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芯片的下落(三更)

    香味扑鼻,曲风让饲养员拿来了一些盐和花椒之类的调料,均匀地撒在三只野兔上,烤好之后,用jun1 cì在三只野兔身上各自切下一条后腿,然后便将剩余的扔给了三犬,三犬立马叼起回到了笼中,饲养员将笼子锁住了。

    “没想到弟弟竟然知道驯兽之法,当真让姐姐刮目相看啊。”妇人坐在了曲风身边,接过曲风递来的兔腿,娇笑说道。

    曲风没有回答,将一条兔腿扔给了饲养员,自己啃着一条,伸出满是油脂的左手勾起了妇人的衣领,朝里面看了几眼,色色说道:“利息还清了,一会换个玩法!”

    “你要走了?”妇人听出了话中意思,开口问道。

    “这是你们的家,又不是我的。”曲风笑道:“我不能白包那母女三人吧?怎么也得玩够本啊!”

    “你的意思是说你玩够姐姐了就要踢到一边了?”妇人幽怨地问道。

    “不一定,也许过几天就能想起来呢。”曲风哈哈笑着,起身离开了。

    妇人恨得咬牙切齿,夹紧了双腿了,将兔腿当成了曲风,一口口撕咬着,而饲养员早就识趣地不知道跑哪去了。

    曲风没有说谎,他真的回到了纪云所住之处,纪云如同接驾一般,兴致勃勃地做了一桌菜,本欲重温欢愉的她失望了,待二小睡着后,曲风便离开了,他回到了林薇的住处。

    就这样一直过了七天,曲风白天在纪云之处,晚上回林薇那里或者别墅,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刘放也没食言,将一亿佣金转给了曲风,因为钱来的不正当,曲风没有动这笔钱,而是交给了林薇保管。

    七天下来,纪云有些忍耐不住,不顾白天,强行索要了一次,理由很充分,那就是还债,极尽yd之能事,直到没有了一丝力气才罢休。

    刚将虬龙含进嘴里,曲风的shǒu jī便响了,是刘放打来的,让曲风前往会所一趟,曲风知道又有事情可做了,冷冷笑了笑,便抱着纪云回到了卧室,让她躺下之后才赶往会所。

    一进门,曲风便有些恼怒地说道:“帮主老哥,你喊我何事啊?我正在嘿咻呢,你就急急把我招来了。”

    “老弟,来,坐坐坐,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说完正事让你嫂子好好陪你喝几杯!”刘放招呼着曲风坐在沙发上。

    曲风心中一乐,刘放这几句话说得很有意思,也只有他们三人知道其中的含义,重点不是喝,而是陪,而且是接着曲风的话茬说得,省略掉喝几杯就是“让你嫂子好好陪你”,至于陪着干什么,当然是嘿咻了。

    曲风落座后,妇人媚眼一抛,递给曲风一杯自己泡的茶,嗲声说道:“弟弟,你小心点,嫂子给你下药了。”

    曲风闻言哈哈大笑,喝了一口茶,看着刘放问道:“帮主老哥,到底是何事让你如此着急?”

    刘放这才脸色一沉,正色说道:“老弟,你可知道季家?”

    “这倒不清楚,难道你找我和季家有关?”曲风诧异问道。

    “是的,半个月前,在荆山别墅区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被杀之人都是潘家的打手,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抢夺那栋别墅主人手中的一个ruǎn jiàn程序,而警方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潘家本来以为他们寻找的ruǎn jiàn落入了这个凶手手中,所以便利用柳家的权势调集了附近的jiān kòng录像,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

    曲风闻言心中一动,脸上却不露声色,淡淡问道:“找到凶手的线索了?”

    “没有。”刘放摇头说道:“凶手没找到,却发现了一条爆炸性消息,季家大公子和这栋别墅的主人来往密切,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潘家便认为芯片被季家大公子拿走了。”

    “那这季家是何许人物?”曲风惊奇问道,心中却升起了一股怒火,只觉得自己被萧雨耍了!

    “季家在经济实力上和潘家差不多,是近两年才崛起的家族,背后有范阳两家的影子,这两家联合就算柳家也不敢轻易得罪,所以便把这任务甩给了老哥,你也知道,老哥明面上打打杀杀还可以,要说到飞檐走壁,shā rén于无形的话,比起老弟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这才请老弟出马。”

    “潘家什么意思?”曲风的语气依旧平淡,“是想要芯片还是杀了那季家大少?”

    “芯片!”刘放直言说道:“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得到芯片。”

    “不就是一个程序嘛,中关村有的是能人,开发一个不就得了?”曲风故作不知道。

    “老弟有所不知,潘家二公子就是做ruǎn jiàn开发的,米国留学归来的,打着振兴华夏的名义,实际上就是利用这个身份作掩护帮助潘家洗黑钱,而他们寻找的这个程序ruǎn jiàn便能找到、国内、欧洲甚至是美洲的金融lòu dòng,一旦得到这个ruǎn jiàn,便能肆无忌惮的洗黑钱,可是至今为止,ruǎn jiàn下落不明,唯一的可疑对象便是季家大公子!”

    “难道不是那凶手?”曲风诧异问道,“再说了,那别墅的主人难道没把它藏起来吗?”

    “这个不可能。”刘放摆手说道:“根据柳家得到的可靠消息,那个女人现在已经被人保护起来了,而她的口供中说的是被人救出,什么东西都没带,另外潘家在此之前曾经接到过手下的汇报,女人和孩子身上都没发现可疑的东西,他们翻遍整个屋子也没找到,根据邻居的口供,他们听到了惨叫声,显然是那人在*供,随之便有一个年轻人离开了别墅,据这些考证,那年轻人很可能就是季家大公子,但是jiān kòng上却没有他的影子!”

    “呵呵,潘家还真是有心,什么棘手的事都让老哥做,真把老哥当牛使唤了。”曲风摇头说着,最后一拍扶手说道:“这事我不干,潘家付钱太不爽快,让他们另选高明!”

    “他们这次先给钱了,五千万!”刘放递过来一张银行卡,“事成之后还有重谢,说这只是定金,一旦拿到芯片,再给三亿!”

    “潘家还真是有钱啊。”曲风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洗黑钱无非就是贩毒和走私来的最快,看来潘家的水很深啊,我劝老哥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这句话说得一点也不客气,刘放也是脸色大变,看着曲风久久才说道:“老弟见识的确非凡,老哥我还以为潘家信任我才让我做这些呢。”

    “老哥,当弟弟的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在潘家眼里最多是条狗,甚至连狗都不如,潘家五虎算什么东西,也敢在你面前大呼小叫的,可曾想过你的功劳和身份?所以老哥自己悠着点,这件事之后,潘家的事情少掺和为妙。”

    “谢谢老弟提醒,我自己单独呆一会,让你嫂子陪你去喝一杯!”刘放额头上现出了冷汗,虽然明知道曲风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但说的也是实情,他无言反驳。

    妇人拉着曲风进入了包厢,自然免不了一番大战,一个勇猛异常,天赋异凛,一个风尘老手,人间尤物,几度风雨,几度摧残之后,妇人求饶连连,无奈之下,只好再次kou爆,心中恨恨不已,哪怕自己如何忍耐承欢,仍不得一热之击,kou爆之时恨不能把宝贝咬下来。

    事罢,曲风便离开了,回到纪云家呆到天黑,便带着林薇回到了别墅,一进别墅,囡囡便飞快地跑出来扑进了曲风怀中,甜甜叫着叔叔。

    曲风逗了囡囡一会,进入了客厅,四女都在,落座后,曲风对花芗说道:“花芗mèi mèi,你先抱着囡囡去后院玩会,我有话要说。”

    花芗点了点头,抱着囡囡上楼换了泳衣,两人跑到后院游泳去了。

    四女诧异地看着曲风,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就连林薇事先也没看出任何不对。

    “萧雨,你和季家大公子是什么关系?”曲风冷声问道。

    萧雨闻言脸色巨变,怔怔看着曲风,嗫嚅道:“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萧大姐,我不管你和季家大公子是什么关系,这和我无关,但是请你不要拿我当猴耍!”曲风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我这里庙小,供不起你这尊九天娘娘,收拾一下,你们自便!”

    “风,到底怎么了?”戴柔急忙问道。

    “你问她!”曲风忽然变得暴怒,“枉我救她,帮她掩饰痕迹,她竟然骗我!她把芯片交给了季家大公子保存,却冤枉我拿了芯片,真是其心可诛,要不是看在囡囡份上,我现在就杀了她!”

    “什么!”三女齐齐惊住了,转头看向了萧雨。

    “对不起,我一直想说出实情的,可你一直不在家,我。。。”萧雨急忙解释。

    “萧女士,萧大姐,萧姑奶奶,我曲风只是认识几个朋友,就算我们这几个人加起来也赶不上人家季家大公子的一根汗毛粗,你有季家保护,还有范阳两家在背后撑腰,你何苦要为难我这个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小子?我不想再去吃公家饭,求求你,离开吧。”

    “曲风,你听我解释,我只是以为你也是为了芯片,所以我。。。”萧雨急忙解释着。

    “滚~~”曲风直接怒吼出声,吼完之后,便快步出了客厅,开车出去了。

    “萧雨,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对不起,我们以后朋友也没得做了,你请便吧。”戴柔心中也是怒极,曲风为了寻找芯片,将自己几女抛下,为的就是洗刷自己的嫌疑,真相大白之后,戴柔恨不能抽萧雨几下,只是看了看在游泳池中嬉戏的囡囡,她忍住了,在她看来,萧雨也是女人,既然都没有名分,曲风把她收了也不是不行,况且囡囡对曲风也很依赖,本来以为只是早晚的事,但不料异变陡生。

    林薇气的浑身打哆嗦,林盈阴沉着扶着林薇回到了卧室,理都没理萧雨一下,花芗见客厅里没人了,带着囡囡走了进来,囡囡一见曲风不在,便哭闹着要找曲风。

    萧雨一脸悲戚落寞之色,站在客厅里良久,这才上楼收拾了一下,抱着囡囡出了客厅,走出了别墅,站在小区门口,她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孤独,久违的感觉,在别墅中未曾出现过,而此时,她再一次感觉到了。