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兄弟相见(二更求收藏推荐)

    “死男人,我都求饶了你还不肯放过我!”林盈一边欢叫一边恨声骂着,双手搂住曲风的脖子在自己的酥胸上流连,“你进上面不行吗?”

    “不!”曲风一口回绝,“下面舒服!”

    “那你去搞姐姐啊,你看她都发春了。”林盈尖叫着,“楼上还有三个呢,你怎么老冲着我姐妹俩使劲啊?坏蛋~~啊~~又来了~”林盈紧紧抱住了曲风,翘臀高高抬起,身体变得僵直!

    “这次先饶了你,下次再不老实我就让你一天一夜睡不了觉!”曲风坏坏一笑,待林盈的身体软下来之后才退出了体内,趴在了林薇身上。

    正欲吹响号角,shǒu jī突然响了,“靠,这么晚了谁打diàn huà啊?难道酒吧又出事了?”

    曲风拿过shǒu jī,仰面躺在了床上,林薇双手撑着身体坐起,低头*了虬龙。

    “你好,哪位?”

    “老大,是我!”陈少雄的兴奋之声在diàn huà中响起。

    “少雄?!”曲风叫了一声,突然喝道:“你怎么了?中气不足,受伤了?”

    “嗯,喝醉酒从楼梯上摔下来,腿摔断了。”

    “放屁!”曲风喝骂道:“就你的身体素质,就算从楼上扔下来也不会摔断腿,要么摔死,要么没事,说谎都不会编瞎话,到底怎么回事?”

    “让人给揍了”陈少雄的声音弱了很多。

    “陈少雄啊陈少雄,你是不是认为我坐了三年牢做傻了?”

    “老大,我。。。”

    “自己能出门吗?”曲风沉声问道。

    “能,但。。。”

    “能就行,到警戒区外面的那个停车场等着,我派人过去接你。”曲风挂断了diàn huà,抱着林薇躺好,穿了一件大裤衩便跑到了院中。

    “猎影,你去接个人,在警戒区外面的停车场,那人腿脚不方便,很好认!”说着将车钥匙扔向了三楼。

    “是,老大!”

    曲风再次跑回了卧室,趴在了林薇身上。

    “娘的,**一夜值千金,床帏之乐都不让尽兴!”曲风在林薇嘴角亲了一下,林薇张口帮他清理干净,吧唧着小嘴说道:“谁让你在酒吧说出天狼这个名字来着。”

    “不是这事,是在柔柔家发生的事。”曲风笑了笑,帮姐妹俩盖好了被子走出了卧室,将门关好后来到了客厅。

    刚坐下,猎影开车回来了,推着陈少雄进入客厅之后便退了出去,曲风推着陈少雄来到酒吧台前,抱他坐在了椅上,递给他一杯伏特加。

    “说说吧,怎么回事!”曲风没有客套,直接问道,“以你的身手,年青一代中能伤到你的人不过五指之数,能把你打成这样的,除了我别人也做不到,除非你打不还手!”

    “老大,我。。。”

    “别吞吞吐吐的,你陈家的底蕴我还不知道?陈抟老祖的传承又不是虚的,虽然你这一代只出了你这么一个天才,但也不是其他家族能比的,敢招惹你的人肯定是那几个排名靠前的家族,是柳家还是刑家,或者是曲家?”

    “曲家三公子,曲楚!”陈少雄这才说了出来。

    “曲家,呵呵,厉害!”曲风冷冷笑了笑,“幸亏我不是曲家人,只是姓曲,这笔账我记下了,敢打伤狼穴之人,真是**爆了!”

    说着便起身回到了卧室,将金针拿了出来,抱起陈少雄躺在了沙发上,略一检查,便在腿上扎上了十几根金针,“还好,时间不长,否则你就废了!”

    “嗯,半年多了。”陈少雄的声音有些哽咽。

    “瞧你这熊样,还男人呢!”曲风拍了他肩膀一下,拿起shǒu jī打给了刑利。

    “老大,你什么时候来的?”陈少雄这才抹了抹眼睛问道。

    “十来天了。”曲风笑了笑,“现在的身份是酒吧老板,前天酒吧发生了一起命案,我不得不动用天狼令摆平,可战狼一根筋,我只能现身见了他一面。”

    “战狼已经进龙卫了,称号早就升级了。”陈少雄笑道。

    “你呢?”

    “本来计划调到甲种集团军组建特种大队的,不过老大回来了,我就不走了。”陈少雄笑道。

    “走吧,腿好了就去上任,你们不能在狼穴终老一生,趁着年轻多培养些军中精锐出来!”曲风笑着说道:“虽然wǔ qì越来越先进,科技越来越发达,但是不管任何技术和wǔ qì,艹控它们的都是人!”

    “我明白了,老大!”

    两人正聊着,刑利开车到了,进了客厅一见陈少雄在,急忙便向外跑。

    “你跑试试,在你进大门时,最少有两杆重狙瞄准着你呢,你试试我敢不敢下令打断你的腿!”曲风发出了一声怒哼。

    “老大,我。。。不是我不说,你不是要我不泄露你的行踪嘛。”刑利陪着笑脸走到了沙发前,屁股只挨到了一点,这样子是随时准备逃跑的样子。

    “行了,坐下吧,我又不揍你!”曲风白了刑利一眼,刑利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实了。

    “老大,在你进去之后,都疯传你就是曲家的那个走失的孩子,也就是曲家五子曲必胜的孩子,所以少雄在受到曲楚的挑衅后没还手,这才被打成了这样。”刑利开口说道。

    “不可能!”曲风冷冷说道:“我是被师傅在西北捡到的,而曲家的小公子是在西南丢失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如果我是那个孩子,难道是我自己跑到西北去的?你猪脑子啊?”

    “也是!”刑利拍了拍脑袋,高声叫道:“既然如此,那少雄的仇不能不报,我找个机会就把曲楚揍成残废去。”

    “你就别给你家老爷子添乱了,这件事我来做,等我手头上的事情有了眉目,我便现身,到时为你报仇!”

    “谢谢老大!”陈少雄点了点头。

    曲风倒了三杯酒,刑利一见,急忙冲过去,“你别害我,我可喝不了这玩意,你俩喝吧,我喝啤酒就行!”

    “艹,我说喝酒了吗?”曲风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端着三杯酒到了沙发前,将酒缓缓倒在了陈少雄腿上,烈酒顺着金针渗入了皮肉之中,曲风拿起打火机便点着了,陈少雄旋即发出一声痛呼,咬牙强忍着再不出声。

    火势越来越大,红色的火苗在陈少雄腿上燃烧着,曲风还不时端着一杯酒浇在腿上,直到陈少雄的大腿被烤成了红色,曲风这才将金针连续拔出,将火势熄灭,一点点黑色血液从针孔处渗了出来。

    将第三杯酒递给了陈少雄,“喝下去,然后运行一下你自己的家传心法就可以下地了。”

    “啊~~”陈少雄和刑利齐齐惊呼。

    陈少雄接过杯子,将伏特加一饮而尽,接着便默运家传心法,不多时,黑血淤血齐齐从针孔渗出了体外,将身下的沙发也染黑了。

    “尼玛,赔我沙发!”曲风骂道:“好几千块呢!”

    “我艹!”刑利爆了句cū kǒu,“老大,你怎么越来越抠门了,几千块都开始计较了!”

    “我是孤家寡人,哪像你们身后都有豪门支持,我赚钱容易吗?还有老婆要养,赔钱!”

    “我们家族再大也没人给我买布加迪和法拉利啊,唉~~我也想做你这种孤家寡人。”刑利摇头叹道。

    陈少雄收功完毕,睁眼笑道:“赔就赔,明天就给你拉两车来,看你往哪摆!”说着还真信了曲风的话,试着站起,腰部用力,只感觉双腿真的恢复了力气,堪堪站了起来。

    “哇,真的可以啊,老大,以前没见你露过这手啊!”刑利惊呼道。

    “这几天给薇薇施针琢磨到的,少雄只是试验品。”

    “我艹,真狠,拿着自己的兄弟试验,老天爷,打雷劈死这个黑心老大吧!”刑利口中念着阿弥陀佛,右手却在胸前划着十字!

    “回家找个àn mó师天天àn mó,这针孔我用真气封死了,七天后才会愈合,那时你就能恢复如初了,记住,别吃荤腥和刺激食物,多喝点烈酒,将韧带中的淤血*出来就可以了。”曲风没理刑利,淡淡说道。

    “嗯,谢谢老大!”陈少雄兴奋地说道。

    “好了,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事,刑利,你把少雄送回家,别说见过我!”曲风淡淡说道:“我还欠你大伯一幅字呢,省得他知道了来这里纠缠我,他可是有名的糖公鸡!”

    “老大,我爷爷想见你!”刑利此时说道:“老爷子怕你按捺不住,和那些人起正面冲突,怕你再走老路!”

    “不会的,回去告诉老爷子一声,我在暗中调查呢,反正除了狼穴之人没有几个人见过我的真面目,不用担心!”

    “哦。”刑利淡淡应了一声,接着说道:“老大,我爷爷说了,柳家的二xiǎo jiě在十四岁那年便夭折了,死因不明,但柳家人说是病没治好。”

    “放屁,婉婉的病一直是我治的,就算没除根,也不会夭折。”曲风闻言脸上突然流出一丝杀机,“那个柳黛儿是谁?”

    “对外宣称是柳家二xiǎo jiě,具体的不清楚,你也知道柳家势大,我们不好打探!”刑利讪讪说道。

    “这个柳黛儿一定知道婉婉的下落,和我上床时我就发现不对劲了,人造处女,柳家的心思还真行,把我的第一次骗没了,这个仇我可非报不可!”

    “哈哈,哈哈。”陈少雄和刑利同时大笑出声,“那你就慢慢报吧,我们先走了。”

    “尼玛,说漏嘴了。”曲风哀呼一声,“你俩敢说出去,我就。。。”

    “你敢做我们为什么不敢说?”刑利调侃道:“你也是,十多年没见过的人,一见面就上床,唉~~谁信啊?”

    “尼玛,我不知道这些事!”曲风辩解道。

    “拉倒吧,苏大姐被你都霸占了十年了,也没见你丢第一次,和柳黛儿是不是第一次还真不好说呢。”

    “刑利,你怎么穿着李澜的内裤啊?”曲风坏笑问道。

    “艹,你怎么知道?”刑利一夹双腿,双脸也成了紫色,悻悻说道:“我俩正嘿咻呢,你就打diàn huà来了,穿错了!”

    说到这里,刑利突然坏坏说道:“老大,你老婆多,到时可别穿错了啊,小心别的老婆吃醋,不让你进门!”

    “滚~~”曲风怒吼出声。

    “哈哈,哈哈。。。”陈少雄和刑利两人大笑着出了客厅,驾车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