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悲催的潘家五虎(二更,求收藏推荐)

    “我早晚有一天给你咬下来!”第二天早上,再次被曲风kou爆的妇人揉着发麻的下巴恨声说道:“你排下面不行吗?”

    “不行,怕你怀了我的孩子,到那时我就甩不掉你了。”曲风淡淡说着。

    “我知道你嫌我脏,嫌我的出身是biao子,所以不管我怎么样,你都只是在玩弄我。”妇人叹了一声,幽幽说道:“我是残花败柳,入不得你的法眼,但我也算陪了你一夜了,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尽兴一次?”

    “要求别太过分,你现在只是利息,没资格和我讲条件!”曲风淡淡说着,慢慢穿上了衣服,将jun1 cì绑在腿上,看着粉嫩的妇人说道:“我连你的名字都不问,你觉得我会在乎你吗?不想陪直接滚蛋!”

    妇人脸色一变,恨恨穿上了衣衫,摔门而去,曲风笑了笑,也打开房门离开了。

    上一层的书房中,刘放的*匍匐着一名只有十**岁的男子,男子下面是一名少女,三人在玩着叠罗汉的恶心游戏,妇人推门走了进来,刘放寒声问道:“还是没有发现破绽?”

    “没有,老娘被他都快玩死了,这家伙还是一点破绽也不露,当真是太可怕了,晚上你换人吧,我是不陪了,这王八蛋根本不是人,简直就是牲口!”

    “给潘家打diàn huà吧,让他们派人来摸摸底!”刘放又开始动了。

    “好吧。”妇人厌恶地看了三人一眼,扭着柳腰走出了房间。

    曲风溜达着来到了后院,看着那些猛犬,突然兴致勃发,上前走到了关着那条土佐犬的笼子之前,将大锁扭断了,土佐犬冲出了笼子,在盯着曲风的眼睛看了一会后,突然变得温驯无比,还用脑袋蹭了蹭曲风的大腿。

    曲风接着将比特犬和那只金色藏獒的笼子也打开了,也不给三只狗拴绳套,招呼着便带着三犬越墙而出,在山中转悠着,好在游人不多,曲风又能训住三犬,倒也没引起什么乱子,尤其是土佐犬,除了米国外,任何国家禁止饲养,因为土佐犬具有狼性,平时看着温驯,但不熟之人想抚摸它的话,回应的便是他会咬断你的喉咙。

    一直玩到傍晚时分,曲风才带着各叼着一只野兔的三犬回到了会所,会所门口停着七八辆越野车,看样子不像是来消费的,应该是阴鬼帮的客人,当下也不以为意,带着三犬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前厅。

    刘放看到这一幕后才是一惊,旋即站起来冲着曲风说道:“老弟,来,我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说着一指环坐一圈的五个人说道:“这五位都是潘家的人,这次来是核实情况的,一旦情况属实,便立即付钱。”

    “屁大点事,还搞得兴师动众的。”曲风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看着五人不屑说道:“是不是你们潘家觉得花钱雇凶shā rén是件很正常的事情?觉得付钱了就是主子了?”

    “小子,说话注意点,你可以在阴鬼帮放肆,但在潘家面前,你还没这个资格!”一人冷冷说道:“在我们潘家五虎面前,你只有听着的份,否则一分钱也甭想拿到。”

    “可以,钱可以不给。”曲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我能不着痕迹地将万家良杀掉,也能杀你们盘家人,十万一个人头,什么时候杀够本我什么时候停止。”

    “王八蛋,你说什么?”一人怒吼着站了起来,指着曲风的鼻子骂道。

    “你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的。”曲风看都未看他一眼,淡淡说道:“十二点之前我见不到钱,你们潘家就为他收尸吧。”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刘放急忙活起了稀泥,拍拍曲风的手背说道:“老弟,是这样的,潘家传来消息说,那个万家良的并没有死,而是被人救走了,而且他的手下也无一死亡,都是重伤,但是万家良却失去踪迹了,所以潘家怀疑你是否和万家有来往。”

    “呵呵,他们这是想赖账!”曲风冷笑道:“我说过我做事不会露马脚的,我不可能将尸体留给jǐng chá尸检,他的手下也不会活下去,如果你们潘家想赖账的话,直说便是,看看我能不能将潘家杀的鸡犬不留!”

    “年轻人,你的话说的太满了,你怎么知道万家良的那几个保镖都死了,难道就没活口?”

    “就凭它!”曲风缓缓抽出了jun1 cì,提着握柄垂直向下,刺尖对准了大理石桌面的茶几,手指轻轻一松,jun1 cì便没桌而入,只留下了一截握柄!

    “你若不信,我便在你身上刺个窟窿,看看医生能否救活你!”说到这里,曲风的眼中皆是杀机。

    “这把jun1 cì好像在哪听说过!”为首之人沉思说道。

    曲风冷冷一笑,幽幽说道:“五六式jun1 cì享誉海内外,很多华裔shā shǒu都以他为wǔ qì,据我所知,生死双煞就是用的jun1 cì,还有森罗殿排名前十的shā shǒu中有四个用的jun1 cì,对了,还有前几年在首都风头无限的狂人,代号叫天狼的那个家伙。”

    “你认识天狼?”为首之人厉声问道。

    “认识。”曲风淡淡说道。

    “那他在哪?”一直没说话的最年轻之人腾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曲风的衣服,厉声问道,“告诉我!”

    “我不知道,我比他晚出狱三天,虽然我们认识,但也是对头,你可以去西北监狱打探一下,监狱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我为首,一个是天狼为首,因为我无处可去,所以天狼出来时将他的一个酒吧交给我看管。”

    “你俩不是对头吗?他为何要帮你。。”此人厉声问道。

    “傻比,你知道什么叫惺惺相惜吗?”曲风冷笑了一声,伸手在此人手腕上一弹,这人便哀嚎一声缩回了手,“看在你们潘家是雇主的份上,饶你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断你一腕,让你长点记性,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得罪的。”

    “你敢伤我潘家之人!”潘家五虎齐齐怒喝出声,没受伤的四人一起出手向曲风抓去。

    “你们没资格和我动手,你们也只配和畜生玩玩!”曲风轻轻闪开了四人的攻击,吹了一声呼哨,一直趴在他脚边的三只猛犬便豁然起身,扑向了四人!

    潘家除了那一个营的打手之外,几乎都是仗势欺人之辈,尤其是潘姓之人,骄横跋扈惯了,对待地位尊贵之人是一副奴才相,对待普通人则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纵是学得一点拳脚,也都是三脚猫的功夫,吓唬普通人还可以,但在曲风面前还不如屁的作用大。

    正因为如此,四人哪里是三条猛犬的对手,尤其是那条土佐犬,前跳后蹿,血盆大口不离潘家之人的脖子,左支右挡,被撕去了好几块皮肉,惨叫连连,这残忍一幕就在前厅上演,吓得那些少男少女都变了脸色。

    刘放大喝了几声也未阻止三条猛犬的扑咬,足足过了十分钟,曲风才喝住了三犬,看着衣衫破烂,身上鲜血淋漓的潘家五虎冷冷说道:“再不付钱的话,我下的命令可就是要命了。”

    “你。。。”潘家五虎说着就要伸手入怀。

    “妈比的,给脸不要脸是吧?”曲风突然怒喝一声,伸脚在茶几上一踢,jun1 cì便被震出,右手抓住jun1 cì,闪电般挥出,伸手入怀的五只手腕便齐齐落地!

    “要么留钱,要么留命!”曲风冷哼了一句,冲着三犬一指门口,三犬便跑到了前厅大门之处,做出一副攻击态势,盯着潘家五虎。

    潘家五虎还算硬气,咬着牙强忍着断腕之痛,大虎左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扔给了刘放,“这是钱,刘放,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这事没完!”

    “我也是阴鬼帮之人,忝为副帮主,这些小事找我就行,用不着帮主出面的。”曲风淡淡说着,忽然咧嘴一笑,“刚刚决定的,因为我和帮主老哥要分赃了,呃,不对,要分钱了,从今天起,老子也是亿万富翁了,你们这五个穷小子再敢在我面前放肆,我直接收命,而且分文不取!”

    “好,你给我等着!”潘家五虎的大虎恨恨出声,和其他四人拿起还在流着鲜血的手腕便向外奔去,要是来得及的话,还有可能把手腕接上的。

    看着潘家五虎逃掉,曲风不屑一笑,转身对刘放说道:“老哥,你对他们太客气了,几个旁支而已,又不是潘家的嫡系。”说着一指刘放手中的银行卡说道:“这里面的钱能砸死他们了。”

    刘放闻言哈哈大笑,冲着曲风伸出了大拇指,银行卡里有三亿资金,他自己就落了两亿,而曲风今天一番作为替他得了财,有将祸事揽在自己身上,让刘放心情大好,这也算是个枭雄,宁可我负天下人,休要天下人负我,得了巨大的好处,头顶上的颜色也不禁感觉减淡了许多。

    曲风笑了笑,带着三犬,提着三只野兔来到了后院,拾柴生火,不多时野兔的香味便传到了前厅之内,刘放冲着妇人一使眼色,妇人便款款走进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