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刘放现身(三更求推荐收藏)

    两少女见状,便坐回了沙发上,不敢再看,只是自己母亲的叫声却让两人夹紧了双腿,看着起伏的曲风,双眼中涌现出一股希冀之色。

    门被踹开了,只是还未等踹门之人进屋,床头上的一段铁支架便被曲风扭断掷了出去,插进了踹门之人的大腿之上,“下一个进屋者,死!”

    吼完之后,从shǎo fù体内退出,快速穿上了裤子,shǎo fù也急忙穿上了裙子,坐在床头哭泣,仿佛是她被曲风强了,而不是自己强的曲风。

    “四眼,怎么是你啊?上次伏特加没喝够,又来找我了?”曲风慢吞吞走出了房间,看到齐四,不由乐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齐四,还准备演一出拔刀相助的好戏呢,这一来,等演戏的时候会更加精彩。

    “是你!”齐四脸色大变,曲风的狠辣他早就见识过了,此时见到曲风不由大惊失色。

    “我俩好像挺有缘的啊。”曲风阴阴笑着,“上次你去砸我场子,这次我竟然无意来到了你的场子,看来我有机会报仇了。”

    齐四心中叫苦,急忙陪笑道:“大哥你说笑了,上次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我们做个商量如何?你也知道,我这里不比你的酒吧,进出之人非富即贵,如果惊扰了他们,兄弟这生意可就难做了。”

    “哟嗬,威胁我是吧?”曲风戏谑一笑,一脚便踹向了隔壁墙壁,墙壁直接被他踹出了一个洞,屋内随即响起了一声惊叫声。

    “大哥息怒,大哥息怒,只要你不发火,怎么着都行。”四眼双手合十苦着脸哀求着。

    “我说你妈啊。”曲风破口大骂,“我不闹可以,先让我看看你们的诚意!”

    “大哥,你看这样如何,你这次的消费免单如何?”四眼哀求道。

    “艹,你觉得爷爷差钱吗?”曲风怒喝一声,一脚将齐四踹了出去,“敢瞧不起爷爷?找死!”

    “大哥,大哥!”齐四跪在地上,伸手做出了一个阻止动作,挣扎站起来,“我再奉上二十万的精神赔偿费!”

    “这还算有点诚意!”曲风呲牙笑了笑,指着屋内说道:“里面的三人嫌弃我有病,但老子就是看上她三个了,你去给她们说,陪老子三个月,什么时候把我伺候舒服了,什么时候放她们。”

    齐四连连答应,便叫一名大汉进屋。

    “别打人,如果她们挨一手指头,我就把你爪子剁下来!”曲风冷冷说道,大汉脸色一变,惶恐跑进了屋内。

    “大哥,你住哪?改天我登门道歉!”齐四赔笑问道。

    “怎么?报复我啊?”曲风大咧咧地吐了一口唾沫,“我就住她们家里了,有事去那里找我吧,钱呢?”

    齐四脸色一变,急忙踢了旁边的经理一脚,“还不快给大哥拿钱去!”经理急忙跑向了财务室,不多时便提着二十万现钞回来了。

    曲风接过来一看,只有二十万,一脚便将经理踹得吐血而飞,“吗的,敢黑我的钱,我之前付的十万块钱呢?”

    经理闻言,气的又吐了一口血,麻痹的,你只给了三万,哪来的十万啊,但是又不敢说,急忙赔罪跑进财务室又拿了十万现钞,躲闪着递给了曲风。

    “还是这个来钱快。”曲风嘿嘿一笑,扭头对齐四说道:“四眼,你们在哪还有场子?我去尝尝其他场子的妞!”

    齐四闻言立马就哭了,拉住了曲风的袖子哭诉道:“大哥,你就饶了小弟吧,我们阴鬼帮家底不厚,真的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我回去一定让帮主亲自登门谢罪,你就高抬贵手,饶了小弟吧。”

    “看在有着一面之缘,也喝过酒的份上,我这次就不计较了。”曲风很大度地拍了拍齐四的肩膀,笑着说道:“以后哥缺钱就去你们的场子转一圈去,你知道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虽然哥不缺钱,但谁嫌钱多不是?”

    齐四脸都黑了,可惜自己打不过曲风,而且对人家一无所知,自己阴鬼帮产业不少,就算是派人真把那酒吧砸了,曲风一怒之下进行反击,一旦没有阻止之人,那么损失可就大了,那么多场子,一天的利润也不止五十万,只好一再保证定会登门谢罪。

    “开车了吗?”曲风坏坏问道。

    “开了。”

    “钥匙!”曲风很无耻地一伸手,齐四苦着脸将钥匙递给了曲风。

    就在这时,shǎo fù和两名少女也穿戴整齐走了过来,曲风嘿嘿一笑,佯装色色地看了看三女,y笑道:“看不出啊,穿上衣服立马就变味了,如此一来更有搞头,走吧,měi nǚ们。”说着便朝齐四开来的那辆路虎走去。

    “四爷,这。。。”经理苦着脸走了上来说道。

    “尼玛的,你这双招子是两个窟窿还是出气孔啊?老子早就描述过这个人的长相,你他吗的眼瘸了?还敢对他递爪子?艹,怎么没弄死呢?”齐四恨声骂着,让手下的小弟带着自己去见刘放了。

    “住哪?”曲风开着车问道。

    “六环的水榭小区!”shǎo fù说道。

    “这么远?”曲风惊道。

    “没办法,有房子住就不错了。”shǎo fù苦笑道。

    来到三人的家里,曲风不由惊诧问道:“看你们的穿戴以前也是富贵之家,如何成了现在的光景?”

    “我爸爸dǔ qiú,家产赌光了,还欠了几百万的赌债,他就自杀了,可那些债主找妈妈要钱,妈妈只好出去做那个,我们为了帮妈妈也自己破了身,去做了。”年小的少女说着,shǎo fù早已泪流满面,抱住两个女儿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shǎo fù这才将不大的客厅收拾了一下,说道:“你坐吧,我去给你倒水。”

    “孩子不上学吗?”曲风问道:“她们太小了。”

    “上,我们在模特学校。”年长的少女打来了清水将自己脸上的妆洗掉了,露出天真可爱的小脸。

    曲风将那装有三十万xiàn jīn的包递给了少女,“这些钱你们留起来上学用,不许再去那种地方了,知道吗?”

    “不,我要帮妈妈还债,而且都做了好多次了,也不在乎了。”少女摇着头没接包。

    “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虽然穷,但只想以自己的能力赚钱,虽然我们的方式让人感到很恶心,但是比那些身强力壮的叫花子和骗子来说要好得多。”shǎo fù也开口拒绝了。

    “这又不是我的钱。”曲风笑道:“也许明天还有人送钱来呢,既然知道你们的做法让人恶心,就不要做了。”说着强行把包塞进了少女怀中,“你们去睡吧,我和你妈妈还有话要说。”

    “哥哥是没尽兴还要继续是吧?”少女说着,慢慢褪掉了衣服,“妈妈身体不好,我来代替妈妈。”

    “你俩很懂事,只是哥哥对小女孩不感兴趣的。”曲风笑着帮少女穿上了衣服,“去睡吧,哥哥不会折腾你妈妈的。”

    少女点点头,拉着mèi mèi进了卧室,只是仍旧没拿那个装有xiàn jīn的包,而此时的shǎo fù再一次泪如涌泉。

    “收起来吧,明天我帮你把债务还清。”曲风笑着指了指小包,“明天让阴鬼帮多掏点,尽管放心,他们不敢找你们麻烦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shǎo fù问道。

    “坏人。”曲风笑了笑,吐出了两个字,接着说道:“黑吃黑,发财最快,还能帮你们,一举两得。”

    “你的笑容很迷人,我活了三十多年,真的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人。”shǎo fù迷茫了,“你不是坏人,还是个好人。”

    说完之后,便褪下了自己的衣裙,走到了曲风身边,帮他褪下了裤子坐了上去,“我没病,也不要你带套,我能报答你的只有我们的身体,虽然很脏。”

    也许是真的被撩拨起了情趣,曲风感知着shǎo fù的躯体,层层壁障犹如九曲回廊,穿过一层又一层,曲风心中一动,运起了欢喜禅诀,果然,对名器极为敏感的欢喜禅诀缓慢运转的,只是shǎo fù不是处子之身,欢喜禅诀得到的好处很少,和shǎo fù做一百次也不如和戴柔做一次得到的好处多,就好像是肌肉记忆般,欢喜禅诀能记住名器的第一次,就像猫见了腥一般,一入名器便会兴奋异常。

    “弟弟,你太强了,我真的不行了。”shǎo fù香汗淋漓,被曲风杀的丢盔卸甲,不知道丢了多少次,最后瘫倒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动也不动一下。

    “歇歇吧,我这方面很强,一般人根本满足不了我。”曲风笑了笑,拿过衣服盖在了shǎo fù身上,自己则是往沙发上一靠,闭上了双眼。

    闭目假寐的曲风进入了修炼状态,此处不能睡觉,他只好悄然运转起了佛魔真气恢复精力,迷蒙中感到自己的虬龙被一张小嘴*了,强烈的刺激和对方的娴熟技巧让他一泄如注,然后便进入了空明状态。

    清晨,曲风从修炼中醒来,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急忙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身上坐着一个人,搂着自己的脖子趴在自己胸膛上睡着,而虬龙也在一个温暖之地,不禁大吃一惊,看了看小脸,正是那年长的少女。

    “晕死!”曲风低低自骂了一句,便欲退出,却不料这一动,少女醒了,看着曲风天天一笑,睡醒迷离的说道:“哥哥的好大,射得好多,不过我还是吃下去了,它在里面不想它出来,就趴你身上睡着了。”

    “不是和你说了,哥哥对小女孩不感兴趣嘛,怎么还来?”曲风斥道。

    “可我对你有兴趣。”少女笑了笑,小屁股一抬,退了出来,跑进了卧室。

    “艹~~我竟然被一个小女孩强了,真够丢人的。”曲风暗骂了一句,正欲找吃的,房门被敲响了。

    曲风起身打开了房门,就看到齐四带着四个人站在门口,一见曲风,齐四便陪笑道:“大哥,这是我们的帮主,我们来赔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