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追债(一更求收藏推荐)

    妇人走后,曲风没有回纪云那里,而是直接回了林薇之处,为她施针之后,两人相拥躺在床上,林薇拨弄了一下虬龙,娇声说道:“老公,去洗洗了,我嫌那些不正经的女人脏。”

    “好~”曲风亲了林薇一下,跑进了浴室。

    林薇看着曲风的背影,自嘲道:“我真是大度到家了,明知道他出去没干好事回来还想着伺候他。”

    曲风赤身倒在了床上,和林薇激吻了一会这才刺进了体内,事罢,林薇缩在曲风怀中,“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嗯,我这几天就不过来了,有正经事要做,如果觉得闷,就让嫂子陪你回家呆两天,等我忙完了再接你回来。”曲风把玩着娇躯说道。

    “不用了,白天有嫂子陪我说话不闷的。”林薇笑道:“你来的时候嫂子刚回去,你不在时都是她陪我睡得。”

    “怎么会这样?老王没着急啊?”曲风笑着问道。

    “怕你回来给我施针,所以嫂子都是十二点多回去,过了一点再回来,你可记住了,别闹出什么乌龙之事来。”林薇笑着说道。

    “知道了,来之前先给你打diàn huà。”曲风笑道。

    “我睡了,你要是走到话现在就走吧。”林薇笑道:“我让嫂子来陪我睡。”

    “先不走了,人家老王还得快活呢。”

    “什么啊,嫂子昨天才来例假。”

    “那好吧,我先走了,你叫嫂子过来吧。”曲风笑着亲了林薇一下,便下床穿衣,收拾了一下,待王一鸣的老婆来了之后,便离开了,直接施展轻功向别墅疾奔。

    进入别墅后,直接冲进了卧室,抱住被中的娇躯便是一阵猛亲,“死男人,你还知道回来!”戴柔的声音响起,床头灯也随之亮了,林盈、花芗和戴柔赫然睡在了一张床上。

    “大夏天的,你三个睡一起也不热吗?”曲风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抱着戴柔走出了卧室,“怕你们悟出痱子,还是分床睡得好。”

    林盈哈哈大笑,看着俏脸通红的花芗说道:“mèi mèi,你该主动一点了,要不。。。”

    “等他不能尽兴的时候再说吧。”花芗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我不想因为报恩委身于他,盈盈姐,你说他为什么不肯调戏我呢?”

    “小妮子又发春了,你自己慢慢想吧,你不去姐姐可去了。”林盈笑着点了一下花芗的额头,衣服也不穿便跑向了另一间卧室。

    喂饱二女后,曲风便离开了,如今的他就是生活在黑夜里的幽灵,是不能在白天暴露行迹的,回到纪云家之后,曲风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朦胧中阻止了那具柔嫩的**,“乖,回去好好睡觉,等你大了再说。”

    “哥哥,你没睡着啊?”声音是年幼少女的。

    “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明天开始好好上学,哥哥想要时你再给我好不好?”曲风摸着小脸蛋说道:“明天我们搬家,回去好好睡觉。”

    “嗯。”年幼的少女回到了卧室,曲风这才得以静心想着事情。

    第二天一早,忙碌中的曲风拿到了刘放派人送来的资料,看也没看便一把火烧了,他早就安排好了,动用了天字级的手下,要是这点事还办不好,那么天鹰可以去自杀了。

    收拾妥当之后,曲风和两小等着纪云回来,按照曲风的要求,房子必须是精装修的,可以立即住进去,钱多钱少无所谓,要的就是快!

    纪云也没让曲风失望,下午三点多钟便赶了回来,在两小的学校附近买到了一套房子,四人立即搬家,除了必要的东西外,其余的全部舍弃了,所谓的拎包入住就是这样了。

    “好漂亮的房子。”自从五岁家道中落,两小就没住过如此敞亮宽大的房子,兴奋地在屋内跑来跑去,三室两厅,近二百个平方,花了接近八百万,纪云本来也没想到卡里会有这么多钱,将银行卡递给了曲风。

    “你拿着吧,这种银行卡我有的是。”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了近三十张银行卡,笑道:“我都不知道这些是多少钱。”说着指了指纪云手中的银行卡说道:“去买辆车吧,照顾好孩子。”

    “你要走了?”纪云一愣,开口问道。

    “是的,谢谢你们为了牵了线,我的目的达到了,这栋房子和卡里的钱就算是给你们的报酬吧,我们萍水相逢,也算是一种缘分。”曲风笑了笑,便欲离开。

    “你不能走!”纪云抱住了曲风,“我们还没还债呢。”说着便要解曲风的裤子。

    “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曲风阻止了纪云的动作,笑着说道:“我一个人孤独惯了,不想有拖累,好好过日子。”说完之后,便挣脱了纪云的搂抱,开门离开了。

    三天后,接到天鹰消息的曲风出现在了香山的阴鬼帮老巢内,看着刘放笑道:“事情办完了,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直接人间蒸发!按照约定,你该付剩下的钱了。”

    “老弟,不要太心急,潘家的钱一到帐,我就给你转账,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帮主老哥,你不是想把我的佣金也吞了吧?”曲风笑了笑,“属于我的钱可不是那么好吞的,要有命吞才行。”

    “老弟说笑了,老哥我真的没有私吞,的确是潘家未曾转账过来,老哥我也很为难。”刘放苦着脸说道,他是真心不敢得罪曲风,曲风的实力太让人忌惮了,虽然自己也算是狠手了,但和曲风一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既然如此好办的很,你替我给潘家传信,就说再不付钱的话,我就将潘家花钱mai凶shā rén的事情捅出去,三天内我必须拿到钱,晚一天加一千万的违约金,三天后拿不到钱我便将这消息捅给媒体和公安部门,让他们潘家自己掂量。”曲风冷冷说了一句,便要起身告辞。

    刘放脸色一变,如果他照着曲风的话传过去,恐怕等不到三天,自己就得身首异处,面对潘家,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之能,现在哪敢放走曲风这个重要之人啊?急忙冲着自己的老婆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和他上床了,这事你来办。

    妇人会意上前挽住了曲风的胳膊,“弟弟啊,你看你上次来嫂子也没和你好好说说话,不如嫂子陪你去喝一杯如何?也算是给弟弟赔礼道歉!”

    “嫂子是人间尤物,我可不敢保证我能把持的住啊,要是不小心侵犯了嫂子,帮主老哥还不得把我剁成肉泥啊?”

    “你真幽默,你哥俩合作默契,以弟弟的人品怎么会做出不义之事呢。”妇人一边笑着一边拉着曲风到了楼上的一个包间内。

    一进包间,曲风便惊诧道:“哇塞,这里还有这种房间啊?当真是高大上啊,啧啧,在这里面肯定是情趣无限了。”

    “那你还不快点?”妇人关紧了房门,反手锁上了,急不可耐地便将曲风的裤子脱了下来,将他推倒在房间里的水床上,张口便*了。

    “等等!”曲风阻止了妇人的动作,戏谑道:“嫂子虽然是人间尤物,却不值一亿的价码吧?”

    “坏蛋,免费给你了。”妇人娇嗔地白了曲风一眼,再次低下了头,不一会便坐了上去,疯狂至极!

    事罢,妇人打开房门,刘放大笑着走了进来,指着妇人说道:“然你嫂子陪你几天,钱到账后我便给你转账,这几天你就好生呆在这里,老哥保证,你的钱一分也不会少,要是少一分,老哥的人头你就拿去。”

    “好,既然老哥这么说了,我再多说就是不仗义了,那么我就等老哥的好消息。”说完之后,也不穿衣服,端起酒杯和刘放碰了一杯。

    刘放干笑几声走了出去,一出门,脸上便换成了一副阴狠之色,曲风一丝情面也不给他留,睡了自己的老婆倒也无妨,给自己戴绿帽子也没事,但总得给自己留点面子吧,虽然他喜欢男人,尤其是俊秀的男人,但自己的老婆亦是自己的私有财产,要是传出去,他刘放也没脸在道上混了。

    冷笑着看着刘放离开,曲风坐在了沙发上,他之所以肆无忌惮,就是为了激怒刘放,越阴狠之人越能隐忍,看似心胸开阔,其实比针眼大不了多少,而且这种人还不会彻底认输,总想着耍阴谋诡计扳回来。

    妇人看着曲风的样子,将门关死,魅惑至极的娇躯再次偎依在了曲风身上,“你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他会报复你的。”

    “本来就没打算活下去!”曲风拨弄着胸前的两粒花生米笑道:“不是吗?”

    “你是想接我的手除掉他!”妇人的花生米变得坚硬翘起,分腿坐了上去,“你太坏了。”

    “大姐,我都被你强了很多次了,我没告你就不错了,你也该付出一点了吧?再说了,杀掉他比起你强我可是要省力的多。”

    “我要你做我的男人,可你不会要我做你的女人,你只是在利用你的这根宝贝而利用我。”妇人娇喘着说道。

    “那你可以不要!”曲风毫不在意地答道。

    “你不怕我把你说出去?”

    “不怕。”曲风将妇人扔到了水床上,合身压上,“从一见面他就想杀我,只不过被我震住了,这才有了这次交易,如果不是我的身手好,早被他杀了,而且我这次是来追债的,这是我应得的报酬。”

    “那我呢?”妇人美目流转,嗲声问道。

    “你只算是利息!”曲风大笑着加大了冲击力度和频率,将妇人送上高峰后,才塞入那红艳欲滴的小嘴中搅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