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狼之凶残(三更求收藏推荐)

    走近的大汉微一愣神,便感到脖子一凉,便指着曲风痛苦地倒了下去!

    曲风反身一划,便将母女俩身上的绳子割断了,一把将囡囡抱在了怀中,“囡囡闭眼!”

    囡囡果然很乖,闻言便紧闭住了双眼,下一刻,曲风又动了,一楼中有三名大汉,被他刺穿了喉咙死去,从解救两人到再次冲出也不过两秒钟,shǎo fù还未自己解开身上的束缚,曲风便又将一名大汉刺死了。

    剩下的一名大汉张口欲喊,还未出声,jun1 cì便从口中刺入,发出了一声类似男人漏点时的叫声!

    拔出jun1 cì,曲风冷冷在其身上抹净jun1 cì上的鲜血,将囡囡递给了站起来的shǎo fù,轻轻打开了房门,指了指远处,低声说道:“戴柔在那边,你们先去车上,我把上面的人解决掉再说。”

    shǎo fù重重点了点头,抱着囡囡朝着布加迪跑去。

    曲风眼神一寒,抬步上楼,楼上被翻得凌乱无比,楼梯上还有扔下来的枕头,在楼梯口露出了一个脑袋,曲风便看到六名大汉在楼上翻找着,在楼上的客厅和卧室中进进出出。

    冷笑一声,曲风悄无声息地贴在了墙壁上,一名大汉在路过之时,曲风出手如闪电,jun1 cì直接穿透了脖子,横向一切,大汉的脖子便断了半截,耷拉着脑袋倒地而亡。

    紧贴着墙壁而行,每个房间内查看着,突然,一名大汉走出房间,看到了倒地的同伴和曲风,急忙向腰间摸去,曲风脚尖一挑,一个玩具便急速飞向了大汉,自己却是一弯腰,脚下向前滑行,在枪响之际,jun1 cì从大汉的双腿之间刺了进去,随着惯性,大汉的腰向上提了近二十公分!

    枪声引起了其他人的警觉,一个个人拿着shǒu qiāng冲出了房间,但是在走廊里却未看到曲风,对视一眼,便一个个房间查看寻找,两人一组,背对背查看。

    突然一声响,接着便是物体落地声音,一人转身一看,便看到自己的同伴没了脑袋的尸体慢慢倒了下去,脑袋已经滚向了远处,咽了口唾沫,正欲奔出,突然感到心口一凉,低头一看,一柄三棱jun1 cì从心口刺入了体内,从后背冒了出来。

    “被我撞到是你们的不幸!”曲风按在这人的脑袋上轻轻一推,大汉便瞪着失去光彩的双眼倒地而亡,曲风冷哼了一声,骂道:“连女人和小孩也欺负,真是该死!”

    说到这里,一低头,一颗子弹便打在了墙上,“国产九二式shǒu qiāng,枪膛有些脏了,撞针也该换了,说出你们的身份,可免一死,否则会死无全尸,你们不是亡命之徒,有家人要养的。”说着慢慢转过了身,冷冷看着仅剩下的两名大汉。

    “你。。。”一人惊恐地叫道。

    “人家是电脑高手,就凭你们这些四肢发达的人能打开人家的保险箱?欺负女人和孩子,你们可真有出息,说出背后主使之人,我放你们走,我已经杀了七个,不多你们两个!”

    说到这里,曲风的气势突然一变,一股上位者的气势磅礴而出,厉喝道:“说!”

    两人被震得耳膜发颤,一丝鲜血从耳中流了出来,手一哆嗦,又是一枪响了!

    “不识好歹!”曲风怒喝一声,身形动了,闪过了飞来的子弹,寒光也随之一闪,和在酒吧一样,开枪之人齐腕而断,shǒu qiāng连同断手掉在了地上。

    “啊~~”一声惨叫响起!

    “看来你还不够血性,不知道壮士断腕吗?”说完之后,jun1 cì一挑,便将此人的喉咙割断了,“聒噪!”然后看向了最后一人。

    “我说我说!”最后一人急忙扔掉了手中的枪,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颤抖着说道:“我们是潘家派来的,是潘家二公子潘岳知道那女人手里有一个很了不起的ruǎn jiàn,便想抢过来据为己有,几次没谈妥,便想出了这个阴招!”

    “你们是什么人?”曲风厉声问道。

    “我们是阴鬼帮的人。”

    “不错,你们可真老实!”曲风冷冷一笑,手一挥,这人的一只耳朵便落地了,冷笑道:“说实话!

    “我们真的是阴鬼帮。。。啊~~”另一只耳朵也掉在了地板上。

    “真的。。。啊~~”一只眼睛被刺瞎了,jun1 cì带着眼珠子从眼窝中拉了出来,说不出的血腥狰狞!

    “你杀了我吧!”大汉嘶吼着,“啊~~”一根手指被斩断了。

    “下一回我会将你手指拽下来,而不是斩!”曲风的声音冰冷无比,不带一丝感*彩了。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是阴。。。啊,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根手指被生生从手掌上拽断了,骨茬也露了出来。

    “给我个痛快!”大汉嘶吼着,坚韧的神经竟然没有痛晕过去,几次想反击求个痛快,但曲风身上散发着的威严让他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忽然间,一只独眼看着曲风,嘶吼道:“你也当过兵!”

    “不错!”曲风冷冷说道:“所以你最好说实话最好,我不想残戗你们,但是你不配合也休怪我无情,你们的言行早就超过军人的行为准则了,哪怕你是退伍军人!”

    “你都知道?”

    “不知道,我猜到的,一个军人将枪作为自己的第二生命,你们的枪显然长时间没保养了,这在现役军人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这说明你们是临来时才得到的枪。”

    “你说的没错,但你也应该知道军人的尊严!”

    “去尼玛的尊严,你别玷污军人这两个字眼,军人的枪口是对外,而不是祸害国人,你该庆幸你不是我的手下,否则我会让你尝遍所有酷刑,不想受罪就说实话,别他吗的在我面前充好汉!”曲风闻言后破口大骂。

    此人脸上尽是羞惭之色,最后说道:“好,我把我知道都告诉你,只求一个痛快!”

    “这个请求我可以满足你!”

    “我们是退伍军人,在潘家,像我们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大约一个营的人数,都是从各军区的野战部队退伍的,潘家利用企业招人的名义将我们吸入潘家的产业,说是中层管理,其实就是打手,听他们的便委以重任,不听的便找个借口开除,除此之外,潘家的毒品走私和古董走私都是我们这些人负责护送。”

    “难道你们之中就没有识大义之人?”

    “有也不得不委曲求全,因为只要我们答应了他们的条件,必须去边境的毒品运输路线上杀掉一个边防jǐng chá或者士兵,要不就是缉毒jǐng chá,手中沾染了这些人命,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们的家人会受到连累!”

    “潘家还有其他灰色生意吗?”

    “我知道的只有毒品走私和古董走私,至于其他的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都说了,给我个痛快吧。”大汉瘫坐在地上,独目落泪!

    “好!”看着追悔莫及的大汉,曲风应了一声,jun1 cì刺进了他的心口,此人旋即倒地而亡。

    曲风看了看客厅,知道那shǎo fù肯定不会把ruǎn jiàn藏在家里,肯定会随身携带的,像这么一个电脑高手,又是这么珍贵的ruǎn jiàn,肯定知道它的价值,就算不随身携带也会藏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

    想到这里,曲风突然看到了二楼客厅一角的架子鼓,笑了笑,走到前面拿起那两根小鼓槌塞进口袋便下了楼,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掏出diàn huà打给了刑利,将地址说了一遍后,“这九个人的尸体秘密处理掉,不要走漏消息,附近的jiān kòng录像把我和那对母女的都删掉。”说完之后便挂断了diàn huà,朝着布加迪走去。

    “走吧,先回家,这里暂时不能住了。”曲风坐到副驾驶座上后,托着戴柔的翘臀坐到了自己腿上,自己一挪坐到了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等等,我还有重要东西没拿!”shǎo fù急急说道。

    “是这个吧?”曲风将小鼓槌从口袋掏出递给了shǎo fù,“回到我家兑现你的承诺!”

    shǎo fù刚接过鼓槌,听到曲风如此一说,拿着鼓槌便敲在了曲风头顶上,厉声骂道:“臭liú máng!”

    “唉~~就知道女人的话不能相信!”曲风苦笑了一声,摸了摸被敲疼了头顶,一踩油门驾车离开了。

    “叔叔,我的话你能听的,我听到你和妈妈说什么了。”

    戴柔知道曲风肯定调戏过囡囡的母亲,不禁回头问道:“囡囡,你妈妈对叔叔说什么了?”

    shǎo fù闻言怒斥道:“囡囡不许说!”

    囡囡抽搐了两下小鼻子,突然哭着说道:“妈妈坏,我才不学你说话不算数呢,我答应叔叔要说的。”说到这里很委屈地叫道:“妈妈说只要叔叔救了我,就给叔叔!”

    “给叔叔什么啊?”戴柔好奇问道。

    “不知道,我只听到叔叔问要不要演活春宫。。”小孩子就是不会说谎,一五一十将两人的对话说了出来。

    “死孩子,没事你听的这么清楚做什么?我打死你!”shǎo fù气急败坏地骂着,伸手便在囡囡屁股上打了几下,囡囡旋即大声哭了起来。

    “孩子又没错,你打她做什么!”曲风厉声喝了一声,伸手一抓,便将囡囡抓过来放在了怀中,笑道:“囡囡不哭,叔叔教你开车!”

    曲风并没有回别墅,而是来到了四合院,“柔儿,你开车,我去开我自己的车!”

    “你开它做什么?”戴柔惊异问道。

    “灭门!”曲风杀气凛然,潘家的做法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这个祸害肿瘤没必要留着了,说完之后便fān qiáng进了四合院。

    院门打开,曲风开着乌尼莫克驶了出来,直到此时,戴柔才明白林盈说布加迪在乌尼莫克前就是渣到底什么意思了!

    “这是车还是坦克?”shǎo fù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