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二更)

    “风,明天陪我去看看囡囡吧?”戴柔此时完全没有睡意,事罢,枕着曲风的大腿问道。

    “你那个学生?”

    “嗯,出事后一直没见过她,也没给她打diàn huà,我还真有点想她了,她很乖的。”

    “好吧,不会也像你父母那样吧?”曲风打趣道。

    “去你的。”戴柔啐骂道:“我父母回来还不到两年,回来后看到我就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生不如养,我对他们没什么感情可言,我更想我的爷爷奶奶。”

    “毕竟是你的父母啊。”曲风忽然坏坏说道:“媳妇,你穿上黑丝和高跟鞋让我爽一次好不好?我想起那天和你相遇的情景就忍不住。”

    “我不,你嫌我高!”戴柔笑道:“我那天才穿的五公分的高跟鞋,你真要这样,我就穿双十分的,让你够不着!”

    “呃,你狠~”曲风点着了两根烟,塞给了戴柔一根,“慢慢戒,别心急。”

    “我怕你烦我。”戴柔吸了一口说道,“我以前很野的,天天和个男孩子似的,所以没人要我,我打扮得再淑女也不行,我打扮得越淑女她们越笑话我,父母回来后,强迫我做淑女,做什么大家闺秀,朋友反而没几个了。”

    说到这里,戴柔突然问道:“风,我家的那幅字是你写的吧?”

    “嗯。”曲风淡淡应了一声,“十六岁时写的,老陈当时转业,求了我三天才给他的,本来我也忘记给谁了,黑狼调查告诉我后我才知道。”

    “那现在那幅字被你的属下收回去了吧?”

    “在黑狼手里呢。”曲风笑着说道:“知道黑狼是什么军衔吗?”

    “上校?”

    “错了!”

    “少将!”

    “错了,我提醒你一下啊,在你家见到的那个陈少杰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

    “上将!”戴柔迟疑地说出了自己的dá àn。

    “答对了,有奖!”说着便又要求欢。

    “你怎么没完没了的,讨厌~”戴柔无奈又坐到了曲风腿上,“那你。。。”

    “我没军衔~”曲风笑着说道。

    “我靠~”戴柔一下子退了出来,“你耍我,我以为捡到宝了呢。”

    “哈哈》》》》”曲风爽朗大笑。

    “你这么帅,穿上军装一定能迷死人。”戴柔甜甜一笑,将虬龙塞进体内,“结婚时你要穿着军装娶我,虽然我知道没这可能!”

    “呃~~”曲风无言以对。

    “你说过的,我的地方你看一辈子也看不够的,不许中途逃跑!”

    “如果跑了呢?”曲风戏谑道。

    “跑就跑呗,我再找别的男人,我不怕自己没人要!”戴柔毫不在意地说道。

    “也是哦,在跑之前多弄几次,要不不够本!”曲风说着便将戴柔压在了身下。

    天亮了之后,曲风背着戴柔走进了厨房,做好早餐后才去了林家姐妹的卧室,姐妹俩头靠头倚在床头上,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敢情一直没睡。

    “哭够了吗?”曲风调笑道。

    “没!”林薇哑着嗓子啐了一口。

    “可是我饿了,怎么办?”曲风说着也爬到了床上,“谁先来啊?”

    “坏蛋!”林盈啐了一口,哑着嗓子说道:“你先伺候一下我吧。”说着便用牝户堵住了曲风的大嘴。

    “好了,别闹了,吃饭了。”曲风舔了一会后,这才抱着一个背着一个出了卧室,正吃着早餐的戴柔见状笑道:“你姐妹俩可真行,前后不落空。”

    “柔姐姐,谢谢你!”林薇真诚说道。

    “是他自己的本事,也是你的造化,和我没关系,我只想爽一下的。”戴柔嘿嘿笑道,叉起一块煎火腿塞进了林薇嘴里,“都是他的女人,没啥好客气的。”

    曲风没说话,上楼去叫那两个,结果也是一样,抱着魏然,花芗趴在了背上。

    “这是什么情况啊?”戴柔惊愕问道。

    “我。。。”花芗欲言又止,话未说,脸先红了。

    “我可以做政委了,你们不知道,思想工作有多难做,好不容易做好了。”魏然用手捏起一片面包便塞进了嘴里,“怎么老是面包火腿啊?我的稀饭和咸菜呢?你越来越懒了。”

    “我这几天习惯了,薇薇早上要多增加热量的,所以。。。”

    “哦,那算了。”魏然吃饭速度也很快,比最先吃的戴柔还要快,吃完后拿纸巾一抹嘴就向楼上跑去,“我睡个回笼觉。”

    “我上午没课,我也去睡。”花芗吃的很少,也跑上去了,没有了以前的客气和拘谨。

    “我们也去!”林薇和林盈只吃了一个煎蛋,林盈便扶着林薇回到了卧室。

    “你是猪吗?还在吃!”看着仍未停下的戴柔问道。

    “你才是,你怎么不说你搞了我多少次呢?我多吃点才有力气!”戴柔啐道:“再说我下次就装死,让你jian尸!”

    拍了拍肚皮,戴柔才说道:“吃饱了,我上去换衣服,去看囡囡!”说着还冲着曲风坏坏一笑。

    曲风愣了一下,只觉得戴柔那一笑怪怪得,但也没多想,胡乱吃了点,这才收拾好碗筷,等他走出厨房再次看到戴柔后,脸就绿了,紧接着怒吼道:“换鞋!”

    只见戴柔穿了一双十公分的精致小巧的凉鞋站在了客厅中,曲风看着坏笑着的戴柔,白了一眼说道:“昨天晚上就该弄得走不了路~”

    “哈哈,你都说了,我的是名器了,名器怎么可能这么娇气呢?”

    “好吧,我们跑着去,反正离我们家也不算远,正好和你散散步。”曲风眼珠一转,坏坏说道。

    “我靠~~”戴柔嘟着小嘴踢掉了脚上的高跟凉鞋,换了一双趿拉板,“这总行了吧?”

    开着那辆布加迪驶出了别墅,曲风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迷离,直到出了小区,曲风才开口问道:“媳妇你学的是哪门乐器啊?”

    “你猜!”

    “肯定不是钢琴,你的手不像,也不是古典乐器,你的性格不适合,吹奏乐器也不像,你没那飘柔气质,只能是铜乐器和弦乐器了。”

    “都不是!”

    “难道是击打乐器?”曲风惊呼了一句。

    “答对了一半,继续猜吧。”

    “靠,你还教人家?简直是误人子弟!”曲风一拍脑门,“俺滴神啊,四岁的小女孩够得着吗?”

    “呵呵,音乐是相通的,我教她小提琴,我自己学的是架子鼓!”

    戴柔驾车来到了两人相遇的地方,突然踩住了刹车,深情地看着曲风,双眼一闭,柔声说道:“风,吻我一下。”

    曲风笑了笑,便和戴柔吻在了一起,许久之后,戴柔才啐道:“让你吻一下的,你倒抱着啃起来了,讨厌!”

    “上次在这里没亲够嘛,这次补上。”曲风调笑道。

    戴柔白了一眼,一踩油门,直奔囡囡家,还未到门口,戴柔便惊呼道:“囡囡家出事了!”说完之后,将车停在了路边。

    曲风直接跳下了车,“你在这里等我,千万别靠近,也别让别人看到,明白吗?”

    “嗯,我知道,你自己小心!”戴柔知道自己跟去也是累赘,急忙叮嘱了一句,将车开到了远处,升起车篷锁好了车门,自我保护意识很强。

    曲风悄然接近了囡囡家的别墅,通过窗帘的缝隙看到一名长发女子背对着自己与一名小女孩捆在了一起,小女孩脸上挂着泪珠,一对大眼睛四处看着,眼神惊恐而又显得无助,小嘴被布条绑住了,背对小女孩的方向,一名全身纹满刺青的大汉正y笑着接着自己的腰带,肆无忌惮地大笑着。

    “这些人都开着名车,不像是劫财劫色之人,那么肯定是有目的而来,难道是这女人手中的ruǎn jiàn?”这是曲风唯一想到的理由,眼看大汉就要逞威,曲风也不敢耽误,走到屋门前按响了门铃。

    门被另一名大汉打开了,曲风被一把拉了进去,紧接着一把bǐ shǒu抵在了脖子上,“你是干什么的?”

    “大哥,大哥,别。。别。。。”曲风惊悸叫道,双手向前虚推,绝不是投降的姿势,“这是我qíng rén家,我来是找她快活的,既然你们想要,尽管做就行了,我再去找别的qíng rén!”

    “还qíng rén?是她养的小白脸吧?看你长得就像个小白脸!”大汉y笑着,对着那名脱下裤子的大汉说道:“有演戏的了,你就别上了,一会这小丫头给你了!”

    曲风闻言心中一怒,“这帮畜生,这种话也能说得出来!”

    大汉推着曲风来到那名shǎo fù身前,曲风低头一看,发现shǎo fù的紫色丝毫不次于戴柔,嘴唇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横纹,不是皱纹,而是唇纹,看到这个后,曲风微微一怔。

    shǎo fù此时也抬起了头,看到曲风后也是微微一愣,因为曲风绝对是男人中的jí pǐn,不管单独的五官还是组合在一起,都是美男中的美男!

    “小子,快点把她扒光了干,大爷们如果看着高兴就放了你们,如果你不照办,那你也留在这里吧!”

    “各位大哥,你们这么一惊一乍的,她肯定不在状态啊,我宝贝的皮还不得磨没了啊,你们不劫色那就是劫财了,我知道她家保险柜的密码,我帮你们去拿钱,你们随便分我点就行!”曲风陪笑叫道。

    “小子,别不识相,你不请自到,让你玩一下女人就不错了,你还想要钱,胃口不小啊!”大汉怒喝道。

    “我。。。我。。好吧。”曲风佯装屈服了,小声嘟囔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先爽一下再说!”

    说完之后,便解掉了少女嘴上的布条,大嘴印在了shǎo fù的小嘴上,一只大手也握住了一只丰满,shǎo fù紧咬牙关,不断扭动着身体,阻止曲风的侵犯。

    “臭三八,你再不配合就别怪我们对你女儿用强了。”一名大汉做了一个下流的动作怒喝道。

    shǎo fù闻言顿时不敢动了,屈辱的泪水流了下来,慢慢张开了自己的小嘴,任由曲风索取,亲吻了一阵,曲风吻在了耳垂之上,用只有shǎo fù能听到的声音问道:“他们在找什么东西?”

    shǎo fù的身体只是僵了一下,也装着吻着曲风的耳垂说道:“在找一个程序ruǎn jiàn。”

    “楼上有几个人?”曲风上下其手,从shǎo fù的家居短裤中伸了进去,摸到了一片泥泞,“你还真有反应了,帅哥的魅力真大。”

    “上面六个人,身上有枪!”女子假装开始shēn yín,“不是一般的悍匪!”

    “要不要给他们演一场活春宫啊?”曲风调戏着问道。

    “滚~”shǎo fù极力忍耐着,但实在忍受不了曲风的挑弄手法,shēn yín出声,“先救我女儿,我就给你!”

    “好,就这么说定了。”曲风笑着,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女子唇纹被他看出来了,正是十大名器中的十重天宫,虽不是处子了,但爽一下也是别有情趣的。

    说完之后,曲风霍然站起了身,“几位大哥,看够了吧?”

    “尼玛,你还没进正题呢!”一名大汉怒吼着便走了上来,抬腿就朝曲风踹去。

    “我的意思是,”曲风冷哼出声,“看够了就该上路了!”

    求收藏推荐,各位大大顺手点一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