,尽管黛儿掩饰得毫无破绽,但曲风表现的却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她才跟着潘岳回来了,现在在潘家呢。”

    “这样也好,让她暂避一时吧,天狼一现,首都必起波澜,你们抓紧时间向曲家渗透施压,既然成功挑起了曲家和陈家的矛盾,就不要放过,适时添把火。”

    “知道了,爸!”几人齐齐应道。

    柳家在商讨着对策,而他们口中的曲家此时也很沉闷,曲家家主曲战坐在主位上,看着自己的几个弟弟说道:“天狼回来了,我们和陈家的矛盾恐怕会更加激化,你们要知道,我们家没有人在狼穴呆过,如果天狼替陈家出头的话,三小子很可能会受到处罚,而且以天狼的狠辣,最轻也会和陈少雄一个下场,陈少雄还有恢复的可能,但三小子只能做一辈子轮椅了。”

    “大哥,请老爷子和五弟出山吧。”次位上一人急声叫道:“我们实话实说算了。”

    “老爷子年龄大了,是我们家的定海神针,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惊动老爷子,五弟自从孩子没了后就再也没振作过,在边疆军区一呆便是二十多年,就算回来心思也不会在这里的。”

    说到这里,曲战沉声说道:“曲魂,曲永、曲铸,你们三个从今天起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什么事情都由我来抗!”

    “大哥!”三人齐齐高吼。

    “闭嘴!我是老大,就算地震来了,也先由我来顶天!”

    “我给曲必胜打diàn huà去,叫他回来!”曲铸说着就要离开!

    “站住!”曲战怒喝了一声,看着曲铸怒斥道:“你有何脸面给必胜打diàn huà?难道要说你的宝贝儿子经不住别的挑唆把陈家大公子的腿打残废了?还是说曲家的战魂永铸赶不上他一个必胜?就算他带着血豹特战队回来,你就确定会是狼穴的对手?”

    “行了,如果曲家要衰败的话,就让那叔侄俩呆在边疆吧。”曲战摇了摇头,离开了。

    “妈个比的,曲楚这个畜生,老子现在就去打断他的腿!”曲铸怒吼一声,便要冲出,却被曲魂和曲永拉住了。

    一场地震已经处在了酝酿之中,只是缺乏一个引子,而这个引子此时正忙碌着开垦芳草地,对于这些一无所知,而芳草地的主人早就软语求饶了,却仍禁止不加在自己身上的征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