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各怀鬼胎(二更,求收藏推荐)

    刘放点了点头,对齐四说道:“你带兄弟去看看那个尤物,至于怎么处置,由老弟说了算!”

    齐四点点头,带着曲风离开了,而曲风身边的少女却是脸色苍白,惊恐地看着刘放。

    “管好你的嘴,否则就消失,被他拉过来看上是你的xìng yùn,否则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刘放挥手让少女退下了,他的本意也没打算放过少女,但一想到曲风连三个xiǎo jiě都考虑到了,万一哪天想起这个为他fú wù的少女,他交不出肯定会迁怒于他,也正因曲风露出的高绝身手,让他决定隐藏曲风,以免被潘家挖走。

    而曲风没有掩饰自己的身手也是想达到这个目的,同时也是震慑,以免无辜的人因为自己丧命,他在和刘放斗智,在适当时候再出现在潘家面前,找到芯片!

    齐四带着曲风来到了会所后面,后面是一个院子,院里养着各种猛犬,藏獒、比特犬、阿根廷杜高等等,曲风甚至发现了一条土佐斗犬!

    “你们竟然敢养这种狗?”曲风指着土佐斗犬问道。

    “这是一个东瀛友人送的。”齐四急忙解释道。

    “哦。”曲风心中一动,脸上却不露声色,接着问道:“你不是带我去看尤物吗?难道这些狗就是?你们不会认为我口味重到这种程度吧?再说了,这些大部分都是公狗!”

    “哈哈,大哥说笑了,尤物在那呢。”齐四指着关着一只圣伯纳犬的笼子说道。

    “靠~~关狗笼子里,你们就不怕那尤物被狗强了?”曲风愕然问道。

    “这丫头性子烈得很,开始帮主和夫人好生款待的,可这丫头不识相,把夫人最喜欢的贵妇犬摔死了,所以夫人一怒之下便将她关进了狗笼里,说实话,要不是夫人看的紧,这尤物早就被帮主推倒了。”齐四说到这里,发出一声y笑。

    “是吗?我先看看是什么尤物值得你们帮主这么惦记。”说着便走到了狗笼前。

    在狗笼里面的一角,一名看着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蜷缩着身子,一头齐耳短发,眼睛大大的,小巧的鼻子,皮肤白皙,像极了东瀛màn huà中的卡通少女。

    “的确是个尤物!”曲风笑了笑,“把她弄出来吧,我带走!”

    “带走?”齐四愕然问了一声。

    “废话,不带走难道要我在这里给她开bao吗?”曲风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

    齐四这才明白过来,讪讪一笑,叫过来饲养员,打开了笼子,才打开,里面的圣伯纳犬便扑了出来,将饲养员扑倒在地,张开了那血盆大口,齐四惊悸之下竟不忍看,转了过身子,而曲风却是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不听话杀了你吃狗肉!”曲风的厉喝声传了过来,齐四急忙转身,就看到体型巨大的圣伯纳犬竟然乖乖地趴在了曲风的腿边,惊奇地看着曲风,愣愣说不出话来。

    “你自己出来还是我抱你出来,小宝贝!”曲风色色地看着笼内满脸惊恐之色的少女,流着口水问道。

    “滚开~臭liú máng!”少女尖声怒喝,身子不断地紧靠着铁栅栏。

    “性子还真烈,你自己不出来我就关只比特犬或者土佐斗犬进去,尤其是土佐斗犬,可是吃人肉的,尤其是少女的肉更鲜美,是它们的最爱!”曲风开始吓少女,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钻狗笼的。

    “你混蛋!”少女惊恐地跑了出来,被曲风一把抱住了,少女涉世未深,哪里会想到曲风只是在吓她而已。

    抱住了少女,曲风色色地在少女脸上亲了一口,色迷迷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臭liú máng,放开我!”少女在曲风怀中挣扎着,突然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关了几天了?”曲风诧异问道。

    “三天,没吃过东西!”齐四讪讪说道:“夫人不许给她食物吃,连这狗也没给!”不言自喻,齐四的话中意思就是让笼里的圣伯纳咬死少女,其心之狠让曲风心中现出了一丝杀机。

    曲风没说话,抱着少女回到了前面,齐四直接为他开了一个豪华包间,曲风抱着少女走进了浴室,熟练地为她洗了澡,现在的他是熟能生巧,伺候林薇和林盈那些天早就有经验了。

    少女被水一浇便醒了,看着自己全身一丝不挂被一个*的男人抱着,顿时又哭又闹,再次挣扎起来,曲风沉声喝道:“别动!再动我就jian了你。”

    少女果真不敢动了,任由曲风的大手划过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屈辱的泪水从眼角滑落,让曲风心中不忍,有着一股结束自己计划的冲动。

    但此时想起了大师兄的话,叹了一声,附在少女耳边说道:“为了救你,只能委屈你了,破身总比丢命好,你也知道这里的情况,如果能逃出去或者被人救出,你也不会被关这么久了,能明白我的话吗?”

    少女脸色一僵,小声说道:“你是来救我的?”

    “不是专程,要是专程来救你的话,我就不用做liú máng了。”曲风附耳继续说道:“但现在已成水火,我一旦翻脸,我自己可以逃出去,但你绝对不能,要救你,必须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你会不会演戏?”

    “什么戏?”少女迷茫问道。

    “叫~床!”

    “呸~~”少女娇啐了一口,眨了几下眼睛,脸红了,“会!看过avdiàn yǐng!”

    “这就行!”曲风附耳叮嘱了几句,不多时,少女的尖叫声、哭声便在浴室中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接着便是少女的痛呼声,“求求你,放了我,疼死我了~~”

    在门外听着声音的一名妇人,也就是刘放的老婆听到这声音之后才笑着转身离开了,但紧接着又转了回来,却听到了曲风的大叫声,“处子的身体就是好,好紧,爽死了!”,这才再次离开,没再回转。

    “你太坏了。”少女见曲风停止了演戏,自己也不叫了,恨恨说道:“这么羞人的声音也让我叫出来,真夸张!”

    “你还是大姑娘,当然不知道变成女人的滋味是什么了,听我的没错的。”曲风淡淡说着,打开了浴室门,坐到床上开始穿衣服,只是那傲立的虬龙被少女看在了眼里,脸现惊讶之色。

    曲风看着少女的惊讶之色,调笑道:“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

    “没见过你这么大的。”少女脱口而出,旋即羞涩地低下了头。

    “我去给你找件衣服,记住啊,别自己走动,一会我抱你出去,你要装出痛苦的样子。”

    “知道了。”少女点点头,冲着曲风做了个鬼脸,待曲风出去后,这才坐在浴室的凳子上,分开了双腿,低头看着自己的羞处,喃喃自语道:“不成比例啊。”

    而此时的刘放正在听着自己老婆的汇报,听完后,满意点了点头,问向了齐四,“xiàn jīn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一共五百万,都放到车里了。”齐四回答道。

    “好,给潘家去diàn huà,就说任务我们接了,开价三亿,比他们说的价格多五千万,然后视情况决定。”刘放冷笑着说道:“只要这一票做完,我们就收手,只要不shā rén,sè qíngfú wù还要不了我们的命,告诉手底下的兄弟们,谁要敢贩du,老子扒了他的皮!”

    “放心吧,帮主,潘家的毒品生意我们一直没掺和,他们也是有专人运输,不用我们的。”齐四一本正经的说道,关系到掉脑袋的事情,他这个学法律的知道的比谁都清楚。

    “如果那家伙要带那小妮子走怎么办?”刘放的老婆问道。

    “呵呵,夫人放心好了,这小妮子不会活过三天的。”刘放阴笑道:“他说shā rén归shā rén,却不yin人妻女,现在他已破戒,断不会留着那小妮子的,等他玩够了自会杀了她,到时shā rén的事都是他的,就算案发了也和我们无关。”

    “我只是想亲手杀了她!”刘放的老婆恨恨说道,心中却和说的不一样,先前在前厅时,她也看到了曲风的虬龙,心中早就向往了,却没料到杀死自己爱犬的小妮子却有幸品尝,说杀死只是羡慕嫉妒恨罢了,而在刚才,她刚借故抽了那名为曲风fú wù的少女两个耳光。

    曲风同时对付阴鬼帮和潘家甚至是柳家,而这三家各怀鬼胎,正好给了曲风机会,曲风第一步的冒险行动成功了,自己已然成功隐入了阴鬼帮内部,潘家想找他的行踪就得费一番工夫了,一旦时机成熟,自己便会出现在潘家面前。

    曲风帮少女找了套衣服,是那些少女的衣服,胡乱穿上后,曲风便抱着少女出了包厢来到了前厅。

    刘放三人出来后看到少女脸上泪痕依然,还有着一些痛苦之色,知道曲风必然将其强了,也没多说什么,刘放的老婆偷偷朝着曲风抛了个媚眼,曲风假装没看到,心中却有了定计,心中不由冷笑了几声。

    “老哥,我先回去了,记得把那人的资料和行踪告诉我,一旦拿到这些,我三天后就行动,这三天里嘛,我先乐呵乐呵,有事去母女三那里找我。”说完之后便催着齐四带他离开,那样子显得急色急色的。

    看着曲风离开的背影,刘放冷笑了几声,也没有说话,转身便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去搜集万家良的资料去了,他的老婆却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帅哥把住址都说了,是不是一种暗示呢?他肯定看到我的媚眼了,一定是这样的,那么帅,家伙那么大,想想都让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